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为中国大陆独立学者

自从2月24日普京悍然下令入侵乌克兰以来,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在总统泽连斯基的领导下,乌克兰人民展现出了举世瞩目的保家卫国的勇气,不但挫败了普京原本希望的速胜图谋,事实上让普京军队深陷泥潭。 迄今为止,这场战事已经历时超过半个月,乌克兰首都基辅和第二大城市卡尔科夫以及大部分领土依然牢牢掌握在乌克兰方面,俄军损兵折将,付出重大代价,但军事目标进展极其有限。

随着欧美加强对乌克兰军事援助,乌克兰方面抵抗意志强烈,并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等因素,而俄军失道寡助,官兵士气低下,国际社会对俄罗斯的全面而严厉经济制裁,更是让俄罗斯国内民众生存维艰,民怨沸腾,在这种背景下,普京对这场战争的如意算盘,基本已经破产,战事拖延将越来越不利于普京维系其统治,普京该面对现实寻找台阶了。

然而,长期掌权的独裁者,往往会被权力幻像所蒙蔽,认为自己掌握足够力量,可以随心所欲,不愿意接受现实,更不愿意接受失败。 而从公众视角而言,任何公开的失败在政治上都是非常危险的,独裁者是很难公开承认错误的,更缺乏民主体制下的那种自我纠错机制。 因此在外交舞台上,俄罗斯虽然和乌克兰展开了多轮谈判,也就人道主义走廊等技术性安排达成一些协议, 但总来得说,俄罗斯立场强硬,无意立刻撤军,面对军事上的不利局面,普京有可能投入更大规模兵力,强攻乌克兰首都基辅等战略要地,与此同时, 普京甚至试图通过核恫吓,让北约和美国等国家在援助乌克兰方面有所忌惮。

然而现实终究会展现其力量,军事上,普京的速胜目标已经失败,每一天的战事拖延都是多一分灾难;经济上,欧美对俄罗斯的全面制裁将会让俄罗斯经济活力暴跌,外交上,除了少数几个国家,俄罗斯的侵略战争将继续成为国际社会强烈谴责的对象。 而普京本人则从一个威震一方的大国领袖变成国际弃儿。

在这些结构性力量塑造之下,我们需要更明确的追问, 普京本人的最终命运将会如何?

从最理性的角度来看,普京依然有机会止损,寻找台阶下,并保存其政治资本。可能的方式是,通过加大威慑和恐吓做谈判筹码,实际上达成一个比较有利于俄罗斯的所谓外交解决方案,其基本内容包括乌克兰不再寻求加入北约,正式承认克里米亚归属俄罗斯,至于乌东顿巴斯地区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相关争议则暂时搁置,普京可以班师回朝,并利用其控制的舆论体系对俄罗斯民众进行洗脑,宣布军事行动胜利结束。他得以继续维系他的统治,甚至赢得2024年新一届总统选举,继续做普京大帝。

这种选项的挑战之一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成功抵抗,乌克兰一方有更好的谈判筹码,在克里米亚和乌东顿巴斯的归属问题上可能有更强硬的立场, 未必愿意向普京让步。 此外经过这么多年的社会转型,俄罗斯毕竟有一些信息和新闻自由度,要把这场丢脸的战争描述为一场伟大的胜利,还是有些难度。

此外,更重要的是,即使俄罗斯和乌克兰达成停火或撤军协议,这只是这场以俄罗斯为一方、以欧美为另一方的后冷战时代最严重的冲突的一部分,一个觉醒的欧洲已经充分意识到普京体制的威胁,他们不会天真的认为经过这次挫败,普京体制可以从良, 普京体制的完好无损将是他们长期的噩梦。保持经济制裁压力,督促俄罗斯向民主政体回归,以压促变肯定是他们的必然选项。 因此即使乌克兰上空的硝烟熄灭,欧美对俄罗斯的大部分经济制裁将会持续,俄罗斯的经济社会在危急中继续动荡,这将不断侵蚀普京的政治资本,普京被迫端坐在火山口。

这种路径选择是不需要想象力的,毫无疑问,以普京的政治智慧,他选择上述路径的概率是最高的,不幸的是,这种选择是缺乏戏剧性的,其效果呈现是冗长且乏味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就需要预先排除任何其他戏剧性选项。假如外界对普京精神状态的猜测有一些道理,假如普京也经常陷入独裁者暮年的那种偏执和不安全感,或者人们干脆放飞想象,那么普京的命运,可能有哪些戏剧化选项呢?

