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国媒体报道, 24日晚武汉蔡甸区消泗乡罗汉村发生一起灭门命案。当地警方在微博社交网络上的一份通报中说,犯罪嫌疑人是一名39岁的男子高某辉,他持刀行凶致5人死亡、1人受伤后逃跑,在逃跑过程中又杀死了两人。

有媒体报道,遇害的是罗汉村党支部书记张启红和其家人。张启红的堂弟说自己住在张启红隔壁,事发在24日晚上约7点40分左右,疑犯声称有事找张启红,其后走进张启红家里,整个作案过程仅20分钟,期间没有异常动静。直到深夜,有村民来找张启红但无人应门,推开门后才发现张启红夫妇倒卧客厅,而张启红媳妇抱着未满1岁的儿子也在楼梯间遇害。张启红两名孙子惨遭毒手,其中一名孙子仍在抢救中。

报道称,疑犯行凶后驾车逃到蔡甸城区,期间撞死了一名过路的女子,随后又拦下一辆接私活的私家车,将30多岁的男司机杀害并抢车逃逸。警方通报透露,26日凌晨6点许,高姓疑犯逃跑至长江大桥后跳桥。

这起案件已是近期中国第二宗的灭门惨案。中国网民的反应亦较两极。有人狠批“只有恶魔才会无缘无故地杀人”,又斥同情疑犯的人是“三观不正”;但亦有人说,“一个欧金中的事件解决不了,只有更多的冒出来”,“要杜绝这些杀人案,首先要问他为什么杀人”,认为是时候去反思导致这些问题出现的根本原因。

张启红2020年担任村党支部书记。2016年,张启红在担任村干部期间,在处理罗汉村转移安置补贴、冬春生活救助资金过程中,因违规优亲厚友,曾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近年来,这类暴力事件的确太多了,不久前,曾发生福建莆田欧金中怒杀邻居一家的事。去年,复旦大学数学系教授姜文华就把书记的脖子给抹了。一个在国外留学多年的学者竟然以这样惨烈的方式解决纠纷,不由令人感叹,中国怎一个“乱”字了得。为什么中国会变得如此暴戾?

一是,中国没有公民社会和讲理的地方

武汉蔡甸凶杀案尽管原因不明,但可归结为报复杀人,或认为张启红办事不公,或因事发生纠纷,而产生怨恨。这类纠纷在社会上是很普遍的,如果非政府组织可以自由开展活动,就可以帮助公民利用合法手段实现公平正义;如果有宗教自由,宗教机构可以对高某进行劝导;如果有义务心理咨询机构,就可以开展心理辅导,避免极端行为发生。但很遗憾,习近平上台以来,对中国公民社会进行全方位打击,如倡导新公民运动的许志永、王功权和丁家喜等均遭到政治迫害;709维权律师和人士被集中抓捕;王怡牧师被判重刑。当国家没有公民社会后,国家就失去了一个化解矛盾的环节,普通纠纷就会演变为极端暴力事件。日本静冈大学人类学教授杨海英指出,中国出现类似的案件,反映中国官民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在中国官民关系的机制中,没有第三者可以为双方纠纷作调解,或为民众伸张正义,导致民众很多时候有冤无路诉,才采取极端手法。

反观西方国家,公民社会发达,社会实现自治。不仅给政府减轻了管理负担和成本,也增进了社会的文明和友善。

由于中国政府堵塞了公民的维权通道,同时将司法作为自己的刀把子,而不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防线,这样整个国家就没有一个讲理的地方。如果欧金中可以通过司法寻求救济,他就不会铤而走险去杀人。但没有讲理的地方,一个善良的公民就会被逼成一个杀人犯。事实上,蔡甸事件、欧金中事件和姜文华事件都是可以避免的。

