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恰帕斯东风电钻,2022-04-02,作者:LYZ

2022年中央会议指出,“ 抗击疫情要始终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然而在近日上海疫情防控中,我们见证了太多背弃人民利益的悲剧,其中基层劳动者受到的伤害尤甚。上海疫情仍处于快速上升期,防疫政策调整日程也未知(4月2日广为流传的录音中疾控中心领导也自感无力),那么这些悲剧或将不断上演。此处我们仅就自己所见汇总了三方面的信息(病患收治、民生保障、劳动保障),尝试提供更多基层劳动者的视角并且提出相应的建议。

越来越多人的经历证明,我们要坚决打赢的不是病毒,而是躺平不作为的官僚主义。而想要做到这一点,不能只期待现有的官僚体系能发挥作用(它的传达效率、各个部门之间的推诿与怨气有目共睹),我们真诚盼望大家共同思考如何互助共同解决这些问题。

文末附有文中提及的部分信息的链接,如有真实性问题请及时指出,共同核实。

一、病患收治 

01 无症状患者可选择居家隔离

4月1日,上海集中隔离点医疗救治组组长陈尔真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如果未来无症状感染者量太多的话,有条件可以居家隔离。”但是人们并不想等待这个没有明确时间表的未来。

4月2日,一则市民与疾控中心对话的录音在网上流传,他的母亲作为无症状患者在隔离期间被反复转移,先后收治于8人一间无洗浴条件的临时医院以及半夜不给收治只能靠打架硬闯的周浦医院。如此周折的收治经历不止发生在他一人身上,患者、患者家属、护理者以及专业机构人员都已怨声满满。建议上海市领导当即决断让无症状患者可选择居家隔离。

而让上级官员下此决策日程难料,直接争取自身居家隔离的权利也是一种选择。微信推文《看到一点希望》提及上海某小区定下“生死状”以实现邻里互助下的无症状患者自愿居家隔离。诚然,这样的小区团结与自治很难复制到许多社区当中,毕竟“上海人与外地人物资待遇不同”、“业主歧视群租的租户”的事情近日已发生多起。但我们依旧呼吁社区中有良知的人们主动对无症状患者伸出援助之手,保证其居家隔离的权利。

而对于不少居住条件非常有限的租户来说,完全居家隔离也可能会有诸多生活上的不便。XG那些被隔离在雇主杂货间里的菲佣的经历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故而居家隔离也不能一刀切,而是要充分尊重患者的意见。

02 对症状明显及身体虚弱的患者妥善收治

3月23日,同济附属东方医院拒绝收治本院护士致其哮喘发作身亡,引发广泛舆论关注。即便卫健委已对此类情况有明确要求,也发生了这样广为人知的悲剧,基层执行时却依旧有无数障碍。

4月1日,一位医务社工博主“菲常圆圆”在高强度劳动后无奈上微博为自己的母亲求助,其需要血透的高龄母亲争取出门依旧有无数限制,当下前往医院也还是要靠自己骑自行车去。

建议有关部门将这种出行权的审批明确到一个专门负责的团队上,及时对接,并且安排充分的志愿者为老人、病人提供交通工具等支持,而不让有需求的人永远在各部门的推诿之中被耽误。也希望关注到相关消息的人们可以及时协助患者通过民间自救渠道求助——“上海抗疫求助超话”、“上海医疗紧急求助的互助文档”(https://docs.qq.com/sheet/DQkxnQmxjYndhdGlX?tab=xk0ql9)。

4月1日同日,一则视频曝出金山区医院存在一处婴幼儿隔离点,小孩扎堆在床上,护士完全照顾不及,无法处理卫生情况。与其让老人、小孩都离开自己长期的照顾者被收治,不如更广泛地允许更为人性化的家属陪护。

医院床位有限也使得非新冠确诊者的重症患者的就医需求无法得到满足。而缓解这一点更快的方法是落实“无症状患者居家隔离”,唯有如此才能大大减小医疗资源挤兑,实现专类收治。如一时无法保证床位的充分配给,则需首先保证药品的及时配送 ,使得患者能够稍微安心的在家隔离,而不是惴惴不安。

03 清查并改善隔离点的隔离条件

4月1日,网传聊天记录显示闵行区九亭八号桥批发市场内封控1000多人十几天,商贩在其中打地铺致交叉感染,微博抖音求助均限流,求助电话打不通。类似的事件也发生在半个月前松江的建材市场,把人封闭在内没吃没喝,引发集体事件。

