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2022年联邦大选漫谈)

似乎意外,但想想又觉得无非势所必然,今天,2022年3月10日,在澳洲重要战略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澳洲工党党魁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发表激烈的“反中”演说。当然,他也试图向他的政治对手澳国现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学习——他“反中”,是反中共,特别是反中共党魁一些方针政策,并非是反对中国整个国家,更不是反对中国人民。在他这篇关于国家安全的选前演讲中,阿尔巴尼斯把矛头直指北京,指名道姓指责中共党魁习近平。他展示强硬态度,称上台后绝不会向北京屈服!


1阿尔巴尼斯310日在洛伊研究所演讲(APP 图片)

阿尔巴尼斯表示,鉴于中国在与澳洲共享的地区中日益强硬,北京与莫斯科的关系令人担忧。他抨击中国没有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忽视了其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责任。他指责中共党魁习近平的独裁主义十分危险。他说,中国没有履行其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特殊责任,同时还向被制裁的俄罗斯提供救济。他有很多理由对这样的“中俄友谊”感到担忧,特别是考虑到中国在我们这个地区的态度越来越强硬。阿尔巴尼斯还表示他不但担忧而且愤怒。他说:“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姿态上,习近平的中国都表现出了更严厉的独裁主义和更强烈的民族主义。这在最近表现为接管香港,压制中国人权和对南海进行军事化。”

阿尔巴尼斯利用这次演讲为工党的立场辩护。针对联盟党关于他对华态度软弱、在国防方面软弱的说法,阿尔巴尼斯强调,工党执政后会把国家安全作为优先事项。他说,工党将寻求解决潜艇能力的差距,并承诺交付AUKUS(澳英美联盟)核潜艇项目。他将对澳洲的国防能力差距进行审查,包括快速提升国家的打击能力。工党将确保国防部拥有保卫澳洲和威慑“潜在侵略者”所需的资源。

阿尔巴尼斯否认工党在国家安全方面与联盟党有任何不一致的地方。他说,工党在涉及中国和安全优先事项时继续展示两党一致的外交政策立场。“我们对中国关系的态度将由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决定:对国际法的承诺,基于规则的贸易,以及对人权的尊重,并得到我们的区域伙伴关系和联盟支持。”总之,阿尔巴尼斯发誓说:“工党在当前国家安全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和既定的。”“我们在南海、台湾、香港以及针对维吾尔族和藏族的人权侵犯问题上持有相同立场。无论是作为执政党——还是反对党——我们都把国家安全作为第一要务,以我们的国家利益为核心。”


2北京夸耀军力强大。(网络图片)

不用说,澳洲工党党魁3月10日的国家安全政策宣示使北京非常难堪。人家才刚刚把你阿尔巴尼斯确定是一位可以放心的“安全的领导人”,是“澳洲更好的总理人选”,你起码偷偷也好该感谢一下啊,怎么能够不知好歹公开翻脸不领情呢?!

在很大程度上,工党党魁这个强硬“反中”表态也很伤了某些澳华选民的心。有些澳洲华人,不管工党素有败家子恶名,往往把国家经济搞得一团糟,把联盟党政府好不容易积累下的财富三下两下就花光了,但是,就凭它的大大小小头面人物多年来和中共打得火热,为中共“信得过”,就绝不犹豫地把选票投给它的候选人。这些华人,觉得如果工党上台,中澳交往频繁,中共势力在澳增加,自己作为华人便脸上有光,甚至从中可以收获什么。他们没有或者是拒绝去思考,是中共大搞经济政治化,对澳洲施行贸易制裁,破坏了澳中正常关系,损害了澳洲人包括澳洲华人的利益。而且,近年来中共威胁武统台湾、对南海进行军事化、在南太平洋诸国大力加强影响,甚至在各个方面千方百计对澳洲进行渗透……中共企图主导印太地区这种种行径,澳洲朝野各界不能不有所警惕。现在,澳洲工党党魁也不能不考虑澳洲民意,要公开谴责中共了。

不过,中共以及对中共怀有特殊好感的澳洲华人,心底里未必全是失落。

这是有理由的。

阿尔巴尼斯3月10日在洛伊研究所的演讲,是继联盟党政府总理莫里森前三天即3月7日在同一论坛的演讲之后进行的。阿尔巴尼斯利用这次演讲表明工党也“持有相同立场”,以免在莫里森总理面前失分,导致损失即将到来的大选选票,支持他的人在心里只好给给以维护性的同情的理解。还有一个也许是巧合,3月10日早上,韩国2022年总统大选结果出炉,在野的国民力量党尹锡悦将入主青瓦台。这个“政治素人”被称为“韩版川普”,他要提升与美国的联系,包括重建韩美同盟;而对中共国将会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包括扩大部署萨德(THAAD)反导系统。尹锡悦当选的消息是否给阿尔巴尼斯带来什么灵感,使他得到启发临时在演讲稿中添加顺应潮流的“反中”内容?也许阿尔巴尼斯还不具备如此快速精细的政治敏感反应。但不管怎样,这样为阿尔巴尼斯“反中”开脱,便会冒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在竞选中要明确向全世界宣誓反对中共才能获得更多选票呢?这的确是中共拥护者的一个尴尬。

