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1:作为深圳东江调水工程水源的新丰江水库在2021年4月底的水位状态,水位大幅下降,湖底泥土裸露,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毛泽东坐稳江山后便出访黄河、长江,提出要建黄河三门峡大坝,要建长江三峡大坝,并提出南水北调的设想。毛泽东认为中国南方水多北方水少,调点水也是可以的。有人把毛泽东提出南水北调构思的时间一直推前到1935年中央红军长征路过草原。借北京举办2008年奥运会的机会,二十一世纪初中共把南水北调东线、中线工程在没有工程可行性论证和工程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情况下仓促地推上马。南水北调东线、中线一期工程完工后,并没有解决中国北方的缺水问题,而是遗留很多问题,据说需要加大供水量才能解决,特别是中线工程要从三峡水库通过一节一节扬水站把水送到丹江口水库;东线工程则是要把长江水送过黄河。按照中共十四五规划,耗资巨大的南水北调后续工程正在施工中。2021年年底,传来中国最南部的广州、深圳等城市严重缺水的消息。又有专家指出,深圳等城市是中国人均水资源最缺乏的地区。这一回是中国南方缺水,中国是否还需要一个北水南调工程来救中国呢?

一、广州、深圳缺水

社会经济和科技文史领域创作者在《广东“咸潮”持续,深圳遇最严重缺水,南方的水究竟跑哪里去了?》一文开篇就惊呼:“广州缺水!深圳缺水!这要是在以前可能都没人相信,素来以水乡著称的我国南方城市竟然也会缺水?缺啥也不会缺水吧?万万没想到,但确实是发生了!广州缺水,深圳遭遇建市以来最严重缺水,并且情况可能持续到明年春天……“

对于广州、深圳严重缺水原因的解释,如中共政府惯用的手法一样,怨老老天:一是人均水资源量低;二是遭遇自1963年以来的最大干旱。

比如说到广州市,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局部地区、个别时段水资源量不足。数据显示,广州人均本地水资源量为514立方米,仅为全省人均水资源量的三分之一,属于缺水型城市。又比如说到深圳市,虽然降雨较多,但因地形及降水分布不均匀等一系列原因,仍属于严重缺水城市:全市人均水资源量仅154立方米,远低于国际公认人均500立方米的“极度缺水标准”。如果按照习近平提出的“四水原则”,即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产,广州市就不应该成为千万人的广州市,深圳市就不应该成为千万人的深圳市,大湾区城市群也不应该成为大湾区城市群。但是习近平没有指明,实行“四水原则”的时间点,是刚开始建成的时候,还是其他什么特定的时间点?以什么水来搞四定?是本地区的水还是需要加上将来从其他区域调来的水?

在中国流传很广泛的一个说法就是中国是世界上水资源最缺乏的十三个国家之一。比如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兼党委书记赵南起上将在《西藏水救中国》的序言中写道:“中国是个贫水国,人均水量仅为世界人均水量的1/4,世界排名第121位,被联合国列为世界上最贫水的13个国家之一。老天爷的厚此薄彼在造成我国整体上水资源匮乏的同时,更使中国北方严重缺水,这种状况已经制约了国民经济的发展,造成了生态环境的严重恶化。沙尘暴愈演愈烈,沙化速度相当惊人,致使我国荒漠化面积已占国土面积的27.9%、沙化面积占18%。新疆的胡杨林大片干枯,罗布泊成了沙海中的凹地,“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内蒙古草原,不少地方如今成了‘抓把黄沙飞天下’的浩瀚沙海。这样发展下去,我们的子孙后代如何生存?”

