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西安知无知艺术文化空间刚成立的时候,我正好在西安居住,便时常在周末到那里看看,坐坐,也参加过几次他们举办的人文讲座。知无知创办人谌洪果是一个很有个人魅力和人文情怀的学者,此前在西北政法大学任教,深得学子们爱戴,同时在学界也广结人脉,因而知无知在成立之后很快便一路走红,吸引了全国众多知识精英各界名流到空间讲学论道,内容涉及哲学、法学、历史、文学、艺术等诸多领域。记得有一次聚会来了一大帮陕西本土的律师,如今身陷囹圄的维权律师常/玮/平当时就坐在我旁边。在那次聚会上,我有一个简短的发言,大意如下:

法律制度,包括律师制度,对我们中国来说是一件舶来品。舶来品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以前没有这个东西,它是从外面输入到我们这里的。大家知道,中国社会千百年来一直盛行、延续的是人治传统。一个人治社会,突然从外面移植一个异样、异类的东西进到自己里面来,它是会产生非常强烈的排异性的。但是我们今天遭遇的情况,当今中国社会对法治所表现出的排斥,远远超出了文化、习俗、传统这一层面,它已不是我们通常所理解的生物学意义上的排异现象,而是外科手术刀式的器官切除,主观意念十分明确的政府大扫荡行为。所以在座的诸位律师朋友,你们面临着一个非常严峻时刻,一个正在变得越来越严酷的生存空间。中国法治之路曲折漫长,各位在中国法治化过程中扮演着不可替代不可或缺的角色,肩上的担子很重,且任重而道远。请各位珍重,也请学会保护自己!

就在我作以上发言时,目标直指维权律师的709大抓铺已开始在全国实施,大陆多达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了数百位律师及民间维权人士,这其中还包括一些律师的亲属和子女等。然而我是一个对新闻极度冷淡,对时政漠不关心,又自我封闭很厉害的一个人,对如此严重的法治倒退事件,我当时还一无听闻,毫不知情。但是在座的十几位律师中,一定是有人知道中国社会发生的这一法治/人治大裂变的标志性变化的。

当时,多位在座的律师朋友对我的发言给予称许,用掌声加以认同和鼓励。

我今天提及这件事,是因为最近看到这样一个法治倒退的个案:“洪范法律与经济研究所关于中演协的讨论会直播被五平台打断、封禁。”

关注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及法治建设的人大多知道,洪范所是由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教授和著名法学家江平教授于2002年发起成立,由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王涌担任所长,宗旨定位在“通过学界和实务界的学术探讨,推进法律与经济以及相关领域的跨学科研究,以期在中国建立法治的市场经济”这样一家研究机构。该所针对热点议题和重大法律、经济事件,曾多次举办相关主题研讨活动。

但是这场名为“劣迹艺人的封杀和行业禁入”的法律研讨会,于2021年12月15日晚间在B站进行第二场直播时,开场不到1小时就意外被“喊停”。无奈之下,研讨会只好在B站重新开启了另一个直播间,但很快也被封禁;随后,研讨会先后转移了多个网络平台包括通过微博继续直播,遭遇依然是封禁,封禁!

据《财经》记者了解,研讨会在转入微博直播之后,几乎是每隔一分钟中断一次,在十几次中断后,洪范所的微博账号也被封禁。

《财经》记者就封禁洪范所研讨会之事分别询问了B站和微博方面,但均未获得对方的明确答复。

然而深谙中国国情的人心里都清楚,像这样在多个平台上接二连三封禁、追杀一场研讨会,一定是“奉旨行事”,上面下达的指令,没有人敢不执行的。

所谓人治,就是把宪法当手纸,将个人意志凌驾于一切法律之上,老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封你没商量,也不需要给你任何理由!

我之所以看重这件事,是因为洪范所的“背景”,它里面的两个柱石人物,一个是市场经济的开拓者吴敬琏,一个是法学泰斗江平。

禁播洪范所研讨会,与709大抓捕有何异同呢?

异的是709抓的是单兵,是中国法治化进程中以血肉之躯只身鏖战的斗士。禁洪范所则是在敲山震虎,是向经济界及法律界发出明确讯息:市场经济正在被计划经济取代,计划经济的优越性不证自明;法治是西方世界的东西,我们要物归原主,把它还给西方世界。

同的是中国社会正在进行全面彻底的向人治的回归,凡有阻碍其进程的,一律推倒铲平,格杀勿论!

行文至此,我忽然想到一个疯子的话: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45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