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为 华人民主书院协会理事长

2022年3月21日下午,社团法人华人民主书院协会在立法院中兴大楼召开记者会,宣布将在台湾以众筹方式与flyingV群众募资平台合作执行《撑民主、敬自由──香港耻辱柱3D重建计画》,将去年12月22日在香港大学遭到拆毁的大型雕塑国殇之柱正名为耻辱柱(Pillar of shame)在台湾重建,并将于今年6月4日竖立于台北国立中正纪念堂民主大道纪念六四活动现场。耻辱柱创作者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øt)授权华人民主书院以3D立体列印方式重建其作品,未来将永久放置于台湾,与其全球其他四座竖立于义大利罗马、墨西哥艾克泰尔(Acteal)、巴西贝伦(Belém)、丹麦哥本哈根的耻辱柱并列,共同纪念世界各地发生的反人类重大罪行。而创作者高志活本人届时也将亲赴台北见证耻辱柱重建揭幕的历史时刻。

在我们召开记者会之后的当天,首先有民主进步党籍立法委员林静仪提出质疑,“要谈‘国殇之柱’前,要先搞清楚是‘哪国’之国殇”,随后几天,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建制派民主建港协进联盟籍立法会议员葛珮帆,以《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适用于香港境外任何地方为由,建议香港警方于必要时对有香港或台湾独立言论的主办人士发出通缉令;在此同时,台湾基进秘书长王兴焕则也于同一天在该党网站首页刊出专文〈辱华可以,国殇免谈〉,含沙射影指控所谓“‘进步派’是不知台湾限度而滥喊人权,华人民主派则是道德勒索全世界‘亲中反共’,前者蠢,后者坏,两者又常常合流”,又说:“偏偏他们又精擅普世价值的话术,常唬得涉世未深的热血青年恨不得倾其所有拯救全人类,喔~其实是拯救中国。这些人有时为祸甚于新党、统促党等统派。”

对于同时遭受香港亲共派和我国激进台独派的夹击,我们深感到啼笑皆非。前者指我们是台独,所以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颠覆国家政权和分裂国家等罪;后者指我们亲中,天真以为“民主的中国就会放弃并吞台湾”,而主张“敌国的民主与否,是敌国的事,台湾别滥操心。”香港乃至台湾的亲共势力和台湾反中势力,都反对台湾人基于普世价值支持中国民主化,虽然其各有不同动机和政治立场,造成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就是台湾人不要过问中国民主化,不要和平演变中国,不要让中国不高兴。而由于中华民族主义的政治动员容易失控,与其面对可能因分裂动乱而轻启台海战端的情形,不如就让中国共产党党国体制去管控中国大陆人民,而台湾只要处理好中共这单一变数就可以拥有和平。

乌克兰的经验告诉我们,面对强大的专制敌国,独裁者疯狂的政治野心只要在一念之间的触动就会引爆战争,所以在敌国内部创造多元的政治力量,就有机会牵制住野心家的冒进独断,何况中华人共和国拥有十四亿人民,怎么就这么放任让中国大陆人民被中华民族主义鼓噪而去拥护共产党侵略台湾,而不设想该怎么在中国大陆国家与社会内部形成友台和反共的进步力量,促进两岸人民的相互理解和体谅,鼓励中国成为文明的宪政民主国家,期许中国人民成为爱好和平的民族,而愿意与台湾人民和所有邻国分享同样的普世价值,共谋发展,──这不才是最终解除台湾海峡战争危机和确保永久和平之道?

台湾基进秘书长无法接受和相信台独主义者会支持中国民主化,不是基进的意志与立场表现,而是认知和行动上的幼稚病,事实上,海外台独运动前辈洪哲胜、张胜凯,早就都认识到台独运动的根本障碍在中华民族主义专制主义和帝国主义而投入中国民主运动,我们肯定他们的远见也追随他们的脚步。我们很遗憾台湾基进秘书长对阻碍台独的问题漠不关心、视而不见,反而质疑华人民主书院协会和台湾公民社会基于普世价值对中国民主人权问题的用心和长期努力,像香港政府用真诚与否的动机论区别爱国者和敌人,也已侵害到每个人的思想自由和良心自由。依此逻辑,则支持台湾人民自决前途的中国民主运动工作者如刘晓波、吴仁华、袁红冰、王丹等等,不都被台湾基进秘书长视同中华统一促进党的同路人了吗?

台湾并非孤立锁国的台湾,而是面向世界的台湾。台湾在国际上站在民主自由的阵营,与多国分享同样的价值观,也共同控诉这些历史上发生过或正在发生的反人类罪行,因为我们曾经受到过党国专制主义的压迫,二二八以及其后长达半世纪的白色恐怖,我们感同身受。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党国极权压迫,不仅针对流亡台湾的120万外省人留在中国大陆的亲友,也针对全体台湾人,这是我们要挺身而出,表达愤慨和谴责的理由,无关于国族认同,但实亦有助于我们反省转型正义问题,凝聚台湾的生命共同体意识,珍惜民主与人权的价值和奋斗成果,

深刻记忆伤痛,避免独裁专制和内部殖民在台湾复辟,重蹈覆辙。

回到耻辱柱本身,它是高志活的系列作品,共同主题是:提醒世人曾经发生过的令人类羞愧的事件,盼望这些事件永远不应再发生。在世界各地的耻辱柱纪念著各地反人类罪行,香港的那座被港人称为国殇之柱乃有其历史背景,我们尊重那段记忆,但台湾重建的耻辱柱,有台湾的在地脉络和国际连结的意义,所以我们还原了它的本名。民进党立委林静仪对我们的批评应当是出于误解。盖,反人类罪行,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任何弱势群体身上,包括中国人、墨西哥原住民、巴西农民工、犹太人,当然也包括西藏人、维吾尔人、香港人、乌克兰人,还有台湾人。

耻辱柱不止象征对香港和中国的声援,更代表了台湾和世界连结的决心,在雕塑竖立在台湾的同时,亦将承载台湾白色恐怖时期所的血泪与伤痛。正如吴叡人教授在记者会上的发言:“我们都曾经是反人类罪的受难者,因此我们不能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我们要谴责、抵抗还在屠杀弱者的独裁政权和帝国主义者。”

耻辱柱的重建资金将透过全球民间重筹和募资的方式进行,flyingV群众募资平台
https://www.flyingv.cc/projects/31429将开放至5月1日,也欢迎各界迳洽华人民主书院协会。耻辱柱在台湾的首次展示地点预定为中正纪念堂的民主大道,展期为6月4日至12日,最终我们计画筹设民主博物馆在台湾永久放置典藏。原本我们的初衷是为香港保管他们的国殇之柱到香港光复,但当国殇之柱被推倒,使我们必须在台湾重建耻辱柱时,3D列印的耻辱柱在台湾的历史脉络下已经有了新的意义,所以我们决定把它留下来。香港光复后,未来不是重新竖立历史伤痕累累的国殇之柱,便是再重新塑造一座摆回去,届时香港人民纪念的不只有中国的六四、香港人自己的时代革命,还有台湾人的情义。

总浏览量 5,601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780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