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944

导语:

近日一篇四万字长文《客观评价习近平》引起高度关注和各方议论。如何评价习近平十年治下状况?这不仅关系当下,更关系到如果他连任,将给中国给世界带来什么样的五年、十年、甚至更长?《议报》编辑部特组稿就相关问题展开讨论、碰撞甚或争论,欢迎网友投稿参与这一话题。

今天发布的是第四篇文章:《也说换习》。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编辑部意见。

 

一、2022年习必无法继续连任

近来流传的《客观评价习近平》(下称客文)一文写得挺好,尤其是开头与结尾的一些论断,论述为什么习难以继续连任,说得很好。如该文的下部分,说习:

“为守住权力而伤害国本”。

“為了個人權威,不惜犧牲國家經營了幾十年的國際關係”。

“一個獨裁者能受到多少擁護,歸根結底源於他能創造多大的共同利益;而這也是大家不願推翻鄧小平路線的原因。但習近平的自我意識過強,把整個國家乃至政黨都視為他的獨佔利益。除了自己身邊的犬馬,他幾乎傷及了一切人。”

“但薄熙来更可能带来一种软性的独裁,让人民麻木;相较而言,习近平更可能给专制掘墓;”

“或许一直以来,习近平都认为他能改变世界;但在既定利益面前,他必然会被全盘推翻-一中国与世界经历了几十年磨合,不可能因某个人而决裂;共产党也不会为习近平的一己之利去与世界冷战;倘若他执意破坏共同利益,最终会触犯众怒。而此时对他来说就很危险,因为大家会采取反习不反共的策略;两边的高层会建立协作,去引导一场政治变局,把习近平和共产党切割;而这会让他遭遇一个墙倒众人推的局面,并成为政治妥协之下的献祭。”

“习近平很可能遭遇一个落寞的收场,对他来说,该来的总会来;人们不会固守不切实际的幻想,去跟随他一起覆亡。即便是他的支持者,也会与他渐行渐远。而当大家都离去,只把他一人留在宝座上茕茕孑立时,也就是他的政治生命寿终正寝之时。”

这些话道出很多中国人的心声一一或者说是很多人的希望。我对习将被替换的判断与《客》文相似,习从集权到一人独裁,并在国内推行全面极权,伤害了国内所有阶层的利益。如果不换习,中共将与习同归于尽。习把中国所有阶层都得罪完了,反习、去习已成为中国官学商精英层的共识,也是民心所向,我认为中共仍有自救自保的能力,因此大概率习无法再连任。

二、习得罪了几乎所有官员

习一改华国锋之后中共党政分权的惯例,一人大权独揽,这首先得罪了所有行政系统官员。习已实质上称帝,皇权与相权之争,是中国专制政体长期的主题,但以前的皇权是自己打下来或世袭而来,在当时具有“应天受命”的普遍认可的道德正当性,而习只是出生于和平年代的官僚之一,仅有与普通的红二代官员相似的经历,无丰功伟绩可为称帝本钱,侥幸被选中而已。习上任后靠选择性反腐竖威与集权,但维持稳定统治所需要的三要素:信仰共识、暴力恐怖、绩效利益,习只拥有暴力恐怖一项,其他二项都是负数,因为他在任上与改革开放的共识作对,开历史倒车;大搞国进民退,打压整治企业家阶层,把经济搞得一团糟;禁言限网严控言论,集权独裁,得罪了所有阶层,也影响了官员阶层的利益。

维持暴力恐怖统治靠枪杆子,而枪杆子需要钱袋子支撑,负责汲取钱财的行政官僚体系,自身也需要高成本去维护。现在中国地方财政已全面收不敷支,官员的收入也普遍下降。钱袋子瘪了,习为讨好枪杆子,还在搞“先军政治”,将财政支出向军队倾斜,最近还出台当兵退伍可以直升大学的政策,并不断提高现职军人待遇,这必进一步加剧财政资源分配紧张,难以为继,也让没有得到均等待遇的几千万退伍老兵深感不平。

习为了维持独裁与极权统治,对官员实行恐怖高压,中国官员须上交护照,电话微信邮件都可能被监控,随时可能“被查”,人身自由与安全毫无保障,实际上成为生活在无形的数字互联网大监狱里的人犯。而且习由于自卑与恐惧,对所有官员都不放心,尤其害怕官员搞“团团伙伙”,严厉打压,而任何官员总难免涉及上下级人事关系,掌权的官员更难免有各种利益纠葛,因此随时面临“被查”风险。目前所有中国官员都“人在房中坐,不知大祸何时降”,在监察委等的阴影里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对工作敷衍搪塞,干怕出错,不干怕出事,焦虑煎熬。监察委官员也是一样的朝不保夕,曾任中央巡视组组长的董宏被查处,并被判处死缓,即是一例。现在习进一步搞‘倒查二十年’,退休多年的官员也屡屡“出事”。只要习在任,中国所有官员到死也不得安宁。

