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一些台湾历史知识以后[1],接下来我们概略了解国际政治和台湾在国际政治中的地位。世界政治的基础是国际关系学。大陆大多数人不懂国际关系学,不仅老百姓不懂,几乎所有大陆官员、学者和教授也不懂。缺乏国际关系学知识导致大陆官方和民间对世界政治有巨大认识偏差。这种偏差常常使中国领导人和国民误读世界局势。国际政治几百年来形成一些基本规则(例如后面讲到的台湾人民应该有自决权)。中共领导人对这些几乎一无所知,这对世界和平和稳定是一大潜在威胁。

我曾经写过一篇短文简介一本比较容易懂的国际关系学教科书[2,3](限于此书的前二章)。认真学习国际关系学需要一些社会科学(政治,经济,历史,哲学等)知识作基础,所以国际关系学常常属于研究生课程。[2]是一本较浅的教科书,可供大学本科高年级学生学习。因为受马克思主义的限制,大陆学术界的社科基础本来就非常差。例如马克思关于国家起源和功用的学说早已过时或者错误,但仍然被大陆学术界奉为真理[4,5]。国际关系学是研究以国家为单位的政治学/政治哲学。既然马克思主义者连国家是什么都搞错,又怎么可能懂得国际关系学呢?另外大陆人需要注意,以儒教为哲学基础也根本不可能懂得国际关系学。国际关系学的要点是国家之间的地位平等(国家之间的平等不等于许多华人想象的简单平等。解释这种平等需要不少篇幅和基础知识,所以此处略去)。儒教的世界观认为世界存在一种自然秩序,最高是(中国的)天子,然后一级一级下来直到平民百姓。在儒教的世界观里,人与人的真正平等不可能存在。儒教的级别架构理论延伸到国家就认为国家之间也有等级。清朝末年慈禧要求欧洲使节称臣行大礼就是一个表现。

一般认为现代世界秩序和国际关系是1648年从欧洲开始。公元五世纪罗马帝国消亡后欧洲由众多松散的政体组成,包括王国,公国,城邦等等。(1517年德国的马丁路德宗教改革时仅讲德语的政体就有大大小小近千个。)但很长一段时期整个欧洲只有一个正统基督教会,即天主教会。整个欧洲被称为基督教国(Christendom)。实际上基督教国这个译名不很准确,欧洲大多数政体的世俗事务由王子(prince)治理,而王子由教皇或教廷认可。1517年由马丁路德开始的宗教改革打乱了欧洲的政治和宗教体制,基督教分裂为几个派别。教廷和坚持原来传统的基督徒属于天主教,马丁路德和其它教派被称为新教。基督教分裂后一个政体就有合法性的问题。欧洲因为政体的合法性导致长年宗教战争。后来各派1648年在德国的威斯特伐利亚(Westphalia)签订合约。合约规定每个王子有权力确定属于自己管辖领土的国教。这后来发展成为每个国家有自己的主权(Sovereignty),每个国家的主权不受其它国家或组织的限制。主权国家有相互交往的需要,因此国际体系(state system)在十七世纪的欧洲应时而生。state 这个词原来的意思是政体或政治实体。(state 中文常翻译成州。这与美国国名的翻译有关。美国每个州有个州政府 。各州政府组成联邦是美国联邦政府-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十八世纪北美开始加入国际体系,十九世纪南美洲和日本加入这个国际体系,二十世纪亚洲、非洲、加勒比海地区、太平洋地区加入国际体系成为全球的体系。

现今世界上的政体基本上都属于nation-state(通常中文翻译为现代国家,或者简单地称为国家;类似上面所说,这里的 state 仍然是指政体)。现代国家从法国大革命和美国建国开始,也就是说只有二百多年的历史。[6]记述现代国家的理念怎样从欧洲和北美逐步扩展到世界上其它地区。建立现代国家的过程无法一概而论,随地区和文化背景的不同而有差别。一般来说,一个现代国家的公民有一个共同身份(national identity),并且这个国家身份得到普遍认同。一个现代国家通常都经过nation-building。nation-building可以翻译为国家建设。这里的国家建设不仅包括建桥修路等硬件,更重要的是建立国家身份和共同价值观等软件。与现代国家相对照的是帝国。帝国与现代国家不同处是帝国的民众之间存在各种区别,没有一个公认的国家身份。例如清朝末年存在地区差别和各种族裔。

