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专家组于今年1月初飞抵武汉,在武汉度过了四个星期,包含前两个星期的防疫隔离。2月9日,专家组在武汉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世卫研究小组得出初步结论称,蝙蝠所携病毒并非新冠病毒直接祖先。目前最可能的理论仍然是由作为中间宿主的动物传染给人,但是,这一中间宿主的身份“仍然没有查清”。专家组负责人安巴雷克表示存在“通过冷链食品”传播病毒的“可能性”,并明确指出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应该被排除。

世卫专家组的初步结论无疑是北京所欢迎和期待的,但外界仍充满质疑,纸终究包不住火,很快世卫组织在武汉调查受阻并与中方爆发激烈冲突的内幕被披露出来。专家组成员、澳大利亚微生物学家德怀尔告诉路透社、《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研究人员要求获得2019年12月来自武汉的174例新冠确诊病例的原始数据。这些早期病例中,只有一半是来自发现该病毒的华南海鲜市场。德怀尔称:但我们无法拿到。无论是政治原因还是因为时间或其他困难……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原因导致拿不到数据。另一位专家费舍尔则对媒体表示,她无法从中国获得她所想要的“原始数据”,她感叹道:“我只能去相信他们已经分析过的大量数据”。德怀尔称,由于无法访问患者或拿到病历,导致双方曾有激烈的争论。

此消息一出,震惊世界。白宫国安顾问苏利文在13日发表声明说,世卫组织调查报告必须具独立性,专家调查结果不应受中国政府干预或改动。他强调,中国必须提供疫情的最初期数据,协助了解这场疫情,并为下次大流行做好准备。英国外务大臣拉布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我们的确有着相同的关切,担心他们是否能够得到充分的配合,是否能够得到所需要的答案,所以我们将会敦促使得他们获得所有需要的数据。”

西方媒体和政府的反应显然让中国政府陷入尴尬境地。2月14日,中国驻美大使馆严厉回应,批评美国近年“极大损害了”世卫在内的多边合作关系,妨碍国际防疫合作,美国不应该再继续对中国,以及其他支持世卫的国家“指手画脚”。与此同时,几位世卫专家团成员也在社交媒体上发声,称《纽约时报》有关中国阻挠调查的报道是对专家团成员的表态断章取义。调查团成员达扎克对相关媒体报道予以驳斥,强调自己在中方同仁那里看到了信任和坦诚,并且也获得了重要的新数据,并且对于可能的病毒传播途径增加了认知。达扎克与武汉病毒所有密切的合作关系,最近十五年,他与该所合作发表了二十几篇论文,并曾资助武汉病毒所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

2月12日,世卫组织表示,针对新冠病毒的起源,仍然不排除所有的可能性。显然,世卫组织对安巴雷克否定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可能性的说法进行了纠正。世卫组织12日说,研究小组的调查结果摘要可能最早在下周发布。

中国为何拒绝调查人员接触未经处理的数据?调查武汉疫情大爆发前几个月的疑似新冠病例有什么意义?如何看待下星期推出的世卫调查报告?就这些问题,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中国为何拒绝调查人员接触未经处理的数据?

我的看法是,2019年12月早期疫情当中的174个病例“未经处理原始数据”是个潘多拉盒子,打开它,就会接近病毒源头。举个例子,我们要对长江溯源,就要追溯长江的水最初来自哪里。

调查武汉疫情大爆发前几个月的疑似新冠病例的意义重大。举例而言,一个烟头导致一棵树燃烧,最终导致整个森林大火。要发现火灾的原因,就到找到那颗最初被烟头点燃的树。新冠病毒溯源也是这样,通过最初的病例,再找到源头。

