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deutschlandfunk (德国之声)

德国以往俄罗斯政策的错误根深蒂固联邦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对他以前的俄罗斯政策进行了自我批评,从而重新获得了信誉。他呼吁要结束不切实际的对话政策,这种政策营造了一种德俄特殊关系的神秘色彩。

德国广播电台首席记者 史太凡德杰 2022年4月5日

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从三个方面体现了过去几十年德国对俄政策的问题:作为社会民主党人,作为前总理施罗德的亲密伙伴和长期知己,最后在安格拉•默克尔的两个内阁中担任外交部长,这些身份使施泰因迈尔成为一个象征性人物。乌克兰大使安德烈•梅尔尼克(Andriy Melnyk)对德国的严厉批评尤其是针对现任联邦总统的,但他的批评远远超出了针对施泰因迈尔总统个人的范围,批评也是针对文化上成长并在经济上较加的德国政治的基本态度,涉及到利益、希望和幻想。

根据德国总统的说法,经过”痛苦的清算”和承认自己的错误判断之后,施泰因迈尔减轻了自己的压力,并为自己和他的政府重新获得了信誉。施泰因迈尔说,在针对普京的德国政治中“发生了一些事情,对此,我们必须长期思考和反思”。他是指从2001年一当时俄罗斯新任总统在德国联邦议院发表讲话唤醒了与西方和解的希望,直至2022年,用施泰因迈尔的话来说,这时普京成为”隐身于防空洞里的战争贩子”。

寻找答案会导致深入探索过去普京在他新帝国扩张中留下的血腥地标是显而易见的。然而,这些却从没引起德国的特别思考:格罗兹尼、南奥塞梯、叙利亚、克里米亚、顿巴斯。施泰因迈尔提出的问题是,为什么它们在德国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正确的解释?

寻找答案迫使我们面对一种远远超越政治的心态。它混合了一种特殊的社会民主党人对克服20世纪初撕裂左翼的创伤性分裂的渴望;对威利•勃兰特和埃贡•巴尔曾经提出的、但是早已被历史超越了的新东方政治的美化;施罗德扁平的反美主义和不择手段的游说;德国经济利益的冷酷和安格拉・默克尔的强硬理性主义,她能去柏林夏里特医院看望被普京下毒的阿列克谢•纳瓦尼,而在第二天将有害的北溪管道项目作为一个纯粹的私人商业来看待。

思考不应在战争爆发后才开始对普京的俄罗斯现实的看法,一直以来被可疑的文化和对话政策所蒙蔽。神秘的赞助者、天真的理想主义者和强硬的理论家,在国家的支持下,一直维护着一种充满神秘色彩的德俄特殊关系。

这种关系冷酷地忽略了其他中欧和东欧国家的利益、自由和独立愿望。

所有这一切都必须深刻反思,不能在战后无期限地被束之高阁。这是当前形势下能够提供比过去更好答案的先决条件,以应对普京提出的挑战一一以及未来应对北京、德黑兰、平壤和其他地方的新帝国和专制权力提出的挑战。

作者:Stephan Detjen,德国广播电台首席记者。 在慕尼黑大学、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和施派尔行政科学大学学习历史和法律。 在巴伐利亚担任法律文员,在 Bayerischer Rundfunk 担任编辑。 自 1997 年加入德国广播电台,最初是在卡尔斯鲁厄担任法律通讯员。 从 1999 年在柏林担任政治记者,然后是德国文化广播电台的部门负责人。 2008 年至 2012 年在科隆的 Deutschlandfunk 主编。 此后担任首都柏林工作室和布鲁塞尔工作室的负责人。

总浏览量 4,890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88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