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言论自由,赞美无意义;剥夺言论自由,政治负意义。没有言论自由,必然人不人,人民奴隶化;国不国,国家监狱化;社会不社会,社会野蛮化。

——东海曰

(一)

仅有自由是远远不够的,没有自由是万万不行的。

自由人未必有尊严,不自由的人必无尊严,不是奴才就是奴隶。没有言论自由,就无文明可言,就与文明绝缘。自由的国家未必都好很好,不自由的国家必然很坏很野蛮。即使是大国,也是野蛮大国、奴隶大国和奴才大国。

言论不自由,赞美无意义。赞美国家、政府、执政党、领导人无意义,批判西方国家、文化和文明也无意义。言论不自由,这种赞美和批判都是奴性和三帮的表现。不仅无意义,而且负意义。

反对言论自由,非愚则恶,或者既愚又恶。弱势群体反对言论自由,主要是愚昧,不明人权自由的重要性;或者有奴性,不明人格尊严的根本性。特权阶级反对言论自由,主要是恶,是为了维护特权统治和既得利益。注意,愚昧、奴性和恶性,三者虽有区别又关系密切,愚昧最容易奴化和恶化,奴性和恶性一体两面。

言论权是人类的基本权利,也是文化人“以文化人”不可或缺的前提条件。儒家要大复兴,要尽启蒙袪昧、摧邪显正的文化责任,就离不开言论权。

非常有必要开展一场儒家特色的文化大革命,以儒家为主体文化和指导思想,在中国大革马学之命,在世界范围内大革一切歪理邪说之命,为重建中华和道援天下进行思想清道,建立文化基础。

注意,当年的“文化大革命”,是反文化、反人道、反人类的造反,是红毛造反的巅峰状态,是文化浩劫和人道浩劫,浩劫之中的浩劫。宜更名为:大革文化命。

文化革命与良知启蒙并驾齐驱,为仁本主义运动的两翼。前者是破,摧邪去毒;后者是立,弘道立正。破立并重,大破大立,双管齐下,是救民救国的必经之路和赶超西方的不二法门。

良知启蒙是与五四启蒙截然不同的新启蒙,包括中道文化、王道政治启蒙和人权自由启蒙。经过良知启蒙的人才是现代中国人,由这样的人为主流的中国才是真正的中国。这一切都有赖于言论自由。

(二)

现中国绝大多数启蒙人士、知识分子和教师都有必要接受良知启蒙,几乎所有马帮领导和官员都有必要接受儒家文化再教育。能够胜任这个启蒙和教育的,唯有真儒和君子儒。当代君子儒标准有三:

一是独尊儒术,思想上坚持仁本主义立场的稳定和观点的纯粹,政治上坚持王道原则春秋大义;二是仁智勇具备,仁则身与道俱大爱无疆,智则下学上达一切无惑,勇则见义必为威武不屈;三是努力距诐行、放淫辞、正人心、辟邪说,辟邪的关键是辟马,底线是绝不认同和附和。

行医有十不治,然大医有所不同,可以直言指出病人各种问题,争取纠正其思想,提升其德性,标本兼治。中道君子就是文化大医,善治各种思想、道德、政治、社会之病。只要有相应权位,任何疑难杂症都不难一治了之。即使无权无位,只要有言论自由,也可以指出病因,开出药方。

故东海生平从不追求权力,更无意于特权,唯一心一意、一志孤行地追求人权自由。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知我者自知这是东海实在话,非说葡萄酸也。皈儒后虽以弘儒为主,仍坚持自由追求。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作为儒者,可以无权无位无财无势,不可无言论权。全民自由,理所当然,实在不行,退而求其次,让儒家言论自由起来。儒家没有言论自由,中华文化有名无实,中华民族有族无魂!儒家拥有话语权,就可以为人民争人权,为民族争未来,为中华文明争取重建的希望和新一轮的辉煌。

我曾希望自己享有“言论特权”:可以自由发言,自由地说真话说真理,自由地弘儒辟马摧邪显正,言论不被封杀,人身不受限制。这是二十多年前的希望,堪称实现了一小部分,言论虽然常被封杀,人身侥幸不受限制。

在言论罪层出不穷的时代,未因异议而受惩罚,固可喜。然身为文化人而没有言论权,更可悲!同时,眼睁睁看着自由派朋友乃至儒友因言入狱而无力救援,忧心如捣,忧思难忘!

社会不自由,无碍我道德自由;言论不自由,无碍我自由言论。对于文化人来说,在极权社会,说真话、说真理就是一种行动和抗争,一种维护人格尊严、成就良知伟大、关怀吾民吾国、追求美好未来不可或缺的方式。

观念问题观念对治,儒家最善于解决思想观念问题。古今中西各种三非(非正常,非正确,非正义)观念,都可以中道、即仁本主义观念对治之,就像太阳可以对治任何黑暗。中道文化的道德观念和政治观念都是最中正的,不偏不倚,大中至正,又像太阳普适任何社会和国家,普适地球上一切人类和过现未一切时代。

(三)

官方喜欢说,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东海大喝道:言论就是法外之地!言论自由是最基本的人权,是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的共识。

对于民众,言论问题言论解决,民众言论错误,当进行道德教化、文化启蒙和舆论引导,导之以德,导之以正确的思想;对于精英,言论问题纪律解决。精英言论错误,当齐之以礼,根据官纪师规处理,轻则警告记过,重则降职使用,最重限于削职为民。

无论官民,言论错误不是罪,不能法律惩罚之。例如,未来王道社会,批孔赞孔、批毛赞毛都属于言论自由。民众批孔赞毛,政府无权干涉;官员批孔赞毛,可以纪律处分,不受法律惩罚。

王道社会,言论无罪,任何邪言恶语错误言论、包括反孔反儒反政府的言论,都不构成犯罪。盖罪必有行,必须有行为表现,对于他人和社会有现实伤害。至于对他人造成伤害的低价值言论,如诬蔑造谣诽谤之类,由民法处理。民告官究,民不告则官不究。

辩理论道,应该精益求精,越精纯、越纯粹越好;待人为政,应该大肚能容,越宽容、越包容越好。尤其是思想言论,必须高度宽容和包容。言论问题刑法解决,就是言论罪和文字狱,就是暴政!当然,包容有度,不容罪恶。对于罪恶行为,文化人应该依中道批判之,政治家应该依礼法惩罚之。

或说:“让人说话,是一个国家的胸怀”云,没错,但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维护言论自由,让人民自由说话,不仅仅是胸怀品格,更是现代国家不可或缺的人道合法性基础。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就没有存在的合法性。这样非正常非正义的国家存在,是人民的悲哀,人类的耻辱!

这是东海念兹在兹的三件事,一是让领导集团及广大官民了解中道文化的大中至正和王道政治的伟大美好;二是让他们了解马学马制错误的本质性和不可修正性;三是以法律的方式彻底终结言论罪,释放所有因言获罪者。

2021-5-20 余东海

于南宁青秀山下独乐斋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