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于2022年7月20日发表在华盛顿邮报:“How jailed Hong Kong protesters are subjected to thought work”。本中译文由作者林培瑞先生(Perry Link)亲自翻译,并授权《议报》发布。

林培瑞先生是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系荣休教授,汉学家。

以上图片为:2019年6月,抗议者在街头游行反对香港的引渡法案。 (Vincent Yu/AP)

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体制继续接管香港,香港的地方官员有时似乎过于渴望 取悦他们在北京的主人。 香港惩教署的一位官员最近带着明显的自豪,解释了惩教署如何使用洗脑技术,这些技术在内地早已成通用标准。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中国共产党在”维稳”上花费了巨额资金。 “维稳”项目指的不仅是警察和监狱的资金,而且还包括资助一大批全国”政治思想工作人员”,其使命是要扼杀任何挑战政权想法的草根现象。一个人说了一句“不正确”的话,立即被邀请去“喝茶”:你真的想那么说吗?不那么说你生活不会好一点了吗? 你不是希望你的小女儿能进社区那所好小学吗? 等等。

大陆反对派人士习惯于这种“被喝茶”,常常善于跟“思政”玩儿语言游戏。 但游戏规则得慢慢学;政府并不公布,倒是香港惩教署在广庭大众下发表。

在一份2023财政年度的预算文件中(https://www.legco.gov.hk/yr2022/english/fc/fc/w_q/sb-e.pdf),惩教署描述了监狱当局如何处理”被拘留者”(Persons in Custody缩写为 PICs). 这些人不是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而是普通抗议者,大部分很年轻,因为各种小“罪”而被抓。

据惩教署的报告说,截至2021年底,香港监狱关押了1,787名年龄在18至30岁之间的PICs,另外还有近200名18岁以下的PICs。 他们都已经开始接受中共标准的洗脑方法,包括:

我们贴到你身上一个消极但又不清楚的标签. 在2019年香港的大规模街头示威中,一些年轻的抗议者开始穿着黑色服装; 这导致惩教署开创了”黑衣暴力”一词。在中共的历史上,“黑色”有悠久的地位。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政治上最鄙视的人被归入”黑五类”。1989年,天安门广场亲民主示威的活动人士贴上”黑手”的标签,著如此类。 但究竟“黑”的特征是什么呢? 你不必问。只要你明白“黑就是错”就够了。你“黑”你就被动。

如果你反对我,你一定属于“极少数”。 在惩教署的文件中,PICs 都是”激进”的,”反社会”的,”极端”的。 尽管他们上街是跟全城市的人口的30%以上的几百万人一起上的,在警察的言辞中,他们处于边缘。 1989年春天,在北京同样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中,中共媒体坚定地认为”极少数”造成了所有的麻烦。

政权占据道德中心。 “极端分子”的问题始终是:你会不会选择回归主流? 这样做是“正确”的。 正如”黑”和”错”两个词没有具体的经验内容,”对”也没有。 惩教署希望年青港人走”对”的道路,定下”对”的目标,但“对”是什么意思? 政府知道。你跟着就行。

你的家庭在主流里,并不跟你你在一起。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说法有时是真实的。 家,即使在私下同情他们的家人,常常不敢公开说。中国大陆的反对派人士也常常发现,最先上来批评他们的人是自家人,因为一个冲动的大嘴巴可能会危及整个家庭。 在香港,惩教署推出“家庭计划”,目的是帮助PICs下定决心,依靠家庭支援,脱胎换骨。

你必须认清历史。不管是在中国的政治传统里,还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传统里,当今统治者的合法性取决于近代历史,而历史的“正确”版本是由当朝权威确定的。因此,惩教署提供”虚拟现实历史学习活动”。这是因为”民族认同感”有助于”建立积极的价值观”,把迷路了的PICs引导回”正确的轨道上。”

你的政府随时愿意帮忙。 我们知道你们PICs有”特殊的康复需求”。惩教署的案件管理人员”在必要时调整康复方案”以考虑到不断变化的”心理和情绪干扰、控制冲动的困难等”。 特别节目包括一个信息素养小组,教导囚犯”判断网络信息的真实性”; 和一个“禅宗摄影工作坊”,帮助PICs从不同的角度思考他们的问题。

政府照顾跟着你出狱。 一个”落地项目”会来接你。 使命是要帮你”去激进化,培养多视角思维,培养同理心技能并重建家庭关系。” 接下来是警方赞助的”与青年同行计划”,帮助PICs”重新建立正确的价值观,以减少再次犯罪的可能”。”Change Lab”是一个心理服务中心,旨在建立”心理应变能力”,帮助”抵御诱惑。”

在中国大陆,众所周知,对于表示感谢心理帮助的人,惩罚会减少。 惩教署表示:”在香港,去激进化康复计划亦得到参加者的积极和赞助的评论。”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359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