二是,中国已经全面流氓化

中国频繁发生暴力事件是中国社会治理机制出了问题,或者说中国社会正在堕落、失序。究其根本,是中共极权主义制度使然。中国社会在习近平的倒行逆施下,已经全面流氓化。

笑蜀先生的著作《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就扒了中国共产党流氓德行的皮。中共执政后,毛泽东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使中共流氓化登峰造极。邓小平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又使中共流氓行径甚嚣尘上。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迫害法轮功和迫害政治异议人士也暴露了他们流氓嘴脸。有学者指出,习近平曾在基层工作了很长时间,基层是政策的具体落实部门,但存在资源匮乏的现实。任务必须完成,但条件又不具备,于是只能是有条件要完成,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完成。官员面对无法完成的任务,只有两条路可选择,要么不伺候,要么霸王硬上弓。只问结果,不问过程的工作导向必然导致中共基层官员漠视法律程序和执法过程,不择手段追求结果。习近平曾对下属官员说:这事不干也得干,不管什么阴招、损招都给我使出来,弄不好提头来见。正是这种思维和导向致使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加速走向流氓化。

在国际上,今天中国的表现就是胡搅蛮缠、颠倒黑白、背信弃义、恩将仇报、没有底线、无羞耻感,并且把自己的劣行作为本钱与人谈判讨价还价。在国内迫害异议人士和打压宗教团体,对维吾尔族实施种族灭绝,对藏族、蒙古族实施文化灭绝;公然撕毁香港一国两制承诺,强制实施港板国安法,将东方之珠变成了红色恐怖之城。中共政权流氓化,摧毁了整个中华民族的道德精神,导致中国人也实现了流氓化转型,使得中国污秽漫天、污秽遍地,时刻都有昧良心、丧人伦的事情发生。

中共就是一个黑社会,中国就是一个从上往下煽耳光,从下往上磕头的官本位社会。习近平废了国家主席任期制,将党政军大权集于一身,让邓小平改革开放戛然而止,他是否也抽了中国人一记响亮的耳光呢?不改变中国极权主义制度,中国就永远耳光响亮。

所以,台湾人也不要对中国军机骚扰厌烦,流氓只会用拳头讲话。香港人也不要生气,跟流氓讲理,那叫秀才遇上了兵,有理说不清;英国人也不要跳脚,《中英联合声明》那就是一张纸,在共产党眼里,擦屁股都嫌纸太硬;美国人也不要大呼上当,什么叫韬光养晦,那就是我们弱小的时候就装孙子,强大了就当爷爷。由于习近平的颟顸无知,一味逞强好胜,已经使国际社会觉醒,西方文明世界正在共同对付流氓中共。

刚刚我看到一则新闻,彭博社10月26日发文称,消息人士透露,中国当局已经强令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用他的个人财富来偿付恒大的债务。消息人士称,中国当局是在恒大错过了支付9月23日的美元债券利息后发出该指令的。

恒大未能在9月23日前如期支付面值为20.3亿的美元债券的8350万美元利息,但得到了30天的宽限期。据中国《证券时报》报道,恒大10月22日向花旗银行集团的一个账户汇出8350万美元,在最后一刻偿付利息,暂时避免了违约。

该消息人士表示,中国各地的地方政府正在监控恒大的银行账户,以确保公司现金用于完成未完成的住房项目,而不是转用于支付债权人。截至今年6月,恒大的负债已增至3000多亿美元。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的推测,许家印的净资产已经从2017年高峰时的420亿美元缩减至如今的大约78亿美元。

我对这个消息并不吃惊,因为我在前不久就说了习近平的房地产赌局,首先,他会极限施压让民营企业家把吃的吐出来,净身出门,然后再通过金融机构施以援手,最后让国有企业吃下民营企业,实现对民营经济的财富消灭。

有朋友会问蔡甸凶杀事件与恒大债务有何关联,其实他们的内在是一致的,也就是中国已经全面流氓化,拒绝以合法的手段化解危机。恒大是股份制企业,企业家承担有限责任,经营不善可以破产还债。但中共政权根本不会理睬宪法、物权法和公司法规定,有权任性,为所欲为,直至将企业家逼上绝路,如同蔡甸的高某和福建的欧金中。用权力管控的社会看似平静,但实则暗流涌动,危机四伏。中国已经进入暴力事件频发的动荡期,也预示着中共正在走向生命的尽头。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