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图来自:搜狐网)

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好像不是褒义词。凡事不能过,过犹不及,没人不懂。真理再往前一步,就是谬误。再往下说更难听,做得太过,即有表面文章甚至表演嫌疑。

为什么就不怕人们说是在表演呢?没有人敢说?是,只有民间议论,高官们当然听不到。让官们听到尤其让高官听到,那还了得。有谁会去跟高官说呢。

国家有高官,地方也有高官,地方的大官就是高官。山高皇帝远:村长在村里就是皇帝。乡长在乡里就是皇帝。县官在县里就是皇帝。市长在市里就是皇帝——尤其党政一肩挑者。

现在吃特供已吃到县里,吃到乡里,有视频有文字佐证。还有政府机关公务员们享受的内部伙食,与市场价格天差地别。我不相信这也算“一切都是为了人民”!真想找到央视上那个一口气把这句话重复十几遍者,狠狠地搧其一耳光:你为什么要胡说八道!你就一点不用脑子吗?你跟机器人有什么区别!

今年三月就上海某区机关食堂低价饭菜做则几百字短文,称之“号外”,发公众号。只九个来小时,点击量即达55000人次。可就在这时,评论被屏蔽了。他们敢做,却怕人说。见有人说,要么举报,要么进行“攻关”。可见,还是不得人心。

你说厅长能听到说他的一亩三分地哪儿不好吗?不可能。你说市长能听到说他当政的城市哪儿不好吗?更不可能。这就是城市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问题,直到最后问题包不住了人们才看到问题。当地报纸不敢说。电视不敢说。民间敢说,可高官们又听不到。当然,高官们或“也有耳闻”,却佯装没听到。这就很有意思,我不说你也懂。官们好不好,只要不是被称作“江山”的人民说了算,这种现象还会存在下去!

那个在组织面前哭哭啼啼做检讨后来进了牢的吴天君(被郑州人称作“一指没”或“吴一指”,即他坐着小车到某地一看,手一指:这个地方,拆。于是那个地方一片房屋很快就不存在了,最终导致这个城市发生一起重大恶性案件),地铁通了之后,他暗里带着记者,也装着乘地铁上班的模样,然后发新闻报道。这就演过了。不巧的是,大概人民日报看到下面网民的议论,第三天还是第几天,公开发文批评这种只会做表面文章的官员。土皇帝终于听到或看到批评他的声音了。估计当时丑死了。甚至回到家中还在暗自生气:这回演砸了。中国的官员,特别是大官,要么只有民间批评,要么就是享受“最高待遇”的人民日报批评。

记着,凡喜欢做表面文章的官员,都不是好官。容再加一句,凡有意把一件事做过了头的官员,也不会是好官。不然我就想问:做给谁看呢?

一再从微信群或微信朋友圈看到有网民的不满,意思是中国有些官员或有权力代表“江山”说话者还在那儿把国人当傻子,说些不着调的话,说些不靠谱的话,说些违反逻辑的话,甚至说些全世界都反对的话。像外交部几个发言人,若能时常够浏览一下普通网民的微信群,再轮到自己说话时,估计就会小心一点,谨慎一点,至少不像现在这样常常是随着性子来。

还说下去吗,不说了。还记得我文章开头一句吗?说这么多,其实是因为这两天手机短信几乎不停地收到城市一次次暴雨预警,一天能发多次,不胜其烦。其实,直到我敲这则短文时,也没见到暴雨。当然,暴雨可能会来。但不能因为遭过一次劫难,就弄得神经兮兮。

过去这么多年,哪怕比现在稍微认真一点,谨慎一点,也不至于发生“7·20”那么大的灾难。但话说回来,不能因为有了一次“7·20”,一听说要下大雨就自己吓唬自己。早上起床不久,就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段话,显然是郑州朋友发的:“雨还没下,超市已经抢购一空,菜市场今天没开门,停工停产关门闭户,坐等大雨……”

还是我前两天文章题目上说的那句话:哪个人一辈子还不经历几场暴雨?没必要像现在这样动不动就制造紧张空气。

2021.8.22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