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中国的水电开发是从东向西、从汉族区向少数民族区、从地震地质灾害弱发地区向地震地质灾害高发地区、从国内河流向国际河流推进的过程。在西部大开发的号角下,最先实施的就是西部水电大开发。澜沧江是中国西部水电大开发中第一条被开发的国际大河流,也是惹起国际纠纷最多的一条河流。目前湄公河流域与约旦河流域、尼罗河流域、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流域、恒河流域、印度河流域、咸海流域等均被认为是全球国际河流水资源利用矛盾最尖锐的地区。

湄公河流域人民的担忧主要集中在下面三个方面:
——担心上游大坝拦截了水源,造成了下游水资源的短缺;
——担心上游大坝在安全上出现问题,影响下游国家的安全;
——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特别是对渔业资源造成的破坏。

一、湄公河流域的抱怨声

澜沧江干流上的水库大坝建设始于1986年。从那之后,湄公河流域民众就开始抱怨。

1995年4月5日,泰国、老挝、越南和柬埔寨共同签署了《湄公河流域持续发展合作协定》(The Agreement on the Cooperation for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the Mekong River Basin),湄公河流域委员会成立。湄公河流域委员会的前身是前身为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ESCAP)于1957年发起的“湄公河下游调查协调委员会”。湄公河流域委员会的工作重点在湄公河流域的综合开发利用、水资源保护、防灾减灾、航运安全等领域开展合作。湄公河流域委员会是亚洲一个通过协商对话,解决国际河流水资源利用问题的一个尝试和典范。十分可惜,作为流域国的中国和缅甸没有参加这个委员会。只是从2010年成为观察员国,2016年起两国成为湄公河流域委员会的对话伙伴。

从外交策略上来说,湄公河流域各国政府尽量表现出与中国政府的友好态度,喜欢中国领导人,更喜欢来自中国的钱。对中共在澜沧江/湄公河上的霸凌行为,则是通过湄公河流域委员会或者其他非政府组织出面,通过媒体、学者和民众来表达。

1. 2010年的3、4月份中国政府表明:澜沧江水电开发对下游水量几乎无影响

湄公河上水资源使用矛盾第一次大爆发是在2010年的3、4月份。这年的4月4日至5日,第一屆湄公河流域委员会会议将在泰国海滨城市华欣举行。参加会议的有四个成员国的代表,还有以观察员国中国和缅甸的代表。中国代表团团长是外交部副部长宋涛(后任中央联络部部长)参加会议。这次会议聚焦的就是中国的水坝建设对湄公河的影响。

2010年3月11日中国驻泰使馆就湄公河流域旱情问题举行记者会指出:澜沧江出境处年均径流量仅占湄公河出海口年均径流量的13.5%;中国目前在澜沧江已建成的漫湾、大朝山和景洪三个水库,面积都很小,蒸发水量可忽略不计;水电站运行不消耗水量,因此澜沧江水电开发对下游水量几乎无影响。

2010年3月30日,中国节水大使、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外交部在当天例行记者会上回答相关提问时,重复了中国驻泰使馆的陈述。同一天,中国云南水利系统负责人也表示,水文数据显示,澜沧江上的大坝与下游的湄公河流域旱情加重没有关联。

在会议举行前一天,中国驻泰国大使管木约见泰国自然资源和环境部长素威‧坤吉滴(Suwit Khunkitti),再次老调重弹。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宋涛在第一屆湄公河流域委员会会议上代表中国政府表明:澜沧江出境处年均径流量仅占湄公河年均径流总量的13.5%,湄公河干流水量有86.5%来自中国境外的各支流。至于中国在澜沧江上的梯级水电开发,目前已建成的漫湾、大朝山和景洪3个电站的水库面积很小,蒸发水量可忽略不计,电站运行本身并不耗水。科学调查分析结果显示,澜沧江出境处水质良好,澜沧江水电站调度未造成下游水位大幅波动,没有对下游洄游鱼类造成阻隔影响。此外,有关水库大坝通过科学调配,能有效实现削峰补枯的功能,为下游防洪抗旱发挥积极作用。

由于中国三个重要人物秦刚、管木和宋涛都出来说事,比一件重要事情说三遍效果更好。其实,秦刚、管木和宋涛都是说给国内人听的。第一屆湄公河流域委员会会议聚焦的中国水坝建设对湄公河的影响,就很说明问题了。

