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标题:必须切断俄侵乌的后勤供应链:美欧日资金仍在通过中国不停地输往俄罗斯

一、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经费从哪里来?

打仗需要花钱。俄罗斯发动侵略战争的经济来源,主要来自中国、欧洲、美国、日本。其中中国是俄罗斯出口商品的第一大买主,据中国商务部发布的数据,2021年中俄货物贸易额达1468.7亿美元,中国连续12年稳居俄罗斯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习近平上台后的九年多,中国输往俄罗斯的资金近1万亿美元。

中国输往到俄罗斯的资金,归根结底主要来自美欧日。看事实:

2021年,中国大陆出口3.36万亿美元,其中对美国出口人民币37,224.4亿元,折合美元约5900亿美元。对欧盟出口人民币33,483.4亿元,折合美元约5300亿美元。对日本的出口额约1560亿美元。三项合计约12760亿美元。

2021年中国的贸易顺差为6760亿美元。截至2021年末,中国大陆外汇储备余额32502亿美元。中国外汇储备主要来源于对美国的贸易顺差结余。

中国是外汇管制的国家,中国企业所有出口所得的外汇收入,都归中国大陆政府所有,中国政府印人民币,换走中国企业所有的出口外汇收入。

按中国商务部数据统计,仅自2010年至2021年,美国、欧盟、日本进口中国商品与服务,给中国政府提供了不少于10万亿美元的外汇收入。

俄罗斯现在的年GDP总量,据俄统计局数据 仅约为1.4万亿美元。相比2021年仅美国加州全年GDP就超过3.2万亿美元,高于俄罗斯一倍以上。

俄罗斯凭这点收入,挟核大国的威慑力,就敢公然一次再次发动侵略战争,这次侵乌战争中还悍然将俄核武器置于“特殊作战任务模式”,对国际社会施行严重的核威胁。西方国家除了对俄经济制裁与对乌武器支援,在军事上一筹莫展,乌克兰一再请求西方国家在乌克兰设禁飞区,西方国家都不敢,眼睁睁看着俄罗斯对乌克兰施暴。

普京很清楚其侵乌必受到西方国家的严厉制裁,之所以仍敢于再次发动侵略战争,是因为有习共持续在背后支持。据纽约时报报道,习共在2021年12月就从美国得到俄罗斯即将攻打乌克兰的消息,美国一再请中国政府调停,中方拒绝,随后还抓紧与俄国签订购买石油大单,及放开购买俄小麦,为俄输血打气。2022年2月4日习与普京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当天发表联合声明,称“两国友好没有止境,合作没有禁区”,还公布了广泛的中俄经济合作计划,当天中方又给俄罗斯奉送购买其1亿吨石油的大单。

侵乌战争打响后,俄罗斯通过其驻中国大使馆,公布了普京于与习近平的部分通话内容,显示习近平对俄侵略行为,连表面的反对都没有。俄将普习通话公布于众,是想将中国绑定在俄的战车上。

中国已经是俄罗斯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在2022年的冬奥会期间普京访华,签下1175亿美元的能源大单,两国还同意将双边贸易在2024年提升到2500亿美元。一一如果俄罗斯经济在中国支持下继续增长,俄罗斯的暴力倾向及施暴后果会更严重。

如果习近平治下的中国成为下一个俄罗斯,而中国经济体量是俄的十倍以上,那时西方世界又将如何应对?

二、专制国家经济发展不会必然带来政治改良,反可能成为加强极权统治的本钱

一直以来,西方国家忽视了一一甚至是故意视而不见的是,西方国家给予专制国家的贸易顺差,主要被其专制政权所攫取,变成加强专制统治的经济支撑。国际贸易当然也让双方企业与民众受益,但在专制国家,专制政权是更大的受益者,而为外贸出口努力工作的民众,成为专制政体的挣外汇机器,人权与自由并没有得到基本保障。

我在一篇文章中曾说过,“多年来,承平日久的西方国家,按资本利益最大化的逻辑,推动了产业梯度转移,接纳仍然‘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中国,其对中国及一些专制国家存在两大误判:

一是认为经济发展必定会带来政治改良,现在虽然西方多数人对此已经绝望,但还是有些人仍心怀侥幸,尤其是西方经理人掌控的大资本,过于急切的逐利欲望与政治上的目光短浅交织,使其总是一旦看到中共又口头强调要调整其开倒车的经济政策,又提改革开放了,就欢欣鼓舞,蠢蠢欲动又要投资中国。

