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5日,拜登总统举行了上任以来的首场总统记者会。拜登强调,现在是民主跟专制政体之间的对抗。他表示将重建全球的民主联盟,以确保美国在同中国的对抗中获胜。至此,美国与中国的新冷战已经进入实战阶段。

这场新冷战的特征是民主政体与专制政体之间的对抗;既有激烈对抗,也有合作;相同价值观的美国和西方盟友组建的民主联盟对抗中国组建的价值观不同专制政权联盟。

拜登政府具有一整套新冷战战略,其核心就是联合盟友,维护普世价值,共同对抗中国以及俄罗斯、北朝鲜等专制政权。川普政府虽然通过贸易战施压中国效果立竿见影,但缺点明显,一是单打独斗,二是没有占据道德的制高点。

习近平自然知道拜登的老谋深算,于是抢在拜登上台前与欧盟达成投资协定,想撕裂美国和欧盟。但性格决定命运,习近平的粗暴蛮横,面对美国凌厉的攻势,失去了耐心,落入拜登陷阱。3月18日,杨洁篪、王毅在阿拉斯加的发飙和中国对欧盟的反制裁使中欧贸易投资协定被叫停。

反观美国,拜登政府的新冷战牌打得刚柔相济,有张有弛。美国举行了“印太北约”的四方安全对话峰会;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汀出访日本和韩国,先在日本和韩国与他们的外长和防长进行“2+2”会谈;与杨洁篪、王毅在阿拉斯加会谈也彰显了美国的主导地位。

面对急转直下的国际形势,习近平显然没有估计到,进退失据。仓皇间,再次出晕招,动用官媒调动粉红民族主义情绪,对一年前声明拒绝使用新疆棉花的瑞典服装品牌H&M发动攻击,并任凭粉红将打击面扩大到耐克、阿迪达斯、优衣库、Zara等诸多国际品牌。但这场闹剧很快就收场了,因为形势比人强,目前不愿意与中国脱钩的就剩下这些国际企业了,再闹腾下去,可就真的孤家寡人了。

面对美国的长驱直入,习近平也被迫组建自己的“华约”以抵挡美国的民主同盟。什么是中国的“华约”?如何看待中国的“华约”?它能够对抗美国的民主同盟吗?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中美展开密集的外交活动

中美阿拉斯加会谈不欢而散后,布林肯前往欧盟和北约,寻求盟友的支持,共同商讨应对中国的办法。24日,布林肯在与北约盟国举行的会议上发表演讲,他以严厉的言词批评中国,并呼吁盟国采取团结一致的立场。拜登25日在时隔十一年后参加欧盟27国领导人的视频峰会,呼吁盟友共同应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挑战。

与此同时,中国也在寻求自己的伙伴支持,以抗衡美国和西方的影响力。23日,王毅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中国桂林会面。会后,中俄联合发表的声明说:“反对将人权问题政治化,摒弃借人权问题干涉别国内政和搞双重标准,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开展该领域对话,造福各国人民”。之后,王毅便马不停蹄出访中东六国,即沙特、土耳其、伊朗、阿联酋、巴林和阿曼。

美国智库华盛顿研究所的资深中东问题专家戴维·波洛克指出:中国确实想向外界展示,新疆维吾尔人的问题并不能阻止中国与许多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包括非常伊斯兰化的国家,比如沙特、土耳其和伊朗保持友好的关系。但这不是王毅此行的主要目的,因为在此之前,中国利用自己的经济优势,已经成功地让许多穆斯林国家对新疆维吾尔问题保持沉默。2019年7月,北京成功地让伊斯兰合作组织十几个成员国签署了一项声明,支持中国在新疆的政策。中国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第二,中国组建“华约”联盟

有观众朋友会问,你所指的“华约”是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华约组织吗?众所周知,华沙条约组织曾经是为对抗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势力而成立的共产党国家政治军事同盟。1991年随着苏联的解体和东欧剧变而宣告解散。但我说的“华约”不是这个“华约”,而是中国牵头组织的世界专制政权反西方联盟,其成员国为中国、俄罗斯、北朝鲜、伊朗以及部分第三世界国家。

26日王毅抵达伊朗。伊朗国家通讯社报道称,两国将签署一项为期25年的合作协议。去年7月初,伊朗外长扎里夫就对该国议会表示,中伊两国正就一项”为期25年的战略协议”进行谈判。当时,BBC获取了一份18页的文本草案,草案中提到中国将获得可持续购买伊朗石油的权利,并将成为伊朗经济领域的主要投资者和安全与政治领域的主要伙伴。《纽约时报》也获得波斯文版本的协议并做出详细报道,称协议内容包括价值数十亿的经济合作以及紧密的军事合作项目。

