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12月2日,73岁的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被押往西九龙裁判法院,由香港特首根据《香港国安法》指定的裁判官主持提讯。12月11日,香港警方国家安全处表示,经进一步调查后,加控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一项“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

台湾《自由时报》报道称,黎智英被指控触犯香港《国安法》的指控内容曝光。其中包括去年8月,黎智英以公司名义替周庭等民主派人士支付其在《日本经济新闻》宣传“为了自由,与香港同在”的广告费用。去年7月8日“反送中”运动期间,前往美国会见国务卿蓬佩奥,呼吁美国制裁香港与中共。去年10月再赴美,与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会面。香港《国安法》实施后,黎智英在推特上批评该法与中、港政府多达18次,还引述蓬佩奥支持香港民主派初选的推文并感谢支持。

黎智英被国安法指定法官、总裁判官苏惠德下令关押到明年4月16日再审理。

《香港国安法》第29条规定,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包括请求外国或境外机构、组织、人员,对香港或中国进行制裁,可被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而罪行重大者,可被处无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按国安法第55条,在特定情况下,例如涉及外国或者境外势力介入的复杂情况,案件可以 “送中”转交中国内地法院审理。

黎智英不仅在香港,而且在世界上均有着广泛的影响力。11月中旬,黎智英与末代港督彭定康对谈;与以色列前副总理夏兰斯基、美国在台协会(AIT)前主席薄瑞光、前美国陆军四星上将和副参谋长杰克基恩等人对谈,讨论香港局势。10月中旬,黎智英与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保罗沃夫维兹在社交平台推特直播对谈时,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早前企图偷渡到台湾、目前被拘留在深圳盐田看守所的12名港人。在9月,黎智英曾与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罗杰斯在推特对谈,探讨英国国民(海外)护照议题。

美国副总统彭斯称:“今天对黎智英的指控,就等于侮辱世界各地热爱自由的人。黎是一位英雄,我一直对他坚持争取民主以及香港人应获保障的权利而受激励”。彭斯还在帖文加上“释放黎智英的标签。”蓬佩奥在推特上写道:“《香港国安法》本身就是对公义的嘲弄”。他表示,“黎智英唯一的‘罪行’,就是他讲出真相,揭露中共专制与其对自由的恐惧”。他强调,当局应撤销对黎智英的指控,并将他立即释放。

联邦参议员卢比奥在推特发文,要求“必须撤销相关控罪”。参议员斯科特11日致函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要求她释放黎智英等人。斯科特写道:“你让香港人民失望,若你再不开始为港人所被允诺的自由奋斗,历史将会对你做出严厉的批判。”

在大西洋彼岸,英国首相约翰逊的发言人,欧盟外交事务及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的发言人和瑞典外交部长林德等外国政要已对此事表示严重关切及关注。

黎智英今年2月28日起,4次被警方拘捕,两次涉及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组织未经批准集结等罪名;一次涉及参与今年六四31周年维园六四烛光集会,涉嫌非法集结。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说:这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黎智英做过什么勾结外国势力呢﹖国家安全法就是由当权者用一些很随意以及抵触所有人权、言论自由的一些说法去指控一些人。严格来说,国安法本身就是一种政治打压工具,并不是一条追求社会公义,或者体现法治的条例。钟剑华表示,《港区国安法》实施之后受到国际上普遍的负面批评,而美国12月7日宣布,就香港问题对14名通过《港区国安法》有关的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进行制裁后,警方以国安法的勾结外国势力罪起诉黎智英,可能是一种报复。

颜纯钩先生指出:黎智英不仅代表香港的传统媒体,也代表香港民主力量。中共抓捕黎智英,以此恐吓香港人,但因黎智英不避艰险,坚持留在香港,与他的同事和香港人站在一起,为此不惜置自己于危难之中,此举具有强大的精神感召力,他之被捕被控也成为香港争取民主的斗争道路上,一个标志性的事件。黎智英为支持香港人的民主抗争,为维护言论自由,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承受时代加诸自身的苦难,这种精神值得每一个香港人效法。

美国大学教授翁达瑞说:看到黎智英铁链缠身的照片,觉得应该为他讲些话,但又不知道要怎么讲。黎智英从一无所有的难民变成报业大亨,然后再成为阶下囚。这个不平凡的人生,绝对空前,也可能绝后。黎智英出身穷困,创立了港台两地的报业王国,这个我做不到!黎智英成为报业大亨后,没运用权势换取荣华富贵,这个我做不到!黎智英牺牲得之不易的荣华富贵,愿意为香港的未来入狱,这个我做不到!

