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日,曾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司法部长的傅政华被宣布“接受审查调查”。虽然官至正部级了,但是傅政华一生中最风光的时候,恐怕还是他在北京市公安局任局长的那几年。当时许多“大案要案”,比如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薛蛮子案、秦火火案、黄海波案、房祖名案等等,后面据说都有傅政华局长的身影。傅政华担任公安部副部长之后办了更多的“大案要案”,如“709”案、雷洋案等等。比如雷洋案之中,打死雷洋的东小口派出所副所长刑永瑞等人被“不起诉”处理,据说就是傅政华部长的“功劳”。

说起来,我跟傅政华局长还有一段不得不说的关系,这么说可能会让某些人以为我们之间有啥不正当关系,其实我们之间是非常纯洁的……工作关系:他是公安局长,我是“犯罪嫌疑人”。2014年,我和徐友渔、郝建、胡石根、浦志强因为召开纪念六四事件25周年的研讨会被刑事拘留,据说这个案子也是他亲自批示的。不过后面大概是有更大的领导批示,有关部门很快就把我们都放了,只有浦志强后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那一年傅政华局长批示要办的“大案”还有好几个,比如高瑜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一案,还有徐晓和郭玉闪等人的案件。这些案件最后全都不了了之。只有浦志强被判三缓三,高瑜老师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二审减为有期徒刑五年,并且直接保外就医。可以说这些案子他全都办成了笑话。

当时我们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被关了30天。平心而论,这次进去的时候他们确实没有为难过我们,无论是预审还是看守所的管教对我都非常客气。事后听人说,我们在一看那一个月,看守所多花了三十多万改善伙食,也不知是真是假。看守所方面大概是怕我们在里面出什么事,我在看守所待的30天里天天被量血压,而我的血压从来都正常,管教说:“你们这批人都天天量。”此外我还经常被测血糖(我紧张焦虑时血糖会高,看守所的高碳水化合物饮食对此也有不良影响),有次还被叫出去体检,做心电图和B超,不知是不是因为网上传说我有心脏病。总之,看守所对我们的健康还是相当在意的。确实没有人虐待过我们,这可能也是因为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这种案子见得多了,早就知道该怎么处理了。后来的709案件,“犯罪嫌疑人”遭到虐待,基本都是指定场所监视居住造成的。

我对看守所和办案人员的不满之处,主要在于他们不让律师来见我。我的律师马纲权先生到看守所来了四次,才见到我一次。其他同案们都见到了律师,只有我没见到,外界难免有些揣测,怀疑刑讯逼供什么的。其实我什么事都没有,他们对我也很客气。这样无端引起外界猜测,实在是毫无必要。马律师说他过些天再来看我,结果直到获释我也没再见到他,原因当然也是警方不让。

其实所谓“六四研讨会”这个案子,我觉得有关部门根本就没想认真来办。毕竟,如果有人因为在家里开研讨会而遭到起诉,也是件十分荒谬的事。预审人员一开始似乎还有点认真办案的意思,但是没过半个月就偃旗息鼓了,只想让我认个错好找个台阶下。后来浦志强先生被“判三缓三”,也和六四研讨会没有关系。

那段时间有很多人上电视“认罪”,比如薛蛮子秦火火等等。预审也跟我提起过此事:有一次预审和我聊天时说向南夫上央视认罪了,我说你们是不是也想让我上央视认罪啊?他说你要想上我可以安排。然后就没有下文了。我琢磨,像纪念六四这种事,我敢在电视上说,你敢让全国人民听吗?要是认罪的时候压根不提“六四”这个事,大概效果就是有个人上电视认罪,但就是不说他(她)犯的到底是什么罪,岂不更加荒谬了?

现在终于轮到傅政华先生“进去”了,当然他肯定不会被关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傅政华先生进去之后,网上一片普天同庆的氛围。不管是记者律师还是警察和司法干警,大家都欢天喜地。记者和律师恨他,是因为遭受过他的迫害;警察和司法干警恨他,是因为他要求值班的时候不许睡觉。“瞪眼班”造成多名干警猝死之后,傅部长却说民警身体素质太差,上个夜班都能上死人。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几十年来,因为反腐或者其他原因被抓的官员也有很多,可是无论是薄熙来周永康,还是陈希同陈良宇,甚至更早时候的“四人帮”,被抓之后多少都会有几个人替他们喊冤,像傅政华先生这样,进去之后所有人都兴高采烈的,也是绝无仅有了。

不过,别看现在警察公众号和自媒体都在痛骂傅政华,当初傅先生还在台上的时候,我不信他们没有拍过他的马屁捧过他的臭脚。比如雷洋案发生的时候,有多少警察公众号和自媒体为刑永瑞等人鸣冤叫屈,这背后又有些什么背景?傅政华落马之后,司法部和北京市公安局表态,要“肃清傅政华流毒影响”。对于傅政华办过的那些冤假错案,要不要重新调查、平反?对于这些为傅政华摇旗呐喊的公众号自媒体,要不要一查到底?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