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说法前言不对后语

今年中共两会关於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官方说法,真算得上前言不搭后语。

先是《北京青年报》刊出一则消息:“领导干部财产申报制度拟年内出台”,随后被各媒体转载、转播、引述得铺天盖地,可见普通民众对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出台的期望之殷。然而,第二天,《北京青年报》就出了“重要更正”:“因记者疏忽,误将何勇同志讲的正在修订的党员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规定,写成了财产申报制度。”

再过几天,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李飞在全国人大新闻採访会上表示,正在研究如何使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制度能起到约束作用。

在中国,官员财产申报公佈制度提出已经有二十年了,从没见有人公开反对过,可就是不见实行。去年开始总算有地方出台了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迄今为止有新疆阿勒泰、浙江慈溪、四川高县、上海浦东、湖南浏阳、湘潭所辖的湘乡和重庆等七个地方出台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善良的人们认为,在此基础上,今年或明年是可能在全国推行的。今年在两会上议一议也是很正常的。

然而,李飞说还在研究,因为还要一些配套的制度做支撑,即需要纳税和个人信用体系方面的制度,否则申报不实无法发现。一句话,今年是不可能实行全国性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

何勇是中共中央纪委副书记,他讲的是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於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的建设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有消息说,目前中央纪委正在对党员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进行修订,把住房、投资、配偶子女从业等情况列入报告内容,修订后的党员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有望年内出台。

决策层意见分歧?

众所周知,中国官员基本上都是中共党员,各级政府中的负责官员更是清一色党员。因此中共中央的这个规定实际上就是官员财产申报规定。在这个意义上说,《北京青年报》其实没有报道错,无须什么更正。

那么,为什么《北京青年报》要作“重要更正”呢?在中国,媒体作此类更正,多半是奉命办事,奉权威部门、宣传部门之命而作。就是权威部门在说,今年不会出台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如果受众有所误解,那是因为媒体报道失实。

不过,《北京青年报》这则消息报道之后、更正之前尚有一天,期间有记者採访这次参加两会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申报财产了吗?”俞正声回答:“我的财产早就申报了。”

这是否就是中共决策层中间,关於官员财产申报的不同意见的一种反映呢?暂时还不得而知。

不过可以肯定,如果中共决策层内有不同意见,那也只是官员财产是否要(向上级)申报,至於官员财产信息是否要(向公众)公开,似乎在中共决策层中提都没提到。

李飞所说的正在研究的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制度,连申报都在研究,就别提公开了。中共中央那个规定则明确说,领导干部须申报,并接受纪检部门监督,但是暂时不会将官员财产向社会公佈。现有七个地方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也都有限制,或是只有司法干部要申报,或是只在一定范围公佈,或是只公佈一定范围而不是全部财产,或是只公示三天。

中共不敢公开官员财产真相

民主国家中所以有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目的是防止官员利用职权贪污盗窃,是反腐倡廉的主要手段。官员廉洁固然来自自身修养,但对其监督制约也是必须的。这个监督制约有来自上级的,就需要官员财产申报;还有来自民众的监督制约,这就需要官员财产信息公开。

如果官员财产申报只是向上级申报,那么的确需要纳税和信用体系制度的支撑,否则无法查实申报内容是否正确。可是,若将官员财产申报信息公诸於世,那么它将会受到公众的监督,其作伪的空间将小得多。至於配套制度,是可以在官员财产信息公佈之后逐步完善的。

或者,中共当局从来没有想到要公佈官员们的财产信息。就是那个称已经申报了财产的俞正声,在回答记者说已经申报财产之后,不忘加了一句:“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可以去中纪委查一查。”作为记者,到中纪委去查高级官员的财产信息,这个可能性非常小,遑论普通民众?

中共是不敢公佈官员财产真相的。权威方面曾经对上海的局级干部做过一番调查,平均家庭金融资产达二千余万人民币。须知,这些干部并没触犯现行法律法规党纪,他们拥有的财产中不含贪污赃款,基本不含灰色收入,虽说近年来一些局级干部的工资加补贴收入已经超过低工资的普通劳动者收入的上百倍,但是拥有如此合法财产还是令人费解。

仔细分析官员们的家庭金融资产,主要还是房产。一个局级干部一路走来,总分到过三次房吧。即使十年前停止福利分房以后,国家机关事实上还在分房,只是大多数单位都以变相的方式进行,即大多数得房者都要缴纳相当的现款,但是这些房子也成为得房者的完全资产。政府机关得天独厚,局级干部所得住房大多条件好地段上等,一套住房现价六七百万、七八百万,也算平常。这样算来,不贪不腐的局级干部是可能拥有二千万资产的。

这样的官员财产状况,中共如何敢公开?这次两会上提了一下,算是再“忽悠”大夥一把!

(《争鸣》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