同日,援建世博方舱医院的工人up主“风轻云淡”发布视频显示援建方舱医院的工人都隔离在该地的车库当中,每人发一个帐篷。多日前,在工地受感染且被拖欠隔离补助的吉林市援建方舱工人也经历了类似的情况。

而在4月2日,微博博主款次称在浦东新区上海建工建设者小镇里,许多建筑工人被封控在生活区,因厕所、洗澡间是公用,只能无奈交叉感染,1号仅发了两份饭,2号则只能吃泡面。

根据网络传闻,类似的隔离条件也存在于嘉定区、浦东新区等地,部分隔离点出现暂时缺食缺水、抢夺物资的情况。

这些小商贩与建筑工人都不擅长使用社交媒体为自己发声,更不太懂得如何与各个部门周旋为自己争取权益。因此我们建议疾控中心及街道统计并清查隔离点的隔离条件,重点排查建筑工地、临时医院、老旧小区、批发市场等生活物资薄弱地点。网络志愿者如有余力,或可单开隔离点分布及求助情况的互助文档、互助地图。

二、民生保障 

01 确保蔬菜等生活物资的发放

疫情当下,局部地区菜价猛涨。各大平台要么提早停止运营,要么仍在运营但人手不足,物资购买仍困扰着许多人。只有少部分人的需求可以彻底满足,如部分大客户享有奢侈品销售员送的高档菜,大集团内部可以团购菜。相形之下,许多不会使用智能手机app的老年人、市区中的困难家庭、住在郊区周遭生活服务配套布局欠缺的人以及所在封控单位/社区购买资源有限的人已然多天受饿。

对于租户较多的小区,居委对于房间内部有几个人都未必了解,送餐中出现了很多乌龙,如三口之家仅有一人份的餐食。

在一篇外环老旧小区志愿者的封控日记中 ,我们看到社区中有超过60%的老人,该文中的社区有组织为独居、孤老的老人送餐,但这是基于社区居委对这些本地老人数十年的熟悉。在高度老龄化的上海,还有另一批沉默的老人,他们从业于清洁、环卫、餐饮、家政、建筑工地等,这些老人平时就不在这个城市对于老年人的关照体系当中,当下更是隐形于商超抢菜、社区志愿者为老人单独配菜的主流媒体报道之下。

建议上海市政府责令街道同样对这批老年人进行送餐的服务。也希望街道志愿者团队能注意到这一点,所有能自由行动的人们主动关注自己身边这类更为弱势的老年劳动者。

而在一些平时就不尊重劳动者权益的单位里,劳动者的生存境遇更是难堪。3月29日,上海市达丰电子厂生活区一群工人与分发食物的人员发生冲突。根据工人的短视频,连续多天,该厂配送的食物都有限,工人太饿、不满以至于引发群体事件。后期给工人各发一箱泡面,但也是逐个厂区进行,效率低下。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多处建筑工地中。

建议劳动监察大队介入有关工厂、工地进行调查,上海市总工会进一步跟进各企业对员工生活物资的发放情况。工人及家属如有意愿可对不负责的企业进行举报。

“中国慈善家”发布的文章《上海抗疫工作压力山大,社会力量尚未得到充分发挥》指出,相对于武汉的外地捐赠物资街道下发,上海的问题在于交通的管制与局部物流的停摆使得外地捐赠的物资无法进入上海,本地物资无法从浦西运到浦东,基层的物资运输体系还未充分地组织起来,导致公益组织的大量捐赠物资送达民众困难。各级政府应当把社会组织纳入应急机制中来,并且开具证明,给予他们各项运输权限,也要更有意识地向目前生活服务配给欠缺的郊区布局更多的救援力量。

02 迅速出台全民纾困的财政政策

3月29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上海市全力抗疫情助企业促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纾困政策主要面向企业开展(包括对企业防疫消杀的补贴、对企业利好的税费政策、对重点行业中困难企业的补贴、免除承租国有房屋的中小微企业3个月的租金等),也提及了抗疫一线人员和个体工商户。