2010年3月31日新华网发表记者李怀岩、王若遥和李云路题为《数据显示中国修建水坝与湄公河流域旱情加重无关》的报道,除了澜沧江出境处年均径流量仅占湄公河出海口年均径流量的13.5%外,也有一丝新意:第一,承认澜沧江水电梯级开发、筑坝抬高了水位,会增加小部分蒸发损失;第二,除了漫湾、大朝山和景洪3个水坝外,还有小湾水库也已经投入运行。

2. 2016年3月份中国政府加大水坝下泄流量帮助解决干旱问题

2016年3月,湄公河流域发生严重干旱。越南南部的湄公河三角洲正遭受百年来最严重的旱情,湄公河水位也降至近90年最低。干涸的三角洲比往常提早2个月出现海水入侵现象,盐水已入侵三角洲主河道40至93公里,115万公顷冬春作物中30%受到威胁,沿海多省份将可能经受较长时间的缺水。

据报道,应越南外交部的要求,中国抗旱防洪总指挥部命令澜沧江上的水库大坝加大下泄流量,为下游湄公河紧急补水两个月,平均下泄流量为枯水期自然出境流量的两倍,最大下泄流量高达每秒2190立方米,为枯水期平均流量为689立方米/秒的三倍多。中国媒体称,此举得到越南等国的大力赞扬。殊不知,2016年的补水行动证明了澜沧江上的水库大坝对江水的巨大调控能力,可以影响下游湄公河的流量和水位,可以使湄公河干流各断面水位抬高0.21至1.44米。这个紧急补水行动也证明了2010年中国驻泰国大使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辩解都是谎言。从技术上来说,景洪水坝在枯水季节泄流每秒2190立方米将成为未来的一个标准,如果湄公河在枯水季节出现干旱现象,澜沧江出境水量达不到这个水平,就别怪下游人们的抱怨。

其实这次放水行动是为了配合将在中国海南三亚举行的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是一次有政治目的的放水行为。2014年11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第17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提出建立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简称“澜湄合作”)机制。2015年11月12日,首次外长会在云南景洪举行,为领导人会议做准备。2016年2月24日六国的外交部副部长们再次在海南三亚开准备会。2016年2月25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今年是东盟共同体建成元年和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也是澜湄合作开局之年。首次领导人会议对澜湄合作未来发展具有建章立制、开篇定调的重要意义。中方愿同各方共同努力,确保领导人会议取得圆满成功和丰硕成果,为促进湄公河次区域发展、推动东盟共同体建设做出积极贡献。”

2016年3月23日,首次领导人会议如愿在海南三亚举行,李克强总理同泰国总理巴育、柬埔寨首相洪森、老挝总理通邢、缅甸副总统赛茂康和越南副总理范平明等湄公河五国领导人共同出席,李克强发表讲话,强调要建立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会议发表了《首次领导人会议三亚宣言》。同时中共政府也向湄公河五国撒了一大把钱。

为了这次峰会,2016年1月至6月,中方还邀请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及湄委会秘书处等十余个多双边团组,共百余名水利主管部门官员、水利专家和流域国青年媒体代表,实地考察澜沧江有关水库,并参访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和上海、广州、北京等地,分享中国治水经验。

3. 2019年湄公河下游流域遭遇严重干旱,中共政府又说,数据显示中国修建水坝与湄公河流域旱情加重无关

2019年,湄公河下游流域遭遇严重干旱,水位比2018年同期平均下降70至75%。此外,洪水周期变得不规则,严重影响渔业、农业生产和居民生活。湄公河地区民众再次抱怨中共在澜沧江上建造水库大坝,拦截和控制了水流。

路透社发出的报道说,2019年的干旱使湄公河下游水位处于5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让农民和渔民受到很大的损害,并使河道退化,部分河道沿线的河滩暴露,而其它河道则由于水位太浅和水中杂物减少,河水从通常的浑浊的棕色变成了明亮的蓝色。

2020年美国水资源研究和咨询公司“地球之眼”(Eyes on Earth)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尽管2019年湄公河下游国家出现破坏性旱灾,而中国上游水位高于平均水平,但中国的大坝还是拦截了大量水源,加剧了下游的干旱。

