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2日,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人寿、中国铝业、上海石油化工股份等五家大型国有企业相继发布公告,称将美国存托股从纽交所退市。

中国石油表示,公司已于美东时间8月12日通知纽约证券交易所,公司将根据1934年美国证券交易法等相关规定,申请自愿将其美国存托股份从纽交所退市。中国石油预计8月29日或前后向SEC递交退市申请,存托股在纽交所的最后交易日期为9月8日或前后。

上述五家企业的退市解释较为一致,主要是因这些公司在美国的存托股占公司H股及总股数比重很小,交易量与公司H股全球交易量相比较低,以及公司维持美国存托股在纽交所上市和该等存托股及对应H股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并遵守证券交易法规定的定期报告及其他相关义务所涉的较大行政负担和成本。

中国证监会对这五家企业退市做出回应称:“上市和退市都属于资本市场常态。根据相关企业公告信息,这些企业在美国上市以来严格遵守美国资本市场规则和监管要求,作出退市选择是出于自身商业考虑。这些企业都在多地上市,在美上市的证券占比很小,目前的退市计划不影响企业继续利用境内外资本市场融资发展。”

目前,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央企仅剩8家,相信其余的三家公司不久也都会从纽约所退出。

中国五家央企集中退出纽交所显然是中国政府做出了决定,它表明中美关系继续恶化。目前正值中共北戴河会议期间,五家央企退市决定又透露出中国政局怎样的变化呢?

第一,美国证券监管迫使中概股退市

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之前,赴美上市的中概股以国有企业为主。1992年10月,华晨汽车登陆纽交所,开启了中企美股上市的先河,这也是第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概念股;1993年,上海石化在纽交所、港交所和上交所上市,成为第一家在香港、上海、纽约三地上市的公司。此后,有上海二纺机、上海轮胎橡胶、深房集团 、马鞍山钢铁、华能国际等多家国企赴美上市,2003年上市的中国人寿是最后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大型国企。进入2000年,中概股开始以互联网企业为主;2010年至今,中概股上市的主角是各类民营企业。

根据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的数据,截至今年3月,有261家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总市值约为1.3万亿美元。

2020年5月20日,美国参院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这项由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肯尼迪和民主党联邦参议员范霍伦提出的议案在参议院一致通过。根据这项法律,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必须能够检查在美国市场上市的外国公司的审计情况。包括亲自前往公司所在地检查所有工作底稿,并对相关公司的会计师进行监管。如果中国企业连续三年无法提供审计记录给美方检查,这些中资企业将退出美国证券交易所。

《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的提出与中国在美上市公司普遍账务造假有关。例如中国咖啡连锁店公司瑞幸咖啡。2019年5月,瑞幸咖啡在美国首次公开募股(IPO)就筹集了5.61亿美元。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之初股价就飙升了50%。2020年4月2日,该公司财务造假丑闻被披露。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中,瑞幸董事会宣布已对其首席运营官可能伪造了3.1亿美元销售额进行内部调查。2020年5月15日,瑞幸咖啡接到纳斯达克的除牌通知。

美国监管机构一直要求获得在纽约上市中国企业的全部审计工作底稿,实质上就是审计财务报表期间汇总在一起的文件,但是中国当局以国家安全担忧为由拒绝提供。

2021年初,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曾宣布,根据川普总统于2020年11月签署的一项针对中概股的法案,对中国移动ˎ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启动摘牌程序。上述三家中资企业已被停止交易,并将于2021年1月11日开市前完成退市。

蹊跷的是,纽交所于1月4日晚宣布,基于“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的指引”,不再推动对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的下市摘牌程序。消息传出之后,三家中国公司的港股分别大幅反弹7%到8.5%。

但以上纽交所的变化并不能改变已于2020年12月生效的“外国公司问责法”,中概股如无法遵守美国审计标准将难以继续在美国上市。在此前提下,中企撤出美股、回香港或中国上市将难以避免。

第二,中国乏力的经济反制

中国国企面临美国证券监管和中国政府国家安全监管的双重压力。中国认为,美国《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涉嫌美国监管方跨境执法,掌握中资企业商业核心秘密危害中国国家安全,一直对美国的监管要求持抵触态度。

今年初,英国《金融时报》曾透露,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管机构中国监管机构一直在进行接触,中国政府有意做出妥协,以避免中概股全面退市,准备出台分类制度,目的在于确保中国公司能够遵守美国规定,让美国监管机构检查这些中国上市企业的审计文件。

今年4月初,中国证监会表示,拟修订境内企业赴境外上市相关保密和档案管理规定,明确企业信息安全责任,减少不必要涉密敏感信息进入工作底稿,并为开展包括联合检查在内的跨境监管合作提供便利。

路透社分析指出,这一修订释放出中美审计监管合作的积极信号,悬于中概股头顶的浓重阴霾似有云开雾散的迹象。

但佩洛西访问台湾显然激怒了中国领导层,决定不再妥协,如其让美国证券监管部门将中国国企踢出纽交所,不如主动集体退场。所以,央企巨头的集体谢幕应该也是中国政府反制美国的有限措施之一,尽管软弱乏力。

第三,习近平已摆脱政治老人的控制

据悉,中共北戴河会议刚刚结束,五大央企从纽交所退市应该是中共政治老人与习近平政权博弈的结果。我们似乎可以捕捉到以下信息:

一是,与美国关系不再妥协。如果政治老人能够控制习近平,应该会缓和中美关系,为不断升级的中美对抗降温。但五大央企所为,显然表明中共已经放弃了妥协策略。

二是,中国将会继续对外开放,但不再以美国为中心。由于中概股在美国上市不仅涉及到募集资金,而且也标志着中国公司服从国际贸易规则和法律规范。五大央企集体退出纽交所意味着中国经济政策已经发生重大转变,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已经终结,习近平以政治安全为中心,内循环,国企为主体,民企为辅助的经济体制呼之欲出。江泽民、朱镕基、温家宝明白中国企业国际化的重要意义,但显然他们已经无能为力。

三是,习近平二十大连任应无悬念。北戴河会议是二十大前中共权力分配最重要的一次非正式会议,但显然中共政治老人已无力撼动习近平的权力。

综上所述,中国五大央企集体退出纽交所既是面对美国证券监管的无奈之举,也是中国对美国经济的软弱反制,同时也透露出中国政治变局信息。随着北戴河会议的结束,中共二十大权力争夺已告一段落,习近平大概率将进入第三个任期,中国从后极权向极权回归将会全面展开,一个更加黑暗的时代即将到来。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507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