制造恐惧,是无能的独裁者维持独裁统治的必要手段,同时独裁者也因此给自己埋下了无数定时炸弹。习自任所有重要部门的小组长,专权超过了毛,因为毛只管大事,小事放给周刘,习则一直管到厕所,亲自指导“厕所革命”。不去习,中国国无宁日,官无宁日。因此中国官员阶层有强烈的愿望换习。

三、习让中国商界从失望到绝望

这里商界指中国私企与外资企业。中国国企就是官衙,国企管理者就是官员,其心态与上面官员一样。

习的倒行逆施与愚蠢施政重创了中国经济。习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整治打压,致使“中概互联”企业整体衰落。对教培行业实行“种族灭绝”。对房地产企业以限购限价政策实行计划经济,又以“三道红线”人为制造房企流动性枯竭,于是中国小房企大量破产,大房企不断爆雷。房产中介业几百万人失业。煤电官营垄断导致中国煤电荒。在这之前的几年,中国P2P已全军覆没,保险理财投资风险四伏,股市多年如一日地割韭菜,中国股市业绩世界垫底。习让中国从其上台前的世界经济发展火车头,变成了资本四散逃离、经济危机四伏的老破船,只凭体量大,靠惯性漂移。

至于《客》文说习执政恰遇经济下行周期,并不存在,相反,习上台时中国正处于千年一遇的历史发展时期,中国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在美日欧发达国家扶持下中国成了世界工厂,产业链完整、基础设施齐全、国内外的市场规模大、制造业劳动力素质高,江胡的不折腾使中国经济自由度相对较高(当然江胡政改不作为,“毛病未除,积恶成习”,是其失职)。如果没有习两脚都踩油门地开倒车,以上五大优势本可使中国在21世纪上半叶延续经济发展优势。

《客》文说的中国老龄化加剧与土地财政难延续都是事实,但说中国劳动力红利已经消失不符事实,因为中国农村劳动力从来没有过充分就业(西方通常认为失业率低于5%且不存在就业不足,即为充分就业),实际上中国就业最好的时候,农村失业加就业不足率一直应在20%以上,现在应已超过30%。中低端制造业所需的劳动力全球可能也只需四五亿,中国制造业的熟练劳动力数量,与全国现有可就业劳动力数量,都仍是是世界第一,足够长期支撑世界工厂地位。有统计数据称中国工程师数量是美国的十倍,工程师红利比人口数量红利更有价值,但前提是中国能够长期留住外资企业,让私企老板安心舒心地投资发展,持续提供就业机会。

中国的土地财政不可持续,但没有土地财政的国家,房地产业仍然是可持续的支柱产业之一。

可惜中国的经济发展势头,被习的不断瞎折腾,政经开倒车,及战狼外交合力打断。目前中国内外资企业普遍信心崩溃,企业能外迁的外迁,难以外迁的降低投资规模,无心发展了。当前的中国经济发展靠惯性,增长数据靠统计局“技术处理”。由于新冠疫情导致境外企业普遍开工不足,意外地让中国这二年出口创汇贸易额提升,但疫情过后,可预见中国出口必直线下跌。

中国内需则由于层层加码的病毒清零政策,扰乱了民众的正常生活与市场运行,加上政府各部门变本加厉的汲取搜刮,已一片萧条。霸州乱罚款事件绝非个例。与政府公布的2021年度较上年GDP增长8.1%、税收增长11.9%的统计数据相反,中国民不聊生已是普遍现象。所以习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放风称中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这其实是习多年倒行逆施的恶果。

更糟糕的是,习的瞎折腾打断了中国经济发展良好势头,中国2022年及之后的经济发展趋势更不乐观一一因为经济上升与跌落都有惯性。现在中国私企大老板忧心绝望,中老板躺平观望,小老板短吁长叹。