由于西方国家对伊朗实施贸易制裁,中国与伊朗签订合作协议将直接挑战西方制裁,其对抗意味明显。但中国组建“华约”对抗西方并非中国病急乱投医,习近平早已在酝酿和操作之中,只是并未引起西方国家的关注。

早在2017年7月,习近平访问莫斯科,曾与普京签署了两个重要文件,即《关于进一步深化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以及《关于当前世界形势和重大国际问题的联合声明》。

我们可以说,这两个声明的签署,标志着中俄邪恶轴心的形成。独立学者郑林先生在《中俄邪恶轴心的形成》一文中指出:这个邪恶轴心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霸权联盟,只是以无尽的贪婪和超强的实力为自己攫取领土之类好处;它也不像德意日那样,要用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统治世界。今天的中俄同盟主要表现为对人类普世原则的颠覆。所谓邪恶轴心是指中俄绑在一起共同颠覆民主、人权、国际法治和基于人类道义的国际干预等现代文明准则,用一套虚伪的言辞欺骗世界,以“多极化”、“不干涉内政”、“尊重各国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等名义为当代各类极权主义、专制主义、强权政治张目,并试图据此重建世界秩序,从根本上挑战宪政民主制度、自由民主价值观和以此为基础的全球治理原则。

邪恶轴心形成体现在五个方面。第一,建立“互信”基础上的政治捆绑关系。第二,实现双方经济战略对接。第三,在安全领域联手,建立高水平的战略互信与军事合作。“双方指出,面对当前共同的安全风险和挑战,基于两国高度的政治和战略互信,双方将继续本着维护共同安全的目标,高度重视并大力推进安全领域合作,合力应对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挑战”。第四, 发展“人文交流”,拓宽、拓深中俄合作的“民间基础”,联合打造中俄“文化软实力”。第五,也是邪恶轴心形成更明显的标志,那就是中俄将“基于两国发展和维护新型国家关系的共同经验”,在国际场合协调彼此立场,用同一个声音说话。

2019年,习近平与普京又签署了《中俄关于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中俄关于加强当代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

中共和苏俄曾经是昔日的共产盟友。在国内政治领域,对人权、自由、公民社会的蔑视和侵犯,是中俄两国统治者共有的特点。也正是共同的邪恶追求使中俄今天再度拜把子结联盟。这是一场专制对民主的挑战。

第三,中国“华约”能够战胜西方民主同盟吗?

我认为不可能。一是,美国的民主同盟具有相同的普世价值观。尽管成员国具有不同的利益竞争,但面对中国专制政权的强势崛起,共同的理念会让他们凝聚起来。但中国的“华约”则没有共同价值观,专制独裁是他们的共同特征。这决定了“华约”只是中国的一厢情愿和欺骗中国民众,维护其统治。二是,“华约”是以利益为纽带,难以形成战斗力。以俄罗斯为例,今天的俄罗斯已经不同于前苏联。俄罗斯早已抛弃马克思列宁主义,而回归到大国沙文主义。而中国仍然梦想成为共产国际的领袖。俄罗斯对中国并不信任,新冠疫情爆发,首先对中国边境进行封锁的就是朝鲜和俄罗斯。

在2019年圣彼得堡投资论坛上,普京演讲完后在回答“中美贸易战,你支持哪方?”的提问时,普京说了句心里话“坐山观虎斗,看谁赢了再说。”引起全场大笑。习近平的心拔凉拔凉,想当初俄罗斯被西方制裁,中国可是豪掷三千亿美元买俄罗斯石油为其输血,如今居然被普京如此调戏,真是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俄罗斯政治学者索洛维说,中共仅是俄罗斯的伙伴,而绝非盟友。双方彼此利用,相互需求。俄罗斯的需求与中共一样,俄罗斯与西方对抗之际,同样也需要有中国这个稳固后方。政治学者胡平指出,中俄是“面合心不合”。美中俄三国事实上就是三足鼎立,主要是美国和中国在互相对立;俄国基本上趋于中间,在某些特定问题上也许会站在美方,但总体来说它不会站在任何方面的一边。至于,北朝鲜更是依附在中国身上的寄生虫。但金正恩并不愿意成为中国的小弟,从他与川普总统的多次会晤就可见一斑。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面对极权中国的强势崛起,为维护其共同价值观和国际秩序,正在组成民主同盟共同对抗中国的霸权。面对急剧变化的国际形势,中国也不甘示弱,正组建“华约”同盟应对。但不同的价值观和内部深刻的矛盾决定了中国“华约”只是一场外交秀。新疆、香港、台湾以及南海争端都是习近平不会让步的红线,但美国和西方盟友对中国的制裁也表明普世价值是他们不可放弃的底线。人权和经济分离的时代已经结束,美国以及盟友的民主同盟将与中国的“华约”争锋对决。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