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斯塔西娅.弗拉索娃(Anastasia Vlasova)供图,盖蒂图片社(Getty Images)
2022年3月1日,就在距乌克兰首都基辅市不远的伊尔平(Irpin)市,人们正穿过伊尔平河上一座被摧毁的桥梁。

原文出处:ChinaFile
原文链接:China’s Calculus on the Invasion of Ukraine | ChinaFile
译文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310
译者:太史齐
副标题:“中国文件”(ChinaFile)的一次对话

参与人:保罗.亨勒(Paul Haenle,中文名韩磊)、邦妮.格拉泽(Bonnie S. Glaser,中文名葛来仪)、瑞恩.哈斯(Ryan Hass,中文名何瑞恩)、帕米拉.凯尔.格罗斯莉(Pamela Kyle Crossley,中文名柯娇燕)、肯顿.蒂鲍特(Kenton Thibaut)、罗杰尔.克瑞默斯(Rogier Creemers) ,2022年3月2日

“中国文件.对话”(ChinaFile Conversation)是每周一次由世界一流中国问题专家参与的讨论中国问题的实况直播新闻节目

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了乌克兰。之后一周,平民伤亡逾500人,轰炸导致数十万乌克兰人逃过边界。主流国际社会的反应迅速、一致,这些反应包括包括对俄罗斯的制裁、向乌克兰运送军火以及对俄罗斯的同声谴责。然而,中共却明显地置身事外。中共驻联合国大使在谴责俄罗斯入侵行径的投票中弃权,而中共媒体也同样拒不使用“入侵”一词。另一方面,中共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将国家主权不可侵犯作为其外交政策的基石,因而,习近平在为普京的侵略行动辩解时面临着如何平衡其立场的难题。

艾毕.赛义夫(Abby Seiff):一周以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对中共意味着什么?要想更清楚地观察中共对这场战争的立场可能会如何演变,应该从何处入手?

以下是专家们的评论:

保罗.亨勒(Paul Haenle,韩磊)

保罗.亨勒:正如我的卡内基基金会同事伊万.费根鲍姆(Evan Feigenbaum)所指出的,俄乌局势迫使中共力图平衡三个互不相容的目标:与俄罗斯的战略伙伴关系、坚守不干涉和国家主权的原则、避免进一步损害与欧盟和美国的关系。自战争开始以来,中共对不断加剧的冲突所发出的信息有些含糊不清,既强调乌克兰主权的重要性,也强调回应俄罗斯关注自身安全的重要性。

然而,在过去几天里,北京当局的立场似乎越发固化。中共继续通过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为俄罗斯背书,反对北约扩张和对俄罗斯的制裁。同时,它还空头承诺坚持它的各项不干涉原则以及与乌克兰的积极关系。简而言之,北京当局正力图跨越许多人认为是不可跨越的鸿沟。

尽管全球都在谴责俄罗斯,但中共似乎一直支持它的这个北方邻国,在联合国为俄罗斯提供外交掩饰,并且至今仍然拒绝参与对莫斯科和俄罗斯精英的制裁。这一做法势必进一步加剧中共与美国、与欧盟的关系。那么,北京当局为何不愿疏远莫斯科呢?

至少有四个可能的理由。首先,鉴于中共与美国和欧洲的关系不稳,北京当局意识到了让莫斯科站在与自己交好的一边之重要性。北京当局已将美国确定为其主要的地缘政治对手,即使习近平撤回对普京的支持,中美关系仍会持续紧张。很难想象习近平个人支持普京入侵乌克兰的决定,他在与俄罗斯总统一次通话中恳求俄罗斯与乌克兰进行谈判就是证明。只是,习近平的算计是,至少在目前,继续把普京作为伙伴,尽管是惹是生非和伙伴,仍比放弃普京要好。

第二个、也是与第一个相关的可能性是,北京当局意识到莫斯科的经济困境将使中共能够廉价地获得俄罗斯的原材料,为中国的工业引擎提供动力的原材料。此外,北京当局还将能够对俄罗斯经济事务产生前所未有的影响力。

