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做什么
——在2012悉尼国际汉藏对话会上的即席发言


晓刚



  谢谢大家!好消息是我是今天最后一个发言者,所以大家不会再等很久了。虽然我的讲稿不超过两百页,不过我没有写下来,也就是刚刚坐在台上时拟的这么一张不到半页纸的的提纲。原来大会给我安排的演讲题目是“利用网络搭建民族和解的桥梁”,但这不是我今天想讲的话题。不过我今天所将要讲的事情倒可能也离不开网络。我所要讲的题目,是我们该做什么。

  今天上午何包钢教授发言的时候,讲了许多“好消息”,说中共新班子上台以后,有些如何如何的好的迹象。可是我今天早晨开车到这里来开会的路上,我听到另外一个消息,从收音机里听到英文电台,告诉我们,现在中共网络封锁得更紧,控制得更严了,正式施行了网络实名制。这说明,我们不能再把希望放在等待他们。就拿前面家贞姐发言中提到的劳改犯做比喻,我们不能再把希望放在期盼得到减刑或者活着熬到刑满释放了,我们要靠我们自己。那么,我们该做什么?

  刚才,我们在会上放了有关“藏人为什么会自焚”的视频,这个视频制作的时间好像是九月份,当时的统计的自焚人数,自2009年2月起到那时是五十多人。而现在,12月,仅仅过了三个多月,自焚人数已经快上百人了。而且,还有更多的人,在被关押、被殴打、被虐待中死去。每一天,都有可能有自焚事件再发生,都会有生命在消失。每一起自焚事件,每一个生命的消失,都是我们心中的疼,都是火焰在烧蚀我们心中的楚痛。那么,我们该做什么?

  好吧,我们可以在这里呼吁藏人珍惜生命,不要再自焚。就算我们今天在这里呼吁的声音,能够突破中共当局的封锁,传进藏区,但是我们能不能offer(提供)解决导致藏人自焚原因的solution(解决办法)呢?

  我们可以看看,我们汉人中,这些年也有很多自焚事件。七月份我统计过一个名单,因为被强拆而自焚的汉人,也统计到了好几十人。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呼吁他们不要自焚呢?是的,我们可以,但是,我们呼吁他们不要自焚的时候,我们能不能阻止他们的房屋被强拆呢?所以,如果我们没有任何的solution(解决办法),如果我们不能为那些自焚者提供任何帮助的话,那么我们的这些呼吁没有任何用。只要暴力强拆仍再继续,汉人被强拆户的自焚事件就必然还会发生。只要中共政权对藏民迫害和文化灭绝仍再继续,藏人的自焚事件也难免还会发生。所以,我们要想,我们能够做什么,去帮助藏人,去消除导致藏人自焚的原因。

  我们今天在这里开汉藏对话会议,进行汉藏对话。我知道,这很重要。我们需要更多的汉人去了解西藏问题,去理解藏人。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很重要,即使在中国实现了民主化以后,这也仍会是非常重要和艰辛的任务。但是,现在,每一天都有藏人在牺牲,几乎每一天都有可能再发生自焚事件,还有更多的人,在被关押、被殴打、被虐待……,每一天都有生命在消失。为了这个,为了这些迫在眉睫的灾难,我们应该在现在,做些什么呢?这是我在思考的一个问题。

  我们,做为海外的华人,起码有些有可能取得实效的事情,我们是可以做的。刚才家贞姐也提到说,Julia Gillard 对藏人自焚事件怎样冷漠、怎样默不作声;澳洲主流媒体怎样对藏人自焚漠不关心,而是更关心和渲染澳洲两个电台播音员冒名电话导致一名英国护士自杀事件。澳洲媒体、政界没有关注藏人自焚事件,我觉得这多少是我们的耻辱,因为我们没有做够。

  现在我们知道,虽然奥巴马可能没有很多地公开提及藏人自焚事件,但是希拉里﹒克林顿公开地发了言的,然后加拿大的外交部长为了藏人自焚事情也说了话了,英国的外交大臣也说了话了,还有欧盟的官员也表了态。我们澳洲的总理、外交部长还没有说话,那么,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要逼他们说话。如果很多的国家都出来做这些事情,情况就会大不一样。

