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华盛顿邮报

作者:Josh Rogin

译者:仁者乐山

当勇敢和牺牲的故事继续从乌克兰涌现时,香港的自由和民主运动已经失去了世界的关注。这个运动的许多领导人在监狱中受尽折磨。西方必须记住,香港人仍然在战斗——他们的斗争,是世界上为自由、民主和人权而奋斗的一个重要部分。

本着这一目标,来自10个不同国家的15位知名学者,共同提名5位被监禁的香港民主派领导人,参加2022年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将于今年秋季颁发)。这5位领导人,代表了数百乃至数千名在新的国家安全法下首当其冲的香港人。当局滥用这个法律,来镇压曾经充满活力的香港公民社会,压制任何对香港或北京当局的批评。

教授们在提名中写道:“被提名人选择成为良心犯,而不是接受新国家安全法对人权的压制和对人类尊严的侮辱。”

根据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制定的规则,能够为该奖项进行提名的人员,包括大学教授。2021年,来自美国两党的一个议员团体,提名了整个香港民主运动。今年,有343名被提名者,包括251名个人和92个组织。

组织提名信的中国研究学者、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承认,在一个充满着受苦者和为和平而奋斗者的世界上,这些都是长期的困难。但这些香港人是有价值的,他说,他们坚持了下来,即使他们每个人都有办法逃离或只是保持沉默。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纯粹根据原则行事的典范,”林培瑞说,“他们情愿选择监狱,这是一种相当了不起的牺牲。”

这项提名是在1月31日截止日期前发给委员会的,直到现在才被公开。在提名所附的一封信中,教授们将香港的活动家与其他获得该奖项的著名持不同政见者和受迫害的自由斗士相提并论,如希特勒的批评者卡尔-冯-奥西茨基(1935年)、苏联持不同政见者安德烈-萨哈罗夫(Andrei Sakharov)(1975年)、波兰政治家莱赫-瓦文萨(Lech Walesa)(1983年)和在关押期间死亡的中国异见者刘晓波(2010年)。

信中说:“2022年和平奖颁发给香港良心犯,将会彰显人类的最高道德追求。”

在这封信上签名的15位教授中,有一位本身就是持不同政见者。蔡霞曾在北京的中央党校任教15年,直到她离开中国,并抨击中国共产党是 “政治僵尸”(a political zombie),呼吁完全抛弃这个体制。

五位挑选出来的被提名者,代表了对镇压香港自由和公民社会进行积极抵抗的各个群体:学生、记者、律师、政治家、劳工权利活动家以至商业领袖。

25岁的香港学生民主领袖黄之锋(Joshua Wong),已经因“非法集会”在香港最高安全级别的石壁监狱(Shek Pik Prison)服刑13个月。2021年1月,他被再次逮捕,并被指控犯有新国家安全法规定的“颠覆罪”,可能判处终身监禁。

何桂蓝( Gwyneth Ho )是一名31岁的记者,在2019年的抗议活动中,她记录了政府组织的犯罪团伙殴打抗议者。她自己也受到了攻击,但仍坚持拍摄。2020年1月,她也因国家安全法规定的“颠覆罪 ”被捕,目前可能面临终身监禁。她正在等待审判。

邹幸彤 (Chow Hang-Tung)是一名37岁的律师和民主活动家,她在2020年6月因“非法集会”被捕,当时她参加了一个纪念“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周年的烛光守夜,在此之前,香港人每年都会进行这种纪念。在法庭听证会上,她大声朗读了天安门广场遇害者家属的回忆录。她正在服22个月的刑期。

李卓人(Lee Cheuk-Yan) 是一位65岁的香港政治家和前立法会议员,以人权和劳工权利的激烈倡导者而闻名。他还帮助领导了最终被迫解散的“支联会”(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他因参与组织“天安门事件”烛光守夜,正在服14个月的刑期。

黎智英(Jimmy Lai)是一位74岁的香港媒体大亨,他创办并领导了《苹果日报》,该报去年在香港被迫停刊。黎智英因参加烛光守夜的“非法集会”,目前正在服20个月的刑期。但他还面临着“与外国势力勾结 ”的指控,这可能会给他带来更长的刑期。

提名工作是与“香港自由委员会”(Committee for Freedom in Hong Kong)共同组织的,该委员会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致力于在香港和周边地区促进自由、民主和法治。该组织的主席马克-克利福德(Mark Clifford)告诉我,香港的自由度下降了,但没有死亡。

“中国想让世界相信,它已经成功了,抵抗是徒劳的。但这些诺贝尔奖被提名者表明,不屈服于极权统治是可能的。”他说,“中国在香港的镇压,对任何地方的自由,都是一个警告。”

2022年4月25日《华尔街日报》社论写道:

香港的异见人士仍然在监狱中备受折磨,北京希望世界忘记他们。因此,10个国家的十几位学者,提名香港最杰出的民主倡导者中的5位,作为2022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这是一个值得欢迎的消息。

被提名者包括我们的朋友,《苹果日报》的创始人黎智英,以及《立场新闻》的前记者何桂蓝(Gwyneth Ho)。警方强迫关闭了这两份出版物,未经正当程序没收了它们的资产,并监禁了它们的一些员工。被提名的诺贝尔奖候选人,还包括李卓人和邹幸彤,他们帮助组织了香港每年为“天安门大屠杀”受害者举行的守夜活动;以及黄之锋,他作为2014年“雨伞运动”的青少年领袖,首次引起了北京的愤怒。

《中英联合声明》和《香港基本法》保障自由,包括新闻、言论和集会自由。然而,根据2020年的国家安全法,这5位诺贝尔奖被提名者,因行使这些基本权利,而面临最高终身监禁的刑期。这5人因其勇气而凸显,但当局已根据安全法逮捕了约150人。

周一,“香港外国记者会”(Hong Kong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宣布暂停其年度人权新闻奖,该法律的影响再次显现出来。“在过去的两年里,香港的记者一直在新的‘红线’(red lines)下工作,关于什么是允许的,什么是不允许的,但是,仍有很大的范围是不确定的,我们不希望无意中违反法律。”会长瑞凱德(Keith Richburg)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

这一决定,象征着当前在香港每天都会发生的自我审查。在过去一年里,香港当局要求外国科技公司帮助他们审查流亡者在国外的言论,并威胁要对英国人权活动家贝内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和这些网页(these pages)采取法律行动。

对中国在香港问题上违反与英国签订的条约,外国政府几乎没有使中国付出代价。但我们这些其余的人可以见证,那些以巨大代价进行抵抗的人们的勇敢。为香港5人颁发诺贝尔奖,将是一种合适的致敬,另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让北京方面感到难堪。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52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