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12月7日上午,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宣布对中共操控的全国人大常委会的14名副委员长进行制裁,追究他们在人大常委会决议剥夺香港立法会4位民主派议员的资格的责任。

他们是王晨、曹建明、张春贤、沉跃跃、吉炳轩、艾力更‧依明巴海、万鄂湘、陈竺、王东明、白玛赤林、丁仲礼、郝明金、蔡达峰、武维华。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布声明说,这些被制裁者及其家人将不得前来美国,他们受美国司法管辖或由美国人拥有或控制的资产将被阻拦,美国人将被禁止与他们有任何交易。美国国务院的声明表示,美国将继续与盟国及伙伴合作,追究北京破坏对香港自治承诺的责任。

今年8月在北京和港府强推国家安全法之后,美国政府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等11名中港官员实施制裁。11月,美国再对4名北京和香港官员宣布制裁。下面,我就美国政府制裁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十四名副委员长事件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全国人大“橡皮图章”为虎作伥

11月11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决定,香港立法会议员凡“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等行为,”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香港政府下午宣布取消四名民主派议员的资格。他们分别是公民党的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及专业议政的梁继昌。随后,19名立法会全体泛民议员集体辞职,以示抗议,使由亲共派控制的香港立法会完全成为港府及中共的“橡皮图章”。

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外长和英国的外长此后发表联合声明,批评北京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并推迟立法会选举后,又用新规则取消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进一步损害了香港的高度自治、权利和自由。

香港民主派人士说,全国人大取消议员的资格是香港黑暗的一天,证明“一国两制”已不复存在。港媒援引香港权威法律界人士、港大法学院教授陈文敏的话说,人大常委会的做法无法无天,因为根据基本法第79条规定,议员丧失资格的决定需要得到立法会三分之二的通过。

蓬佩奥首席中国问题顾问余茂春指出,这是中共扼杀香港自治的又一个具体例子,这次问题更加严重,民主党派议员决定集体辞职表示香港的民主势力有一个重新认识,就是在现有的香港体制下争取民主与自由的希望是幻灭了,所以他们才采取集体辞职。北京下的决定是对基本法的摧毁,它授权香港行政政府对民选议员有完全审查的权力,而不是通过法庭、选民或立法会本身的程序,这跟中共在中国大陆的作为是一样的,这使香港的选举已经名存实亡。民主派选出任何人,香港政府都可以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或其它莫须有罪名把他的资格取消,这是对香港选举的合法性的莫大讽刺。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作为中国的立法机关无疑在出台涉港国安法和取消四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等恶习上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充当了中共的政治打手。美国政府对中国人大的制裁意义重大,让中国人大这个“橡皮图章”为虎作伥曝光于天下。

第二,中共对香港秋后算账显猖狂

目前,美国正处于新旧政府的交替之际,世界新冠疫情因冬季的到来又再次严峻起来。在大洋彼岸的香港也是黑云压城城欲摧。中共正在实施对香港的红色恐怖,对去年反送中运动进行秋后算账。

12月2日,“香港众志”前秘书长黄之锋被判刑13.5个月,周庭10个月,林朗彦7个月。三人的判决引起国际关注。香港民主委员会亦发表声明谴责“严厉的判决”,并对三人所面对的结果感到心碎及愤概。声明指出,这次判决令香港司法信誉及道德原则受到严重质疑,清楚看到曾为世界榜样的香港法院,如今却在北京压力下要执行具有政治目的的裁决。大赦国际表示:“通过有针对性地打击香港基本上无领袖的抗议运动中知名的活动人士,有关当局发出了一个警告:任何敢于公开批评政府的人都可能是下一个。”

12月3日,73岁的黎智英被押往西九龙裁判法院。法庭文件显示,他与壹传媒营运总裁周达权和行政总监黄伟强各被控一项诈骗罪。黎智英被拒绝保释,法院下令将其监禁至明年4月。

11月17日,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在“基本法颁布30周年”论坛上发表视频讲话。他声称,以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为基本标志的香港“一国两制”已经结束,“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已经成为新的法律规范,也将成为治理香港的新制度。张晓明希望港人认识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香港资本主义制度的保障。人大常委会日前撤销四名民主派议员的决定,是“一国两制”下所立的“政治规矩”。针对舆论的批评意见,张晓明将它们讥讽为“噪音”,并不乏得意的表示,“让这些噪音”成为香港新的治理模式出台的“背景音乐吧”。