中国政府拒绝提供“未处理数据”的原因就是隐瞒疫情源头,因为专家通过“未处理数据”可以顺藤摸瓜接近病毒源头,就会让中国“疫情源头在世界多地发生”的谎言不攻自破。

中国政府是不可能让专家组了解病毒真相的,他们一直阻止外界调查病毒源头。中国云南墨江县通关镇有座被称之为蝙蝠洞的废弃铜矿,七年多前曾有在铺满蝙蝠粪的矿洞里采矿的六位工人得了“不明肺炎”,其中四人不治死去,症状与2019新冠病毒极其相似。更重要的是,因为出现了这么一个古怪的肺炎,石正丽团队多次前往云南,在这座矿洞的蝙蝠身上取样。发生新冠疫情后,人们希望更多地知道六名矿工得的肺病与新冠肺炎的关系,以及石正丽团队的取样行动,他们采集了九种冠状病毒,只公布了一种,那么其它八种现在在哪呢?一些科研人员怀疑这座蝙蝠洞可能隐藏着破解新冠源头的钥匙。但是,那座洞现在被严密把守着,谁也不能靠近。美联社的记者小组,BBC的记者,11月底12月初试图靠近蝙蝠洞时,被穿着便装的警察用汽车封死了道路。

第二,如何看待专家组否定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病毒?

世卫专家组负责人安巴雷克宣布病毒极不可能从武汉实验室外泄,未来不会就此做进一步调查,他所宣布的初步结论不仅得到中国媒体的高度赞扬,而且也被联合国有关机构所采纳。

但这个结论是草率和不符合事实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博士去年二月接受《科学美国人》月刊访问就曾透露,她2019年底得知武汉爆发疫情的第一时间想法就是,“病毒会是从实验室出去的吗?”她说:她的团队检测患者的病毒样本,并建立病毒基因排序,拿来和实验室十多年来从一万五千多只蝙蝠身上取得的上千个冠状病毒样本比对后,才认为从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被排除。说明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在上千个冠状病毒样本,至于是否存在新冠病毒样本,需要调查。世卫组织时隔一年到武汉,仅仅参观了病毒研究所,未取得“未经处理原始数据”,就认定不可能从实验室泄露,这样的结论太草率。

第三,2019年12月之前,武汉和周边区域没有出现疫情传播吗?

2月9日,世卫组织在武汉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联合调查组中方组长梁万年称,没有证据显示,在2019年12月前在武汉市就有疫情传播。安巴雷克说,没有找到任何证据显示,武汉在12月前就出现了新冠病毒。

但他们的观点明显违背事实。根据中国媒体报道,武汉金银潭医院2019年12月1日就已收治四位不明原因肺炎病患,并陆续收治新的病患。武汉传染病院的医疗团队2020年1月24日在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所依据的是从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月2日该院陆续收治的41个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考虑到病毒的潜伏期,推测病毒至少应出现在11月中旬或更早时间。

近日,安巴雷克接受采访时说,有迹象显示2019年12月武汉市疫情范围比先前所想更广泛,且已发展出13种病毒株。病毒株在传染过程中变异是常见的现象,但13种病毒株对于2019年12月之前的疫情发展代表着何种意义,他拒绝做出结论。CNN评论指出,发现这么多不同的可能变异病毒株,如同部分病毒学家先前所言,代表病毒早在2019年12月之前就已传播一段时间。

第四,如何看待预定下星期公布的调查报告?

去年2月26日,财新网发表独家文章《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披露,去年1月1日,一位基因测序公司的人士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名官员的电话,该官员告知如有武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就不要再检了,而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全部销毁,他还警告不能对外透露样本消息,也不能发布相关论文和数据。

世卫专家组是新冠疫情在武汉爆发一年后,到武汉调查的。专家组总共在武汉呆了28天,其中隔离14天,真正的实地调查也就两周时间。而且中国还拒绝向专家组提供2019年12月在武汉爆发初期的174例原始病患数据。

在以上背景下,我们很难期待下周公布的调查报告能提供有价值的信息。最终的结论应该比最初结论更加模糊。这样既满足了中国的要求,又留下进一步调查的余地。

综上所述,世卫组织专家组在疫情爆发时隔一年之后,到武汉溯源本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因为中国早已将战场打扫干净,迎接专家组的表演也已经预演多次。但百密一疏,欲盖弥彰,还是被专家组发现了猫腻。中国与世界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该结束了,因为谁是这场举世惨祸的真正祸首,中国和世界都心知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