第三,中国的外交决策部门可能也会因俄罗斯消耗了美国和欧洲的大部分注意力而兴奋不已。有观点认为,莫斯科分散了美欧的注意力,使中国在印太地区赢得更多的喘息空间。

最后,大多数中国学者在最近几年的研究中认为习近平决定与普京建立密切的个人关系是中俄关系升温的主要动力之一。自2013年以来,两人已会面近40次,庆祝生日,共享鱼子酱和伏特加酒,并在此过程中发展了牢固的个人联系。这就向中共官僚机构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即努力改善中俄关系已经得到习近平的首肯。因此,眼下对中共体制内的任何个人而言,建议中共应该重新审视它与俄罗斯紧密战略合作关系的利弊,都是有政治风险的。在中共二十大之前业已高度紧张的政治气氛中,这种建议可能被视为对习近平以及他与普京关系的直接批评。在这一点上,中共就其目前对俄罗斯的支持所做出的任何重大转变都可能需要由中共最高层决定。

邦妮.格拉泽(Bonnie S. Glaser,葛来仪)

邦妮.格拉泽: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一周后,北京当局正努力在维护其与莫斯科迅速发展的关系、坚持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原则、控制其与西方国家关系所遭受的损害三者之间寻求平衡。普京决定对乌克兰动用大规模军事力量并非中共所乐见的,并已使习近平陷入难堪境地。对北京当局而言,外交解决才是更好的结果,即北约承诺不再进一步东扩、乌克兰接受中立地位、以美国为首的联盟受到削弱。事实却相反,乌克兰的无辜平民正在被杀害,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许多人认为北京当局是普京发动战争的助推器。

随着对俄罗斯的制裁开始生效,习近平现在必须决定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救助俄罗斯的经济和金融体系。北京当局长期以来一直反对国际制裁,认为国际制裁是国内法的“长臂管辖”。中共可能设法帮助莫斯科减轻制裁的影响而又不公然违反制裁。中共可以套用它帮助伊朗和朝鲜逃避制裁时曾经使用的剧本,来采取行动帮助俄罗斯逃避制裁。但这种支持是否足以使俄罗斯承受住制裁的后果?习近平继续看重他与普京的关系及中共与莫斯科的联盟,不愿意放弃这种关系和联盟。习近平对国际形势的评估是,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变局,这一变局包括美国的衰落和西方民主国家的失败。过去一周的战事并未不能使习近平从根本上重新考虑这他的一评估。

尽管如此,习近平不大可能把他的运气完全押在俄罗斯一边。中共的外交辞令也将提供一些习近平是要加倍支持莫斯科还是试图转向一个更中庸的立场。目前为止,中共声称自己是中立的,但实际上却“偏向一方”,将危机归咎于美国,并加倍地与俄罗斯结成联盟。

瑞恩.哈斯(Ryan Hass,何瑞恩)

瑞恩.哈斯:国际社会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反应速度和力度必定使中共领导人感到不安。短短几天,北约的凝聚力和使命感得到了巩固。跨大西洋的协调已经加强。每个主要的发达经济体都支持对俄罗斯进行前所未有的金融制裁。全球公众舆论已经转向反对俄罗斯。而在美国,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将中国和俄罗斯视为美国同等的敌人,并通过强化美国对台湾的支持来回应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攻击。这已不是俄罗斯首次以其草率行为伤害中共了。

就在70年前,几十万中国士兵在朝鲜战争中丧生,尽管北京当局在北韩发动入侵南韩之战的最初决定中没有发言权。1969年,苏联和中国士兵在一场边界争端中互相厮杀。在随后的年份里,中共被迫维持大量军力,以保护其与苏联接壤的北部边界。中苏分裂后,苏联支持越南在东南亚发起有损中共利益的军事侵略。俄罗斯的此次军事行动又一次损害了中共的利益。战事初期的种种迹象表明,普京的侵略行径可能会引发全球经济和金融波动,促使欧洲对中共的野心更加戒备,并导致全球范围内将台湾视为“亚洲乌克兰”的呼声逾加高涨。

这一时刻将考验中共的外交政策能否保持足够灵活,以便在不断变化的局势下调整方向。正如我最近为布鲁金斯学会撰文所提到的,在未来几周内,中共与俄罗斯的联盟关系将受到一次次的考验。中共在联合国大会谴责俄罗斯入侵的投票中的立场,以及中共是否会袒护俄罗斯免受联合国今后对其在乌克兰所实施的暴行进行调查,都将受到国际社会的严格审视。中国将面临是否决定承认已宣称从乌克兰分离出去的共和国、是否承认普京似乎企图在基辅扶持的傀儡政权之难题。中共是否会通过为俄罗斯输血来减轻全球制裁对俄罗斯的影响,以及它是否会采取有意义的行动以化解乌克兰的紧张局势,也将受到国际社会的审视。

