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据报导,10月8日,台湾驻斐济商务办事处正在斐济首都苏瓦的太平洋大酒店举办国庆酒会。突然,两名中国大使馆外交官闯入会场后,对活动流程和与会人员拍照,经劝导后仍不愿离去。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两名中国外交人员随后竟殴打台北办事处成员,导致伤者被送往当地医院救治。当天参与晚会者有外交使团、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和斐济华人社区成员。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19日表示,中华民国台湾为主权独立国家,驻外各馆处都于双十节期间举办国庆酒会,此为多年来惯例,与其他国家做法并无二致,中国政府无权干涉。外交部次长曾厚仁对于中方以此粗暴、非理性手段破坏和平理性活动,感到愤怒并予以谴责。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则称,台湾是“贼喊捉贼”,台湾在所谓的活动现场“公然悬挂伪旗,蛋糕上也标有伪旗图案。

斐济,是位于南太平洋的群岛国家,由330个岛屿组成。2003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斐济有人口837,000人。斐济总面积(含海域面积)为194,000平方公里,其中10%面积为陆地。1970年,斐济从英国独立出来。1975年11月5日,中国与斐济建立外交关系。台湾和斐济曾于1996年相互承认国家地位,也于对方首都互设具大使馆性质的代表机构建交,直到2017年5月撤馆,台湾驻斐济大使馆降格为驻斐济台北商务办事处。下面,我就上述暴力事件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中国战狼变流氓

民进党立委王定宇称,中国带有暴力色彩的“战狼外交”已沦为“疯狗外交”。过去中国外交人员无理骚扰和打压台湾驻外代表处活动的情况很常见,包括公开搜集情资的间谍行为也不少。他说,2018年8月,台湾总统蔡英文过境美国休斯敦时,也曾遭中国外交官到她的演讲会场骚扰;2016年4月,在比利时钢铁会议上,中国外交人员也将两位受邀出席的台湾学者逼出会场。台籍外交学者称,中国透过施压当地政要来压缩台湾的外交空间是惯常行径,尤其在像斐济这种小国,因为希望得到金钱援助,中国外交官一向趾高气昂。

中国外交的战狼风格并非仅仅针对台湾,在国际上,中国早已四面树敌。1949年中共建政后,外交风格并非像今天这样越来越强悍,越来越北韩化。进入习近平时代后,中国开始抛弃邓小平韬光养晦的外交方针,态度越来越强硬,语言越来越张扬跋扈。外交部从王毅到发言人个个都变成了北韩的金春姬和凶猛战狼。他们似乎都不会说“外交辞令”,外交部发言人语言粗暴、横蛮,不像外交,更像在吵架。因为香港反送中事件,中英关系紧张,英国外交大臣亨特敦促北京按照《中英联合声明》规定行事。这本是很自然的事,但中方发言人耿爽则以讽刺和谩骂结合的口吻称英方“还沉浸在昔日英国殖民者的幻想当中,还执迷于居高临下对他国事务指手画脚的恶习当中,仍然不知悔改,继续信口雌黄。”华春莹则辱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是祥林嫂和人民公敌。

中国外交风格的变化,与习近平粗暴、蛮横的性格以及行为偏好有直接联系,可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王毅作为一个职业外交家原本性格稳健务实,颇有君子风度,但在习近平的屋檐下也不得不低头,从鸽派向鹰派转变,可谓形势比人强。2016年6月1日,在中加外长年度会晤后的记者会上,加拿大记者问加拿大外长有关中国人权问题“加拿大为什么要与中国保持更紧密关系?如何通过这种关系来促使中国改善人权?”还未等到加拿大外长回答,王毅就手指记者说:“你的提问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和所谓的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关于中国人权状况,没有人比中国人民更了解,中国人民才是最有发言权的。”王毅随后反问该名记者“你去过中国吗?”“知道中国从一穷二白,帮助六亿摆脱贫困吗?”“知道中国是人均(GDP)8000美元的第二大经济体吗?”“知道中国把保护人权列入到宪法当中了吗?”王毅外长的言论立即遭到了国际舆论的批评,且不说有违外交礼仪,其言论充满傲慢和无知。中国的人权状况不严重吗?中国人何时有发言权?中国一穷二白吗?中国历史从来没有饿死四千万人的记录。既然是第二大经济体,为什么中国贫困山区的孩子连教室都没有?第二大经济体不是靠污染环境、低人权得来的吗?是造福人民还是祸害人民?既然中国把保护人权列入到宪法,为什么侵犯人权事件层出不穷?

