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泉:谁是强者,谁是弱者?——也谈欧美干涉利比亚

  记得在一个月以前,利比亚内乱刚起的时候,不少朋友欢呼雀跃,似乎卡扎菲倒台指日可待。当时我就很不以为然,因为我觉得卡扎菲不同于穆巴拉克,他一定会坚决镇压,而在当代的军事技术条件下,只要一国的领导人决心镇压,就几乎没有镇压不了的革命,除非该国的领导人已经失去了军方的支持,而军人出身的卡扎菲对军权的掌控是从未放松的。因此,利比亚革命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果不能一鼓作气取得胜利,接下来就面临着要么被镇压,要么就只能寄希望于国外的干涉了。而一旦局势发展到外国武力干涉的地步,那就是三败俱伤——这就是今天利比亚的局面。

  为什么说是三败俱伤?首先,革命派虽尚未完全失败,但其实已经败了,就算以后在外国的帮助下上台,也将缺乏足够的威信;其次,卡扎菲也败了,尽管他还在台上,但他已经丧失了体面下台的最后机会,就算这次能顶住外国的干涉,也不可能有好下场;最后,是所有参与军事干涉国家的失败,干涉拖得越久,失败就越严重。这种失败,主要在于道义的流失。在这样一个国家主权仍被很多人视为至高无上的时代,军事干涉会使得本来正义的事业也变得可疑起来,国内大多数人恐怕都还超越不了这种思维。如果说他们以前对革命派还多少持一定的同情态度的话,那么今天,这种同情的很大一部分已转移到卡扎菲身上。为什么会这样?我认为从根本上说,是因为对自由民主缺乏真正的热爱。对于很多人来说,仅仅为了反美这一个理由,自由民主就可以不要了。

  这种困局,目前来看还很难解决。那么,我对西方国家的干涉究竟持什么态度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觉得首先需要回答另外三个问题,那就是:

  一,这些国家难道不知道干预所带来的风险吗?我认为他们是知道的。干预的风险有三,1,完全失败;2,虽然成功,但由于难免造成平民伤亡且有侵犯别国主权之嫌,因而受到一些国家和人民的谴责;3,虽然暂时取得成功,但善后事宜旷日持久。观诸世界现当代史,可以说外国的军事干预绝大多数都是吃力不讨好的。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去干预呢?对此很多国人是理解不了的,由于不理解,他们只能按照自己的逻辑去解释,那就是“无利不起早”,于是“石油论”再度甚嚣尘上。

  二,谁是强者,谁是弱者?在国内很多脑残看来,如果说以前革命派是弱者的话,那么今天,面对西方强国的干涉,卡扎菲也成了弱者,于是同情转向了卡扎菲。但是我认为,卡扎菲从来都不是弱者,相反,在卡扎菲面前,整个西方社会都是弱者,就像在金正日面前西方社会是弱者一样。为什么会这样?那是因为虽然国有强弱之分,但是国家领导人的强弱跟国家的强弱几乎是没有关系的,甚至我们可以说,卡扎菲和金正日比奥巴马还要强大,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上都是如此。在国内,卡扎菲们一手遮天,可以为所欲为;在国际上,他们也完全无视国际规则,耍尽流氓手段(可笑的是,正是因为这一点很多人将他们视为英雄)。西方国家看卡扎菲不顺眼不是一两天了,但是他却一直安然无恙;里根与布什们都下台了,他却仍然稳坐江山。即使到今天,干涉行动也不一定能取得成功,而很多国人已经在滥洒同情之泪了。

  三,西方的军事干涉难道不是侵犯主权吗?在这里我不想重复主权与人权孰高孰低的争论,只想指出一点,难道卡扎菲就代表了利比亚的主权吗?没有了卡扎菲,利比亚就亡国了?主权在民,这是现代国家的基本常识,如果一个国家的主权完全系于统治者一人,那这样的国家只能说是奴隶之邦。尽管在卡扎菲的威逼利诱下,利比亚的不少民众还在支持卡扎菲,但我认为这并非民意的真实体现。

  “各人自扫门前雪”,这绝非正义的体现,即使我们勉强承认其正义性,那至少也应建立在各家确实都把门前的雪扫了的基础上。如果有的人家门前的积雪老是不扫,那么其他人是可以去帮他清扫一下的。因为,在这个时代,门前的路是属于公共的。

  因此,虽然在理性上我并不赞成西方国家对利比亚的干涉,利比亚恐怕比伊拉克还要麻烦。但是,既然部分国家不畏艰险该出手时就出手,那么我也不妨对他们表示一下敬意。

(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