二是误以为仅靠市场竞争,西方国家也能够胜出,民主必然会胜利,如美国拜登政府上台之初制定的对华政策:‘竞争,共存,不寻求改变中国内政’,天真地以为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仍可以在地球上和平共处。但事实上,自由市场竞争无法在市场经济国家与极权国家之间正常进行,西方国家如果与一个被极权控制的“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劳改场”竞争,而且大劳改场也懂得如何奖惩犯人,也不断学习西方国家的新技术,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西方国家一定赢不了。民主政体并不必然会战胜专制政体。二千多年前,斯巴达就打败了雅典。

俄侵乌事件会让西方国家警醒:必须将国家安全,置于经济成本的考量之上,因为西方国家输往专制政体的每一分钱,都可能变成专制政体进攻民主国家的枪炮子弹。”

因此必须将贸易与人权挂钩。一一“人权是所有人与生俱有的权利,它不分种族、性别、国籍、族裔、语言、宗教或任何其他身份地位。人权包括生命和自由的权利、不受奴役和酷刑的权利、意见和言论自由的权利、获得工作和教育的权利以及其他更多权利。 人人有权不受歧视地享受这些权利。”(世界人权宣言)。

在中国、俄罗斯等国家,民众基本人权并没有得到保障。政府侵犯公民人权的情形,中国比俄罗斯更严重。

一个无视本国民众与他国民众基本人权的国家,是世界和平国家的威胁。俄侵乌战争,充分显示民主国家必须共同努力,促进专制国家内部改变、消灭专制政体的必要性与紧迫性。为此,民主国家首先要停止给专制政体经济输血。

三、问题与对策

在美国与中国于1999年11月15日签署关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双边协议之前,美国国会一年一度辩论关于中国的最惠国待遇问题,不少议员要求将贸易与人权挂钩,客观上促使专制国家关注人权问题。自2001年11月10日多哈会议通过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的决定后,中国政府不再担心人权问题影响国际贸易,结果是中国的经济发展,并没有带来人权的改善。习上台后,中国的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

但不再需要顾虑人权问题的中国,已融入世界制造业的产业供应链,全球化已经发展到不分国家制度、意识形态、信仰与文化差异、地缘政治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舍难分的地步。再次分开会有痛苦,民主国家也须承受相当大的代价。

但这是民主社会必须承受的代价。民主国家不能记吃不记打,伤疤未好就忘了痛。试问:

1.如果前苏联每年能获得三万亿美元以上的外贸收入,前苏联会解体吗?(中国2021年外贸出口收入3.36万亿美元。)

2.如果专制政体获得西方国家源源不断的资金输入,这些资金很大部分变成了镇压国内民众追求自由民主抗争的维稳经费,变成以“一带一路”等名义的对外扩张,变成支持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战争经费一一俄罗斯的下一个侵略目标也可能是其他某个西方国家,变成俄中维护其核武库的经费一一而这些核弹头一直来都指向美国、欧洲、日本等国家的大城市一一西方国家还能够继续做鸵鸟,继续将贸易与人权脱钩吗?

西方国家再也不能要钱不要命。现在,西方国家应当共同发出清晰的要求:

1.中国必须与俄罗斯在经济上脱钩,西方国家要给中共设定明确的脱钩范围与时间表。否则就将中共政权也列入制裁名单,如同1941年7月28日美国宣布对日本进行的经济制裁,冻结日本在美国内的所有财产,包括实行石油等战略物资的禁运。

2.设定中国政府改善国内人权的时间表,中国政府如果不落实执行,即分期分类地大幅提高自中国进口产品的关税。促进世界制造业产业链重新布局。

3.对中国政府及官员侵犯人权的行为,进行制裁。

4、给乌克兰更多军事与经济支持。

西方国家有人担心现在对中国提出过多要求或进行制裁,更会把中国逼到俄罗斯那边去,导致中俄两大强国进一步联手。这种担心可以理解,在俄中结成如此紧密的准盟友关系之前,对中俄区别对待、分化瓦解的政策有其合理性,美国当年联中抗苏,有效果,虽然也留下后遗症一一即不区分意识形态的联合,客观上缓和了专制政体的内部危机,无原则地与专制国家发展经贸关系,会促进专制力量的恶性发展。

中国在俄侵乌战争中表面上的中立,也是值得欢迎鼓励的。但西方国家必须接受2014年俄侵占乌克兰克里米亚后,西方国家对俄制裁,被中共暗中支持俄罗斯的手段化解的教训。所以现在必须给中方提出清晰明确的要求,听其言并观其行。如果中方继续在事实上援俄侵乌,则西方国家必须放弃绥靖,采取强有力的制裁行动。

俄中内部都酝酿着巨大的变革因素,貌似强大的专制政体,更容易发生脆断。中俄内部似火山爆发前的沉默,反抗力量虽然还在地下积聚能量,但敏感者能感受得到。外部制裁是必不可少的促变动力。

把中俄变成世界和平与稳定的力量,世界会更安全更美好。西方国家应该对此有清晰的认识,要有果断的行动。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234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