对于张晓明提出的香港治理新模式,香港中文大学客席教授林和立认为张晓明的话自相矛盾,“因为香港人一般所认识的资本主义制度,与(中国)大陆自文革以来推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很不一样”。“但目前‘一国’已凌驾于‘两制’,因此重点还是要香港人服从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其次才可以享有法治、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等传统的香港价值。”钟剑华博士认为,张晓明声称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让“反中乱港者出局”成为“法律规范”,但这份决定本身并未提供撤销四名议员资格的明确法律理据,“爱国者治港”亦同样缺乏标准。

我认为,中共所谓新的香港治理模式就是香港大陆化,中共要对香港进行绝对领导。我们从港版国安法出笼到人大和港府取消四位民主派议员的资格,再到张晓明和林郑月娥的叫嚣就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个路径。中共不只是要清除所有民主派议员,压制反对派声音,而且是要把香港完全置于中共的领导之下。

第三,万鄂湘、曹建明的精致投机人生

在美国制裁的十四个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万鄂湘和曹建明是两个经典的政治投机商。其投机人生令人叹为观止。

我们先说万鄂湘。他的政治投机在于利用中共的民主花瓶–中国民主党派。

万鄂湘出生于1956年5月,湖北公安人。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和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主席。

万鄂湘1982年,考入武汉大学法学院,攻读国际法专业,先后获得硕士、博士学位。1997年,赴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攻读法律硕士。1998年回国后,万鄂湘出任武汉大学国际法系副主任,晋升副教授,时年32岁。万鄂湘的政治发迹于加入民主党派,曲线晋升。

1990年10月,万鄂湘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从此开始了他的政治人生。1997年,万鄂湘因民主党派的身份挂职武汉市中级法院副院长;两年后再挂职湖北省高级法院副院长。2000年4月,时年44岁的万鄂湘被任命为最高法院副院长。2012年12月,当选民革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主席。第二年,万鄂湘以民革中央主席的身份当选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万鄂湘作为法律学者应追求民主法治,但他只是一个政治投机商人。2017年末,万鄂湘在央视《焦点访谈》节目中说:“有一次我陪同总书记会见韩国总统文在寅,那天晚上我就坐在韩国副总理身边,他很感兴趣我这个身份,我说我是一个民主党派成员,我们是一党执政,多党参政,作为一个参政党我们在这方面的经验可以说是实践好多年了。鞋子舒不舒服只有自己的脚知道,我说我们这个脚就适合穿这双鞋,我们这个政治制度适合我们这个国家,为什么呢,像美国也好,欧洲也好,几年一换一个执政党,经常后任否定前任,我们是一张蓝图绘到底,一茬一茬接着干下去,中国为什么持续30年40年改革开放,能够一年比一年干得好,就是靠这个制度的保障。”但万鄂湘有什么资格代表中国人民呢?中国进行过公投吗?中国一张蓝图绘到底,绘错了人民可以换人吗?万鄂湘的话不仅缺乏常识,而且与中国人民的愿望背道而驰。

至于曹建明的政治投机则在于他能精准地把握时机。1979年,他考入华东政法学院法学院,后留校任教。他曾到比利时根特大学法学院进修一年。在留学比利时期间,六四事件发生,几乎所有的中国海外留学生都不愿回国。但曹建明看到了千载难逢的政治机会,他选择回到了中国。不久便被破格晋升为副教授。36岁之前破格晋升为国际法学教授。

1994年12月9日,作为国际法的研究学者,曹建明受邀到中南海,为当时中共领导人江泽民等讲授有关《国际商贸法律制度与关贸总协定》的课题;由此,进入中共高层领导人的视野,从此飞黄腾达。1999年11月,曹建明被任命为最高法院副院长。2008年3月,曹建明当选为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曹建明有三段婚姻,他的第三任妻子是央视著名主持人王小丫,是经过央视李东生介绍的,而李东生是周永康的心腹。周永康案发以后,曹建明被中纪委约谈,王小丫受到“边控”。曹建明以退为进主动向习近平提出辞呈,并立即与周永康切割,向习近平表忠心,在“倒周”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获得了习近平的信任。

现在,我们进行了一个小结。美国对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十四位副委员长实施制裁很重要,它不仅震慑了中共官员的为虎作伥,而且揭穿了中国民主党假民主的面具。在中国,所谓的八大民主党派其实就是共产党的统战部门,扮演着民主花瓶欺骗中国老百姓和国际社会。加入民主党并非他们有民主追求,而是升官发财的一条捷径。中国风流检察长曹建明将央视主播王小丫纳入后宫,但也差点引火烧身。好在他练就一身黑厚功夫,辗转腾挪,化险为夷。万鄂湘、曹建明不过是披着学者外衣的政治商人而已。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