四、学界是中国最焦虑的群体,左右都对习恨之入骨

表达与交流是知识人的基本生存方式,习却粗暴地勒住了中国所有知识人的喉咙。在21世纪的中国,数百万计的中国高校教师、中小学教师,科研机构人员,被隔绝于世界互联网之外,无法及时获取前沿信息,却又必须在监视探头下战战兢兢地照本宣科,没有一点自由表达的空间。虽然中国知识阶层几千年来第一次被圈养起来,似暂免了饥馁之虞,但却被剥夺了言论自由。习上台后,禁言限网更变本加厉。习对思想与言论自由的极权打压,相当于对中国学人在精神上进行阉割去势,顺从者都成了精神上的太监。这是所有中国知识人的耻辱。古代读书人还能处士横议,学而优则仕,中国当前的学人在习的极权下与权力与利益都无缘,大学成了衙门,但衙役已人满为患,个别甘于坠落的知识人想接受精神阄割后谋个帮闲讨点剩菜余羹也难,庞大的官僚阶层已没有余沥可以对外分享,取消教师的“事业编”还将逐渐把教师排挤出吃公粮行列。知识人如“妄议”朝政则面临着立即丢饭碗的危险。江胡时代,知识人还能发点牢骚,习治时代他们说句真话便会挨闷棍巴掌,上课稍一自由发挥便可能被人举报,纯搞科研的也要跑课题找关系求经费。毛打断了中国知识人的脊梁,习钳住中国知识人的咽喉,还将知识人的脸按在地上摩擦。长期禁网与世隔绝导致中国知识人与世界先进水平的距离越来越远,久而久之中国知识人的学识与精神都将严重退化。职业天性与对知识、生命意义、存在感的本能追求,使得他们仍然需要交流与发声,但习治时代不但对“自由化”言论严禁重罚,连左媒乌有之乡等发文都时被删封,因此习被左右不同立场的知识人共同憎恶。习已成为所有中国知识人的公敌,知识界倒习的愿望比其他阶层还强烈。

五、中国民众曾经拥习反腐,但现在普遍盼其下台

如《客》文所说,习受到中国所有阶层的蔑视,这在独裁者中确很少见。习读书少不是原因,同样“工农兵”出身的胡赵就广受尊敬与怀念。主要是因为习攫取改革开放的经济成果,反过来作为搞极权的本钱,剥夺人民自由,倒行逆施重回老路的行径让民众极其反感。

2020年1月,新冠疫情随着中国官方隐瞒事实真相、对李文亮医生等人训戒封口而扩散漫延,给全球带来重大灾难。中国政府从封口到封城,全体民众饱受“清零”等政策之虐,中共还借此强化了全民数字监控系统,一个健康码就可限制全体百姓的人身自由,真正实现了奥威尔小说《1984》描述的情景。而这一切的成本,都需要被监控的百姓负担。物极必反,对基本自由与人权的渴望,正成为国人共识。徐州“铁链女”事件,一个多月来民间对公权力的责疑还在持续发酵,背后是对极权统治的极其不满与愤怒。

中共的长期洗脑教育有用,但药效正迅速递减。小粉红们平时靠虚幻的爱国主义弥补生活的平凡单调无聊,分不清爱国家不等于爱政府,但待经历过自己居住的小区被封、重复长时间排队验核酸、禁路限行等全球最严的“清零”暴政后,加上由此带来的失业减薪停业关店百业萧条,习上台之初选择性反腐在民间积累的一点支持率,已荡然无存。

现代视听工具是双刃剑,便于监控也便于信息传播。微信微博等毕竟大大增加了受众信息量,随着习治时代极权加剧,专政的铁拳频频普施于众,小粉红们被封号禁言几回,就会悟到:“厉害国”其实只对本国百姓厉害,中国百姓只是“我们不惜一切代价”的那个代价,中国政府对外大撒币,对俄当龟孙。你爱“国”,但“国”不爱你。那个冒充“国家”的本朝政府,永远只拿你当韭菜割。中国的计划生育曾经无比血腥,“宁可血流成河,不可多生一人”,现在中国政府又酝酿对不生三胎者实施各种歧视待遇,中国民众的生育权始终不属于自己,而抚养孩子的费用与教育医疗房价始终压力山大一一随着经济进一步恶化,底层更多的人生活将陷入绝望。

许多民众已经知道:凡是强制代表人民的政府都是伪政府,自称“必须坚持我的领导”的政党就是黑社会,人民日报曾经宣称的邪教特征“思想控制、信息控制、妖魔化外界”等,正是中共宣传的马教特征。

现在中国民间的普遍疑问是,(习)这只200斤的猪上了屋顶后,如何才能让它下来?无力感是民间很普遍的现象,但觉悟的群体正在不断扩大,从几年来微信微博上微友冒险声援雷洋、铁链女,到为李文亮、许章润、耿潇男、陈秋实、张展、王爱忠等人冒险发声的声浪中便可窥一斑。按中国政治现状,民众无法参政议政,无法决定习的去留,换习只能靠体制内的自我保护机制,但反习已是体制内外的共识,民意、舆情还是能够一定程度影响国家政治的。