2020年4月21日中国外交部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说,澜沧江径流量仅占澜沧江一湄公河全流域径流量的13.5%,澜沧江出境水量对湄公河整体水量影响非常有限,其下游水量主要受到全流域降雨和支流汇入的影响。因此,没有理由把下游国家所遭遇的旱情归咎于中国。耿爽指出,2019年以来,中国云南省也遭遇了严重旱情。尽管如此,中方仍尽最大努力保障了澜沧江合理下泄流量。

此时,中共的立场又回到了2010年,强调中国在澜沧江上修建水坝与湄公河流域旱情加重没有关系。

4. 2021年1月因中方因电网维修限制澜沧江出境水量

2021年1月6日,泰国和湄公河委员会证实,中方在当天通知澜沧江下游国家,自2021年1月5日起至1月24日将限水20日。而湄公河委员会说,在2020年12月31日已经测到湄公河水位下降。中方此举可能导致湄公河水位下降1.2米。泰国水务指挥中心说,中方将下泄流量从每秒1904立方米降到每秒1000立方米,降幅为47%。据说景洪水电站出水量的下降主要原因是维护电网输电线路。再说,从1月5日开始限水,而在1月6日通知对方,不遵守提前通报的规矩,缺乏起码的尊重。

二、澜沧江/湄公河/的水电大开发

澜沧江/湄公河流经中国、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六国,注干流全长4880公里(一说4909公里)。流域面积81万平方公里,年平均径流量4750亿立方米(入海处的流量,相当于每秒15062立方米),是东南亚最长的国际河流。澜沧江/湄公河流域面积、流量比例、河流长度见下面两表。

图1:澜沧江/湄公河,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湄公河之跨界分布

国家 国家面积(平方公里) 该国位于流域之面积(平方公里) 流域占该国之面积比例(%)

 

该国占流域之面积比例(%) 该国占湄公河之流量(%)
老挝(寮国) 236.800 198.000 83.61 25.14 35
泰国 514.000 193.900 37.72 24.62 18
中国 9.596.960 171.100 1.78 21.79 16
柬埔寨 181.040 158.400 87.49 20.10 18
越南 329.560 38.200 11.59 4.84 11
缅甸 678.500 27.600 4.07 3.51 2

资料来源:于蕙清:湄公河流域跨界水域治理之評析

国家 河流长度
中国 2139公里
缅甸 265公里
老挝(寮国) 777.4公里
泰国 976.3公里
柬埔寨 501.7公里
越南 234公里

资料来源:王庆忠:国际河流水资源治理及成效:湄公河与莱茵河的比较研究

澜沧江/湄公河发源于中国青海省唐古拉山,流经横断山脉,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流出国境,最后在越南胡志明市流入南海。澜沧江流出国境后称湄公河。澜沧是万头大象的意思,老挝古称澜沧。

澜沧江在中国境内长2139千米,澜沧江流经青海、西藏和云南三省区,流域面积16.48万平方公里,年平均径流量765亿立方米(一说640亿立方米,相当于每秒2182立方米)。中国地形西高东低,河流多自西向东流,大江东去,但是澜沧江是自北向南流。澜沧江多支流,流域面积大于100平方公里的支流就有138条,大于1000平方公里的支流有41条。

澜沧江上游称扎曲,其源流有二,南流扎那曲,南流扎阿曲,两源在朶那松多会合,至于谁是正源,自古有不同的说法。1999年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组织了“澜沧江源头科学探险考察队”,确认扎阿曲为澜沧江的正源,发源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扎青乡果宗木查山(峰顶海拔5514米)上一条面积为0.67平方公里的冰川,源头高度5224米。

澜沧江在青海省境内干流长448公里,流经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和襄谦县。

扎曲在西藏自治区的昌都与昂曲汇合后始称澜沧江,流经昌都、察雅、左贡、芒康、德钦县,全长465公里。于德钦县下盐井流入云南省。

澜沧江在云南省境内流经迪庆藏族自治州、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大理白族自治州、保山市、临沧市、普洱市、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全长1216公里。

澜沧江/湄公河作为一条中国与东南亚五国之间的一条国际河流,在水资源利用上,一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还可以说是友谊“不断似流水”,起码没有发生过争水的尖锐矛盾。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共饮一江水。

