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Sophie Shen  校对:松宇

案件所在地:亚利桑那州

案件编号:CV-20-02321-PHX-DJH

案件当事人:Bowyer等 诉 Ducey等

案件状态:驳回

案件简介(案件简介英文原文来自维基百科):2020年12月2日,亚利桑那州选民和一名亚利桑那州共和党总统选举人候选人,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控告州长、州务卿和其他亚利桑那州选举官员。原告称,根据斯坦福-麻省理工学院健康选举项目,”投票监督员未能充分核实选票上的签名;马里科帕县选票争议裁判员有党派倾向;多米尼克公司的备份没有保管链;多米尼克公司的机器本身在州政府评估期间也存在错误。” 原告要求法院取消对亚利桑那州选举结果的认证,或命令亚利桑那州认证特朗普的选民。”Sidney Powell 代表原告进行诉讼。”。

12月9日,联邦法官Diane Humetewa裁定,原告缺乏法律资格,提出的不当指控 “严重缺乏相关或可靠的证据”,而是 “主要基于匿名证人、传闻以及对无关选举的不相关分析”。法官挑出了正在提出的欺诈指控,写道,这些指控 “在其特殊性和合理性方面都失败了”。法官裁定,如果 “在这么晚的时候 “受理该诉讼,将对亚利桑那州300多万选民造成 “极端的、完全没有先例的 “伤害。

Arizona: Bowyer v. Ducey

On December 2, 2020, Arizona voters and one candidate for Republican Arizona presidential elector, filed a lawsuit in federal court against the governor, secretary of state, and other Arizona election officials. Plaintiffs alleged, according to the Stanford-MIT Healthy Elections Project, “that poll watchers failed to adequately verify signatures on ballots, that Maricopa County ballot dispute referees were partisan, that Dominion backups had no chain of custody, and the Dominion machines themselves suffered from errors during state evaluations.” The plaintiffs asked the court to decertify Arizona’s election results, or order that Arizona certify Trump electors. Sidney Powell litigated on behalf of the plaintiffs.

On December 9, federal judge Diane Humetewa ruled that the plaintiffs lacked legal standing, and the allegations of impropriety brought were “sorely wanting of relevant or reliable evidence”, instead being “largely based on anonymous witnesses, hearsay, and irrelevant analysis of unrelated elections”. The judge singled out the fraud allegations being put forth, writing that they “fail in their particularity and plausibility”. The judge ruled that there would be “extreme, and entirely unprecedented” harm to Arizona’s 3+ million voters to entertain the lawsuit “at this late date”

12/09/20

美国亚利桑那州地区法院判决书

英文原文链接

https://www.democracydocket.com/wp-content/uploads/sites/45/2020/12/Order-Granting-MTD.pdf

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获取法庭禁令,具体来说,就是要“搁置2020年大选的结果”。他们声称,选举的过程和结果“充斥着欺诈、非法行为,以及统计学上的绝无可能之事……亚利桑那州的选民、法院和立法者无法信赖或证实”其结果。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原告寻求的禁令都是非同寻常的。如本案获得通过,那么在2020年大选中行使个人投票权的数百万亚利桑那州人将被彻底剥夺选举权。这样的请求应伴随清楚且确凿的事实,以支持原告所指控的“在亚利桑那州选举官员的指示下……于马里科帕县(Maricopa County)和亚利桑那州其他县发生的一系列令人震惊的行为”。然而,诉状中的指控极其缺乏相关或可靠的证据,且原告对本院有限管辖权的援引尤为牵强。因此,基于本文所陈述的理由,应驳回起诉。

Ⅰ. 背景

在亚利桑那州,超过340万选民参与了2020年11月3日的大选。此后,根据《亚利桑那州修订法》§16-602,几个县对抽样选票进行了人工清点,以便测试计票制表设备。这些设备要么没发现问题,即便有,也“在可接受的范围内”。亚利桑那州法律(《亚利桑那州修订法》§ 16-648)还要求州务卿于州长在场的情况下,在大选后的第四个星期一对全州选票进行认证。2020年11月30日,州务卿Katie Hobbs在州长Doug Ducey在场的情况下,对全州选票进行了认证(40号文件,第4页)。投票显示,前副总统Joseph Biden以超过一万票的优势战胜了总统Donald Trump。同一天,州长Ducey签署了副总统Biden的总统选举人确认证书(40号文件,第4页)。该证书随后根据《选举计票法》转交给美国档案馆(同上;另见《美国法典》第3卷第6条)。

