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关风祥 为北京退休教授

最近,国际媒体连续播出孙大午案件的最新进展,尤其是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司法机关,启动大跃进式的加速审理,不给辩护律师足够的阅卷时间。对照阅读大午律师团队发表的公开声明,让我对河北地方司法的办案水平,大开眼界。这些拙劣行径,充分暴露出他们习以为常的司法傲慢,既让我触目惊心,也不由为大午家人和他的高管团体捏把冷汗。

庭审尚未开场,已是满城风雨

据律师们发出的公开信,为期五天的庭前会议,起码透露出三大特征。第一点,检方试图与时间赛跑,要争取五月份结束一审,六月份完成二审,赶在“七一”之前,草草宣判。为此,他们只给律师十天准备时间,查阅上百册资料卷宗。按照常规,案情如此之大,涉案人如此之多,起码需要一个月多月准备辩护材料。但律师的延期申请被无理拒绝,于是,在庭前会议上,出现了“辩护律师抗议声一片”的奇特景观。

第二点,孙大午等一众嫌犯,在庭前会议首次露面,大午父子都简短发言,大午承认他或许有触犯法律的错误不当之处,但绝对不承认控方“认罪协议书”罗列的罪名。所谓“冲击政府”的起因,是因为在土地纠纷事件中,徐水警方偏袒农场一方,从而引发村民和员工的集体上访维权。他办公司的宗旨,是让乡亲和员工劳资共和,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所以他没有分红,只拿工资,何罪之有?再说,如果有罪,也该由他个人承担,为此坐牢“死而无怨”,为何让他的员工和家人成为人质,遭受株连?说到数月被囚于无窗暗室,不见阳光,没有新鲜空气,他感到“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引发家人亲友“哭声一片”,气氛萧杀,充满悲情。

第三点,除了两个奇特的“一片”(“律师抗议声一片”和“当事人哭声一片”)之外,更令人不解的,是地方司法当局的“献礼心态”。有党内老干部向律师表示,以重判孙大午向中共百年党庆献礼,说明保定地方当局“糊涂透顶”,是对习主席民营企业系列讲话的直接违反。

无独有偶,又看到律师团体给保定市委书记党晓龙的公开信,奉劝他应该善待保定地区的“当代张謇”孙大午。公开信称,党书记是本案的“决策者”,我对此稍有保留。因为种种迹象显示,案件背后势力强大,盘根错节,起码有河北省政法委的深度介入。因为早在去年十一月份实施抓捕的时候,坊间就有传言,说是中央政法委与河北政法委的联合决策,保定市仅仅是“配合执行”而已。当然,鉴于该案带有地方色彩,而且大午集团多年来跟保定市与徐水区的行政部门有司法纠纷,说保定官场跟大午集团“有仇”也不为过。因此,依常识判断,在政法委内部讨论案件的时候,上级肯定会尊重保定市委的意见,因此,无论是哪个层级的动议和最后拍板,保定市委跟第一把手党晓龙,都不得不承担主要责任。

本案从一开始就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半年多来,我们大院几个退休老人,在晨练中经常就此交换看法,但碍于健康原因和子女劝阻,我很少发表公开言论。这次实在憋不住,非要把这几天反复思考的问题梳理一下,跟网友分享不可,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争相为党“献礼”,岂可罗织罪名?

今年七一是中共百年党庆。虽然“百年”的说法不大吉利(俗称过世为“百年之后”),但各单位都有“献厚礼”活动,表演节目正在紧锣密鼓排练中。就连我校老年合唱团的爷爷奶奶们,也在置装彩排,忙得不亦乐乎。既然是献礼,当然免不了张灯结彩,唱歌跳舞,借机申报公款,吃吃喝喝,这些都可理解。但以超常速度制造冤假错案,罗织莫须有罪名,把一批受害人及其家人的痛苦当牺牲品,向党献礼,就无法理喻,甚至用心险恶。我挖空心思,想找出保定官员“献礼思维”背后的原因,大概能想到的,不外乎以下四条:

第一是历史惯性。河北保定这个地方,属于历史名城,但如今的旅游景点非常少,似乎仅有“直隶总督府”和“保定军校”两处,值得一看。参观之后,才觉“盛名之下,其实难符”,看不到什么像样的内容。也许与“红色旅游”无关,当局也不热衷开发吧。有趣的是,由于环绕北京和天津两个直辖市,河北(直隶)省的省会应该定在哪里,从明清到文革数百年间,翻来覆去,折腾多次,先后在北京,天津,保定,石家庄等地腾挪。仅在中共治下几十年,就搬迁过七八次之多。因位于天子脚下,河北官员的日子并不好过,不得不在资源便宜(例如水电气等)上照顾京津,而在吃亏受罪(例如碳排放和接收外迁国企)上忍辱负重,最后夹在百姓和朝廷中间,两面不讨好。也许由于处境尴尬,养成河北官场“宁左勿右”的歪风邪气,从刘子厚年代开始,石家庄就被称为“左家庄”,比方祸害农民的“大锅饭体制”,就是从毛泽东视察徐水放高产卫星开始的。河北作家康濯,为此留下几篇报告文学名著,有兴趣的读者,不妨网搜出来看看。

第二是迎合上意。据百度百科介绍,党晓龙是陕西富平人,习主席同乡,清华大学在职研究生学历,曾在中央国资委、中办调研室、雄安新区,跟河北省发改委等机构任职,拥有中央和省市三级工作经历与人脉资源,就算目前级别还进不了核心圈,但有“通天管道”应是不争事实。2010年5月才担任保定一把手,新官上任三把火。遵从“高层意图”,揣摩与迎合上意,本属当今官场主流,在处理孙大午案件上宁左勿右,应是题中应有之义。

第三是报复心态。龙书记担任保定书记刚一年,应该没有亲手处理过以往涉及大午集团跟地方政府之间的法律纠纷,因而不会对大午集团有多少成见。听说前几任保定市委跟徐水区委的领导,跟孙大午的私人关系还比较融洽。孙大午也说过,他跟政府领导没有私人恩怨,所有司法纠纷,都是因为企业维权,而跟部门官员“结下梁子”。如今大午再入牢房,那些跟他结下梁子的部门官员们,肯定有极强的报复心理。特别是那位在处理土地纠纷中,拉偏架的徐水公安局副局长,总算找到了“出口鸟气”的机会,在调查取证方面添油加醋,百般罗织,可以想见。

第四是认知误区。如果说在报复心理上表现最强的,主要是跟大午集团“结过梁子”的部门主管,那么,在认知障碍和误判形势方面,表现更为突出的,则是市省及高层官员了。其中,这位新任保定市委书记党晓龙,应是关键的一位。他对大午集团一案持什么立场,有什么分析判断,将直接反映到省和中央决策层,从而关系到整个案件的定调和量刑,从这个意义上说,龙书记是案件的关键拍板人,也有一定道理。

老关认为,如果党书记真心认为,孙大午和他的集团公司,犯有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必须从快从严,判处重刑(记得较早前,曾见过有宏论放风,说孙大午被认定涉黑,即使不判死罪,也要死缓或无期,总之不会让他活着走出监狱),而且先入为主,调动司法资源,罗织莫须有罪名,以此呈送有司,从快从重,把大午案做实做铁,那么,老关可以断言,这位官运亨通的龙书记,将以虚假证据误导上司,实际是对党纪国法的“高级黑”,从而犯下因认知障碍而误判形势的历史性错误。