但哪怕有困难的中小企业得到了救助,依旧有无数困难的基层人民因为封控陷入失去收入来源的困境。

3月26日,网传嘉定某小区中有人因隔离封控、生活压力过大而跳楼。4月1日,微博用户“争取提前退休的老顺”称自己的租户——一位90后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姑娘在封控期间因经济压力过大跳楼。

3月27日闵行华漕附近工人宿舍中一名连云港的PC吊装工人发视频呼告:“封了十多天,有的工人已经进入崩溃的边缘,老天爷你保佑我们农民工一回吧,以后给你做牛做马都行。”在4月1日的视频中,他哭泣不止。部分工人急盼回家种地以免错过春耕,感叹“不如被疫情带走”。

这些租户、打工者都不在目前上海市纾困政策的范围内。

故而,我们呼吁上海市政府学习深圳市龙岗区及罗湖区政府,迅速出台进一步的全民纾困财政政策。对封控区内的业主进行补贴并要求其免除对租户的租金,对重点困难区域(如城中村、建筑工地、市区与郊区的老小区及里弄等)内的居民发放直接针对个体的生活补助,缓解这些劳动者的生活困境。

三、劳动保障 

01 保障抗疫一线人员出行方便、休息充足、工薪合理

随着上海疫情的激化,本地医疗资源出现了明显的挤兑现象,而浦东浦西分别管控的措施则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这种挤兑。在一线医护工作者工作压力不断加大的现状下,其出行和工薪却不能得到合理的保障。

4月1日据丁香园报道,虽然上海市卫健委已提出防疫人员持有通行证即可出行,但依旧有大量医护人员出门前需要与居委会反复争执,只能不断向上投诉。也有浦东的社区医院不提供给医护交通工具,让医护自行克服困难上门采样。

受访的社区医院医护已经连续工作二十多天,逐渐逼近身体极限,还缺乏饮用水。而在3月25日微博上流传的视频中,周浦医院仅留护士连夜面对成群患者工作。如若无法确保医护的休息时间,建议将行政领导、党员投入一线采样、照顾工作中,将办公室中储备的饮用水发放给医护。不同的医院能调动的资源、给的待遇差距很大,建议上海市政府对于等级较低、资源较少的医院给予更为大力的人员与资金资助。

3月29日上海市出台的纾困政策提及给抗疫一线人员发放“临时性的工作补助”,然而对于广大医护更重要的是保障数个月以来薪资的发放。

3月21日周浦医院爆发护士集体事件,网传聊天记录中提及周浦医院部分护士被多月拖欠工资,核酸采样补贴同样拖迟数月发放,更有领导在院内感染的情况下强迫医护患病后继续工作。据微博消息,此类矛盾已见于上海六院、周浦医院、黄浦区精神卫生中心、浦东新区人民医院。如果确真尊重“最美劳动者”、“她力量”,那么请上海市政府当即督察各医院发放补助及工资并对发放情况进行核实。

与此同时,“抗疫一线人员”中不仅有医护,还有未辞职的护工以及各类防疫临时工(防疫保安、护理人员等)。

3月30日,微博用户“假装有田野”发文称50名家政工人受家政公司欺骗被困阳性老年病患扎堆的东海养老院,看到真相后无法离开,家政公司也不承担隔离费用甚至骗走介绍费。各个劳务招工群都流传着隔离点防疫保安每日四百元乃至上千元的招工信息,然而这些工资是否确真发放不得而知。各个大型隔离点需要强化对人员的管控统计并核实工作人员的薪资发放。

各类抗疫一线人员限于平日工作场所中领导与中介的欺压,在争取自身权益上有诸多顾虑,故而我们也希望与这些人员共处的病患及家属能与她们一起发声。

02 保障外卖骑手的居所

上文已指出基层的物资运输体系还未充分组织起来,运输能力受限。而这也就使得市民高度依赖市场化的物流运输体系,也就是外卖骑手们支撑起来的体系。

连日来,许多市民发微博抱怨自己点不到外卖,这背后不仅是缺货,也是缺人,而这些外卖员的生活条件并未得到充分保障。平台对于外卖员在疫情期间冒风险工作是否给予合理补贴、对于外卖员受感染的后果是否给予保障的承诺,也颇值得关注。

