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晚间,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在官网上刊登了崔天凯大使“致全美侨胞”的辞别信。崔天凯在信中说,自2013年4月担任中国驻美大使,这是他外交生涯中最长的一次驻外任期。他说,中美关系正处在“关键十字路口”,美国对中国的政策“正经历新一轮重构,面临在对话合作和对抗冲突之间作出选择”。

现年69岁的崔天凯是浙江宁波人,在中国外交部任职38年,此前曾任驻日本大使。2009年,他被任命为中共外交部副部长,2013年4月,他接替前驻美大使张业遂,担任驻美大使至今。

崔天凯的任期也恰逢中美关系的巨变,川普政府结束了美国对中国的接触政策,将中国界定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中美对抗从贸易战向全方位扩展,直至相互关闭对方的领事馆。应该说,崔天凯这八年过山车生涯,很不容易。

美国驻华大使空缺已经长达半年,拜登政府至今也迟迟未公布新的人选。如何评价崔天凯?谁是他的继任者?中美关系会走向何方?就这些问题,我与朋友们一起聊一聊。

第一,如何评价崔天凯?

22日,法国政治学者邦达兹发推文说:“(崔天凯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大使,尽管双边关系变坏,仍一如既往,尊严得体地履职”。

独立学者荣剑评论:“和吾国驻英大使或瑞典大使比起来,崔大使还是尽可能表现出一个驻外大使应有的理性、温和、与人为善的一面,大使的使命是外交,外交的使命是对外友好交往,而不是致力于断交的战狼式对抗”。

有分析认为,与中国战狼作风相比之下,崔天凯的温和持重,善用外交辞令,有时还来点感性,就格外难得。去年4月,美国新冠疫情全面爆发,纽约一时成为疫情中心,崔天凯4月5日在写给《纽约时报》的文中说了一句“坚信我喜爱的纽约能熬过去”就很感性。

更为难得的是,崔天凯一直保持一个职业外交家的理性和稳重。去年3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发推暗示新冠疫情是美国军人带入武汉的,引发轩然大波,招致时任美国总统川普直接用“中国病毒“反击,崔天凯在3月24日接受Axios新闻网站采访时表示,他一直都坚信,散播新冠状病毒源头来自美国一个军事实验室的谣言,是“疯癫”的。他还说,政界人士应避免对新冠病毒的来源进行“非常有害”的推测。他说:“这是科学家要做的工作,而不是由外交官或者记者来进行揣测,因为这样的臆测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而且非常有害。”

由于中美关系是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崔天凯在中国外交界的地位举足轻重。但崔天凯并没有谄媚习近平,而是恪守一个外交家的操守和本分。在这一点上,崔天凯与杨洁篪的风骨完全不同。同样资深外交家杨洁篪也本来是一个谦谦君子,但为讨好习近平竟然在阿拉斯加中美高官会晤中,扮演战狼,抨击美国说: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20年前、30年前你们就没有这个地位,因为中国人是不吃这一套的。反观崔天凯,阿拉斯加会晤后并没有与杨洁篪唱和。自然,崔天凯的做派是不讨习近平喜欢的。退休离任对于崔天凯应该是一种解脱。

第二,谁是继任者?

多家媒体报道,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秦刚有可能接任崔天凯的职位。观察人士称,华盛顿外交圈以及美中之间的言辞碰撞或将变得更为激烈。

对于秦刚可能成为下一任中国驻美大使的猜测,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成斌认为,“取代崔天凯的秦刚可能是采取新’战狼’模式的中国外交官。今年2月,秦刚在外交部吹风会上谈及“战狼外交”引发的风波时则说,有国家与个人对中国抹黑诋毁,“他们恐怕都不能用’战狼’来形容,那简直就是‘恶狼’。”

现年55岁的秦刚有近30年的外交经验,曾多次外驻英国,目前是分管欧洲地区事务和新闻、礼宾工作的外交部副部长。有消息指,秦刚受到习近平的信任,多次陪同其外访。

常驻台北的时事分析员及记者寇谧将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这一任命很有趣,因为秦刚没有与美国打交道的直接经验“,但他补充称,”在中国政权的控制下,外交官们可能没有多少回旋余地。”