立刻悬崖勒马,免当历史罪人

为什么说是历史错误?因为以三代国师王沪宁为代表的官办意识形态信条,即“公有制的计划经济,必将战胜和取代私有制的市场经济”原教旨马列主义信条,已经陈旧不堪,日薄西山,气息奄奄,既不符合当今世界潮流,也有悖于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四十多年靠改开和融入世界经济的好日子,已经走到尽头,中美(中欧等)对外关系,再也退不回从前了(基辛格老油条的忠告)。目前,外向经济大幅收缩,内循环难以启动。如何加速产业调整,并充分利用市场经济,扩大就业,开源节流,维护城乡社会稳定,等等,应该是包括党书记在内所有党政官员们的当务之急。如果眼睁睁看着身边一个良性发展的民企样板大午集团,非但不总结和发扬它的内在逻辑,不扶植它更加发展壮大,反而要把培育它的大午人一网打尽,视功臣如草芥,把一个初具规模的好端端世外桃源连根铲除,岂非咄咄怪事?村民百姓会怎么想?中外媒体会怎么看?难道党国官员真的不在乎吗?

有学生送给我一篇澳门大学退休教授程铁军撰写的长文,题目叫《孙大午的资本社会主义梦》,连载12章,洋洋洒洒近十万字,我用三天时间认真读完,反复思考,感觉他跟孙大午研究探讨的“资本社会主义”这个概念,的确是挽救中国经济颓势,特别是振兴乡村,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一服清醒剂,值得向党书记和他的同僚们郑重推荐。希望他们从中悟出,为什么只有私有制的市场经济,才能把国家和人民带入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天堂?而王沪宁等人所鼓吹的原教旨马列主义,只能把中国带入北朝鲜或者红色高棉那样的人间地狱。最近几天,突然热络起来的一个新词叫“躺平主要”,引起全社会关注,在老关看来,那只不过是当今青年对现状和未来的一种“绝望呼号”而已。

我们这茬老帮菜,都经历过嗷嗷待哺的艰苦岁月,公有制计划经济的短缺与贫乏,让我们创痛尚在,记忆犹新。品尝过四十多年市场(哪怕仅仅是残缺市场,而非法制化的完整市场)经济的甜头之后,对比实在太强烈,岂能忘记?究竟什么样的经济制度更有效率?更合乎百姓福祉与历史潮流?难道今天还看不明白?大午新城就在你们脚下,何不去那里走走看看听听,学学毛主席在井冈山的务实精神,也认真做点田野调查的细活,看看大午发展模式为什么充满活力?为什么受到地方百姓的好评?

习主席曾就支持与保护民营企业发表过系列讲话,其宗旨是肯定民企对国民经济的重大贡献,决心保护民企不受非法干扰,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习主席的讲话言犹在耳,你们就要把大午集团彻底打垮整倒,把一个品德高尚、名扬中外的党员企业家打入黑牢,岂不是给习主席挖坑?陷他于“只说不练”和“自相矛盾”的难堪境地?

当然,从律师团队发出的公开信看,这次为期五天的庭前会议,也出现了某些令人欣慰的新迹象。也许律师们的一片抗议声和当事人的一片哭喊声,的确发挥了一定的清醒作用,让原本一意孤行的司法当局及其背后势力,能冷静下来,就通盘局势思考再三,因此,原来咄咄逼人的时间压力,似乎有所放缓。当然,老关对整个局面不敢过分乐观,因为对待大午集团等民营企业的“冰冻三尺”,并非来自“一日之寒”,而是诸多内外因素和主客观条件互动的结果。促成目前困境和死局的各种力量,在短期内难以看到根本改善的迹象。因此,或许表面的缓解迹象,正掩盖着新一轮更猛烈的暴风骤雨。

不知不觉数千言,激动与愤怒之情难以克制,还是回到简短结论吧:老关希望提醒党书记,以及其他患有类似认知障碍症的患者,希望你们重温历史,环顾周围,改变认知,悬崖勒马。虽然我们这帮退休老人年已古稀,来日无多,但决不想看到悲惨历史重演,让灾难再度降临到我们子孙辈的头上。如今已是资讯流通的互联网时代,任何穿新鞋走老路的企图,都难以得逞。继续指望我们像毛年代那样忍气吞声,“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罪”,我们决不答应!

2021年5月26日星期三

草于北京寓所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