中国外交人员公然在斐济首都砸台湾商务办事处的酒会场子,使中国的战狼外交又上升了一个台阶,战狼秒变流氓。

第二,中国战狼外交源于狂妄无知 

政治学者张俊华以为,中国的战狼外交并非一时冲动造成,而是建立在一系列对中国自己以及世界环境的错误认知基础上。认知之一,就是中国在不远的将来,甚至是一两年内就会在经济上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经济的领头羊。而随之将发生的,则是中国在各个领域逐一取代美国。认知之二就是中国的世界大工厂地位非但不变,而且更强化。这样,国际资本与西方各国的工业势必依赖中国。于是,世界经济的主动权就掌握在中国领导人手里。认知之三,就是中国的技术,在关键领域已超越西方或与西方国家并肩同行,即便不是全面超越。认知之四,中国作为首个经济恢复的国家将重复2008金融危机后的故事,那个时候,中国被看成了拯救西方资本主义唯一救生圈。中国官方认为,在世界抗击新冠病毒过程中,中国自然领引世界并一定会受世界瞻仰。认知之五,中国领导人感觉到自己已到如此强的程度,以至于能用经济以及各种手段随意惩治那些不听话的国家。以前中国可以惩治那些“不富裕的小国“,而如今,那些发达的西方国家都不得不接受来自中国的惩罚。

以上错误认知使中国领导人狂妄和不可一世,踌躇满志地要与美国分治世界。蛮横地实施咄咄逼人的战狼外交。从中美贸易战到香港反送中运动再到新冠疫情爆发,中国的外交战狼在国际舞台上横冲直撞,狂吠乱嚎。但它成功地唤醒了一直沉醉在绥靖政策之中的西方国家。他们开始惊恐不安地面对这个面目狰狞的红色帝国。美国开始迅速调整战略,将中国作为它最大的战略敌人。并将中国共产党定义为列宁、斯大林极权主义政党,习近平是斯大林的继承人。近来,中国战狼外交又开始韬光养晦,但中国外交官在斐济的丑恶表演再次提醒世界:不要忘记中国恶狼的本色。

第三,外交流氓化是中共行霸道的必然

2019年7月12日,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发表了一篇华春莹的学习心得”占据道义制高点 提升国际话语权”。在文章中,她感叹国际舆论格局总体上是“西强我弱”,中国经济总量已位居世界第二,可是话语权与实力不匹配。她说:“我们前所未有地走近了世界舞台中央,但手中尚不完全掌握麦克风,时常处于有理说不出、有声传不开的尴尬境地”。她认为,虽然中国已经站起来、富起来,解决了“挨打”“挨饿”的问题,但要真正强起来,彻底解决“挨骂”的问题依然任重道远。

为什么中国经济发展了,还四处大撒币,但还是不受国际社会待见呢?华春莹在文章中说了两句大实话,一是大国博弈必须道义先行,道不行则名不正、言不顺、事难成;二是话语权问题的实质是人心向背问题。中国是文明古国和礼仪之邦,儒雅,威而不怒,亲而难犯。外交上不是以强凌弱,不是以大欺小,不是大撒币炫富,而是讲究国际道义,主持正义,扶危济贫。

中国的战狼式外交是不可能赢得国际社会尊重的,即使撒再多的币也无济于事,富而不仁,只会被别人鄙视;强悍、凶猛和谩骂也无济于事,粗鲁无礼,只会被人认为理屈词穷,色厉内荏。唯一可行的正道就是改弦更张,实行宪政民主,尊重普世价值与国际社会相向而行。

外交部发言人的行径令很多中国人感到羞耻。网上流传的《中国外交辞令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一文指出:作为外交发言人,你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你是代表国家和人民向世界表明立场,并提出主张建议,为国家和人民争取最大的利益,至少在促进国际间的交流合作方面起到推动作用,而不是恨不得用尽所有的充满鄙视、挑衅、仇恨的成语以泄私愤。外交发言人流出的视频,其外交辞令几乎沦落为坊间的“泼妇骂街”,唯一不同的就是泼妇一边指手画脚,一边用刀在砧板上狠劲剁,发言人则一边念稿件一边对着世界观众。这种画面和发言的格调,实在不敢恭维,而他自己却浑然不觉,渐入佳境,脸上堆着志得意满的笑容,好像他为国争光了。

儒家文化认为实现国家的治理应以道德和仁义作为基础,也就是要行王道而非霸道。王道,就是依正义与仁爱行政。霸道,则是以武力与权力压制民众、统治人民。《春秋》等儒家经典思想,君主应以王道治理国家,即顺应民意,取得人民支持;同时要符合天意,即顺应社会发展的规律。王字的上一横代表天,中一横代表人,下一横代表地,一竖代表天地人合一的概念。治理国家要天时地利人和相协调,只有这样才能达到王道。

综上所述,中国外交官强闯台湾驻斐济商务办事处双十节酒会,并耍泼打人,可谓颜面尽失,丢人现眼。中国的霸道行径不仅不能吓倒台湾人民,相反使台湾民众更加坚定地维护台湾的民主自由,与野蛮中国分道扬镳。台湾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宪政国家,而中国正在回归独裁专制的极权国家。正如屈原在《离骚》中所言“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雄鹰不与那些燕雀同群,原本自古以来就是这样)。习近平的流氓外交是霸道而非王道,其结果必将受到世界人民的唾弃。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