至于下一任中国驻美大使可能面临什么样的处境和挑战,《中国的文装解放军》一书的作者彼得•马丁指出,在美中都不改变根本政策的情况下,两国大使很难发挥作用。关键的困难之处在于,美国或中国在不做出根本政策改变的情况下,两国关系很难有所改善。没有看到任何一方在这样做。促使美国当下对中国感到焦虑的原因是,中国长期的产业政策、中国处理领土争议的方式、中国在新疆的人权状况,中国政治体系在习近平治下的日益集权化。这些是中国内政的核心部分,非常不可能改变。但是如果不变,美国的国会、智库和行政当局就很难在对华关系上采取完全不同的策略。

此前另有媒体报道引述传言称,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也是驻美大使继任者热门人选。

第三,战狼外交会改变吗?

5月31日下午,中共政治局进行了第三十次集体学习。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要形成同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相匹配的国际话语权;要“把握好语调”、“谦逊谦和”,“要讲究舆论斗争的策略和艺术”,提升“中国话语说服力”。习近平要改变战狼外交吗?

我认为,不可能。因为实施咄咄逼人的战狼外交的始作俑者就是习近平。习近平上台后,中国外交风格巨变,过去温文尔雅、张弛有度的外交风格消失了,凶猛的战狼外交粉墨登场。中国外交部从王毅、华春莹、赵立坚个个都变成了北韩的金春姬。他们似乎已经不会说“外交辞令”了。

中国外交画风的转变与习近平粗暴、蛮横的性格以及行为偏好有直接联系,可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习近平的战狼外交,简而言之就是暴发户式的狂妄和不知自己的份量。可以说,习近平的恣意妄为使中国外交目前正面临着极大的困境,这是中共建政以来前所未有的。

习近平希望通过战狼外交显示中国已经强起来了,中国人可以平视甚至俯视世界。他要借助战狼外交调动中国人的民族情绪,将自己打扮成民族英雄。如果习近平要改变战狼外交,他就必须反思自己的错误,但这对于极权国家独裁者而言是不可能,他永远没有错,因为他代表着真理。

第四,习近平外交的死穴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曾指出:中国四面楚歌的境地是习近平外交思路造成的。首先,“一带一路”战略还没产生利益相关的和平基础时,东海和南海不断发生军事对峙甚至冲突。其次,新疆、西藏、香港和台湾政策凸显习近平在政体取向上是个强硬保守派。再次,习近平在处理危机问题时,表现出依仗实力无视国际规则的做法,让人感到他不遵守规矩和不可理喻。最后,习近平以经济资源作为手段,到处插手国际事务和要主导地区事务的做法,让当地人觉得中国要替代美国建立世界新霸权的新殖民主义。

王军涛进一步分析认为,习近平外交思路事与愿违,不是习近平被误读了,而是习近平的思路中有致命问题。习近平和他的国际关系智囊对人类国际政治知识的了解和训练极度缺乏。三个问题尤其重要。第一,习近平及他的外交智囊不理解现有的国际关系理论,这些理论都是建立在国际政治冲突和合作的经验上的。他们还停留在以偏好替代现实的政治思维水准,导致错误估计事态演进,采取错误应对措施。第二,习近平对自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条约以来的国际政治体系演进及国际法基本不清楚。当事态演进未能如习近平所期待地发展时,他便滥用武力威胁,无视国际规则和国际法,蛮横地处理政治分歧,挑战现有国际体系,改写国际规则。最后,习近平及智囊对各国政治和历史也缺乏了解。当一些国家出现大的政局动荡和变故时,他的经济合作方案难以为继,中国赔了夫人又折兵。

综上所述,崔天凯大使的离任宣告了中国理性外交时代的彻底终结。目前,美国已组建完成孤立中国的国际民主同盟,未来中美关系将正式跨入矛盾大爆发的激烈交锋时期。习近平战狼外交将会更加锋芒毕露、剑拔弩张。

别了,崔天凯先生!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