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号 言正堂 2022-09-01

我坐在深秋的充满阳光的落地窗前,正看着仿佛情侣一般的须臾不可分离的手机,忽然一条信息映入我那疲惫的眼帘:戈尔巴乔夫去世了!

这是一个烙印着时代印记的在华文媒体圈充满着争议的人物,这是一个宽阔的额头上仿佛顶着俄罗斯地图的历史风云性的人物。

1989年春,他来北京访问,我那时刚好结婚,那时我还为北京的家丑感到有点难为情,我想对于他来说一定会受到震撼,并触及到他的灵魂,不然他不会回国两年后毅然决然地做出了让世界秩序改变的决定。

这是一段被光阴猎杀的记忆,那些幻灭的梦想,那些青春的祭奠,那些沉痛的绝望,都随岁月风干了记忆。

不光我,包括无数人,都会和这个名字一起心碎。

8月30日,91岁的他走了,他带走了一个时代。

他是苏共最后一位总书记,他亲手结束了苏联共产党,这需要智慧、勇气和魄力。要知道当时的苏共,可是全世界第一大政党,有着2000多万党员的大党,说倒塌,就顷刻间轰隆隆地倒塌了,像大厦顷刻间土崩瓦解一样。

他是苏联第一位总统,也是苏联最后一位总统!

为此很多苏联人想不开,甚至骂他亲手葬送了苏共,但他对着骂他的人说,“要知道是我给了你骂我的权利。”那潜台词是说,我不结束这个贪腐深重的党,你们还沉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你们哪有胆量敢指着我的鼻子骂我?

有很多人骂他是苏联的罪人,将一个实力强大的敢和美国叫板的独一无二的大国给解体了,从情感上想不通,但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苏共的腐败透顶已经烂到根上了,倒塌是迟早的事,在不明底细的外人看来只是外表看上去光鲜靓丽罢了。

如果把苏联解体归罪到他一个人身上,显然是不客观的,搞坏一个社会,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办到的,而是每个当权者都在日益损坏着社会的肌体的结果。

他不无形象地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每天都在无耻地说别人坏话,不要脸的说自己好话,还不让人说真话。”他对苏联这种体制的了解可谓是了解到了骨髓里。

苏联解体是好是坏,这恐怕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对于统治者来说,无疑这是不好的事情,因为他失去了那么多的地盘可以随心所欲,但对于普罗大众来说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船小好调头,就可以获得更多的经济实惠。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就像一个家庭一样,家庭人口多了必然会心生怨怼,难免会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这样一来就难以形成人心齐泰山移的效果。

苏联解体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件利好的消息,因为戈尔巴乔夫之前,苏联对中国的威胁是最大的,珍宝岛反击战就是明显的一例。我们为了对付苏联,60年代,中国一度将军队扩大到670万人的规模,懂经济的人都会知道,养这样多的军队,是需要国家很多军费开销的,另外苏联的强大无疑是对中国构成最大的威胁。客观上苏联解体,才有了中国后来的加速发展。

之所以有人说中国欠戈尔巴乔夫一个金质奖章,就是因为戈尔巴乔夫担任总统之后,我们开始裁军,一下把军队规模减掉一百万,当年邓公裁军百万,就是在戈尔巴乔夫时代完成的。

其实不光我们要感谢戈尔巴乔夫,德国、东欧各国、独联体分离出来的各个国家都要感谢戈尔巴乔夫。没有戈尔巴乔夫的苏联解体,就不会有东西德的统一,东德那块盐碱地就不会长出好庄稼来,就是现在东德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工厂出来。波罗的海三国,高加索三国,东欧三国,中亚五国等国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独立和自由,民主和发展。

戈尔巴乔夫没有采取让这个癌症一般的病人继续苟活,而是让苏联这个庞然大物轰然倒塌,寿终正寝。

戈尔巴乔夫曾公开指出:那套理论,是谎言,是邪说,许诺给你天堂却只能使你到达地狱,只会带来贫穷,战争,饥荒和死亡。

戈尔巴乔夫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这一代人缺少精神营养,只准许吃一份单纯意识形态的可怜口粮,却被剥夺了亲自去比较、对照不同流派的哲学思想并作出自己选择的机会。

很显然,戈尔巴乔夫已经对意识形态所带来的痛了然于胸,他深知苏联和美国抗衡之所以力有不逮,关键就在于拿计划经济下的蛋去和自由世界里奔放的自由灵魂死磕,无异于以卵击石。所以他下决心要让苏联也走向自由奔放的世界,这才是公平的竞争,就像国有企业养着一帮懒人,而民营企业却塑造着一群自由奔放的能人一样,必然是有两种不同的人生 。他的初心显然是好的,是伟大的构想。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对戈尔巴乔夫的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他在推文中称,“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是一位独一无二的政治家,他曾改变了历史进程。”

是啊,没错!戈尔巴乔夫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政治家,没有谁能够有他那样的勇气和魄力,没有谁有他那样的高瞻远瞩和远见卓识,他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675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