8月12日,黎智英在他写给香港青年人的文章《我们会顶天立地站起来》中表达了他为香港舍生取义的意愿。黎智英这样写道:

把我们惊醒的是突如其来的国安法,梦不瞬间崩塌,明天会是一场场的离别,不用纠缠,我也不打扰你们了。我心里有驱不散的惆怅,原来以为煲底见。但人生太短暂,你们的时光走得太匆忙,路还未走完,心就老了,瞬间颜容已沧桑,太累了吧,也许你们做的已足够。艳阳影树红花飘摇,趁景色还美丽,时光还和煦,腾出双手拥抱自己,庆幸你们贡献过,你们做的已足够,不用回头望了,向前走吧。昨天已过去,过去不该是将来的包袱,前面有太阳花海的灿烂等着你们。让伤心烦恼离去,不,你们还年轻,有一双飞翔的翅膀,还等什么,飞吧!

太阳下山了,暮色暗淡,路旁野花冷清孤单,我不忍相送,不忍看着你们离去长长的背影带走破碎的梦。望你们一路珍重。林夕说,人生啊!就是漫长的道别。诗人都悲观,不会的,走过了黑夜,太阳升起来,又是一片光明迎接你们。你们要相信明天的天空更蔚蓝,你们要相信已懂得前路该往哪里。尽管风雨中,无论世界多冰冻,不要把将来成为过去的伤痛。你们还年轻,没有多愁善感的理由,昨天已离去,碎了的心也要放下,舍得舍不得都断了吧。张开你们的翅膀,飞翔吧!你们有我们永远的祝福,你们做你的已足够,让我们留下来的战友,站在你们的肩膀上,向前走,在黑夜的坎坷中成为亮闪的希望。

当时国安法还未到,奴才桀犬已在虚张声势震慑人心。恐惧成为盗贼,偷走了时光的顺流,瞬间鬓角染霜,踌躇间人就老了,意志在担忧折磨下凋萎,脑海的黑影是压在心头的大石,抬头尽是魔幻阴森,再不敢向前仰望,生命与自由是唯一的渴求,走吧!你是你,谁敢扔出第一块石头?请不要问风,请不要问雨,不要问前程乐与苦,反正我们不再在同样的梦里走荡。我将怀念你从前的坚强,那不仅是年少的轻狂。祝福还是祝福,祝你一路平安。

有心人说,快点走,勾结外国势力是叛国罪,可以是枪毙的啊!我说,我不走,煮到来就食,走了我还怎能做人。很久前已决定不让恐惧震慑我,否则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都忌讳后果,我还可以说什么,还可以做啥事,还可以抬起头做人吗!我无动于衷,反正我不会走的,我还可以做些什么呢?大公报甚至诬蔑我,说我在找船计划逃走。这些消息和诬蔑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令我恐慌,想我逃之夭夭。他们当然想我走,我走了不仅摧毁我的名誉,更会破坏苹果日报的诚信、损害泛民的团结,可谓一石三鸟,他们妙想天开。我出来抗争极权不公不义,从来未想过生命,从来未想只是为自己而活着,走与不走从来不是我的考虑。“出来行,迟早要还”,这个“还”是坐牢还是更恐怖的后果,不是我可以控制,因而我也无谓去多想。

我们要是惊慌,会越想越惊慌,惊恐下理性推断引发恐怖的想像,想像翩翩,心怀虑忐忑,恶性循环,我们便堕进没有后路的悬崖。从第一念惊慌开始,我们便心乱如麻,心越乱越麻痺,恐怖的想像延伸,我们便不由自主地堕进滑往悬崖的陡坡,被恐吓逼走的人就是这样走投无路,惟有走了。

小心是理性主导,勇气是信念支持。再小心你都避不过暴力的恐吓,但有信念支持的勇气令你顶天立地。我们的心是上帝的殿堂,充满神赋予我们的力量。我们看到一个婴孩自然会心微笑,这婴孩的美理性是感受不到的。正如面对暴力的恐吓,我们并不害怕,因为我们心里充满真理赋予我们的力量。我们看不到上帝,但我们坚信上主的存在,未知的未来是我们寄存的希望。

是的,国安恶法条文比我们最坏的预期还要坏,离去的人将会更多,就是留下,有些人也会回避参与抗争行列,抗争群组将会缩小,但无论留下来抗争的人数多少,我们会顶天立地站起来,成为撑住抗争坚硬不屈的支柱,也是社会良知的脊梁。

黎智英面对中共和港府的政治迫害选择坐穿牢底也不逃离香港的行为令人感动。在中国历史上像黎智英这样的仁人义士一直存在,从古代的文天祥,清末的谭嗣同,到今天的刘晓波。他们都知道将要面对的艰难,但毫不畏惧,因为他们要用自己的肩膀去挑起一个民族的苦难,用自己的生命去呼唤金色的黎明。

伟哉,黎智英先生!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