在12月2日提交的诉状和随附的临时禁制令动议中,原告对选举“提出异议”,并要求本法院迫使州长“撤销”对选举结果的认证(1号文件,¶ 145;2号文件,第10页)。诉状还要求本法院颁布永久禁令,“禁止州务卿Hobbs和州长Ducey将目前经过认证的选举结果转交给选举团”,宣布选举结果违宪,并没收所有投票机、设备、软件和其他与选举有关的记录和材料,包括所有投票(1号文件,第51-52页)。申诉书声称“被告及其合作者实施各种阴谋诡计”,进行选举欺诈(同上,¶3)。据称,这些阴谋导致“数十万张非法、无资格、重复或虚假的选票被非法统计或捏造”(同上)。

在十四名原告中,有3位注册选民是亚利桑那州各县的共和党主席(同上,第29-31页),其余11人为共和党提名的亚利桑那州总统候选人(同上,第28页)。Kelli Ward博士是这11人中的一位,他就这次选举中的舞弊行为向州法院提起诉讼。见Ward诉Jackson案,案件编号 CV2020-015285,判决简报(亚利桑那州最高法院,2020年12月4日)(未发现欺诈指控的证据,驳回对选举不端行为的指控);(文件55-1)。在该案中,亚利桑那州最高法院于2020年12月8日确认马里科帕县高级法院的调查结果:没有证据表明亚利桑那州的选举存在欺诈或不端行为。(Ward诉Jackson案, CV2020-015285 亚利桑那州,2020年); (文件81-1)。

原告的诉状包含四项指控,其中有三项指控违反《美国法典》第42卷第1983条规定的选举和选民条款,以及第十四修正案对正当程序和平等保护的保证(1号文件,¶¶103-34)。最后一项没有详细说明诉讼原因的罪名是 “广泛的选票欺诈”(同上,135-41)。

12月3日,也就是原告提出诉讼的第二天,法院收到由亚利桑那州民主党提出的介入动议(a Motion to Intervene),但随即被拒绝(26号和29号文件)。法院还收到马里科帕县监督委员会和马里科帕县记录员Adrian Fontes提出的介入动议,该动议被批准(27号和32号文件)。法院在同一天召开了一次情况会商(status conference),并安排于12月8日就临时禁制令举行听证会(28号文件)。根据随后的判决(43号文件),法院将该听证会改为对12月4日提交的驳回动议进行口头辩论(36号、38号、40号文件)。原告已提交对动议的答复(44号文件),被告也已提交回复(53号、54号和55号文件)。2020年12月8日,法院就驳回动议进行了口头辩论,并对此事进行周密考虑。本院已充分陈述此案,现作出判决。

Ⅱ. 分析

鉴于美国总统选举这一首要主题对亚利桑那州公民和原告的重要性,本院不得不明确说明为何原告的起诉不符合法理,以及为何必须批准驳回本案的全部动议。本院将努力阐明支持该结论的独立理由,包括与第三条规定中(Article III)资格、弃权、延后、诉讼时效和联邦诉状标准等相关的理由,这些理由可进行复审。

A. 第三条规定(Article III)的资格

“为确保联邦司法机构尊重法院在民主社会中适当且有限度的作用,原告不得援引联邦法院的管辖权,除非他能表明辩论结果与个人利害相关。” Gill诉Whitford案,138 S. Ct. 1916,1929(2018)(内部引文省略)。第三条规定:联邦法院只能在“案件”和“争诉”的范围内行使司法权。U.S. Const. art. III, § 2, cl.1; Lujan诉Defs. of Wildlife案, 504 U.S. 555, 559 (1992). 立案或辩论的前提是,原告必须有起诉资格。Spokeo, Inc.诉Robins案, 136 S. Ct. 1540, 1547 (2016) (“Spokeo II案”)。原告是否有资格提诉是 “每个联邦案件的基本问题,(因为它决定了)法院受理诉讼的权力”。Warth诉Seldin案, 422 U.S. 490, 498 (1975).“对于司法机关在我们的政府体系中的适当作用而言,实际案件或争诉中,没有任何原则比联邦法院管辖权的宪法限制更为根本。”DaimlerChrysler Corp.诉Cuno案,547 U.S.332,341(2006)。没有第三条规定资格的原告所提起的诉讼不属于“案件或争诉”,因此根据第三条规定,联邦法院不具备该案的管辖权。Steel Co.诉Citizens for a Better Environment案, 523 U.S. 83, 101 (1998) 。

