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常任秘书长刘利群因前年担任食环署长期间要尊重一下必要的法律程序,没有及时清理“连侬牆”,被官宣左媒攻击,甚至指她丈夫、社联行政总裁蔡海伟是“黄丝”,以此指责她不符“爱国者”标准。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常任秘书长(库务)刘焱出席财政预算案记者会时,因佩戴印有“疑似数字5、1拼成的商标”,被指暗示挺“黑暴”。曾任新闻统筹专员的冯炜光更在左媒撰文,要将700多名政务主任的人事档案,呈交港澳办和中联办对口单位,将来政务主任的擢升须由两办副署同意,兼由驻港国安公署审查背景及往绩……

如此种种,让建制派大佬、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都看不下去了,形容目前情况如“文革式批斗”,并呼吁停止这种上纲上线的批斗。

叶太曾任保安局长,一直“紧跟中央”,如今也对这种做派警觉并不满了,这实在难得,“文革式批斗”之形容确是活灵活现入木三分。不过,不知叶太是否愿意再深入反思一下:如今北京当权者的治港思维与治港举措,根本上也就是“文革”之再版?

当年一群根本不知现代政治文明为何物的“红卫兵”,自封为“革命者”,将城乡知识精英、财富精英按自己单方主观设定的标准粗暴划为“地富反坏右”等“反动派”,视之为“阶级敌人”(不自文革始,是至文革登峰造极),政治上随意羞辱,经济上随意侵夺,舆论上“批倒批臭”,人身上随意欺凌摧残至剥夺生命,乃至对仅是政见不同者亦是如此。如今,则是一群靠枪杆子垄断政治权力攫取巨额财富,然后把财产和子女不断往西方国家转移,一直不愿公开财产,还把要求公示官员财产的公民构陷治罪的人,一群把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视若无物肆意践踏的人,一群根本罔顾国家信用惯于背信弃义的人,一群无视自己民生艰困却把大量财富无偿 “支援第三世界朋友”的人,一群连自己的真实历史都不敢面对的人,一群长年防民如防贼、所谓“敏感日子”更草木皆兵的人,自我宣称“代表国家利益、人民利益”,自命为“爱国者”,把在这样的权力和体制面前俯首帖耳的香港人,称为“爱国爱港者”,而把对此持批评反对态度,要求兑现基本法赋予的自由民主权利、推进政治现代化的人士,粗暴划分为“反中乱港者”,舆论上也是上纲上线“批倒批臭”,并将他们打入政治“另册”,要对他们以单方设定的主观标准先行“资格审查”“选举设限”,乃至随意抓捕不得保释……

两相比较,何其相似乃尔!

思维、做派何以如此相似?因为,如今掌控高层权力的很多人,正是当年红卫兵那一代,虽然不一定参加过红卫兵搞过打砸抢,但其思想底色、思维模式,受文革之毒既深且重,已是“毛病难改,积恶成习”!

何为爱国爱港?对现行权力和体制持以批评反对,是否就是“反中乱港”?要求切实兑现《中英联合声明》承诺,践行基本法赋予的自由表达权,是否“反中乱港”?“爱国爱港”定义是否只能官方设定而港人不得置喙?这道理本来明明白白,基本法有关条文及精神也明明白白。在世界很多国家,批评反对权力和体制者,都可以是法律保护的爱国者。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存在矛盾,各级政府和普通民众存在矛盾,世界各国都很常见。中央政府并不天然正确永远正确,所以,批评中央政府、“对抗”中央政府,乃至用选票“颠覆”中央政府,也是很多国家民众的法定权利。当今时代已没有哪个文明国家会把这样的国民,主观认定为“叛国者”。在英、加等国,要不要分离独立也可以是一种表达自由。北京和港府一直宣称推行国安法是世界惯例,可你们为何不敢提所有文明国家的国安法根本目的是保护民众自由权利之“安全”这一世界惯例?

继续警醒吧,叶太!早些醒悟吧,包括林太在内的所有港府高官,还有为执行国安法鞍前马后劳心劳力的香港警队,你们效力的权力高层原本是怎样的底色,所谓的“国安法”保护的到底是谁的安全,一直在自由开放环境中成长并生活、理应有正常认知和良知的你们,难道真的还看不出来吗?

醒醒吧,所有香港建制派人士,真正带给香港繁荣稳定的,真正带给你们及家人幸福生活并提供切实庇护的,正是现在泛民派力保的英治时期留下的自由、开放、法治、多元、包容、民主、宪政等制度和文化,绝不会是如今卷土重来的“文革”式极左极权这一套!让一部分人享受特权把持“政治筛选”权力,把选委会和立法会打造得像大陆般的“表决机器”“橡皮图章”,把香港变得跟大陆一模一样,你们真的愿意吗?真的值得吗?

极左极权终究会被历史淘汰,站到良知理性这一边来吧,站到公理正义这一边来吧!站到这一边,就是站到民心民意一边,就是站到滚滚历史大潮一边!投靠极左极权,只会让自己、家人和香港一道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