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改革制度,拯救中国,首先必须彻底去马。

以有产无产分阶级,又以阶级区分善恶,以无产阶级为善,为革命和专政的主体,以资产阶级为恶,为打倒乃至消灭的对象,是特别特别不靠谱的。信奉这种学说的人物和势力,是极端极端不着调的。这种学说都能泛滥起来并成为指导思想的国家,欲不变成地狱,不可能也。

唯物主义教育最容易让人物化,丧心;阶级斗争学说最容易让人恶化,病狂。丧心病狂者欲不变成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不容易也。失势落魄则为民粹主义暴民,以民主和平等的民意造反作乱,夺利争权;得势富贵则为极权主义恶官,以国家和人民的名义奴役人民、草菅人命乃至谋财害命。

马家是极权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圆满结合。两者貌似截然相反,其实相反相成。民粹主义,顾名思义就是以民为粹,将庶民大众的思想、意欲、价值、理想神圣化,将主权、治权、教权统统民有化,刁民暴民无法无天,弱肉强食的丛林,最恶者胜,故故民粹主义社会,最有利于极权主义成长成功。

民粹主义有两个特征:一、是通往极权主义的捷径;二、欺骗性、危险性和危害性都特别大,对特权阶级也极易反噬。故极权主义一旦成功,多数人就会淡化、排斥民粹。如果有人要搞内斗,要收拾特权阶级,又会反过来利用民粹。

马家原教旨侧重民粹,特别强调民主平等,将民主和平等无限扩大化。成功之后,主权自然成了禁脔,不容窥伺,民粹主义残缺化。然而,民众仍可享有部分治权教权。毛时代,司法权交给贫下中农或红卫兵,就是治权在民的极端;贫下中农办教育,则是教权在民的典型。那就是民主主义,民粹主义五个面相之一。

或认为,中国四九以来,只是表面上的马主义,真正的马主义并未站住脚,至少改革开放以后,马主义、社会主义已经被抛弃。这个观点颇为流行而且较久,二十几年来,我听闻海内外不少友人熟人这么说过。不少人以为,不搞阶级斗争计划经济,就不是马主义。

这是一个很大的误会。马主义有其文化政治原则,即唯物论、党主制、公有制。也可以说,其原则是唯物主义信仰,社会主义道路,共产主义理想。这些东西才是马主义的根本。这些根本不改,所有改革都是浮云。

七十年来,无论左派右派杂派,原则上都是马家;无论毛路、邓路、習路,本质上都是马路。只有修宪改制,从意识形态和制度形态两个层面彻底消除马主义,才能真正抛弃马主义。

辟马二十多年,常有人提醒东海,马恩著作中也有不少正确的思想言论,不能一棍子打倒。东海曰,最恶的人不可能一辈子不说善话,最邪的人不可能一辈子不说正话。马恩著作等身,马学汗牛充栋,不可能统统都是邪言恶语。任何邪说体系都有正言善语,否则就没有欺骗性煽动性了。文化体系的核心是三观:世界观,人性观,价值观。三观不正,整个体系不足观也。

马家社会必然地狱化。前三十年是地狱,后三十年是地狱,现在依然是地狱。

早已见恶不惊,但重庆一则新闻还是让我惊异了一阵子,说是生父将儿女从15楼扔下。这样为了新欢自食其子、自绝其后的人伦惨剧,古今中西罕见罕闻。

有三种特别恶毒的恶行:一、弱者受侮,挥刀向更弱者,挥刀向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二、不利己而害人,以害人为乐;三、骨肉相残,包括父子、夫妻、兄弟、姐妹之间相互危害残杀,其恶又以弑父弑母和杀子杀女为最。犯下这三种恶行者,都是四心泯灭、善根断绝、禽兽不如者。

这三种恶人到处出现,这三种恶行层出不穷,说明这个社会就是大恶社会,这个国家就是地狱!论政治品格,清朝是历代中华王朝中最差的,但优于民国,更远远优于马邦。马邦是有史以来最坏的时代,坏于暴秦,坏于五胡乱华和五代十国!马家时代,主体文化和指导思想最邪,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最恶,领导集团和官员群体最为腐败凶狠!马学不去,马制不革,人民无救,中国无望!

在这种地狱之国,不仅特权阶级特别败坏,弱势群体同样狠毒。上述三种恶行大多发生于弱势群体。

有一条东海律比较特殊,我迟疑了很久,不忍说,但又不得不说。因为经过三重印证,确定是一条真理,有必要为天下后世说出来。我不明说,怕没人说,那就必须说,听好了:

极权主义之所以能够维持,是因为社会还需要它继续消业;特权阶级之所以能够稳住,是因为很多人还不配享有人权。鸡猪就应该生活在笼子里,豺狼就应该生活在丛林里,妖魔鬼怪就应该生活在地狱里,同样道理,奴性恶性深重的人形物就只配生活在极权社会。

说得更明白点,当一个国家还有很多人不配享有自由的时候,自由社会就建设不起来,遑论礼义社会。这就是天道的公平,因果的公平。

邪恶没有赢家,地狱没有赢家。《王浴海:从文革中打人者不长寿谈起》一文提到,文革中殴打过老师的学生,往往短命夭折或不得善终。文章的解释是:

“随着社会恢复正常的脚步的前行,他们的人性开始回归了。这些学生,都是凭着品学兼优考进这所省重点学校的,素养都不会太差,因此,他们心底的善良很快就苏醒了。善良一旦苏醒,就会与曾经的邪恶,即兽性发生撕咬和争斗。这种撕咬和争斗越激烈,他们便越痛苦,终至无法解脱,便只能自我毁灭了。”

这个事例也为“邪恶没有赢家”这条东海律提供了很好的证明。文革中很多师生就是双输的。殴打老师导致命运恶化,是学生的输;被学生殴打乃至打死,更是老师的输。师生的人生,都是大败亏输!

