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美国是否存在系统性种族歧视本身就是个有争议的问题。令人忧虑的是这种争议正在撕裂社会而不是通过争论找到最佳解决办法。对于生活在美国的华人来说,这个争议也同样激烈。我们希望不同意见的人不会因为观点分歧成为敌手,同时也认为,无论此案的最终结果是什么,我们应该对美国的民主和法治始终抱有信心。

美国法院陪审团判定前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德里克•肖万谋杀乔治•弗洛伊德罪名成立。控方提出的三项罪名被判全部成立,包括二级谋杀、三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二级谋杀是三项罪名中最严重的一项,可致40年监禁。

45岁的肖万身穿浅灰色西装,系蓝色领带,戴着口罩。宣布判决后,他戴着手铐被带走,将在八周后被判刑。

控方负责人明尼苏达州总检察长基思•埃利森表示:“我不会称今天的判决为正义,因为正义暗示着真正的复原。但这是承担责任,是走向正义的第一步。” 乔治•弗洛伊德的弟弟菲洛尼斯•弗洛伊德说,“很多天里我祈祷,我希望,我言说,我觉得如果我说了,这些话就会变成真的。我说,‘我有信心他会被定罪。’”

在判决公布之前,在明尼阿波利斯市中心的亨内平县政府中心外头聚集起了一群人。一个人带头喊出一句我们熟悉的话:“说出他的名字”;人群跟着喊出:“乔治•弗洛伊德”。

美国总统拜登和副总统贺锦丽在白宫通过电视观看了庭审宣判。拜登随后致电弗洛伊德家人,并发表讲话说:“今天的判决是向前迈出的一步,它可以是美国向正义迈出的一大步。”他承认,对许多人来说,这样的定罪“太罕见了”。拜登表示:“这是一起在光天化日下发生的谋杀案,它撕开了整个世界原先看到的障眼法。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是我们国家灵魂的一个污点。”

前总统奥巴马表示,真正的正义不应停留在一个案件中的一项判决。他呼吁国民继续努力,不要就此止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表示,弗洛伊德的名字由此变成了正义的代名词。

去年弗洛伊德之死在全美各地引发大规模反种族歧视、反警察暴力的示威游行。这场“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运动甚至蔓延到世界各地。种族问题在美国是一个历史问题,每隔几年都会爆发一次。有评论指出:美国从林肯解放黑奴到今日为止,种族歧视现象从表面上看已经消除,并且制定了相当完善的法律规定。甚至人们在提及黑人时都会使用非裔美国人。但法律能消除歧视,不能消除人们心中的歧视。种族歧视并不仅仅是针对黑人,美国历史上曾有排华法案,在珍珠港事件爆发后,也曾出现对日本人的歧视。

第一,庭审焦点

2020年5月25日,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鲍德霍恩社区,46岁的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因涉嫌使用假钞被捕时,白人警察肖万单膝跪在弗洛伊德脖颈处超过9分钟,弗洛伊德被跪压期间失去知觉并在急救室被宣告死亡。

一名目击者用手机直播了弗洛伊德被跪压期间的视频,引起了广泛关注。次日,四名涉事警察被解雇,其中肖万于事发的4日后即5月29日被逮捕,他被控以二级谋杀罪和二级过失杀人罪,其余三人亦被起诉协助与教唆谋杀罪。

该案庭审共15天,检方召集了38名证人和被告律师召集了7名证人。

据《明尼阿波利斯明星论坛报》报道,12名陪审员中有6名白人,4名黑人,还有2名混血种人。

审判围绕两个焦点展开:肖万使用武力是否正当;弗洛伊德的确切死因。

施莱克尔检察官描述了2020年5月底弗洛伊德生命的最后几分钟呈现的情景:当时,这位46岁的受害人 “一直在哀求,直到无法再出声。” 他指出,受害人用尽了最后一口气求救,但警察置若罔闻。他表示,当时所需要的不过是 “一点点同情心,而那天没有任何同情心”。

肖万的辩护律师尼尔森则在最后陈词中指出,检方未能不留任何疑点地证明他的当事人有罪。他提醒陪审团,哪怕只有一个合理的怀疑,就应裁定无罪。他指出,心脏问题及吸毒也可能是弗洛伊德的死因,在弗洛伊德的血液中检测到阿片类药物芬太尼和兴奋剂甲基苯丙胺。

