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写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为什么要折腾上海?文章写的很辛苦,发出来只是一个删节版,短短几个小时,传播速度很惊人,删除时已经有50多万人阅读。很多人为这篇文章点赞,当然也有很多人认为这篇文章并没有把问题说透,我当然知道,说透了大家也就看不到了,这是当下的现实,也是时评人的无奈。为什么要折腾上海?那是因为有人要折腾上海!

众所周知,上海在过去30年的发展过程中,不仅经济出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国际地位显著提高,也培养了一大批有眼光有能力有担当的上海干部,这是上海赖以发展的关键。30年前,香港GDP是上海的6倍,新加坡GDP是上海的3倍。1990年,香港GDP为769.28亿美元,新加坡GDP为361.44亿美元,而同时期上海GDP只有122.56亿美元。香港的GDP是上海的6.28倍,新加坡的GDP是上海的2.9倍,差不多是上海的3倍。

1976年是中国命运的转折点,被清算的“四人帮”实际上都来自上海或混迹于上海,特别是张、姚这两个笔杆子,比今天的所有笔杆子都要出色很多。1978年,中国尝试搞改革开放,不过上海是经济中心,改革开放只是在上海外围尝试,导致很长一个时期上海的经济虽然也增长,但和东部沿海地区相比,非常缓慢。上世纪九十年代,主政者决定开放浦东,推动建设市场经济,上海的发展才出现突飞猛进的趋势。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到现在,上海的GDP翻了几十倍。上海和香港、新加坡的差距越来越小,很快追上新加坡和香港,最后超过新加坡和香港。

2003年,香港GDP为1613.85亿美元,新加坡GDP为976.45亿美元,上海GDP为1049.91亿美元。上海在这一年GDP正式超过了新加坡。2008年,香港GDP为2192.8亿美元,新加坡GDP为1936.12亿美元,上海GDP为2206.67亿美元。这一年上海的GDP正式超过香港,成为三个地区中GDP最高的。这一年,上海、香港、新加坡三个地方GDP虽然有差别,但差距并不大,可以说旗鼓相当。

2020年,香港GDP为3660.3亿美元,新加坡GDP为3500亿美元,上海GDP为6069.6亿美元。此时上海的GDP是香港的1.66倍,是新加坡的1.73倍。由于受疫情影响,新加坡和香港的GDP有所下降。上海虽然增长幅度不大,仍旧是逆风增长,这足以体现上海的实力。此时上海和香港、新加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如果没有人恶意折腾上海,要不了多久,上海的GDP就能达到新加坡的两倍。

上海在发展过程中,地方干部的中坚力量不可忽视,可以说,全中国所有的地方干部,其基本素质和国际视野以及廉政水平都不如上海干部,上海陆陆续续为中央国家机关和内地各省市输送了大批高素质的人才,同样也给今天的上海留下了隐患。今天上海干部正在被边缘化,被一批思想僵化思维迟钝的所取代,随着一大批没有受过正规教育抵制市场经济的角色粉墨登场,市场化程度最高的上海必然会受到影响和冲击。

不可思议的是,过去短短几年,上海的中层管理系统几乎都是从浙江和福建空降过来,而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浦东,大多是不懂经济的人充斥到第一线,这必然会改变上海市场经济的发展轨迹,面对这场并不需要兴师动众的疫情,上海的本地干部失去了话语权,而是一大帮毫无担当毫无能力的外地干部在折腾上海,其荒腔走板蛮横无理就可想而知。

更重要的是,上海人普遍对这些爱折腾的角色越来越不满越来越不服,这种情绪弥漫在官僚体系内外,对于想征服上海的角色来说这是一种挑衅,抑或是大大的不敬。我们看到在上海整个防疫抗疫的过程中,无论是医学专家还是基层干部都发挥了主人翁精神,大胆向市委市政府以及社会公开建言,使得上海能够从容淡定地面对病毒,上海人也没有感到恐慌,因而上海集聚了上百万外国人和港澳台同胞,使得上海成为名符其实的国际化大都市。

武汉疫情暴发时,真正敢于发声的人并不多,除了方方写日记,就是艾芬到处说!而上海就不一样了,上海的开放上海的国际化程度上海的自由度堪称中国的天花板,今天居住在上海的人相对更加清醒明白。面对突然而来的高压封城,敢于站出来说“不”的上海人数不胜数,除了我们熟知的张文宏,还有公开站出来的廖晓辉、朱卫平等,过去一直唱赞歌的郎咸平、六六也一改往日的口吻,包括微博上的众多五毛也纷纷转变立场,可以说,有人本想通过强硬手段来彻底驯服上海人,没想到却唤醒了更多的上海人。

上海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导赵立行在微信朋友圈点出防疫的诸多乱象,认为上海当局把市场流通堵得严严实实,然后再来打通堵点;要求所有市民足不出户,但吃饭问题自己想办法;给好人发了不少连花清瘟,又告诉好人不能吃这药;阳了没有能力转运居家赋红码,自己转阴了要转运才能赋绿码;就医前要先测核酸,但进医院测核酸要有核酸证明;健康人一遍遍地测核酸,又告诉你测核酸有感染风险;测了核酸健康云可以查结果,疾控中心说结果由它说了算;抗原试剂发了一堆天天测,又告诉这个是不准的。抗疫乱象因为这些死循环而出,但所有部门都负责任地让这个死循环活着。

糊涂人总认为上海是因为动态清零做的不好才会出现那么多人道灾难,实际上并非如此,人道灾难是高压封城人为造成的,其责任在主张封城的主导者!其他地方的人道灾难并不会比上海少,只是他们的声音根本没有发出来,抑或被完全压制住了,而向来说着吴侬软语的上海人,这一次表现出来的不服从不合作不下跪,为这个罕见的四月留下了许多震撼人心的文字和记忆,他们堪称上海的希望,而上海也是中国的希望。

病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人利用病毒来谋利,比如疯狂的疫苗接种和核酸检测,偏执狂一般的集中隔离和反市场化的配给制,更可怕的是有人利用病毒来折腾上海折腾上海人,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相信他们终将以失败收场!上海依然是中国具有文明基因且自我修复能力最强的城市,即使在“1966-1976的十年”,上海人依然坚持与世界文明接轨,这一次虽然把上海人折腾得焦头烂额甚至死去活来,但摧毁不了这座魅力四射的城市!

总浏览量 18,920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6158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