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作者不平在文革时写作了一系列的抽屉文学,之所以不能发表显然是因为自己的独立思考引发了对现状的批判。但是受制于时代,作者的思想依然未能看破文革残酷的本质。本文的观点是批驳“看破红尘”的,但是对于究竟是什么引发了人们“看破红尘”并没有深入追究。现在看来当然是灭绝人性的斗争导致了很多人的绝望情绪,但是古代人尚且可以“出家”当和尚当尼姑,但是毛共专制下,看破红尘的人又能哪里去呢?

在报上看到一篇杂文,是批判一种思想的,叫做看破红尘论。不由得又想了起来。

经过文化大革命,广大革命群众的思想觉悟得到了极大的提高,然而竟也有人看破红尘,亦属一怪事。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曾经说过:“在革命时候千百万人民一星期之内学到的东西,比他平时在一年糊涂的生活中所学到的还要多。”这是极其英明的语言。解放十七年来,没有看到“看破红尘”这四个字。文化大革命二年还不到,就立刻有人“看破红尘”了。有人说这两年里学到了平时课堂上学不到的知识,阶级斗争的知识。我想这也是确实的,在课堂里是看不破红尘的。

当然说是怪事,其实也不奇怪。这是阶级斗争的必然规律。人们总是向两极分化的。只有进步,没有落后就成了怪事了。看破红尘也是落后的一种形式,当然也不奇怪。

旧时代封建社会有多少人看破红尘?从小说中已经是屡见不鲜了。他们看破红尘的结果是怎么样呢?或则削发为僧,或则入林隐居,或则云游四方,或则。。。新时代的看破红尘却是逍遥派。这倒是古小说中从来看不到的一种看破红尘。可见现代的看破红尘与历代的看破红尘也是有着原则性差别的。

历史上伴随着一批人看破红尘,必然出现一批代表这种思潮的作品出现,看破红尘,悲观厌世。新时代呢?则没有。要不是这篇批判看破红尘的作品,我还不知道有人看破红尘呢。

终于,关于“看破红尘”,只有这样寥寥数十字作为文字记载流传下去。在这篇文章以前没有看到过一篇文字说他看破红尘,在这篇文章以后大约也看不到说某人看破红尘的文字。后来之人必须看到这段文字,才会知道,文化大革命中曾有人“看破红尘”。

末了,还想关心一点,不知道这篇文章起了多大作用,不知有多少看破红尘者因此而不看破红尘了。

不知那些看破红尘的思想是否就是文章中所说的那样,这位批判者是否批判得击中要害──不过显然这是得不到答案的问题。


《看破红尘论》原始稿


《看破红尘论》整理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