3月29日,美团一批爱心免费酒店开放,百余名符合防疫要求的骑手入住。但与此同时我们看到,3月30日微博用户“楼市搜索”发布微博截图称多位外卖员为了第二天能正常工作半夜不敢回小区,只能在大街上睡觉。4月1日,b站用户“横漂外卖小哥”发视频称无家可归,担心自己回去就会被封控从而失去收入来源。这一如半个月前流落在深圳街头的广大骑手。

我们建议这一批爱心免费酒店向所有平台的骑手开放,有关部门督促各平台统计平台上尚未回家的骑手并进行妥善安置。

03 其他企业员工的劳动权益保障

如果市政府坚持要“保经济”、“促发展”,那么首先就要确保这是真正属于劳动者的发展。

3月29日,快手up主大乐乐发布人群集聚视频,评论称浦东英华达电子厂强制原在宿舍隔离的员工们上班并转移到车间隔离,若不上班则不发隔离期间的工资以及生活物资,导致集体事件爆发。

3月24日,新华社记者报道上海多家外资企业“抗疫不停工、封控不断链”,维系经济运转。不停工的考量可以接受,但不应对员工进行强制,员工在工厂内部的生活条件同样需要保障。

快手上也流传着多家工厂工人直接睡在产线旁或者车库里的水泥地上,近日上海的气温较低,这样的生活条件会使工人易感,也可能演变为集体感染。

建议劳动监察部门对于各企业在封控期间的隔离条件、生活物资及工资发放情况进行排查,确保劳动者体面工作。

3月8日快手up主“嘉树野草花”发布视频称在社区健康管理期间,自己无法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去上班,而公司距离住处又很远,自己薪资低下,难以承受这样的安排。许多劳动者职住高度不平衡,封控期间的交通管制会给他们带来较高成本。建议上海市政府在纾困政策中补充企业员工的远距离通勤交通补贴。

 

其实上文提及的不少建议已经是许多人一遍又一遍呼告的内容,也有不少是有明确文件要求及规范的事情,但到具体落实时,我们却总会见证一次又一次的推诿与拒绝落实。“平稳有序”只属于折叠上海的中上层。正如微博博主“外省文艺bot”所说,“当我们聚焦上海内部,也会发现最难招架‘病毒-防控’双冲击的,是一些更广袤、更无声、更少被承认的‘市内局部地区’,或‘在沪部分人员’”。

真正秉承“人民至上”信念的人不会总呼号着胜利,因为事实上底层老百姓的心态其实只是不要输,不要伤害自己。

而若从底层人民的视角看,大局风向怎么变他们从未有决定权也总是受到伤害。要求封城的人不相信放开后有限的医疗资源会照顾到弱势的自己,要求放开的人则不相信反复的封控中会有人照顾没有收入来源的自己。看似诉求对立的人内心深处都不相信自己能被兜底。“坚决清零”和“快点放开”在这里是虚假的对立,我们要求的是真正有效、有保障、对我们负责的制度,否则无论是清零还是放开,都只是不作为者的躺平。

作为一位市民,我们首先可以将我们所见的部分信息复制到国务院客户端app,或拨打有关部门(如劳动监察大队)的电话进行举报。而鉴于过往市民尝试投诉的难以见效,我们也并不对此类方式寄予太大希望,人民想要至上只能靠自己争取。

在微博的求助信息下总有热心网友给予博主力所能及的帮助,网络上也涌现出各类互助群组,如海上指南针团队组织的各个“上海疫情守望互助小组”(https://shimo.im/docs/loqeWyQor8SLYYAn/read),特别针对女性劳动者的互助群(https://mp.weixin.qq.com/s/Ow37W0DYlF7MOq2kpGbzSA)等等。

但因不在身边,这些沟通也较为困难且力量有限。特别是面对直接的现场冲突时更显无力。我们止不住地想起4月2日流传的录音中市民妈妈身边那群打穿周浦医院的人,设若哮喘身亡的周护士身边也有这样的战友,她又岂会无奈惨死呢。

因此,我们也只能呼吁这些病人、有需求者周边的人们能结成互助群组,关键时刻共同抵御不作为的基层官僚领导。

如果这确真是一场“抗疫战”,人们也真的盼望一种全新的系统性的管控方式变化,或许我们不该继续局限在把老百姓分成两派的内斗臆想里,或是困在专家和领导之间的技术方案讨论里,而应该换个方向发力,我们要打赢的只有一场针对官僚主义的抗疫战。

 
 
 

总浏览量 5,261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