  比如说台湾,也可以出来说话。刚才这位苏教授也讲过台湾的问题——既然说到这儿了,这里我也就顺便我也说一下我对台湾的意见——苏教授提过,在台湾,反对党利用西藏问题给执政党难堪。其实,在澳洲,反对党每天都在利用各种议题给执政党制造难堪,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是应该的。因为许多事情我们需要执政党去注意、去做。既然西藏问题、达赖喇嘛访台的问题会让台湾执政党感到难堪,那就说明执政党确实有值得不堪的地方。当年马英九总统当选的时候,我正好去台湾观选。当时我们观选团里很多人对马总统抱有厚望。他七百多万票赢了选举,并作为统派上台执政,当时他的底气应该是很强的。但是他在当选以后与大陆交往的过程中,明明有着七百多万票当选这样一个很强的民意基础,和取代中共所厌恶的独派而执政,这样的优势,他却偏偏向大陆示弱;在本该大陆顾忌得罪他的时候,因此最有能力向大陆争取台湾利益和地位的时候,一举一动生怕得罪大陆;在自己明明最有价值的时候,一味地自我压价降价,老是一味地看大陆的眼色,说“看看大陆同不同意”才能决定自己做什么事情。而现在他的民意声望已经很低了,那在大陆政权眼中就更没价值了。

  在澳洲也一样,我们需要教育澳洲的政府,不要去害怕中共这个那个。如果西方的国家都站出来,像美国的克林顿、加拿大的外长,英国的外交大臣那样,如果大家都出来说话的话,中共没什么办法,它不能把你们怎么样,反而它要妥协要后缩。我们要让这里的媒体、这里的政界知道,中共并没有那么可怕。它也还是要继续做生意的。而且有一点,中共是非常注重“面子”的,搞得尽是“面子外交”、“面子工程”、“面子政策”、“面子指标”。在有很多的压力的时候,在利益有可能损失的时候,在面子有损失的时候,它也会权衡,也会考虑,也会让步,也会当鸵鸟。所以,我们要说服、要逼迫西方国家的政界做事情。

  那么怎么做呢?在11月的时候,我们有一批团体、民运组织开了一个会,讨论了几个问题,就是如何要求国际社会干预导致藏人自焚的局势。

  第一,我们认为,导致藏人自焚,是一个人道灾难。自焚的原因,很多朋友在这里己经讨论过、解释过、分析过了,讲过了。如果这个社会没有灾难性因素的话,不可能有这么多人自己牺牲生命去自焚。就象汉人中的被强拆户的自焚一样,这肯定是因为社会中的原因。

  第二,我们要求,国际社会派调查团到藏区实地调查造成藏人自焚的真实原因。这本身就是一个压力。如果每个国家都向中共提出来,我们要派调查团到西藏,调查真相,这就是巨大的压力。中共不是说嘛,藏人自焚是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煽动的,那么我们就到现场看一看,是不是那么回事。如果你中共不让的话,那就等于你是自认了说谎。所以,我觉得这些事情西方政府有足够的理由要求做。我们甚至可以进一步,直接鼓动澳洲的一些议员,或者其他国家的国会议员,自行地做这样的调查。像美国的驻华大使骆家辉那样,去西藏调查。那么,我们澳洲的大使,是不是也可以去?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去推动做的事情。

  第三,我们起草了一份呼吁书,致各国的政府、议员、欧盟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要求国际社会干预,派调查团去西藏。至现在为止。已有82个团体联署,还有很多个人签名者。但这远远不够。图图大主教发起的为刘晓波的签名,已经有几十万人签名。所以我们还要加把劲。希望在座的都能发动人去签名。等到我们有一百多个团体联署,我们就可以向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投递。如果我们有大量的签名,我们也可以向Julia Gillard递交,要求澳洲政府派人去西藏调查自焚原因。

  那么,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给Julia Gillard写信——我们现在会场上有几十个人,我们每个人都给她写信,就有几十封。然后我们每一次活动、每一次集会,都拿着这样的传单、签名表,向路人分发,向他们解说,请他们也签名也去写信。我们跟我们的邻居也去说这些事情,我们跟我们的同事也去说这些事情,当大家都去签名,都去写信的话,那么这对Julia Gillard、对澳洲政府就是一个压力,他们就会考虑应该怎么做了。他们是要听民意的,他们不是中共,对吧?他们要听民意。那么我们通过这些手段施加压力的话,是可以起到实际作用的。

  我的总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要想想,我们能够采取哪些能够起到实际效果的行动,去发挥作用。谢谢大家。

2012年12月29日下午
根据发言录音整理

附:
团体联署呼吁书:[email protected]
中文个人签名网址:http://t.co/ymqjvk7T
英文个人签名网址:http://t.co/JuXddAc1

总浏览量 18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5413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