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9年以来,已有43位藏人高呼:让达赖喇嘛尊者回家、西藏自由等口号引火自焚。自焚者有僧人、尼师、牧民和学生等。其中两位是母亲。43位自焚者中只有11人幸存,其余全部牺牲。但是,藏人的自焚抗议和西藏问题并没有引起国际社会足够的关注和支持,中国政府反而指责这些藏人并拒绝调查导致自焚的根本原因。

  藏人行政中央非但不鼓励这类悲惨行为,而且呼吁不要采取极端行为,藏人还在继续自焚。同时,我们认为藏人行政中央理所担负的神圣职责是向世界各地所有热爱正义者听到自焚抗议者的呼喊,在世界各地的藏人为牺牲的自焚者祈祷。

  可笑的是,中国共产党已经给自焚事件贴上了“恐怖行为”的标签,在佛教哲学中对伤害自己是否暴力是以行为的动机而确定,而不是行为本身等理念存有复杂性。但是,绝对清楚的是这些自焚的藏人不愿意伤害其他任何人。

  要了解这些行为的关键是要知道,在中国根本没有言论自由和传统形式的抗议空间。一个简单的抗议活动参与者都将面临被逮捕、遭受酷刑,甚至死亡的风险。当中国人在今年二月庆农历新年之际,数百名藏人在炉霍、色达和阿坝地区抗议中国当局对藏的残酷政策时,北京政府却以开枪回应了示威者,导致六名藏人死亡。

  中国政府剥夺了藏人最基本的权力,藏人正将把自焚当作政治行动,绝大部分自焚者的年龄未超过50岁,这意味着他们出生在1959年被占领后的西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许诺要把西藏带进“社会主义天堂”,藏人将成为中国政治、教育、经济和文化的主要受益者。但相反,他们却成为中国政府在西藏所实施失败政策的起诉人,成为了政治压迫、社会边缘化、文化同化和环境破坏等的受害者。自焚和示威的根源是中国政府,如果中国政府主动提出通过对话和平解决“西藏问题”,自焚将会立即终止。

  中国政府已经完全封闭了西藏,外国游客和记者被禁止进入西藏,驱逐来自西藏自治区以外的藏人。一位汉人学者最近注意到在西藏首都拉萨,“汉人比藏人多,警察比僧人多,监控镜头比窗户多”,更可悲的是,在西藏的枪炮比我们为死者而点燃的酥油灯还多的多。

  众所周知,藏人自焚事件是人类自焚历史的一部分,1963年越南僧侣曾在越南戰爭中反對越南政府迫害佛教徒的政策而自焚。1969年,在捷克斯洛伐克人自焚抗议共产党的统治。2010年,在突尼斯因失业而卖水果的無照小販自焚抗議当局,成为了茉莉花革命的催化剂,即使在中国,汉人也在以自焚抗议和反对中国政府。

  为何在西藏发生数量如此之多的悲惨自焚事件,尽管许多藏人都以自焚作为抗议的唯一途径,但却没有得到类似国际社会对于反越战运动或对阿拉伯之春的强烈关注和源源不断地支持。

  当然,藏人欢迎所有来自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报道,如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最近要求中国恢复与藏人的对话。但需要采取具体的行动,以停止在西藏发生的自焚悲剧。当前已到国际社会拒中国的影响力于门外而倾听藏人呼喊的时刻,中国政府对藏人的镇压是难以忍受的,且不可接受的。藏人呼喊着,要见到他们的领袖达赖喇嘛尊者。达赖喇嘛尊者自1959年流亡以来,接见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各界人士,而无法接见西藏境内的子民。

  我们知道,世界上的民主国家承认最基本的人权、自由等是人类的普世价值,我们要求国际社会对中国进行交涉,以缓解西藏境内局势的进一步恶化。在本月初美国与中国的年度人权对话中,美国国务院应敦促中国立即放宽在西藏种种限制,并要求派遣观察团调查西藏境内发生自焚事件的真正原因。

原载《华盛顿邮报》
2012年7月13日
达赖喇嘛尊者驻澳纽及东南亚代表处提供

总浏览量 22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5059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