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中国民众能摸到正经的民主选票,那,一个既无治理绩效,也无人格魅力,反而不断以人民名义折腾人民的领导人无疑是会被选下去的。这才会给社会带来希望。但在没有选票的情况下怎么办?希望从何处来?那对一部分人来说,用脚投票自然成为一个值得严肃考虑的选项。中国当下面临的正是这种局面。

移民往往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为了生活更好,比如给孩子提供更优质的教育、获取相对更好的工作机会和收益、享受更优越的社会和自然环境,特别对富人来说,这更是一条通往全球性精英地位的途径。这种情况在二十世纪末到二十一世纪初期的中国是一个普遍性话题。而另一种移民则是为了避免生活更糟。比如躲避战火的叙利亚人,逃离军事独裁的厄立特里亚人。习政下的中国移民也越来越符合这个特征,就如中国古训所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习近平上台后,在几个关键方面通过几个标志性的政策行动有效提升了各层民众在恐慌情绪下的移民热情。

以依法治国的名义践踏法律,社会公正荡然无存

2012年十八大以来,习发起了一系列以肃清政治对手、树立政治威望为目的的反腐运动。截止到2022年4月,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对各级官员立案调查438.8万件、470.9万人。刑讯逼供是中纪委、监察委高效办案的杀手锏。虽然中国社会一贯是人治高于法治,拥有权力的各级官员习惯于只手遮天来获取个人利益,但是当官员们从玩弄法律到被法律玩弄,从作威作福沦为毫无人权可期的阶下囚,那种反差令人绝望到底。据统计,自2012-2019年,中共就有超过260位政商高官非正常死亡。在制度不变的情况下要根治这种制度性腐败是徒劳的,绝大多数官员也都有着不清不白的污渍,终日如待宰羔羊般惶惶。他们即使自身受党纪所限无法正常移民,也往往会倾向于替家人子女安排好海外退路。同样,那些逐渐被阴影笼罩的权力依附者,不管是寻租的商人,还是有望成为打黑目标的“恶人”,能从被任意执法的风险中全身而退是其梦寐所求。

与此同时,2015年7月9日的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成为习政权对萌芽中的公民社会全面镇压的标志性动作。公安部门在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拘留、约谈了上百位律师、维权人士、访民及其亲属,并以软禁、限制出境、制造工作和生活困境等方式威胁更多的异议人士及其支持者。中共当局罗织各种法律上的罪名,却不执行正当司法和处理程序,公然侵犯人权,这不仅是对少数个体的迫害,更是对一个社会整体性的权利侵害。当抗争面对的是毫无底线的暴力,甚至固有的身份也成了一种罪过,很多维权人士、异见人士和自由知识分子选择了逃离,很多受到严酷打压或面临大规模集中监禁的少数民族和宗教人士也同样选择了逃离。据《经济学人》指出,自2012年底至2020年,已经有61.3万中国人在他国申请庇护。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的数据,中国寻求庇护的人数从2010年到2020年增长了13倍,其中大部分增长趋势是在习近平上台后形成的。当一个国家法治不彰,法律更被随意用作权力违法的依据,那民众安居乐业所依托的社会公正也就荡然无存。

以行政手段破坏经济秩序,倡共同富裕威胁私有财产

对经济精英们而言,通过商业手段积累财富、创造社会价值,是他们自我发展、自我完善的愿景。而这需要一个稳定的、有秩序的、受尊重的市场环境。习政权试图以上帝视角通过行政手段强行干预经济秩序,几年来不断收紧对互联网金融的管控,打压房地产行业,强行取消教育培训行业……给各种行业带来了重重压力,导致大规模的企业倒闭、员工失业,造成了经济精英们的投资和经营困惑。今天发生在其他行业上的灾难,会不会明天发生在自己行业?如果说之前在大政方针相对稳定的情况下,通过对政策的揣摩或完全依赖对市场规律的分析,还有可能甩开竞争对手获得行业成功的话,那在当下这种非理性、斩立决的政策干预下,人们失去了对未来的预判能力,也就自然失去了继续投资经营的意愿。