这篇文章的论述是自相矛盾的。文章说,中国人均水资源量世界排名第121位,按联合国成员国193个计算,中国也不可能被联合国列为世界上最贫水的13个国家之一。还有人找到世界银行2009年世界人均水资源量排名,中国排在第102位。所以中国不可能是世界上最贫水的13个国家之一。赵南起上将的错误就发生在引用研究结果上做出了不正确的解释。


图2:世界水资源分布图,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赵南起上将认为,在水资源上老天对中国不公。恰恰相反,在水资源上,中国是一个十分幸运的国家,老天特别善待中国。从上面的世界水资源分布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国人口集中的珠江、长江、淮河、黄河、海域、辽河、松花江、雅鲁藏布江等流域的全部或大部均位于淡水资源基本满足地区或者淡水资源缺乏地区(绿色、黄绿色或黄色区域),而在同一纬度上的其他国家,大多数位于淡水资源严重缺乏地区(棕红色区域)。就是美国在淡水资源方面也和中国基本一样。

众所周知,受东南季风影响,中国的降水量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依次减少。在气候分区上,年降雨量在800毫米以上的地区,属于“湿润区”;年降水量在400至800毫米之间的地区,属于“半湿润区”;年降水量在200至400毫米之间的地区,属于“半干旱区”;年降水量在200毫米以下的地区,属于“干旱区”。广东省年降水量在1700毫米以上,是中国降雨最丰富的地区。正如社会经济和科技文史领域创作者惊呼:广州缺水!深圳缺水!这要是在以前可能都没人相信,素来以水乡著称的我国南方城市竟然也会缺水?缺啥也不会缺水吧?


图3:中国降雨量分布图,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图4:中国降雨量分布图——东南部分,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根据原水利部水资源司司长吴季松提供的资料(2001年),广东省年平均降雨量1772.1毫米,名列中国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的第一名(不计台湾)。广东省面积按17.79万平方公里计算,平均年降雨量为3152.6亿立方米。按照中国的计算方法,只有其中的1817.7亿立方米计算为水资源,就是说平均年降雨量的57.66%转换为所谓的水资源,其余的降雨量则被认为是不可利用的(似乎这些降雨对农作物也没有任何用处)。2001年广东省的人口为7051万人,人均水资源量为2577.9立方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根据《广东省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全省常住人口为126012510人(超过一亿),那么广东省的人均降雨量为2502立方米,人均水资源量为1442立方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广东省人口的急剧增长(外来人口到广东省就业),导致广东省人均水资源量的下降,低于全国水平,但是还没有到达人均水资源缺乏的程度。

关于水资源的评价,有各种各样的标准。联合国环境署制定过这么一个标准:

人均水资源低于500立方米;水资源极度稀缺;

人均水资源500至1000立方米;水资源短缺;

人均水资源1000至1700立方米;水资源压力;

人均水资源高于1700立方米;水资源无压力。

2001年广东省人均水资源高于1700立方米,目前广东省人均在1000至1700立方米之间。

作者在这里必须要指出的是中国在各省市自治区水资源量和人均水资源量计算方面的一个大错误:中国只是计算了在这个省市自治区面积上的降雨,然后取其中一部分作为水资源。在水资源计算中,不计算来自河流上游、来自别的省市自治区的径流量。比如珠江的水,不仅仅来自广东地面上的降雨,而且还来自云南、贵州、广西、江西的径流,这些水资源也是可以供广东省使用的,广州的发展就是依靠珠江的水资源,它不仅仅来自广东省,也来自云南、贵州、广西、江西。再拿上海来说,如果把上海地面上的降雨中的一部分转算为水资源,然后除以上海的人口,那么上海肯定是世界上水资源最缺乏的地区。但是长江流经上海,黄浦江流经上海,给上海带来丰富的水资源,所以在世界水资源分布图上,上海属于淡水资源基本满足地区。

有的专家则把上述这个方法继续用在中国的每一个城市上,这样中国大部分城市的人均水资源量就很少很少。这些城市都以这个数据为基础提出要做这样的或者那样的调水工程,一边伸手向上要投资,一边施展伎俩骗取民众的投资。

根据《联合报》2021年12月10日一篇题为《58年最旱 深圳每日缺水50万吨》的报道,被誉为“中国矽谷”的深圳,正面臨自一九七九年建市以来最严重的干旱。另外有报道说,这是广东省自1963年以来的最严重的干旱。

二、广州、深圳缺水,另有原因

在中国降雨最多的地区如广州、深圳,出现严重缺水的情况其实是另有原因的:

第一是水污染造成的污染型水资源缺乏;

第二是不注重本地水资源的利用,而是一味依赖大型调水工程;

第三是水资源利用的低效和浪费;

