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报刊登的WINSTON MONTAG 新疆问题”研究:冲突的根源[1]的编者按中提到欢迎各方评论。这里我想提请大家注意,我曾针对新疆问题写过一个系列文章[2-6]。写系列网文的考虑是每篇短小精悍,主题突出,便于读者阅读。这些文章不仅讲到新疆问题的根源,也探讨真正解决新疆问题的可能性。同时我认为从学术价值来考量, MONTAG这篇文章的深度和高度均不够。

新疆问题非常复杂。要客观公正地讨论新疆的归属和主权问题,首先应该熟悉历史(中国和世界),政治学,国际关系学等。现代国家(nation-states)作为政体是法国革命和美国建国以后才逐步扩展到世界各大洲。在这以前世界上的政体多是王国和帝国。中国以前的政体就是帝国:汉帝国、唐帝国、明帝国、清帝国等。一般来说,现代国家(nation-states)不可能继承以前帝国各附属国的主权,否则各国之间的领土纠纷将十分杂乱严重。回顾最近二百多年以来各现代国家的生成历史。世界上大多数帝国都分崩瓦解,但中国还基本保留原清帝国的版图,其中原因相当错综复杂。许多大陆人局限于中国官方的宣传资料,误认为新疆应该属于中国的一部分。这种原教旨国家主义观念在共产党政府和原国民党(蒋介石)政府中都很强烈。(理论上新疆有可能成为中国的一部分。但中央政府的强力镇压几乎排除了这种可能性。请参考我的文章中的讨论。)

如果要考虑新疆问题,首先需要考虑大中国从清朝末年到现在的政治经济变化和这段时期的国际政治。还应该考虑中国本身的政治演进问题,即演进成为真正现代国家(nation-states)。实际上世界上几乎所有现代国家都经历了不同的演进过程,包括先行国家美国和法国,而中国还远远没有完成这一过程。要研究这些课题最近出版的Bill Hayton的《The Invention of China》[7]是很不错的参考书,我的几篇文章中也多有引用。

新疆问题还牵涉到一个核心难题,政教分离或者说真正的世俗社会。世界各国在不同程度上都存在这类难题。政教分离课题很大很难,起码可以写几本专业书。美国是法律上最早确定政教分离(宪法修正案第一条),但现在仍然时常有激烈争议。中国的政教分离压根还没有正式开始。因为新疆有很多穆斯林,解决这问题的难度又高了几倍。我的系列文章里稍有触及这个问题。

注释:((2-6)标题带有华夏快递的Link,后面有我的文集的Link。文集的参考文献附带Link,华夏快递没有。)

(1)WINSTON MONTAG:“新疆问题”研究:冲突的根源 https://yibaochina.com/?p=243481

(2)韩家亮:解决新疆问题的关键在于政教分离  http://han-jialiang.hxwk.org/?p=2279

(3)韩家亮:中国国名和版图的历史  http://han-jialiang.hxwk.org/?p=2282

(4)韩家亮:探讨中国民族问题的历史根源  http://han-jialiang.hxwk.org/?p=2286

(5)韩家亮:国家建设与新疆西藏台湾问题 http://han-jialiang.hxwk.org/?p=2290

(6)韩家亮:试论新疆局势发展的几种可能 http://han-jialiang.hxwk.org/?p=2295

(7)Bill Hayton, The Invention of China,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