习在2021年底提出的“共同富裕“,更是勾起了人们对共产主义消灭私有制之承诺的恐惧。如果继续经营成了一种赌运气,那保护好既有财富则是人们的底限。据投资移民咨询公司Henley & Partners估计,上海今年有一万名高净值居民有意向从中国撤出高达480亿美元的资产。对于经济精英们而言,一个成功的商业决策,来自于90%的信息加上10%的直觉。在目前形势下,人财撤离应该就是一个悲伤但成功的决策。

疯狂清零是双刃剑,既伤民生,也伤民心

对2020年冷酷的武汉封城,世人毁誉参半,而2022年堂吉诃德式的上海抗疫,则彻底暴露出了制度底色。中国最优雅、最国际化的城市,在领袖的亲自摆布下迅速陷入饥寒交迫。本该送温暖的各级管理人员因手握的那一点点的权力就可以变为你的噩梦,人之为人的尊严当着自己父母和孩子的面被外力碾碎,连保护家人也成为一种奢望,人们像待宰的羔羊般被禁锢、被剥夺、被凌辱。封城造成的经济停摆,使无数人失去了工作和收入。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上海城镇调查失业率达8.9%,为全国最高,其中封城高峰期的二季度达到12.5%。与上海情况类似的被封城市比比皆是,遍布全国。据日本野村银行(Nomura)估计,在上海进入封城状态的四月份,中国有45座城市的3.73亿人处于某种形式的封控之下,约占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战胜病毒!这口号很激昂,但当代价真切地落到自己头上,那就是一种切肤之痛。目前仍在蔓延的新冠病毒是对决策者的嘲弄,而政治性病毒的肆虐更成了压垮民众中国梦的最后一根稻草。近期国内各大平台上关于“移民”的搜寻次数暴增,搜索量达到近 5000 万次。对普通或中产家庭而言,背井离乡意味着要在一个陌生环境中重塑生活,但和生存安全感相比,这似乎是一个不得不接受的对价。

人生需要不懈的努力,努力是为了营造一个更好的未来。当专制统治者用一种空洞扭曲的意识形态,不断侵蚀社会良知,侵蚀青少年的心智,掩盖的却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随意摆布和掠夺,这令人看不到更好的未来。中国政府对舆论和教育的垄断或许可以在一段时间蒙蔽人的眼睛,但没有节制的权力会自行上演愚蠢的戏码,把它的丑陋暴露无遗。随着宣传破产,越来越多的人只是因为恐惧而顺从,那心底对自由的呼唤就会越来越强。

当然,移民到国外生活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是一出即时上演的田园喜剧,需要花相当长的时间去克服语言和文化差异,去建立新的生活秩序和身份归属,个中艰辛可想而知。而永远摆不脱的是对故乡家园的心理依恋,有些朋友再也见不到了,有些场景再也回不去了,所有熟悉和习惯的一切戛然而止,甚至家人之间也面临分离。你在获取自由的同时,又失去了什么?

习政下的移民热是人们两害相权取其轻的结果。如果很多乱象预计只是短期行为,那坚韧的中国人会忍耐、等待,相约未来。但习执政的这十年,形势不仅没有好转,而且裹挟着人一步步往更黑处滑去。十九大的恣意修宪表明了他欲长期把控权力“为人民服务”的决心,7月27日举行的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迎接党的二十大”专题研讨班,为习的二十大连任敲响了整齐的鼓点。7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会议上再次强调了动态清零的重要性以及疫情防控的政治账。这些意味着人们不仅要忍受变态防疫的常态化,以及籍此强化的监控式社会生活,还要接受政治病毒长期化的现实。相比较移民国外的得失,人对生活各要素的排序至关重要。单讲“自由价更高”或许过于理想化,但当自由背后还有安全感、尊严、孩子的心智成长,以及财产保全等,那这个筹码足以对很多人的判断产生关键影响。

这十年间,专制权力对社会生活和私人生活的侵入不断增强,意识形态对思想的禁锢呈普遍化趋势,习的决策风格也越来越明晰,其主要体现为任性、非理性、反人性。随着习的连任,人们对未来的美好预期在持续降低,用心判断用脚投票的人数势必不断增长。这类移民带有一种逃离的无奈和悲凉,离开的不仅是人力和资产,还有民心。

言羽:中国国内独立学者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405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