第四是输水管道漏水问题几十年来得不到解决;

第五是错误以为提高水价就能够提高市民爱护水资源、节约水资源的意识。

从北到南贯穿广州市的流溪河,是珠江水系北江的一条支流,是支撑广州发展的一条最重要的河流。流溪河全长157公里,流域总面积2300平方公里,其中广州市境内河长113公里,流域面积1612平方公里。广州人常说:从前十个“老广”中,七个是喝流溪河水长大的,但那是千禧年以前的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对广州市的流溪河进行了过度的治理和利用,流溪河干、支流上建成许多中、小型水库,对河水进行拦截,河流流速大为减缓,河流失去自净能力。千禧年之后,流域内工业、农业污染快速加重,流溪河的水质不能满足居民饮用水水质的要求。2017年4月,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在反馈督察意见中指出,流溪河流域89条一级支流中46条水质为劣Ⅴ类。按照中国现行规定,地表水水质按罗马字母I至V分类,I类最好,V类最差,劣Ⅴ类是后来加上去的,水质比V类更差。按照现行规定,河流水质满足III类水标准,可以作为饮用水水源。其实现在的III类水质只是相当于千禧年以前的IV类水标准,也是不能作为饮用水水源的。现在广州的供水都是来自东江、北江和西江的引水工程。现在的广州人只知道支撑广州生存发展的是来自“三江”引水工程(东江、北江和西江)的水,而把母亲河流溪河给遗忘了。

深圳的情况也差不多,深圳有河流310条,可以说是河网密布。但是深圳的水污染也非常严重,深圳70%的河流如今都变成了污水沟,根本不能作为饮用水水源。剩下的30%的河流水质也均被污染。深圳从1979年建市,建市之前还是小渔村,310条河流没有受到污染。从1979年到2021年,短短42年的时间过去,深圳的310条河流失去了提供生活饮用水水源的作用。1979年建市之后,来自东江引水工程的水就成为了深圳的主要水源。现在又在建设西江引水工程,来补充深圳的水源。真不知道,应该如何理解习近平的“四水原则”,以水定城,以水定人,深圳是否还有发展前途?

所以,广州、深圳的缺水,是污染型水资源缺乏。

广州、深圳的大部分家庭,都有家庭净水器。好的净水器就是一座小型自来水厂,对来自自来水管的水或者是大瓶的瓶装水,再进行一次净水处理。这个主意是来自北京奥运会时,全国水质最好的北京自来水,居然不能满足奥运会游泳池的水质标准,需要在水立方中再安装一套水处理设备,对自来水进行再处理,才能满足奥运会游泳池的水质要求!中国的商人十分聪明,就把水处理设备小型化,变成家庭净水器,推广到全国,首先安装的就是一二线城市中收入不错的家庭。尽管中共官方公布的各地自来水水质都号称符合卫生部颁布的106项指标的要求,但是这些收入不错的家庭都不相信中共政府公布的数据,都花了大价钱购置了家庭净水器。使用家庭净水器的好处是,可以提高饮用水的水质,这一点环保部的官员也不否认。但是使用家庭净水器的坏处就是对水资源的浪费极大。一般需要输入2立方米或者3立方米的水,才能获得1立方米经过处理合乎标准的水。2021年6月底,深圳南山荟芳园小区有很多业主反映自家的自来水有臭味,甚至有敏感的人说已经臭了一阵子了,随即向物业反馈,物业回复经检查没有发现问题。荟芳园小区是深圳的一个高档小区,每平方米住房的价格高达15万元。后来发现,因为深圳这几天连续暴雨,导致粪水大规模倒灌,最终被业主发现粪水管破裂,引起小区粪水流入自来水管,小区的自来水变成稀释粪水。好在小区大部分居民家庭都装有家庭净水器,才没有连续2个月饮用稀释粪水。这件事故的发生,深圳居民没有要求市政府改进饮用水供应的安全,提高饮用水的水质,而是庆幸自己没有相信政府发布的数据或者许下的诺言,而是先知先觉地购置了家庭净水器,逃过了一劫。但是,购置家庭净水器,这是从问题的末梢去解决问题,整体社会成本最高,效率最差。如果广州、深圳的自来水水质能够满足卫生部颁布的106项指标的要求,那么家庭净水器就是多余的,1立方米饮用水就是1立方米饮用水,不需要投入2立方米或者3立方米的“饮用水”。这样,广州、深圳等地也就不会缺水。

