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似乎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毫不理会外面世界的反应。他代表的中国显示出越来越强硬的霸道特征,普天之下,率土之滨,唯我独尊。

香港国安法的强制推出本已惹翻国际社会和香港市民,但习近平毫不理睬,一意孤行。1月6日香港警方国安处进行大搜捕,拘捕了53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们策划及参与去年民主派35+立法会初选,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其中47人2月28日被警方正式控告“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是《港区国安法》实施8个月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检控,被称为香港“228事件”。

2016年中共酷吏陈全国在新疆大建维吾尔族集中营,将百余万维吾尔人、哈萨克族人非法拘押。

2月25日,荷兰国会日前通过决议,谴责中国当局处理新疆维吾尔等穆斯林少数民族的行径构成种族灭绝。继美国和加拿大之后,荷兰成为欧洲第一个确定新疆维吾尔人遭受种族灭绝的国家。2月22日加拿大众议院无异议通过了一项动议,称北京迫害新疆维吾尔人的行为已构成了“种族灭绝”。美国前总统川普政府卸任前,宣布美国认定中国在新疆的作法已经犯下“种族灭绝”的“反人类罪”,而现任总统拜登政府的国务卿布林肯在提名听证会上曾指出,他认同川普政府的判断。面对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习近平置若罔闻,我行我素。

2012年以来,中国政府对自由言论的打压和政治异议人士的迫害达到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最高峰。去年末,总部位于纽约的非营利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在其年度报告中指出,该组织指出中国连续第二年成为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但中共不仅不收敛其恶行,相反变本加厉,逆流而上。2月19日,南京网名“辣笔小球”的网民仇子明因网上质疑中印军人冲突中中国军人的伤亡人数被抓捕。3月1日,中国央视播放了先前是记者的仇子明忏悔的视频。仇在视频中自抽耳光说:“我这样的行为,可以说是一种良知泯灭的行为。我对此也非常地自责,非常地懊悔。”


习近平很霸气吗?看似如此。但既然已经无人挑战,成了纵横天下的枭雄,为何他又时时显示他的权威呢?毛泽东和邓小平都不会如此高调宣示自己的权威。他们的权威是无形的,不容挑战的,并且有广大民众的狂热拥趸。但这些习近平都没有,他就像一个巨大的纸糊的灯笼悬挂在空中。如何看待习近平的霸气和他的胆怯?我认为,他知道自己已经骑在虎背上,上下不得,只能一直强硬,不能后退,因为前进或许有一线生机,后退就只有死路一条。何以见得,各位且听我道来。

中共在经历了毛泽东的前三十年后本已走到生命的尽头,邓小平的后三十年通过改革开放让中共政权回光返照。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个跛脚鸭,经济改革一条腿前行,政治体制改革另一条腿不动。到了胡锦涛时代,表面上看中国经济快速崛起,很辉煌,实质内部百弊丛生,危机四伏。这一切表明,中国需要进入一个新的时代,那就是宪政民主时代。但习近平却选择了回归毛泽东极权主义的老路。中国再次走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习近平的道路不仅不可能让中国强大,相反只能让中国溃败。中国溃败后,中国将马上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那就是国家分裂。这个挑战的冲击力一点也不低于中共溃败。参考借鉴弧度度的文章《中共极权崩溃的五个步骤》,我认为,中国已经走到了溃败的临界点。

一、洗脑宣传


一般来说,民众最迫切地需要什么,中共就会投其所好地宣传什么。譬如,民众仇视贫富悬殊和暴发户为富不仁,它就会宣扬“打土豪分田地”和“共同富裕”;民众觉得司法不公,有冤无处申,它就会宣扬“依法治国”。总之,它会动用一切手段来极力宣传自己独具特色的“伟光正”形象,同时还会夸大宣传西方强国正处于内乱不断的水深火热之中,塑造风景这边独好的虚幻假象。然而,宣传是一回事,它真正实际执行操作起来却是另外一回事!所谓的“打土豪分田地”,农民只获得了土地的租赁权却无实际拥有权;所谓的“依法治国”,实际上特权却一直凌驾于司法之上;所谓的“共同富裕”,实际上却是官商勾结地加大盘剥力度——“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所以,不管这些年GDP到底增长了多少,中国老百姓的实际收入往往跟不上通货膨胀的节奏,永远都只会处于一种在贫困线上苦苦挣扎的状态,穷几代人的努力甚至都不够凑钱还房贷,甚至酿成生不起,病不起,死不起的悲催人生。