三、澜沧江上的水电大开发

澜沧江/湄公河的水冲突因澜沧江上的水库大坝建设而引起,随着水库大坝建设规模的扩大而不断发展,矛盾日益尖锐,冲突日益频发。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云南省邀请国内专家考察云南省水电资源,提出了开发建议,目的是云电东送。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二十一世纪初,中国五大电力集团外加三峡集团,跑马圈水,瓜分了西藏高原的水力资源开发权。澜沧江水力资源的开发权归属华能集团。

澜沧江干流水电开发分三段,自下而上,两段在云南境内,一段在西藏境内:

云南境内实施16级开发(即串联式地建造16座水库大坝),后改为15级(放弃了果念水库大坝工程,但规模却加大了)。云南境内的水电开发分两段,即云南境内下中游段和云南境内上游段。

西藏境内实施6级开发,外加扎曲上的果多水电站,一共7级。

这样澜沧江干流水电开发共有23级开发,计划发电装机容量2566.4万千瓦,年发电量1280.8亿千瓦时。(资料来源:赵纯厚等编《世界江河与大坝)。开发澜沧江干流水电资源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西电东送,或者具体说是云电东送。

到2020年12月底,在澜沧江干流上一共建造了12座水库大坝,美国《地球之眼》网站说11座水库大坝,是遗忘了在西藏段扎曲上的果多水电站。开发建设过程大致如下:

澜沧江干流水坝分布图,图中缺少果多水坝,在西藏接近青海处,图片来源:陈晓舒等:基于不同利益相关者的水电能源基地建设经济损益研究——以澜沧江干流为例

第一座水库大坝工程是漫湾水库水坝,1986年开工,一期工程发电装机容量125万千瓦,1995年一期完工,西电东送(广东)。二期工程发电装机容量25万千瓦,2004年开工,2007年建成投产。水库总库容9.2亿立方米,最大坝高132米。

第二座水库大坝工程是大朝山水库大坝,装机容量135万千瓦,1992年开始筹建,1993年底导流洞开工,1996年11月截流工程正式开工,1997年8月正式动工,2001年12月26日第一台发电机投产,2003年全部投产。水库总库容9.4亿立方米,最大坝高115米。

第三座水库大坝工程是景洪水库大坝,发电装机容量175万千瓦,2003年10月开工建设,2008年5月蓄水发电,2009年上半年五台发电机组全部投产。水库总库容11.4亿立方米,最大坝高108米。最初目的是向泰国输电,后改为向广东送电。

第四座水库大坝工程是小湾水库大坝,发电装机容量420万千瓦,2002年1月正式动工,2004年大江截流,2009年第一台发电机投产,2012年全部投产。水库总库容151.32亿立方米,最大坝高294.5米,当时为世界第二高坝,仅次于塔吉克斯坦的努列克大坝。

第五座水库大坝工程是功果桥水库大坝,发电装机容量90万千瓦,2007年5月筹建,10月22日导流洞开工,2008年12月大江截流,2011年9月30日具备下闸蓄水条件,2011年10月31日首台发电机投产,2012年3月12日完工。水库总库容0.49亿立方米,最大坝高105米。

第六座水库大坝工程是糯扎渡水库大坝,发电装机容量585万千瓦,2005年底正式动工,2007年11月实现大江截流,2013年首批发电机投产,2014年6月全部投产。水库总库容237.03亿立方米(相当于16个滇池),最大坝高261.5米,居同类坝型世界第三(心墙堆石坝)。以上六座水库大坝均在云南境内中下游段。

第七座水库大坝工程是果多水库大坝,这是位于西藏自治区昌都附近的一座水库大坝工程,目的是为玉龙铜矿提供电力。果多水水电站发电装机容量16.5万千瓦,2011年开工。2015年12月首台发电机投产,2016年12月全部建成。水库总库容0.7959亿立方米,最大坝高83米,每千瓦投资25553元。

第八座水库大坝工程是苗尾水库大坝,即进入云南境内上游段。苗尾水电站装机容量140万千瓦,2009年开工,2014年建成。水库总库容6.6亿立方米,最大坝高139.8米。每千瓦投资6502元。

第九座水库大坝工程是黄登水库大坝,发电装机容量190万千瓦,2010年1月开始主洞施工,2013年大江截流,2018年第一台发电机投产,2019年月1日全部建成。水库总库容14.18亿立方米,最大坝高203米。每千瓦投资9120元。

