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个地道的武汉学生,早在1956年秋就从华中师范大学毕业来到了孝感教书。这一来就是半个世纪,今年都81岁了。其间在丰山高中教书的时间虽然只有四年(1976年秋—1981年秋),但这短暂的岁月就像一道“永不消逝的电波”, 保存在我的脑海中。因为我的命运的转折,事业的起步,是在丰山高中实现的。丰山高中堪称我耕耘过的一块沃土。

无庸讳言,我打过两次右派,右派帽子是戴戴摘摘,摘摘戴戴的。特别是第二次的戴而复摘,“四人帮”还在台上,我就以我的智勇,把县革委会给我复戴的右派帽子硬是给翻掉了。可能是怕我不肯夹着尾巴做人吧,于是就在摘帽时,给我安装了一个政治尾巴,名曰“开除留用查看”。我在1976年秋由杨店区柏树湾小学调到丰山高中时,就是带着这个特殊的政治身份———摘帽带尾巴的右派而前来报到的。

丰山高中人对我没有成见,没有偏见,更没有歧视。在“四害”横虐之时,能这般对待我,是颇不容易的。文教组的老组长祝干事在一次表彰先进的大会上,最后表扬了我:“有一个人应该表扬,但又不能表扬。”满场轰然大笑,这不就是对我的“不表扬的表扬”、 “变相的表扬”吗?在丰高年终评奖时,我这个具有特殊政治身份的人,竟也领到了一个搪瓷奖杯,奖杯上印着“先进工作者”字样。我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获此殊荣哩。

“四人帮” 垮台后,接踵而来的是清查“四人帮”的帮派体系。奉区委通知,我来到柑橘园学习班接受审查。这时,我自学日本语已有一两年了,我便一边交代问题,一边偷学日本语。没料到一天早上,我正在树林里聚精汇神看日语单词时,被我校兼任学习班副组长的周副书发现了。“糟了!过了今天的一关,过不了明天的一关,那就准备挨批斗吧。”过去了三天,又过去了三天,都不见动静,我这才放了心。周副书记没有把我偷学日语的事向区委领导汇报。我平生还真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好领导。时逢恢复了高考,学校的书记、校长向学习班提出,高考用人在急,人家的问题也说清楚了,学校正等着他回去上课!我这才从禁锢中解放出来了。

这时,经人介绍,我与一位中年未婚的女教师见了几面。她叫白黛光,她说在反右时与我同在一个大组,见我观看批判我的大字报时,神情自若,满不在乎。我想起来了,当年是有一位小学女教师与我同组,长得端庄修长的。我问她,你能接受我的政治身份吗?我还留着个开除留用查看的尾巴哩。她说:“我不在乎!我就帮你割尾巴呗。”于是,我们结婚了。时为1978年12月,我43岁。她42岁。我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家,一个在丰山高中创立的家。

妻子说她人到中年,不想要孩子。我说:“没有孩子,谁来继承我的遗产呀?”妻子说:“你两度下放农村,种了九年田,哪来什么遗产?”我说:“我的遗产就是‘右派精神—-独立思考讲真话,威武不屈不认罪。’”妻子说:“你就不怕第三次戴右派帽子呀!”我说:“戴了再摘呗。”

改革开放,平反冤假错案,像春风雨露一样,沐浴着神州大地。正当我俩跑那尾巴问题的时候,突然看到中央机关右派改正的消息见诸报端,我预感到我的命运快要彻底转变了。果然,1979年6月23日,县委统战部的两位同志就把我的右派改正通知书,当面送交了我。我终于站起来了,如释重负地站在丰山高中的讲台上了。

从此,我的中年有为的时机来临了。1980年夏,我参加了国务院批准的中国社会研究院招聘研究人员的考试。我递交的专业论文(《焚书坑儒辨析》)、日本语作文(《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和三科笔试(中国古代史、秦汉史、日本语),都达到了录取的要求。并被社科院通知体检,以便核发正试录取通知书。但因我曾是个有名的造反派,未被正式录用。这就怪了,我的右派都改正了,难道造反派还要改正嗎?这年我四十五岁了。

人到中年的我,竟然从零开始,学到了一门外国语;山乡教书的我,竟然敢于问鼎中原,拿下中科院的招聘金卷。这除了我个人的志强与勤奋外,还与丰山高中对我的宽待与包容分不开。

1981年以来,我在《江汉论坛》、《孝感师专学报》、《宁夏大学学报》、湖北大学《史志文萃》、《历史教学》等刊物上发表了一系列历史文稿,如:《刘秀———农民战争的杰出领袖》、《论唐太宗的民族政策及其民族观》、《士人与农民战争》、《系统论在历史学法指导中的运用》、《论我国古代少数民族政权的国号》、《辛亥革命与近代民族意识的形成》、《拨误反正,走出辛亥革命研究误区》、《纪念五四,必先匡正误区》,等等,凡10余万字。而其中的第一篇论文,就是在丰山高中的煤油灯下完成的。此后,我的思潮涛涛汩汩,喷薄而出,大有欲罢不能之势。这都是丰山高中充沛的泉源所致。

1990年,我在孝感市一中被评为湖北省首批高中历史特级教师。如果追根溯源,应归成于我早年在丰山高中的起步。

当此丰山高中数届老师友、老同学欢聚一堂之际,为了表达我对昔日丰高的怀念,特将我在古稀之年出版的一部专著《红颜外史》奉献给我们的盛会。这是我国第一部女性文化史。《孝感晚报》、《楚天都市报》、《长江日报》、《中国历史网》都作了专题报导。我在此恭候诸君惠赐评说!

作者:余宗超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434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