北京当局对乌克兰冲突第一周的反应基本上是被动的,本能地偏袒莫斯科。如果北京当局执意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它就是冒进一步使其与美国、欧盟和其他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的关系更加恶化的风险。与莫斯科保持密切关系可能是中共领导人甘愿进行的一场赌博,他们可能认为自己别无选择。不过,这种赌博能否给中共的战略利益带来回报又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了。

帕米拉.凯尔.格罗斯莉(Pamela Kyle Crossley,柯娇燕)

帕米拉.凯尔.格罗斯莉:习近平可能已经注意到,俄罗斯对乌克兰这个充满活力的民主国家的生死存亡的威胁会对国际局势造成了如此之大的变化。懒惰、贪婪、道德上得过且过的“西方”社会竟会以惊人的团结和决心作出反应。而且,乌克兰这个民主国家在经济上可以忽略不计,相比之下,是欧洲少数几个能使俄罗斯显得似乎富有的国家之一。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却仍然可以改变世界。

法治、正义与威权政体之间一度模糊和可以讨价还价的界线一下子变得清晰了。原则一直被金融野心和政府背书的 “国际主义”所损害的那个灰色地带—中华人民共和国(PRC)习惯于在这个灰色地带逍遥自在—突然收缩了。今天(也许是明天)再没有舒适的灰色地带了。习近平需要选择站在主权原则的一边,还是站在野蛮侵略的一边,可他的行动并不够快。

弗卡米尔.普京已经输掉了使习近平感兴趣的战斗:他已经暴露出懦夫、儿童杀手和小偷的嘴脸。暴露出普京这副嘴脸的是普京所发动的这场战争的受害者,他们原本无缘成为英雄,但这场战争却使他们成为闪亮、耀眼的英雄,展现出为捍卫自己的生活方式而藐视死亡的群体意志。

习近平可能已经对与普京和俄罗斯这样被国际社会视为卡通片里的恶棍肩并肩、背靠背兴趣寡然了:普京的经济气球已经绝望地破灭,他的地面部队步履笨拙,他还是促使对手团结一致的天才。而且,更令普京不快的是,他的大敌“西方”—实际上是全世界—已被证明并非像他自作聪明所算计的那样耽于舒适、经济至上或政治僵化。一个可能是,如果普京成功兼并了乌克兰,他的这个玩法可能成为习近平的一个范本,习近平可能把普京作为一个重量级的盟友—尽管这必将巩固“西方”的团结一致。

如果普京失败,中共中央宣传部将启动一条流水线,吹嘘是哪些原因使得历史将习近平的台湾政策与普京的乌克兰政策区别开来。《人民日报》将刊登文章,对俄罗斯的军事资源何以劣于中国的军事资源大加比较。或者,这一切对中共而言可能毫无差别。欧洲人急于支持欧洲人,在一旁摩拳擦掌、奔走呼号。对习近平来说,这并不意味着欧洲、美国、亚洲其他国家会急于支持台湾。如果这就是习近平的算计,他可能遗漏了以下因素:

台湾是东亚地区崛起最快的经济体,人均GDP有望超过日本和韩国;这三国的生活水平都让中国大陆望尘莫及。而 “一国两制”的神话也已破产。台湾比乌克兰(或者说事实上比香港)更接近国际资本主义—那种真正的资本主义、而非伪装成资本主义的中国共产党的社团主义—以及国际安全的中心。仅就这一点而言,习近平的算计就需要改变。

更重要的是,台湾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正在崛起中的民主政体。习近平最好赶走他的战狼外交官。让那个不负道德责任的灰色地带再次对外敞开,让每个人都变得更富有、更自由。他尤其应该记住,在当今世界威胁一个民主政体是非常危险的,而且被威胁的受害者经常对结果起决定作用。

肯顿.蒂博特(Kenton Thibaut)

肯顿.蒂博特:随着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规模变得清晰,中共面临着如何调和其对俄罗斯的支持与其长期奉行的不干涉原则之尴尬境地。北京当局企图把战争的描述另行引向较少关注俄罗斯的入侵行动,而更多地关注美国单边制裁和北约扩张主义的历史如何从根本上迫使普京出手,并给乌克兰人民带来惨痛的结果。

社交媒体的趋势表明,中国公众正在密切关注中国在这场战争上的作用。例如,“俄乌局势对中国有何启示?”的话题(What does the Ukraine situation reveal for China?)在微博上的浏览量超过130万,其中新浪新闻的一篇热门帖子获得了约8000条评论和119000个点赞。一些最受欢迎的帖子是那些批评西方最近对俄罗斯的制裁是帝国主义行为的帖子。2月28日,《环球时报》的一篇帖子在百度热搜榜上排名第四,获得了近500万的浏览量,其中许多评论赞扬了普京抵制美国侵略的“勇气”。欢呼中俄友谊甚至鼓励中国人通过购买俄罗斯品牌来支持俄罗斯经济的帖子也在流传。