第十座水库大坝工程是大华桥水库大坝,发电装机容量92万千瓦。工程2009年筹建,2010年开工,2019年1月1日全部建成,水库总库容2.93亿立方米,最大坝高106米。

第十一座水库大坝工程是里底水库大坝,发电装机容量42千瓦。2010年开工,2019年1月1日全部建成,水库总库容0.7085亿立方米,最大坝高74米。

第十二座水库大坝工程是乌弄龙水库大坝,发电装机容量99千瓦。2010年开工,2019年1月1日全部建成,水库总库容0.7085亿立方米,最大坝高74米。

黄登、大华桥、里底、乌弄龙四个工程2019年1月1日此次同日投产四台机组又一次刷新2018年7月12日公司创造的“一日双投”世界水电投产纪录,华能澜沧江公司也创造了“一年十八投”的壮举。

至此,澜沧江干流上已经建成总装机容量2134,5万千瓦。

从2017年/2018年开始,澜沧江水电开发转向澜沧江西藏段,计划开发6个水电站,自下而上分别为古学(装机容量156万千瓦)、如美(装机容量210万千瓦)、班达(装机容量100万千瓦)、卡贡(装机容量24万千瓦)、约龙(装机容量10万千瓦)、侧格(装机容量16万千瓦)。共计装机容量516万千瓦。同时补建云南中下游第七级电站——橄榄坝水电站(装机容量15.5万千瓦)和澜沧江上游第一级电站——古水水电站(装机容量180万千瓦,坝高305米)。总计711.5万千瓦。

澜沧江干流上已经建成总装机容量2134,5万千瓦,加上正在建设的711.5万千瓦,一共2846万千瓦。

根据赵纯厚等编著的《世界江河与大坝》,澜沧江干流的水能蕴藏量为2545万千瓦,现在已经建成总装机容量2134,5万千瓦,开发程度为84%。加上正在建设的711.5万千瓦,一共2846万千瓦,开发程度为112%。

根据《中国能源报》记者苏南撰写的《十三五 澜沧江上游水电站建设加速》一文(《中国能源报》2017年5月1日,http://39.107.244.210/showNewsDetail.asp?nsId=21074),”十二五”末,以糯扎渡电站全部建成投产为标志,发电装机容量达到1700万千瓦以上。澜沧江中下游基本开发完毕,上游云南段全面开工建设。”十三五”期间,澜沧江公司将加快澜沧江上游段水电站建设,力争实现全部投产,新增装机容量1000万千瓦以上,”十三五”末,云南省境内澜沧江干流14个梯级将全部开发完毕,澜沧江公司装机容量将达到2800万千瓦以上。西藏段水电项目全面开工建设,争取掌控资源总量5000万千瓦左右。

记者苏南报道的发电装机,应该是包括澜沧江干流和支流上所有水电站的发电装机容量。澜沧江干流的水能蕴藏量为2545万千瓦,支流的水能蕴藏量为1111万千瓦,总计3656万千瓦。中共在澜沧江上计划掌控水能资源总量5000万千瓦左右,是实际水能蕴藏量的137%。中共对澜沧江水电资源开发的贪婪可见一斑。

四、关于澜沧江出境处年均径流量仅占湄公河出海口年均径流量的13.5%

2010年3、4月份澜沧江上的水电开发与湄公河的水资源利用发生矛盾时,中共官员说,澜沧江出境处年均径流量仅占湄公河出海口年均径流量的13.5%,因此澜沧江水电开发对下游水量几乎无影响。

到了2019年/2020年中共官员依然说,澜沧江径流量仅占澜沧江/湄公河全流域径流量的13.5%,澜沧江出境水量对湄公河整体水量影响非常有限,其下游水量主要受到全流域降雨和支流汇入的影响。

关于澜沧江平均每年的出境流量有两个数据:一个是平均每年765亿立方米,一个是640亿立方米,两者相差125立方米。按湄公河每年入海流量4750亿立方米计算,765亿立方米占4750亿立方米的16%;640亿立方米占13.5%。