六、习如以枪杆子对全体高层“逼选”连任,是习个人对中共组织的政变

习如“刀刃向内”必会自断生路。毕竟中国人已有三十年改革开放带来的一定程度的自由与民主观念、私有财产、个人权利意识,习不可能将中国变回朝鲜一一其实金三小朝廷如没有习朝明里暗里的支撑,早已解体散架。习如果想继续连任,唯一的手段是用禁卫军将所有高层官员控制起来,逼其举手选习连任。如果这样,其实是习个人以政变手段颠覆共产党。历史上毛在文革中曾经变相施行过,但后果是其一死就被抄家,老臣们重新将政权转化为红色权贵的集体产权。而习绝没有毛打江山过程中长期积累的巨大威望,也缺乏毛的个人魅力与灵活手腕,因此习如玩火,必自焚。古罗马的僭主常利用禁卫军垄断权位,但最后僭主总是被禁卫军玩弄于掌股之中,屡被出卖废黜。死命拥戴老皇帝的禁卫军会被一并消灭。而对现代的禁卫军来说,得罪整个体制是自取灭亡,因为没有坚固的城墙与盔甲可让自己长期不受伤害了。只靠钱也难买忠诚,钱越多越惜命,使其更不敢与整个体制为敌。而且政党内部如闹到这地步,离分崩离析就不远了。习继续连任与否已事关中共生死存亡,中共体制内人士不会任其共有的集体产权,被习一人糟蹋光。折腾百姓时,大小官员可以昧着良心做帮凶,自己赖以生存的政权共有产权被习独占,去习保共会成为高层共识。

自中共成立以来,共有过14位总书记,大都被体制内废黜,终身执政的只有毛一人(任瑞金苏维埃主席时也被罢免过),而毛死后即被清算。习才徳不配位,却比任何一任都更蛮横霸道,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对等,有人认为习可以控制禁卫军与利用数字监控系统,严密监管高官,但监控机器也是需要庞大的队伍去控制的,习的学识智力与臃肿老态的身体,显然无法自司监控全体高官之职,假于人手则无法避免“刀刃向内”伤了自己。谁都知道以习的愚鲁与老态,绝不是个可长期倚靠的对象。因此如果习今年任期届满不识相下台,还要继续连任,则他或象斯大林一样蹊跷得病,躺在自己尿屎中无人救护直到死去;或如赫鲁晓夫一样被废黜,都是大概率事件。

所谓的“习家军”其实并不存在,习任总书记前,只在几个地方任上草草过渡,没有时间与条件建立自己的可靠班底,习更无知人善任之识,其上任后提拨重用的,多为地方任上偶然共事的温顺的技术官僚,大多对习并无真正忠诚度,其关系并未经过任何风浪考验,所谓拥习仅为了出人头地找个现成的靠山罢了。因此除了个别习破格火速提拔的草包与佞臣,习提拨的官员,也大多可以成为换习的同盟军,与习脱离关系后都可继续留任,改为新任主帅效力。

七、换了司机,还要变道

新任者无论是谁,出于其个人利益、中共政党利益及国民利益,都必然会改弦易辙,改变习的倒行逆施政策,设法赢取内外人心,才能稳固统治。富民强国,才能赢取人心,为此必然会重提改革开放,高喊保护私有产权,对外吸引更多外资,对内稳定民企人心。因为只有经济发展,才能富民强国。因此无论谁继任,必都强于习。

变化,才有可能带来更多的变化。换习将给中国带来新的希望。但继任者不能是另一个薄熙来,我完全不认同《客》文对薄的溢美之词。薄只是比习多懂一点外语而已,同样是红色道路上的司机。须知红色道路通往血海。所以一些人说,不变道,不如任由习继续连任,加速完成中国历史的这一轮循环。只是这样的结局,不会有赢家。

习的后任政改方面能够做到什么程度?这将决定其继任执政的二种不同结局一一

一种是继任者如同另一个薄熙来,仅作经济政策调整而不改良政体,则不管其手腕多高明圆滑,其执政结局将只是延续了中共统治,但仍将使中国错失千年一遇的发展机遇,中国因政治制度改良滞后而无法取信于内外,在国际上将继续孤立,国内的矛盾仍将越来越激化,外资撤离,内资躺平,经济继续衰落,社会逐渐坍塌。一一哪怕衰落速度比习治时期稍缓。现政权如不主动开启政治改革步伐,审时度势,以明智的方式与适当的次序,依次建设宪政、法治、自由、民主、平等,则现政权最后仍必走向解体,中国仍将重回治乱循环。

另一种是珍惜改良时机,顺势而为,凝聚共识,调整航向,真诚开启中国宪政进程,以宪政巩固改革开放结果,有序渐进,则习的倒行逆施可成为后任者政治改革的动力。假以时日,有望实现中国的和平转型。新任者如有明确的政改路线图,有行宪的实际行动,则我建议给新任者更多的耐心,更多的支持。

只有换习,才能保中共。

只有宪政,才能救中国。

总浏览量 4,069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944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