中国最高法院2月4日发布《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规定,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犯罪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境外的,可以适用缺席审判程序作出判决,并对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作出处理。该解释将从2021年3月1日起施行。

“危害国家安全罪”包括“组织、策划、实施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等罪行。也就是说,任何批评中共和支持香港、台湾民主和少数民族人权的言行,都可能被中共视为危害国家安全而缺席审判,并被没收财产。

独立学者滕彪指出,中共对“缺席审判程序”和“没收程序”的解释,是在将其黑手伸向海外,伸向非中国公民的又一个例证。

中共将其法律管辖权伸向海外此前已有先例。例如,去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香港国安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不具有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以外针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本法规定的犯罪的,适用本法。”这条规定意味着,不管你有哪个国家国籍,住在哪个国家,如果你被中国政府认为是在倡导香港独立,或者批评中国政府,就会被视为是危害中国的国家安全,被依照香港国安法来惩罚。

这次中国最高法院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嫌疑人的缺席审判和没收财产首次作出细化解释,但中共对于尚未被控犯罪的人已经在扼杀他们经济收入来源。去年8月17日,前中共党校教授蔡霞因为此前发表反对习近平、反对中共的言论,被中央党校开除党籍,取消其享受的相关退休待遇。下面,我就中国最高法院缺席审判和没收财产事件,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以法律之名行政治迫害之实

中国修改刑事诉讼法增加缺席审判制度始于2018年10月26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刑事诉讼法的决定。对犯罪嫌疑人进行缺席审判并非中国独创,大陆法系、英美法系及混合法系的很多国家都有刑事缺席审判制度。但中国与民主国家的缺席审判制度有着本质区别,因为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韩国等国家刑事缺席审判适用被严格控制在合理限度内,适用范围主要为轻罪案件。中国缺席审判制度针对的对象是贪污贿赂犯罪和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都属于重罪案件。其规定违反了联合国人权公约,该公约明确规定出席法庭审判为自己辩护,甚至在法庭上提出证据和质证等,这是一项司法人权。

前中国人权律师陈建刚认为:中共当局知道,如果不能通过政治手段扼杀异见人士的声音,用经济手段剥夺他们的生活来源,则能起到釜底抽薪,杀一儆百的效果。用经济手段,对于政治异议人士施压,这是中共一贯的手段。中共这几十年来采取的手段,就是一种“不服从,不得食”的方式。中共不仅对异议人士本人,还株连九族,断绝其家人的经济收入来源,并且抢夺他们的财产。中共这种手段的结果是极其惨烈的。这也就是绝大部分知识分子不敢言,不敢说真话的一个主要原因。

滕彪说,中国最高法院对刑法解释的用意非常明显,就是要通过刑法和没收财产的手段对境外的维权人士,异议人士进行进一步地威慑,其产生的影响非常现实。因为几乎所有的境外异议人士,他们都在国内多多少少有一些联系,尤其是新近出来的一些人,他们在国内有财产或者有直系家属。中共有可能通过缺席审判给他们定罪,然后就把他们的财产没收、罚款。

我认为,中国最高法院关于对政治异议人士的缺席审判和没收财产的规定就是政治迫害,这符合习近平“流氓治国”的精神“这事不干也得干,不管什么阴招损招都给我使出来。”中国政府之所以以立法和司法解释的形式明确化,无非是将其流氓行径合法化。在迫害境外异议人士的问题上,中共是不会按照自己的法律行事的。正如滕彪所言:“中共在对付其政治敌人方面,无所不用其极,不仅动用法律手段,而且使用大量的非法律手段,包括失踪、酷刑等等,对付他们眼中的政治敌人。中共没收被其视为政治敌人的财产和金钱,并不是最重要的目的,只是个手段,最重要的目的是在政治上把他们对异议人士的恐吓、恐怖最大化。”

第二,效果适得其反

我一直说,中国作为一个人治国家本来就没有法院、法官,只有为党国服务的司法裁判机构和司法官员。中共官员为了头上的乌纱帽会利用缺席审判和没收财产的手段迫害政治异议人士。可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但中国政府此举是愚蠢的,它的效果适得其反。其一,将中国恶法曝光于天下。最高法院的解释明显违背联合国人权宣言和国际刑事审判原则。其二,物极必反,中共的严酷政策将会使更多温和的民主人士放弃幻想,走上坚定反抗中共极权暴政的道路。其三,中共利用恶法擅自缺席审判和剥夺异议人士财产的恶劣行径,也将激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被剥夺财产的异议人士会控告中国政府,要求赔偿。一旦民主国家废除中国的主权豁免权,中国在海外的国有资产都将被作为执行的对象。