中共官员不断强调澜沧江的出境流量只占湄公河入海流量的13.5%,对减轻中国的责任有好处。但是也有很大的害处。

中共的一些学者喜欢用中共在黄河上的分水模式来讨论澜沧江/湄公河的水权分配和水量分配,他们强调的是主权论,在中国领土上产生的水量,就属于中国的主权。在此时,澜沧江的出境流量只占湄公河入海流量的13.5%,远不如占16%有利,会导致部分“水权”的丧失。用中国式“爱国主义”来衡量,这可能是卖国行为。习近平说过,老祖宗留下的国土一寸也不能丢。那么老祖宗留下的“水权”也是一立方米也不能丢。

从水文上来说,澜沧江上游河段的径流来源主要是高山冰川雪山融化水和地下水,中游段地下水补给有所增加,下游地下水补给占60%以上。而湄公河则主要依靠降雨补给。受季风影响,澜沧江/湄公河流域雨旱两季分明,下游湄公河流域更为明显,而上游则相对弱一些,澜沧江在枯水期的径流量还是比较大。国界处多年平均流量2180立方米每秒,允景洪水文站实测最大流量12800立方米每秒,最小流量395立方米每秒,最大最小比值为32.4。

而湄公河除上游来水外,主要依靠降雨,枯水期没有降雨,对上游来水依赖性大,特别是湄公河泰国清盛至中国边境的河段。在自然状态下,澜沧江在枯水期出境的平均流量为689立方米/秒,它占湄公河部分河段枯水季节流量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二,所占比重很高。

五、关于水库大坝对下游没有影响

当2010年3、4月份湄公河的水资源利用矛盾爆发时,中共官员称,只有漫湾、大朝山和景洪三个水库大坝工程完工。

从上述澜沧江的水电开发过程中可以看到,到2010年3月,中国已经完全建成的水坝工程三个:漫湾、大朝山和景洪,水库库容分别是蓄水分别达9.2亿、9.4亿和11.4亿立方米,相当于三个滇池。

小湾水库大坝2009年第一台发电机已经投产。水库总库容151.32亿立方米,最大坝高294.5米,为世界最高坝之一。功果桥水库大坝2008年12月大江截流。糯扎渡水库大坝2007年11月实现大江截流。苗尾水库大坝2009年开工。黄登水库大坝、大华桥水库大坝、里底水库大坝、2乌弄龙水库大坝四个工程都是2010年开工的。

就拿小湾水库来说,水库总库容151.32亿立方米,死库容52.37亿立方米。小湾水库发电机要投产,最起码需要拦蓄52.37亿立方米的水量。如果拦截151.32亿立方米的水量,则是发电效果最好。这就大大减少了澜沧江的出境流量。

到2019年这一年,黄登水库大坝、大华桥水库大坝、里底水库大坝、2乌弄龙水库大坝四个工程都是在2019年1月1日建成投产的。为了加大四个工程的发电能力,必然会加高水库的蓄水位而减少下泄流量。这和卫星照片显示的澜沧江干流上的水库蓄水相当高的现象一致。

必须指出的是,建造澜沧江上水坝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发电。比如小湾水坝以发电为主兼有防洪、灌溉、拦沙及航运等目标。糯扎渡水坝的工程目标是以发电为主兼有防洪、灌溉、养殖和旅游等。既然小湾水坝、糯扎渡水坝都有灌溉任务,就必然会有减少澜沧江的出境流量。

中共官员认为,澜沧江上水库蒸发水量可忽略不计。但是不要忘记,澜沧江上是梯级开发,现在干流已经建成了12座,还有8座在建,在几百条支流上已经建成的水库也是相当客观,累计的蒸发水量是很可怕的。比如大家熟悉的流经北京的永定河,在自然状态下,每年为北京提供20亿立方米的水资源。后来建造了官厅水坝,问题不大,接着又建造了册田、、友谊、洋河等等几百座水坝,永定河就几乎干涸了。现在每年给北京提供的水只有3亿立方米。还需要从黄河调水。澜沧江上的小湾水库面积193.98平方公里,按云南省水面年蒸发2300毫米计算,每年蒸发损失4.5亿立方米。这个蒸发损失是不能忽略不计的。糯扎渡水库320平方公里,每年蒸发损失7.36亿立方米。所以,在水力资源梯级开发的河流上,水库的累计蒸发损失是绝对不能忽视的。同样对水库渗漏损失也不能忽视。

