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街头树立的选举改革广告牌。(2021年3月30日)
香港街头树立的选举改革广告牌。(2021年3月30日)
在北京批准一项将扩大香港这个半自治城市的控制的政治改革后,香港立法会的形式和结构将发生重大变化。

中国共产党的橡皮图章式的立法机构-中国的全国人大本月早些时候通过了一项决议案,提议实施重大改革,增加香港亲民主反对派候选人的当选难度。

这项获得一致通过的法案减少了香港立法会议员的直选席位,增加了亲北京议员的人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星期二将它签署成法律。

那些谋求公职的人将受到一个特别委员会的严格审查。批评人士预计,该委员会将把亲民主力量拒之门外,确保“爱国人士”管理这个中国城市。

香港资深亲民主活动人士及前立法会议员李卓人对美国之音说,这对香港是“灾难性的行为”。

他说,“我认为这更接近全国人大,人大在任何选举前也有候选人。这个立法会在未来将不再有信誉。”

目前,香港立法会的70个席位中的35席每四年由不同的市政选区和区议会选出。

这次改革将让立法会的席位增加到90席,其中公众可以直接选举的席次从原来的35减少到只有20。该立法机构的选举委员会的成员将从1200增加到1500,增加了300。这个选举委员会在很大程度上是亲北京的,而且负责任命香港特区行政长官。

李卓人说,他在1995到2016年担任立法会议员期间,目标一直都是逐渐增加供公众选举的议席。

“不要走得太快,我们必须采取渐进的步伐,”他说。“这个辩论一直都是关于速度,从来不是关于方向的问题。但现在这个方向是向后退,这的确让我们震惊。”

这位前立法会议员认为,那些寻求更多民主的人将不得不等待未来的更多机会。

“我认为,我们必须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在未来几年里,做好置身于这个体系之外的准备,等待它的结束,”李卓人说。“等待香港人继续(表达抗议),如果可能的话,在街头,在公民社会解决问题。”

李卓人星期四出庭,了解他与2019年亲民主抗议活动的相关指控的判决结果。他一共有四个案子没有了结。

政治分析人士郑宇硕说,这些改变使香港的立法会成为一个“橡皮图章”制度,一个自然支持民主的反对派的未来是暗淡的。

郑对美国之音说:“很可能大部分关键的亲民主候选人可能会丧失选举资格。但香港政府将试图说服某些温和派人士作为可接受的亲民主候选人参选。”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星期二在记者会上说,不存在“民主的单一模式”,而且如果候选人通过安全审查,并维护香港《基本法》,他们就可以参加选举。《基本法》本是使香港这个城市在2047年之前保持半自治的宪法保障。

她说,“持有不同政治信仰的人,那些更倾向更多民主的人,或者那些更加保守的人,那些左派或者右派的人,只要他们满足这个最根本和最基本的要求,我就看不出他们为什么不能参选。”

香港社会民主连线主席吴文远对此持不同意见。

“北京政府正在重新定义‘选举’和‘民主’,”他对美国之音说。“当政府能够控制谁能参加选举和谁能提名时,这个新的制度就不能被认为是民主。再加上筛选委员会,这个系统只适合一个人,而不是所有人。”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证实,新制度下的下届立法会选举将在十二月举行。香港计划去年9月举行选举,但因新冠疫情而被推迟。

在经历了英国150年的殖民统治后,香港在1997年根据《基本法》的协议回归中国,但北京对这个城市的影响力逐年增加,引发了自2019年以来一直在酝酿的大规模亲民主示威活动。

中国2020年6月通过了香港国安法,限制自治,并让异议人士更容易受到惩罚。数十名知名的亲民主活动人士已经被捕并被监禁。这项法律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