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微信

许多人不理解上海的封城,一个2500万人口的超级大城市,面对一场变异为比普通感冒危害还要小的病毒,为什么表现得如此惊慌如此恐惧?许多朋友反复追问:为什么要这样折腾上海?实际上,从封城一开始,我也在观察上海如何面对,并且思考大家关心的这个问题:为什么要折腾上海?

做为一个从事时政新闻评论二十多年的时评人来说,如实解读这个问题并不难,就像我在微信朋友圈一样,寥寥数语就能戳中G点,可是赤裸裸的言语虽然一针见血,却往往会先伤害自己,重则寻衅滋事轻则喝茶封号,毕竟时代蜕变得太快,许多人包括我自己也变得谨小慎微左顾右盼变甚至至老眼昏花。

时评人应该具备洞若观火的能力,独到的见解和观点或者有穿透力的声音,但是今天在国内即使具备这些都只能沉默不语,不敢像十年前那样絮絮叨叨甚至旗帜鲜明。我清楚记得十年前十八大闭幕的当天,万众跟着欢呼万民充满期待,连许多外媒记者也跟着起哄,以为一个美好的新时代拉开了序幕。

当天《澳大利亚人报》记者打电话,让我谈谈对十八大的感想,我的看法却截然不同,我很明确的告诉记者,即将开始的下一个十年漫长且艰难,黄金时代一去已不复返,这个胜利的大会不过是开场的锣鼓,等大戏开幕,没有一个人可以置身事外,人人必须上场,不再有看客。更重要的是历史悲剧会以不同的方式反复重演,政治停滞甚至出现倒退是大概率事件,囯进民退、封关锁国、上下折腾接踵而至……英文报纸在头版以半版的篇幅予以报道,算是给人们热议中的新政泼了一盆凉水。如今再回看当天的那番感慨,自己也惊出一身冷汗,所说的话几乎一一成为现实,好在那时候小人物的一惊一乍,并不在鹰眼的视野之中。

中国几乎每天发生匪夷所思的大事小事,时评人目不暇接疲于奔命,如何恰到好处解读一些所谓的热点事件,需要绞尽脑汁费尽心思,比如为铁链女呐喊,比如传递俄乌战争的真实信息,比如对一波又一波清零封城的拷问,稍有不慎就被删文封号,时评人除了无奈沮丧,也很容易变得懒散变得麻木。

这段时间并没有太多关注上海的封城,因为在我看来,上海有太多高素质人群,有太多活得精彩活得滋润的时尚男女,有太多富可敌国的大佬新贵,有太多擅长于煽情励志的的师太师爷,有太多魅力四射的明星名流,有太多圈养的文人雅士,面对突然而来的苦难,即使没有方方没有艾芬,上海人肯定能发出求救的声音,上海人也能找到发泄的平台乃至哭泣的地方,绝不至于像身陷苏北的铁链女那么孤单那么凄凉!

因为上海是中国最开放的城市,对外贸易占中国的20%,外商直接投资占中国的14%。上海是全球供应链中重要的节点,拥有全球最大的集装箱吞吐量,连续12年蝉联世界第一,2021年占中囯总吞吐量的17%。疫情之年的2021年,上海给中央财政税收贡献了9294亿元,占中央转移支付总资金的1/10。上海云集各方神仙,外国人才的数量和质量均居全国第一,人工智能产业集聚了全国1/3的人才,有统一显示:在上海持外国护照和港澳台身份证的接近200万人,可见上海之魅力非同凡响。上海还是中国最具国际化的金融中心,仅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股票总市值就位居全球第三。

如果持续封城,上海经济毫无疑问将出现停滞甚至倒退,特别是产业链一旦转移就很难再回来。上海当初为了引进国内外各项尖端技术,解决国内劳动力过剩,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吸引外企,7万多家外资企业,八百多家跨国公司,五百多家外资研发中心汇聚上海,为上海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上海有五分之一的人在外企上班,也就是五六百万人,如果外企纷纷撤走,上海还剩下什么?