尼尔森律师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肖万的行动是在 “强力 “警察行动框架内的合理施暴,因此,本无罪可言,陪审员们不仅要考虑肖万跪压弗洛伊德的那几分钟,也应考虑在此之前这位非裔美国人拒捕的大约17分钟。肖万本人也称自己无罪。

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长梅达里亚•阿拉东多出庭谴责肖万的行为,而辩方律师尼尔逊称使用武力可能是“可怕但合法的”,并称应该基于类似情况下任何一个有理性的警官会采取什么行动,来判断肖万的行为。

控方证人将弗洛伊德的主要死因归为窒息,法医安德鲁•贝克说弗洛伊德死于被执法人员控制期间出现的心肺骤停。

4月19日,在让陪审团离开之后,法官卡希尔批评了国会众议员玛克辛•沃特斯。沃特斯是黑人,自从1991年以来一直担任众议员。她最近在谈到审判时让明尼苏达的抗议者“留在街头”,而且如果肖文被判无罪,就要变得“更积极”和“更对抗”。
卡希尔说:“我希望民选官员不要再谈这起案件,特别是以不尊重法治、司法分支和我们的职能的方式,”

最终,陪审团12名成员一致认定肖万三项罪名被判全部成立。

第二,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社会变革

种族问题一直是这场审判及其引起关注的中心因素,尽管控方和辩方都试图将此案与其社会背景分开。警察很少因执行公务时致人死亡遭到起诉,更不用说被定罪。但陪审团的宣判正在改变历史。

据报道,弗洛伊德之死引发转变的最新后果,是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局被解散,据该市议会19日表示,将启动解散警察局的程序,并在这座长期以来被指控存在种族主义执法的城市中建立一个新的公共安全系统。此举对于多年来呼吁对警察进行改革的活动人士来说,意味着可能会带来彻底转变的一个关键点。

此外,该市市政府已经同意禁止警察在执行任务中使用扼喉的动作,并要求警察在看到其他警察采取禁用的暴力动作时出面干预。这些改变是市政府和州政府官员在对弗洛伊德之死展开民权调查后达成的有关措施中的部分内容。

据3月12日法新社消息,弗洛伊德的家人,将收到2700万美元的赔偿,这是与明尼阿波利斯市政府达成协议之后的一个决定。这2700万美元当中,包括50万美元的地区提振金,将提供给弗洛伊德死亡的地区使用。

弗洛伊德的家人在去年7月,针对明尼阿波利斯市发起了诉讼。如今,他们在一份声明当中解释道:“本次达成意见一致,是美国历史上,民权与不法致死一类当中最重要的一次审前和解”。美国社会中的种族分化在住房、医疗保健和就业等领域也很普遍。2016年,一个白人家庭的典型净资产被发现是一个黑人家庭的近十倍。没有医疗保险的非裔美国人比白人多两倍。

非裔美国人更有可能从事服务业工作,并居住在人口稠密的地区。这些问题都导致非裔美国人更容易受到新冠病毒的影响,这种病毒在佛洛伊德抗议活动时还在蔓延。佛洛伊德的尸检报告称,他是新冠病毒患者。根据政府的最新数据,19775例新冠病毒病例中,超过34%的住院患者是黑人。纽约市报告称,在非裔美国人中,新冠病毒患者的死亡率大大高于白人。病毒大流行期间,非裔美国人的失业率也比白人高。佛洛伊德就因新冠病毒导致的封城而失去了保镖工作。

这样的社会经济不平等现象存在于明尼阿波利斯市。明尼阿波利斯和圣保罗双城的人口约为43万,其中不到20%是黑人。在病毒大流行导致裁员之前,有10%的黑人居民失业,而白人只有4%。2016年,居住在明尼阿波利斯和圣保罗的黑人有32%低于贫困线,而白人只有6.5%。

佛洛伊德之死引发的社会运动,有望掀起一系列政府改革,包括就业、社会福利、医疗以及警务改革。

综上所述,弗洛伊德案件一审陪审团的有罪裁定只是该案件第一步,如被告人肖万上诉,该案件还将面临二审。在该案件背后是由来已久的种族歧视问题,并不会随着该案件的终结而消失,它潜藏在人们的意识里。其解决需要美国社会的变革,也需要各种族融合、理解。目前,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出现的仇恨亚裔问题,是种族歧视的延伸。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