还有就是中国城镇自来水供水管网漏损的问题,这个问题从改革开放开始就有人喊,如今已经喊了四十多年了。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广东的经济实力超过俄罗斯。但是自来水供水管网漏损的问题依然十分严重。据说,深圳供水管网漏损率是全国较低的,但依然高达8.5%。前面提到,深圳自1979年建市,最老的供水管网也只有42年。深圳市的供水管网是全部按照城市规划新建的,依然有8.5%的供水管网漏损率,这是不能容忍的。

2019年广州市公共供水管网漏损率8.46%,比深圳的8.5%还要低一些,其中越秀、荔湾等老城区公共供水管网漏损率10.71%。

根据2020年12月31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的统计年鉴显示,2019年全国城市公共供水总量为577.99亿立方米,漏损水量81.64亿立方米;2019年全国县城公共供水总量为105.37亿立方米,漏损水量13.73亿立方米。

全国城市公共供水总量577.99亿立方米,漏损水量81.64亿立方米,14%的供水量白白浪费;全国县城公共供水总量105.37亿立方米,漏损水量13.73亿立方米,13%的供水量白白浪费。设施落后的县城公共供水管网漏损率13%,要低于设施先进城市公共供水管网漏损率(14%),这个道理是讲不通的。全国城市与县城公共供水管网漏损水量共计95,37亿立方米,相当于中国南水北调中线、东线工程一年的调水量!

如果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广州与深圳把公共供水管网漏损率再降下来,会有严重的缺水现象吗?日本东京的自来水管网漏损率只有3.3%,说日本人精益求精难道有错吗?通告比较,就可以看到中日之间的差距。

最后谈谈水价。一谈到缺水,一些中国专家学者就想到提高水价这个措施。平时这些专家学者不喜欢谈市场经济的优点,但喜欢谈计划经济的优点。但是一谈到电费、水费、污水处理费、垃圾处理费等等,他们就喜欢谈市场经济中的价格作用,价格上去了,消费就会下来。在这次广州、深圳缺水中也是一样。其实对于电力、饮用水这些民众生活的必需品,用提高价格来压制消费的作用是十分有限的,时间也是很短暂的,因为它们是生活的必需品。

有专家学者指出,目前广州中心城区一级阶梯水量26立方米/月,一级水价1.98元/立方米,在全国19个副省级城市中排名倒数第五,低于深圳(2.67元/立方米)、宁波(2.4元/立方米)和厦门(2.2元/立方米)。相对宽松的阶梯水价政策,导致广州人不爱惜水资源、用水大手大脚的现象普遍存在。2018年广州市人均综合用水量达438立方米,比全省平均值高出17%;城镇居民生活人均用水量达200升/天,比全省平均值高11升/天。他们的建议就是提高广州的水价,以次来压低水量的消费。

其实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水价是所有物品价格中增长最快的,因为过去是不用支付水费的,再往前倒,十个“老广”中,七个是喝流溪河水长大的,他们也不用支付水费。政府管理不善,导致河水污染,水资源缺乏。现在政府是通过抬高水费,来掩盖管理不善所造成的问题。要让民众树立起保护生态环境、节约用水的理念,不是靠提高水价来实现的。就是把广州市一级水价1.98元/立方米水平提高到深圳2.67元/立方米的水平,每立方米提高0.69元,一家每月消费26立方米,多支出18元,会对消费有什么影响吗?倒是政府需要详细说明,多收的水费用在什么地方?

广州缺水!深圳缺水!这要是在以前可能都没人相信,素来以水乡著称的我国南方城市竟然也会缺水?缺啥也不会缺水吧?万万没想到,但确实是发生了!在缺水的后面,还缺少对缺水问题的深入思考:广州、深圳放弃本地水资源而依靠调水工程而维持生存发展的模式,是否是可持续发展的模式?降水量最多的南方也缺水,是否需要北水南调工程来救中国?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