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是由毛拉·穆罕默德·哈桑·阿洪德任命的塔利班教育部长谢赫·莫尔维·诺鲁拉·穆尼尔,这两天因其一小段话“名扬世界”。据9月8日《今日印度》报道,塔利班临时政府教育部长谢赫说:“博士学位和硕士学位在今天是没什么用的,你看,我们掌权的毛拉和塔利班(领导人)没有博士、硕士学位,甚至连高中学位都没有,但他们都是最伟大的”。有中国网友调侃:“一个人学历不高各有原因,但以此为荣就很无耻。”

中国人特喜欢说相由心生,单是毛拉那个相,就能止住孩子哭。我的意思,谁家有小儿无理哭闹,大人束手无策时,只要把这人的画像往他脸前一晃,保证让他吓得往妈妈怀里钻。

这样说,绝非想当然,那个久不露面的毛拉,估计现在全世界都认识了,其内心的那种凶残都写在了脸上。不说孩子,就是我这个已活了快一辈子的中国人,每在央视上看到他的正面特写,都有点不寒而栗。本人认定,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恐怖分子,此生不知亲手残忍地杀死过多少人,更不知下过多少次残忍地杀人令。不然,也绝不会任命一名被特别定为全球恐怖组织的哈卡尼网络(Haqqani Network)中的人担任内政部长。可以说这完全是毛拉有意所为。因为现在的塔利班临时政府人选,拍板决定的就是此人。

在此之前,即使像我这种对塔利班和阿富汗了解不多者也有两个认识:一是像塔利班这种恐怖组织不可能变好,中共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在发布会上一再批评西方不该以静止不变的心态看待塔利班,完全是他们的想当然,或说就是假装出来的幻想,意在气死老美乃至西方。

塔利班的承诺不可能兑现,或者说98%都不可能兑现,他们不仅在二十年前已经演绎过一次,而且正在抛弃新的承诺。他们所有的承诺,都不过权宜之计。他们的坏和恶,人们每一天都能看到;他们的阴险也逃不过人们的眼睛。今年是9·11事件20周年,然而,塔利班称,新政府就职典礼拟于9月11日举行。这难道不是要在美国的伤口上撒盐吗?

他们这么做,正暴露着这个恐怖组织的本性即“亡美之心不死”。你想啊,即使按人之常情,他们应该对美国恨之入骨。假设在一个早上塔利班真的比美国还强大,那么,他们第一个要灭的就是美国,这与世界上有些国家的人甚至包括中国的“战狼”一样。

那时的塔利班,绝不会像现在的美国政府和大兵这样,顾忌这顾忌那,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不要伤及阿富汗平民——塔利班当真比美国还要强大的一天,一定是把美国所有人都给灭了。他们的认识,怎么可能与文明世界的认识一样呢?到那时,他们谁的话都不会听,只听毛拉的;当然,真到那时,估计也没有人敢站出来批评,巴结奉承还来不及呢,现在不就有最大的“邻国”已开始切实地在帮助这个恐怖组织走出困境吗?外交部长王毅前天对外宣布:中国将向阿富汗提供价值2亿元人民币的物资。有自媒体在公众号发文:《省着点花吧,老百姓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可文章出来不久,即被屏蔽。

本人另一个认识,这个世界上有些族群简直就是无可救药,这大概是上帝的安排,谁也救不了。近二百年前法国的托克维尔就在《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拿墨西哥与美国对比,说两国是相同的法律,而甚至墨西哥的地理位置的“有利性不亚于美国”,可你看看墨西哥是个什么样。现在又是近二百年过去,墨西哥依然还是只能说:你看看是个什么样——大批邻国人借道这个国家却不想留在这个国家而是要去美国,害得美国政府不得不拿出一大笔纳税人的钱修筑“篱笆”来阻挡。特别是阻挡不住的到了美国后,无论美国怎样安置都遭到某些良心让狗吃了的国家政府的诟病:把大人孩子集中在一起是错;把大人孩子分开生活,还是错。那怎么办呢?最好学习中共,像供黑人留学生一样把那些难民都供起来!

说到美国,这二十年来,只要不信口雌黄,颠倒黑白,谁敢说美国“入侵”阿富汗不是为了消灭恐怖组织进而帮助阿富汗人民好起来,或者谁敢说美国去阿富汗是为了让阿富汗人民生活变得更糟糕?只要不是脑子进水,或者只要不是心黑了,为了打击老美故意颠倒黑白,谁敢不承认如果不是塔利班一直兴风作浪,不肯放下屠刀,并利用美国不肯伤及阿富汗平民,美国大兵消灭不了塔利班?谁不信谁就跟美国干一仗试试。

所以说,一些中国网友看得很清楚,既然阿富汗人民“选择”了塔利班,谁也没办法,享福受罪都是他们,借用中国老百姓的话说,阿富汗人民脚上的泡是阿富汗人民自己走出来的,又能怪谁呢?现在塔利兵不仅在二十年后重新夺回统治权,且还一定会获得一种强大的支持,那么他们一定比二十年前更加有恃无恐,残暴起来估计也要比二十年前更上一层楼。

至于题目上问如何证明毛拉“最伟大”,我想每一个大脑正常者都一定有自己的答案。一个恐怖组织的头目,他的“伟大”是建立在什么之上,全世界都看得清清楚楚。如果非要说他是“最伟大”的,那也只能说他是“最伟大的恐怖分子”。

2021.9.10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