二、冲突加剧

中共极权采取“来税快”的经济模式——官商勾结,政经、政企从不分开,利用国企垄断民生领域肆意涨价、狂敛民财,不断挤压实体经济、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的生存空间,而国营企业最终又无法抑制住贪捞巨手造成的全面亏空、千疮百孔。随着大批企业的跑路、倒闭,大面积的失业潮也随之降临。与此同时,中共极权所一贯采取的“低工资、高税收、无福利”模式的负面影响也逐步呈现,大多数民众一直处于负债生存、房奴卡奴的状态,消费能力远远落后于高科技产品更新的速度,结果,中共极权跳不出“中等收入陷阱”,无法实现从“投资型暴涨”转化为“消费型增长”。随着失业人口的急剧攀升,民众生存变得越来越艰难,洗脑教育、谎言欺骗开始不起作用,社会陷于剧烈的动荡不安之中。

三、暴力维稳

一方面,劳死累死的人家徒四壁,另一方面,不劳而获的人却家藏吨金。随着互联网的日益普及,真相一层层地被揭穿,拒绝接受洗脑教育、日益清醒过来的人群越来越多。当谎言失去欺骗的效应,中共极权就会陷于塔西佗陷阱。当权者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会成为民众调侃的笑料。于是,恼羞成怒的中共就会撕下最后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重拾暴力机器,一手刀把子一手笔杆子,采取建墙封网、高压维稳的政策来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同时,随着有权任性者的狂妄无知与傲慢无耻,止刹不住的贪捞巨手会进一步伸向最底层的民生领域,于是,荒诞不羁、惨不忍睹的强砸血拆、驱摊撵贩、非法拘禁、驱赶低端人口等等损招百出。不解决社会的根本矛盾,却致力于暴力维稳的结果只会使得社会矛盾进一步被激化!一方面,民众不可能停止追求自由幸福的脚步,另一方面,统治者却一厢情愿地要加大盘剥、奴役力度,整个社会就像一个千疮百孔、处处对立、暗藏危机的巨大火药桶,稍有风吹草动就有可能会引发爆炸。

四、底层互害,高层互斗

为了平息越来越大的民愤,中共不得不采取打掉一大批民怨极大的贪官污吏来继续维护统治的合法性。问题也恰恰出在这里,既得利益集团都不是省油的灯,谁想灭掉谁都不容易,两虎相争的结果,势必会激起来自于集团内部的强力反弹与激烈的争斗。所以,选择性反腐只会带来两种结果:一种是像津巴布韦的穆加贝那样被既得利益集团政变掉,另一种就是像北朝鲜那样造成所有官员都唯唯诺诺、阴奉阳违、毫不作为,造成国力的进一步衰败。底层互害、高层互斗的结果就是人人自危,人人都深怀恐惧,造就一种人人都成为施害者、同时又成为受害者的双重人格的怪胎。谁都知道极权是一种恶疾,但是一旦涉及到贪腐家族的既得利益,便谁也不会松口放手——宁肯翻船沉船、举国沉沦也不愿放弃到手的剥削权,这才是最致命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结果,就是外面光鲜亮丽无比、百花齐放齐唱赞歌,而内里却早已癌变溃烂、想彻底根治越来越难。直到最终纸包不住火了,癌变溃烂到连捂都捂不住了,这时候再想起从根子上医治也已经晚了。于是,历史的悲运与覆辙便会再一次重复上演。


五、土崩瓦解


随着经济危机的爆发、失业人口的增多,群体冲突频繁,谣言盛行,整个中国就像一个一点就燃的火药桶,而暴力维稳、杀鸡骇猴失去其应有的威慑力。以保护改革开放为旗帜,越来越多的人会站出来奋身抗争。这时,社会秩序混乱,中共统治集团分裂,基础组织涣散,官员们乘机盗取公共财产,为跑路做准备。久经奴役的维吾尔人会走上了街头,强烈要求民族自决权,要求新疆独立;西藏和蒙古人民也会纷纷响应。台湾、香港和澳门宣布独立,中国分裂难以避免。

以上是中国未来的凄惨光景,并且中共执政时间越长,它的可能性就越大,甚至无法逆转。但中国还有另一幅景象,那就是走向宪政民主,通过联邦制避免中国的分裂。这需要中国人民的觉醒,以缅甸和香港人民为榜样,勇敢地走上街头,通过颜色革命结束中共极权暴政。中国就像一艘巨轮,人民坐在巨轮里,似乎只能跟着它起起落落,巨轮决定着我们的命运。事实是:巨轮里的每一个中国人,决定着中国这艘巨轮的命运。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