爱护中共的一些人会互相安慰说,阿尔巴尼斯的“反中”演说不过是在形势逼迫下的不得不表演一下。他所谓的承诺说到底也是口头的承诺,并不会让人们就信了。就只看看一件事:工党在上次执政时将国防开支削减至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之一。它还通过规定的效率红利,削减了包括ASIO(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在内的国家安全机构的开支。这是澳洲工党的“优良传统”啊。事实上,工党大选承诺事后没有实现的事例多着呢。

最重要的,是澳洲工党或工党政府中多年来各级头面人物的“亲中”方针政策、立场观点、言行举止,在澳洲存在或正在发挥或大或小的影响,让爱护中共的那些人犹抱极大的信心。如果阿尔巴尼斯真的对中共重新有了确实的新的认识,他要做的事相当多,或者也要正视一些人物的相关言行。

例如:

鲍勃·卡尔(Bob Carr)曾这样说:“澳洲有一个海外情报搜集机构,叫作‘ASIS’,不妨作这样假设:它也在中国进行谍报活动。也许这就是各国要做的。”卡尔竟然把ASIS的活动与中共有关部门在澳洲的活动等同起来。这是一个澳洲前外交部长应有的认知吗?

澳洲前驻华大使芮捷锐(Geoff Raby)说:“AUKUS完全背离了澳洲过去三十年或更长时间的外交政策方向。”他还有一个形象的比喻:“澳洲可能会发现自己像一只石头上的呆鸟一样孤苦伶仃。”阿尔巴尼斯你欣赏他比喻的生动吗?

维多利亚州工党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曾为他的州于2019年10月同中国签订“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后来被莫里森联邦政府首次引用新法《外交安排政策法》取消。这事你如何看?

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黄英贤(Penny Wong)曾说,工党对“霸道擂胸”谈论安全问题感到不舒服,她攻击莫里森总理“一遇到麻烦就拼命在中国问题上玩政治”。现在你阿尔巴尼斯是否觉得自己在3月10日的演说也有此嫌疑?


32017720日,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右)在北京中南海紫光阁会见以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左)为主席的国家开发银行国际顾问委员会成员。(新华社图片)

前工党政府总理保罗·基廷(Paul Keating)质疑AUKUS的价值。他认为,想买潜艇对抗中国,“如同往大山上扔了一把牙签”。基廷对中共同情地说:“大国总是粗鲁的。”他认为,中共“从未对澳大利亚进行过威胁,连暗示都没有”,澳大利亚实际上是“制造了一个原本不存在的敌人”。基廷的立场是否可疑?

澳洲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曾撰文说,莫里森政府妄议台湾问题,既幼稚又可耻,是干涉中国内政。在他看来,中国二十年内都不太可能对台湾动武。他指责莫里森政府正以不负责任的方式为两国关系“火上浇油”。事实是这样吗?

还有,陆克文隆重推出的工党华裔明星李逸仙(Jason Yat-Sen Li)在九号台《60分钟》访谈节目中表示,在和中国发生战争的情况下,澳洲华人社区以及每一个有点像华裔的人,这一百五十万人,被关到拘禁营的前景是非常真实的,是“绝对”会发生的。李逸仙的言论,使许多澳洲华人困惑担忧。作为工党党魁,阿尔巴尼斯你是否应该解释一下呢?

……如此等等。


42022:莫里森对决阿尔巴尼斯(网络图片)

阿尔巴尼斯先生,看来你很不容易啊。如果你勉为其难,真的和你一些工党同志拉开距离,而向联盟党莫里森政府现行大政方针靠拢,那么,在你面前更大的问题来了:你缺乏外交和国家安全实际经验,不足以应对当前复杂险恶的国际局势,工党在处理国家经济事务上又久负恶名,既然如此,选民又何必要把你推上总理宝座而不让莫里森团队继续他们驾轻就熟并行之有效的运作呢?

不过,你满怀激情发表了这么一通演说,却落得两头不讨好,倒是值得同情的。

(2022年3月10日于悉尼)

总浏览量 7,185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41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