六、水库拦沙作用对下游渔业生产的影响

湄公河拥有丰富多样的渔业资源,仅次于巴西的亚马逊河,特别以柬埔寨和老挝为最。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FAO)统计,75万吨/年。但根据在流域地区进行的实地调查推断出的数值,达到了210万吨/年,占世界淡水鱼捕获量的18%。另外,根据FAO的统计计算,淡水魚的人均年消費量,湄公河下游为13.8㎏,世界平均水平仅为2.3㎏。在柬埔寨人均消費量甚至达到19.4㎏、高于世界任何地区。湄公河丰富的渔业资源,得益于来自上游澜沧江的营养物质。

渔业在湄公河流域经济中地位很重要,比如柬埔寨渔业占GDP的比例超过百分之十。湄公河流域几十万人依靠渔业生存。

澜沧江的泥沙含量,比经过三峡地区的长江略高一些。由于水坝的层层拦截,泥沙在大坝后面淤积,进入湄公河的营养物质大量减少。当笔者在湄公河流域考察时,当地渔民抱怨,捕鱼量减少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这和美国卫星照片显示的情况一致,河水变清了。中国俗语说,水清则无鱼。

澜沧江上水库拦沙作用对湄公河下游渔业资源的影响,就和三峡工程对长江中下游渔业资源的影响一样。三峡大坝拦沙,进入长江中下游的营养物质减少,一直影响到长江入海口和东海近海地区。三峡工程发电,从深层取水,出库水温很低,影响鱼类产卵。三峡水库泄洪,又破坏鱼类产卵场。总之,三峡工程的建造,导致长江中下游渔业资源大量减少,长江河流生态危在旦夕。亡羊补牢,中国政府决定,2021年1月1日起在长江干流、重要支流和大型通江湖泊禁止捕鱼十年。中国政府将退捕渔民纳入社会保障制度,让全中国纳税人承担。那么,对于湄公河失去渔业资源的渔民,澜沧江的水坝所有者或者中国政府或者中国纳税人愿意对他们做出同样的赔偿吗?

七、对于澜沧江大坝安全问题的担忧

前面谈到,中国的水电开发是从地震地质灾害弱发地区向地震地质灾害高发地区推进。澜沧江流域就是地震地质灾害高发地区。

这里只摘录水利部原副部长、中国大坝工程学会理事长矫勇表示的担忧,这是他在中国大坝工程学会2017学术年会暨大坝安全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中国是世界上拥有200米级以上高坝最多的国家,目前世界建成的200米级以上高坝77座,中国有20座,占26%;在建的200米级以上高坝19座,中国就有12座,占63%。目前,中国200米级以上高坝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区,高海拔、高地震烈度、高边坡、地质条件极为复杂。主要分布在黄河、金沙江、雅砻江、澜沧江、大渡河等大江大河,河流水量充沛,水能资源富集,大地下厂房、大流量泄洪、大机组发电、高速水流消能成为常态,对水工建筑物的安全性、稳定性、耐久性要求十分高。如此密集地建设一批200米级高坝,在世界筑坝史上前所未有,许多勘测设计和建设管理中的技术难题,可能是第一次遇到,稍有不慎就可能埋下安全隐患。

澜沧江上已经建成的200米级以上高坝有三座,分别是小湾、若扎渡和黄登,在建的古水大坝,坝高305米,将和中国锦屏一级大坝共同名列世界第一。

澜沧江的洪水资料如下:1905年大洪水,允景洪调查洪峰流量17100立方米每秒。1024年大洪水,允景洪调查洪峰流量15000立方米每秒。1966年大洪水,允景洪实测洪峰流量12800立方米每秒。

但是在澜沧江水坝设计中,水库的最大下泄流量超过了历史最大洪峰流量,而三峡大坝的校核洪水流量与调查历史最大洪峰流量相当。小湾水坝最大泄洪能力为20745立方米每秒,比实测、调查洪峰流量都要大许多,风险很大。糯扎渡水坝采用开敞式溢洪道,规模亚洲第一,泄洪功率和流速居世界第一,水坝校核洪水流量为27500立方米每秒。当小湾水坝和糯扎渡水坝在其技术范围内“正常运行”、“正常泄洪”时,对于下游湄公河流域可能都是灾难,遭遇比自然状态下最大洪水更大的人造洪水。

这正是湄公河流域人们的担忧。命运不在上天的手中,而在澜沧江上一级又一级的高坝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