同样,在马家社会,特权阶级和弱势群体也是双输的。特权阶级同样无法逃脱因果的天网。东海早就指出,马家特权阶级和利益集团,既是马学马制最大的受益者,也是马学马制最大的受害者。

受极权主义之害最大最深者,以前想当然地认为是弱势群体,其次是知识群体,其次是商贾群体,最后才是特权阶级。而今认识有异,有必要倒过来,特权阶级才是极权主义最大最深的受害群体。这个论断应该是我的特产,可称为东海律。

论事实,了解古今中西极权主义历史和内幕越多,越发现特权阶级命运无以伦比的悲惨,包括精神和下场的普遍悲惨。论义理,这一事实完全符合儒理,包括易理和因果律。邪恶、罪孽与灾厄苦难正相关也。

可惜特权阶级蔽于利而不知害,耽溺于巨大的权力和一时的利益而不能自拔。绝大多数国人更是只见其利不见其害,以挤入其中或充当三帮为荣。广大官民前仆后继,无休无止,没完没了。非常奇怪,从延安至今,无数血淋淋的事实昭彰于世,因果历然,怎么就唤不醒几个人呢。

曾有高人提醒:你既然相信因果,就应该知道,个人有个人的因果,各人有各人的因果,社会有社会的因果,不可盲目干扰。热衷于救人救世,虽然出发点很好,其实未必是好事,容易干扰因果的正常。(大意)

其言对我颇有启发,让我更加明白救人须救心的道理。当年维权事业曾热闹了好一阵子,诞生了不少维权律师,东海也曾热衷其事。但很快发现,这种手援工作,意义和作用非常有限。武术界有句名言: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我也有句无名之言:救人不救心,无德也无功。

种种遭遇让我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救世必须救心,救心必须弘儒,弘儒是提升政治道德和民德民智的根本大计。遂从维权事业中及时超拔出来,更加重视儒家文化的弘扬和思想体系的建构。

邪说最根本最可怕的地方,是颠倒是非善恶,其大害有二:一是让人坏得不知道自己的坏,坏得理直气壮、气冲霄汉;二是为各种罪恶提供堂皇的冠冕和旗号,俨然堂堂之阵、正正之旗。

而所有正学正派中,对于学术之祸的警惕,对于明辨功夫的强调,对于是非善恶之辨和义利正邪华夷人禽之辨的重视,无不以儒家为最,就是因为儒家对此认识特别深刻。儒家文化是一切邪恶之学术、势力、人物、事物的照妖镜。

古今中西所有文化体系中,四家文化最为优秀,即仁本主义,佛本主义、道本主义、人本主义。其中又以仁本主义为最,其余三家次之。仁本主义即儒家文化。也只有佛学、道学、人学三种学说,可以与儒学为友,可以在新王道社会得到特别尊重。其它学派宗派,可以享有言论信仰自由,但在儒家面前没有特别地位。儒家对三家是有破有收,对于其它传统百家西方诸子,大多无收有破,居高临下,一破无遗。

儒家文化之所以品质最高,是因为其九性至高。九性者,一是不偏不倚、允执厥中的中道性,一是爱自亲始、仁及禽兽的仁爱性,一是无所不宜、普适天下的普适性,一是从善如流、见贤思齐的向上性,一是非非恶恶、嫉恶如仇的正义性,一是厚己薄人、将心比心的弘恕性一是海纳百川、正道并行的包容性,一是择善固执、惟道是从的保守性,一是因时制宜、与时偕宜的时代性。

儒家在上,妖邪再怎么猖狂也有限;打倒儒家,古今中西一切邪恶的东西都会还魂复活,招摇过市,扶摇上天。五四之后马主义泛滥成灾,迅速窃取宪位和意识形态地位,根本原因就是儒家被打倒了。

这又是一条东海律:一个不识好歹的人,机遇最好,也抓不牢;一个信邪拜魔的人, 命运最好,也会恶化。一个民族和国家也一样。反孔反儒就是最大的不识好歹,信马拜毛就是最大的信邪拜魔!

辟马弘儒、大破大立就是当今正人君子相辅相成的两大文化责任。

辟马是大破,批判马主义。不同时代有不同的邪说和批判的重点。孔子辟道家,孟子辟杨墨,程朱辟佛道,都是正当其可。当今儒者批判的矛头,如果重点指向杨墨佛道,就是避重就轻;如果重点指向西方文明,更是怕恶欺善。唯如熊公辟唯物,牟老辟马列,方不愧真君子。

弘儒是大立,弘扬儒文化。改良社会、改良道德、改革政治和制度的关键都在文化。这里的改革,包括改良和革命,革命又包括体制内自我革命和体制外人民革命。无论怎么改革,都离不开儒家的复兴。

儒文化兴起来,一切都会好起来。儒文化和马主义,此长彼消,儒兴马衰。儒文化兴到一定程度,马主义就会衰灭,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7月19日,《新华社》在其大头条文章《精神之源 精神标识——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建党精神启示录》中,有这样一句话:

“‘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共产党宣言》那电光石火般的文字,吸引着中国近代先进知识分子心驰之、神往之、践行之。”

作者误解了电光石火之义,但这个成语用于《共产党宣言》,却用得对。在历史的长河中,这个马恩合作的产品,确如电光石火,一闪而已。然所引用宣言中的这句话,后半句正确,这在马家著作甚为罕见,值得肯定。特借来一用。东海曰:

代替这存在着恶制恶法和特权阶级的虵蜖主义恶社会的,将是那样一个王道中国,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每个人的人权保障和人格尊严是一切人幸福生活的基础。2021-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