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擔心你不做瘋狂的事情

(翟明磊/題)

 

詩人的灰燼行雲流水

 

鹽漬的歌詠送走寓言的灰燼

回饋給流水,獻祭於蒼黃

道路獨自上路,從此不再慌張

每一根睫毛都掛滿月光

所有的額頭上都有個太陽

胸膛的深處,胸膛的深處住著槍傷

古人的拳頭裡沒有膽怯

詩人的歌聲中沒有哭泣

將遺囑下葬,灰燼永銘夢想

用沈默封存三個世紀的惆悵

苦役啟用了一萬年前的木樁

靈魂登高撫遠,朝聖者走向深古大荒

六月,木樁圍起一家老小的牆

三百里內無人居住,有人扛槍

晨露凝霜,啞默的沙漠長出了淚囊

影子依偎肋骨的舊創

等不來雨水回訪

此生,哪怕是最後一趟

惟有雲岡的老腔尚未陣亡

迴盪在心房,明滅於天壤

詩人的灰燼行雲流水,沒有邊疆

壬寅臘月二十四,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五日

 

祖國將在午時三刻安葬

 

方口罩怎能窒息生生大化

火萬家,生命從來蕩氣回腸

所有的時光向所有的日子致敬

陳舊袈裟封埋不住古老血液的驚濤駭浪

過道混沌如脂,擠滿了世界的憂傷

人類形影相弔,霎那陰陽

對不住啊,屍體遲早自此出發

車轍輾過車轍,如江河流淌

頭頂上方遍佈密探,祖國無處躲藏

血管裡九千萬病毒蟻聚鴟張

前庭的爐膛通向後院的墳場

一座暴動的監獄,祖國的道路通向死亡

終於,祖國將在午時三刻安葬

太陽,請騰空門前九萬里的廣場

所有的犧牲為所有的苦難默哀

十萬萬雙手掌托舉起烈焰中的靈堂

壬寅臘月二十四,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五日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917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