“上海数以百万计的人——无论老少、贫富、自由派和保守派——似乎被日益高涨的愤怒团结在一起。”这是CNN北京分社社长蒋欣最新发出的报道引言。CNN是美国著名左媒,有关中国报道大多并不靠谱,所谓因愤怒而团结有点言过其实,也是一厢情愿。只是封城过后,上海人或许会成群结伴逃离这座光鲜亮丽而又魔幻冷漠的城市,这精致优雅善于算计的上海人必然的选择。彭博社的民调显示:未来一年,上海的外国人可能减少一半,48%的外国人表示,如果不是马上离开,也将在今后12个月里离开上海。

封城是上海开埠以来第一次,一般司局级官员都始料不及,更不用说岁月静好的芸芸众生。封域之后的上海也没有武汉的方方,没有西安的江雪,上海人用自己最原汁原味的方式演绎了这段从未有过的历史。他们中有因哮喘发病差点丧命的知名作家,有90多岁拒绝去方舱的老教授,有生病得不到救治而跳楼的小提琴家,有从业20年的券商老兵、网信证券副总裁因脑溢血无法得到救治猝死家中,曾经辱骂过方方的退休检察官因病在网上四处求救,有疫情中疲于奔命选择上吊的官吏……

还有像郎咸平这样的财经侃爷,为了生意把家从台北搬到香港又搬到上海,想不到疫情来了救不了自己母亲。还有那个会讲中国故事的复旦教授张维为,在吹嘘中国防疫比美国厉害500倍之后,竟然也在封城中饿上了肚子。还有《唱支山歌给党听》的作曲者朱践耳的夫人舒群突发急病,被多家医院拒收,折腾6小时后才就医为时已晚,最终不治,又因太平间爆满,遗体只能放在地上。还有那个港红歌星陈奕迅发出哀怨,再这样封下去,日子怎么过,因为卡上只剩下3000万了。

住在上海的人形形色色,很多人见多识广甚至具备国际视野,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上海公务员整体素质远远高于其他地区,对于一些不尊重科学不尊重常识,只会指手划脚的官员,内心深处是充满鄙视抑或抵制的,看看上海16个区的区长书记几乎都是异地空降,且根本没有过治理城市的经验,只是可能貌似忠诚。强行封城实际上是有意激化官民矛盾,已经变异为感冒症状还轻的病毒,把所有人封禁起来,毫无疑问是最糟糕最荒谬的决策,这样的决策显然不是出于上海官员。

上海的精准防控,告诉大家C-19奥密克戎重症率不过1/13万,无症状与轻症状占比达99%,越来越多的人在质疑:为什么要折腾上海?是要搞一场清零的实验?还是彻底驯服形形色色的上海人?让几千万人天天做核酸必然导致交叉感染,把次生灾害放大到无以复加无法挽回的灾难性地步,上海本来有很多优秀的医务工作者,如今来指手划脚的专家,竟然是北京市丰台区铁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叶财德,叶财德只是略懂一点中医康复,如今却披上战袍来上海指点江山,究竟要把上海折腾成什么样子才罢休!

被晾在一边的上海名家张文宏坦言:上海目前46万人感染。4月1日封城时感染4.3万人,静态管理二十二天达到46万。R0=10,符合奥秘2统计特征,证明封城等于没有封。换一种说法,封小区,再连续做二十次集中核酸,导致楼宇通道集聚交叉感染,造成的实际效果,等于没有封。预测5月19日感染峰值为60到80万人,按目前静态管理数据累计死亡人数大概40人,平均年龄七十五岁,基础疾病为首要不治原因。任何老年基础疾病,若一个月不去医院治疗,大概都会是这个结果。再继续血拼清零,5月10日到了60万总量,也不可能把60万人全部拉到蒙古去,回归社会面以后,有1%复阳就是6000人,意味着又回到3月23日的感染数状态,难道还要再封一遍不成?

有人明确指出:这是一场变异的病毒,就如“1966-1976十年”期间,所有的特点均已备齐:地方各级政府滥用权力,权力失控党群对立;政策相互矛盾缺乏科学依据水平低下;挑动群众斗群众帮派恶患遍及全国;荒唐卑鄙事件层出不穷,造成广泛伤害,社会各阶层怨声载道叫苦连天悲剧丛生;经济堕落滑坡,民生艰难穷困;政治挂帅无限上纲上线,常识常理常情消亡;运动式处置人和事,横扫一切质疑反对声音。

我相信上海依然是中国唯一一座具有城市文明基因且自我修复能力最强的大都市,即使在“1966-1976的十年”,在顽强隐忍的上海人默默坚韧坚持下,依然坚持与世界文明努力接轨,并且迅速拉近了与世界主流城市的距离,这一次封城虽然把上海人折腾得焦头烂额甚至死去活来,但任何邪恶势力都摧毁不了这座魅力四射的城市!

总浏览量 32,565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613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