其实,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参考人类历史上众多独裁者的消亡史,普京肯定也面临某种程度的民变和政变的威胁,而根据俄罗斯当下的政治情境, 民变和政变可能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兹简述如下。

这场失败战争极大地消耗了普京的政治资本,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极大的加深了俄罗斯人民的痛苦,普京当年的豪言“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变成一个笑话,2024年总统选举中,俄罗斯人民最终选择抛弃普京。下台后的普京因为贪腐和战争等罪被提起公诉,从普京的俄罗斯变成摆脱了普京的俄罗斯,俄罗斯真正进入现代社会,这可以被称为符合既定宪法程序的民主变革。

另外一种可能的民变模式,也就是在长期经济和社会灾难之下,俄罗斯民众抗议浪潮此起彼伏,规模不断扩大,通过广场示威甚至围困克林姆林宫等方式表达愤怒,抗议浪潮暗中得到俄罗斯社会精英支持,普京镇压手段失灵,压力之下被迫辞职,并接受审判。这是通过社会运动带来的的民变。

政变的形式多样,以俄罗斯军队的建制化程度和规模,不太有像非洲国家那样由于小规模的官兵哗变就导致政治中枢被颠覆的可能性。因此军事政变要发生,肯定来自俄罗斯高层军官的密谋和协同。普京掌控俄罗斯20多年,理论上高级军事将领,以及要害部门都应该是他的亲信,然而亲信并非总是可靠的。普京的克格勃经历,也让他不会轻信自己的亲信,普京会对这些亲信进行严密监视,防止他们任何可能的异动。他和国防部长及总参谋长开会时隔着的那种长长的桌子,就是这种彼此缺乏信任的最佳体现。因此普京在军队的亲信们, 不会和普京有那种血肉相连的内在信任。 作为高度建制化的军队, 战事进展不顺肯定会在普京和军队高级将领之间造成罅隙,彼此不再有平时那种利益共享互相成就的信任感。可以合理的推定, 在通常情况下,军事将领们不会有非分之想。但是当普京的不安全增加,越来越偏执或歇斯底里的时候,尤其是宣布采取核武威慑的时候,其实就是对他亲信团队的某种逆向动员,迫使他们采取某种政治冒险。 窃贼是没有荣誉感的,他的亲信团队不可能陪着一个疯子同归于尽,普京的疯狂必然导致其自身的灭亡。 当然,目前外界对普京和其高级军事将领们之间的矛盾并不掌握多少证据,但是理论上应该存在的,现实中往往会存在。

现实政治博弈往往不是单线条的,不同政治力量既可能是相互排斥的,也可能是相互强化的,人们往往在不可思议的事件发生之后,才会理解事件背后的逻辑。同理,导致普京出局的民变、军事政变或两者的某种混合,只有在事件发生之后,人们才能清晰梳理其中的逻辑线索。

当然,比上述模式更戏剧化的是政治暗杀。有论者认为,以普京长期克格勃的经历和对自身安全的严密防控,对他的暗杀不会有机会,这种推理就像说医生就不会生病一样,当然是无知和荒谬的,但是对普京面临的这种风险,任何分析和推测都是不必要的,不可预知的领域,应该留给上帝。

其实,2月24日以来这一幕大戏,真正的主角是乌克兰人民,是他们的勇敢无畏,戳穿了皇帝的新装,使得像普京如何出局这种原本不可思议的话题,变成了合乎情理且牵动人心的智力猜想。在结果最终呈现之前,各种猜想都应该继续。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306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