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日来,浓重的雾霾笼罩了中国中部和东部大部分地区,其中包括京津地区丶河北丶河南丶江苏丶四川盆地丶重庆丶湖南丶贵州丶云南丶广西等地。也就是说,除了东北丶西北丶西南的一部,作为中华文明的地理核心地区与经济发达地区基本被雾霾席卷。

  官方气象部门发布大雾黄色预警,环境监测部门发布的数据证实空气污染达到严重的程度。到处在抢购口罩,网上一片惊呼,但我却忍不住要大声叫好。

  各种环境污染中,我特别要为大范围的沙尘暴和雾霾叫好,因为这是环境污染部丶真理部和防暴警察欺骗不了屏蔽不住镇压不下去的警报。如果有几位环保热心者举牌上街,马上就会被警察按倒在地,施以拳脚。今日之中国,唯有沙尘暴和雾霾能够以欺骗不了屏蔽不住镇压不下去的形式向国人发出自我拯救的号召了。

  文学艺术中,历来都把雾作为神秘优美的象徵,时代变了,雾再不神秘优美,竟然成为我们灾难性生存状态最真实最直观的写照。如果没有大范围雾霾的不断爆发,我们中国人只好被国家环保部和中央气象局所发布的数据谋杀。

  他们比戈贝尔厉害一千倍,戈贝尔的名言是: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所克隆出来的戈贝尔们每日每时都在说谎,连续几十年丶为祸几代人,岂止是德国戈贝尔的一千倍一万倍。现在,也只有沙尘暴和雾霾能揭破谎言了。为什麽不给它叫一声好呢!

  2011年2月初,环保部宣布27座城市同时发生空气污染,官方发表的污染级别是“轻度丶轻微污染”,解释的原因是过春节“上路车辆增多,再加上持续燃放烟花爆竹”。

  2011年10月底,雾霾笼罩几乎半个中国,具体说是整个东部。能见度极低,机场取消航班,高速公路封闭。环保部门发布的消息是“轻度污染”。

  2012年3月中旬,北京大雾弥漫,首都机场400多航班被迫延误或取消。官方发布的消息是:“轻微超标的空气质量加重到三级轻度污染”。

  2012年6月前半月,中国大陆多地被黄色雾霾笼罩,犹如沙尘暴天气,以南京丶武汉最为严重。江苏13个城市17个PM2.5监测点依然全部“超标”。山东丶河南丶安徽丶湖北的多个城市,也出现雾霾极端天气。有专家称,在南京,呆在户外24小时,等于抽了15包烟。但是,中国气象局和湖北省环保厅的解释居然是“大面积焚烧秸秆”。

  被谎言深度麻醉的人们可能习惯性继续轻信。污染部垄断知情权,又把各个城市的空气监测点都设在空气清新的远郊区和市区公园丶学校,数据表面上是真实的,你不能不相信,不相信也拿不出自己的数据。

  即便他们公然伪造,你又能如何?现在好了,大范围雾霾神秘地无可阻挡地降临了,疑点重重的官方数据终於成为笑柄,无需再加以一一批驳。不能把雾霾以煽动颠覆国家罪关进监狱,污染部和真理部就出来加以解释,“放鞭炮”丶“烧秸秆”成了原因,总之是百姓成了他们的替罪羊。那麽,在听不到鞭炮声看不见烧秸秆的季节,比如这次发生的雾霾,就张口结舌,不知如何是好了。

  一次雾霾,比他们一万个监测数据,一千篇专家访谈更权威,更雄辩,更具公信力。古人有“亡国之兆”和“天报应”之说,大雾霾丶沙尘暴或许就是这种亡国之兆和天报应吧?还有什麽应对之策呢?也许,终於要在类似天象出现时宣布戒严,切断互联网丶禁止出门聚众。但越来越频繁的大雾霾和沙尘暴是不理睬刺刀的。

2013年1月15日
转载自《自由亚洲电台》中文网站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zhengyi/zy-01152013114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