中国社交媒体的其他主题与中共政府以前对美国军事干预历史的批评相呼应。一个帖子指出,华盛顿批评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而美国自己却多次对其他国家实施过轰炸,这正是美国的“双重标准”。一些消息来源引用了俄罗斯国家媒体转发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主持人塔克尔.卡尔森(Tucker Carlson)对美国前女众议员图尔西.加巴德(Tulsi Gabbard)的采访,图尔西在采访中声称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是由美国挑起。还有一些帖子,如一个在微博上获得136万个点赞和7万多条评论的帖子,将乌克兰总统沃洛季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描绘成一个抛弃自己国家、为美国服务的骗子。

虽然从表面上看,中国公众在很大程度上是亲俄的,但是有诸多迹象表明,这种压倒性的支持一定程度上是人为制造的。例如,在过去一周被审查的微信帖子中,大部分是使用“入侵”一词来描述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或以其他方式对莫斯科的行动进行负面描述。同样,121名中国学者在微博上发表的谴责普京入侵行径的公开信也立即被审查;一家北京新闻机构披露的官方指示表明,中共指令必须保持关于乌克兰事态的微博帖子对俄罗斯有利,并控制负面评论。

随着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野心越来越大,其自我定位的不干涉主义坚定捍卫者的立场将面临越来越多的拷问。同样明显的是,在国际问题上,中国公众积极而有主见。能否调和这两种趋势将取决于中国如何巧妙地管控其内部的和外部的(国际的)宣传机器。

罗杰尔.克瑞默斯(Rogier Creemers)

罗杰尔.克瑞默斯:当然,乌克兰危机使中共面临很多不利,而几乎或根本没有有利之处。此外,中国共产党厌恶意外事件,对波动性高度敏感;它更喜欢可预测性和稳定的环境,这样它就可以专注于实施自己业已制定的任何实质性的计划。中共在任何时候都一向如此,只是这一点今年在国内尤其具有重大意义:中共二十大即将召开。

条件反射性地,中共领导层对普京政权感到相当亲近,认定它是中共自己抗拒美国霸权以及运用经济实力和普世权利等政治手段碾压一切的西方巨人的坚定伙伴。然而,与此同时,中俄关系的实质内容却很单薄。中国与荷兰、越南、马来西亚、巴西和印度的贸易额比与俄罗斯的更大。虽然中俄两国在军事和安全方面有一点儿合作,但与西方国家通过北约组织建立的军事合作关系相比,中俄的合作范围堪称惨淡。有人可能因此会说,如果中共和俄罗斯互相联合,它们也仅仅是脑袋(而非行动)融合。 但脑袋恰恰是正在来临的2022年这个政治年度最需要的。无论中共二十大上会发生什么,这次会议都可能具有相当大的历史意义,其成功召开需要习近平具有政治上的灵活和手法上的巧妙。因此,难题在于,习近平如何应对各界尤其是中国内部的那种心照不宣的认知,即他可能被普京耍弄了或者他的选择会对中国的其他利益造成重大损害。

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在普京的军事行动发生之前习近平是否知道普京已经谋划就绪,如果知道,他是否相信这次战争将像普京期望的那样,就是公园里的一次散步。当然,中共似乎没有预料到西方在短短几天内就作出了强烈而迅速的反应。无论上述哪一种可能性,都不能使我们看出在变化着的全球秩序之汹涌波涛中,中共核心领导层具备明智地引导中国向前行进的能力。

因此,北京当局期待俄乌战事这个难题从其议事日程中消失,而且越快越好。然而,对中共而言,解决俄乌问题的方式不能是使西方的制裁合法化,以免这种制裁在某个时候瞄准中共。从长远来看,这将激励中共进一步确保其经济不能像俄罗斯那样被扼杀;至少在目前,中共的经济结构内在而深刻地决定了其经济的对外依存度。因此,通过谈判解决俄乌问题是比较可取的。这将使北京当局能够摆脱实质性问题的困扰,转而支持达成和平的外交解决方案。不幸的是,对习近平而言,普京和乌克兰政府目前都不认为这是一条出路。

主题:媒体、军事、政治

关键词:乌克兰、中俄关系、俄罗斯、美俄关系、爆炸、普京、习近平

总浏览量 4,787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310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