十九世纪亚洲非洲拉丁美洲许多地区曾经是欧洲列强的殖民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美国威尔逊总统提出14点建议促进世界和平,其中包括殖民地人民有自决权。在此影响下二战后许多殖民地纷纷独立,建立新的国家。一个地区的人民有自决权就成为一个重要的国际政治准则。(与这里相关的问题是台湾人民的自决权。)

现在来看世界政治中的近代中国。大陆通常所受的近代历史教育强调中国受列强欺凌(国民党政府也有这样的教育,参考[7])。这种讲法有一些道理但夸大历史真相。例如世界上很少有中国这样基本上完全承受原帝国(还不是中国帝国而是大清帝国)的领土。读者可以查看二百多年来大多数原来的帝国(例如奥斯曼帝国,奥匈帝国等)都分崩离析。另外,二十世纪初只有俄国日本和德国对中国有领土要求,美国还曾要求世界列强保证中国的领土完整。再来看中国的国家建设(主要指软件,例如国家身份,价值观等)。资料[8]简述清朝灭亡后的一些中国国家建设。如果民国建立以后中国能够完成真正的国家建设,那现代中国的确可能包括满清帝国的所有领土。但大陆中国的问题是真正的国家建设还远没有完成。例如大陆的平民百姓对政权性质,国家领袖,和国家决策没有任何发言权,就是说从现代政治看大陆人民基本还是臣民不是公民。大陆的国家建设还差的很远,中国还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国家。这个课题牵涉很多,详细需要另文讨论。

现在来看中国对台湾是否有主权。从[1,7]可以看到,明朝的中国对台湾并没有行使过主权。清朝时台湾是大清帝国的一部分。清朝末期台湾割让给日本。国民政府从开始就一直没有认为台湾属于中国的一部分。中共则长期以来一直支持台湾独立。中共在1928年的第六届大会上承认台湾是另一个国家。1938年11月中共中央全会上决议建立包括中国,朝鲜和台湾在内的反日统一战线。中共这一政策一直持续到四十年代初。周恩来在1941年7月,朱德在1941年11月都认为解放后的台湾是一个独立国家。所以国共两党直到1941年底都认为台湾是独立的。日本侵略中国以后蒋介石和国民政府才讲光复台湾。中共则是后来才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从国际政治来看,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本来就牵强。台湾是大清帝国的一部分,但认为台湾是中国(不是清朝而是中国)的一部分的证据不够。最重要的是国家建设。中国大陆仍然缺乏现代国家的基本要素,而台湾在国家建设上已经具有现代国家的基本要素:国家身份(national identity)和价值观等。中国政府没有理由否决台湾人民的自决权。

另外如果认真分析中共的台湾政策,中共要求收复台湾除了国家主义/民族主义诉求以外还有别的动机。因为如果仅从坚持大清帝国的领土出发,还有其它领土中国可以要求归还,譬如原来割让给俄国/苏联的大片领土。至少在清末那些领土仍然属于大清帝国,而台湾不是。中共要求收复台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台湾现在是民主政府。台湾的例子说明中华文明可能实行民主。从道义来说这对中共统治的合法性有很大的威胁。这可能是中共坚持收复台湾的主要考量。

最后提醒大家注意著名学者Niall Ferguson 最近关于中国,台湾一篇访谈。这篇涉及亚洲太平洋局势各方面,质量很高。Niall Ferguson | AUKUS, China, Cold War II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5uTN7x3D18

注释:
(1)韩家亮:学习历史,搞清楚台湾的归属 https://yibaochina.com/?p=243627
(2)Robert Jackson, Georg Sørensen, “Introduction to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Theories and Approach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5 edition, 2013.
(3)韩家亮:国际关系学知识浅说 http://hx.cnd.org/?p=186589
(4)韩家亮:国家的定义和政体演化 http://hx.cnd.org/?p=158408
(5)韩家亮:关于国家的起源 http://hx.cnd.org/?p=161787
(6)Benedict Anderson, 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 Revised ed, Verso; 2006.
(7)Bill Hayton, The Invention of China,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20
(8)韩家亮:国家建设与新疆西藏台湾问题 http://hx.cnd.org/?p=196310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