有个例子,我觉得海外异议人士可以借鉴。就读维吉尼亚大学的大三学生奥托·瓦姆比尔,2016年1月参加由中国青年先锋旅行社举办的朝鲜5日游。离境时,被控“在入住的饭店偷政治宣传海报”而遭监禁约1年半,并于2017年6月在脑死亡的状态下返回美国,6天后死亡,年仅22岁。2018年4月,其父母以“儿子因朝鲜的拷问而死亡”为由向华盛顿联邦法院提起诉讼,同年12月获得了5亿113万美元的胜诉判决。

奥托·瓦姆比尔的父母,为了给儿子讨公道,找出了朝鲜冻结在美国3家银行的2379万美元的海外资产。据报导,朝鲜在美国3家银行的资产包括,JP摩根大通拥有的1757万美元,富国银行拥有的301万美元,和纽约梅隆银行拥有的321万美元。据报导,这些都是国际社会对朝鲜核试验等进行制裁而冻结的相关资金。瓦姆比尔的父亲曾表示:“我们的目的是寻找并获取朝鲜在全世界的资产,让朝鲜为此(侵犯人权)负责。”

第三,习近平误判世界“时与势”

习近平上台以来政治上倒行逆施,残酷迫害政治异议人士已造成严重的人权灾难,使中国死气沉沉,万马齐喑。中共隐瞒新冠疫情致使世界上亿人被感染,二百余万人死亡。对此,习近平当局不仅毫无歉疚,相反自吹自擂自封抗击疫情领袖。并再次误判形势,像打了鸡血般地亢奋,认为世界的时与势在他那一边。政治异议人士陈奎德先生在他的文章《庚子和辛丑之交》中对习近平的“时与势”作了深刻分析:习近平的“时”,非天时也。事实上,2020庚子年的诸多压力,其后果必然存在某种滞后效应,现在尚未呈现出来。举其荦荦大者:疫情未消,惊恐未散,声势浩浩的追责和溯源的全球浪潮尚未涌起,北京尚能苟安于一时。然逃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放眼全球,目前曙光已现:美德英以等西方国家比北京更早更有效地开发出并普遍接种新冠疫苗,估计五、六个月后,将产生疫情局面反转的效应,“时间”就将从习近平那里轻松地跑回来了。此外,去中共化的脱钩效应,特别是科技脱钩的效应,人员制裁的效应,机构制裁的效应,建立印太北约的效应,民主国家同盟筹建的效应,2020美国国会通过的诸多涉港、涉台、涉疆……法案的效应,所有在2020 庚子年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重大演变,随时间推移,将会逐一呈现于历史的舞台上,结出丰硕的果实。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至于“势”,更是昭然天下,莫之能御。举目四顾,全世界仅剩下落寞潦倒的四、五个共产党国家了。面对75个以选举制和表达自由为基本标志的民主国家和部分民主国家,从根本上,中共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势单力薄,大势已去;既处末路,何来势头?习氏倒退返还毛式极权的狂念,固然因邓氏韬光养晦策略而攒下钱财,从而能暂时买通世界关节,厉行穷兵黩武,姿态咄咄逼人。然演进到2020庚子年,文明人类因习氏在疫情、香港、台湾、新疆、南海……表演的张狂、野蛮、残忍、 愚蠢而猛然警醒,遏制、围堵、孤立中共的大势勃然而兴。此“势”,将一发而不可收也!

综上所述,中国最高法院对境外政治异议人士缺席审判和没收财产的司法解释固然会使一部分民主人士因恐惧而自我噤声,但物极必反,通过恶法迫害异议人士必然会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同时,也将逼迫温和的民主人士退无可退,忍无可忍,成为坚定的反共义士。中共以法律之名,行政治迫害之实,也将使民主异议人士运用法律手段维权,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历史经验证明,暴政恶法固然横行一时,但最将难逃失败的命运。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