“原告在联邦法院寻求救济,必须首先证明,判决结果与个人有利害关系”,Baker诉Carr案,369 U.S.186,204(1962),不同于“对政府的普遍不满”,Lance诉Coffman案,549 U.S.437,439(2007)(引用法官判词)“这一基本要求确保了我们以法官的身份行事,而不是去参与那些适当留给民选代表的决策。”Gill案,138 S. Ct. at 1923。为确立起诉资格,原告有责任清楚证明她已经:“(1)遭受了事实上的伤害,(2)可在相当程度上追溯到被告受到质疑的行为,(3)很可能通过有利的司法裁决得到补救。” Spokeo II案, 136 S. Ct. at 1547 (引用Warth, 422 U.S. at 518); 据 Kokkonen诉Guardian Life Ins. Co.of Am.案, 511 U.S. 375, 377 (1994)(注意,主张管辖权的一方按规则12(b)(1)对驳回动议负有确立该案管辖权的责任)。

为确定事实上的损害,“原告必须证明他或她遭受‘受法律保护的利益的侵犯’,这种侵犯是‘具体和特定的’,而且是‘实际或迫在眉睫的,不是猜测或假设的’。”Spokeo案,136 S. Ct. at 1548(引用Lujan,504 U.S. at 560)。“当我们使用‘具体’这个形容词时,意思就是通常意义上的‘真实’,而非‘抽象’。”同上。原告必须确立“具体”的伤害,这意味着“伤害必须以个人和个体的方式影响原告”。Raines诉Byrd案, 521 U.S. 811, 819 (1997)。此外,“虽然‘紧迫性’公认是一个有弹性的概念,但不能超出其用意,即确保所称的伤害按第三条规定的目的来说不是过分推测,伤害必将发生。Clapper诉Amnesty Int’l USA案,568 U.S. 398,409(2013)。如果原告缺乏确立诉讼资格的要素,则必须根据《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第12(b)(1)条驳回案件。

规则第12(b)(1)条授权法院驳回其没有管辖权的起诉。规则12(b)(1)中的质疑可以是书面上的,也可以是事实上的。Safe Air for Everyone诉Meyer案,373 F.3d 1035, 1039(9th Cir. 2004年)。在书面质疑中,当指控和申诉所附的文件不足以赋予管辖权时,法院可以驳回申诉。见Savage诉Glendale Union High Sch. Dist.案 No. 205, 343 F.3d 1036, 1039 n.2 (9th Cir. 2003). 在这种情况下,所有关于重要事实的陈述都被视为真实,并以最有利于非动议方的方式解释。Fed’n of African Am. Contractors诉City of Oakland案, 96 F.3d 1204, 1207(9th Cir.1996)相较之下,当法院对管辖权有事实上的质疑时,它 “可以自主权衡证据,并确认其是否有审理案件的权力”。Safe Air for Everyone案, 373 F.3d at 1039 (“在解决对管辖权的事实质疑时,地区法院可以审查诉状之外的证据,而不把驳回动议转化为简易判决动议”)。

  1. 《选举及选举人条款》——第一项

原告在第一项指控中称,被告违反了《选举及选举人条款》和《美国法典》第28章第1983条,其中包括丢失或销毁缺席者的选票,和/或用“选举工作人员、Dominion公司或其他第三方填写的空白选票”代替这些选票,将数千张缺席选票寄给登记选民以外的人,而这些选票 “可能由任何人填写”(1号文件,第41页)。被告辩称,原告没有资格提出这样的诉讼请求(40号文件,第8-9页)。

美国宪法中的选举条款规定:“举行参议员和众议员选举的时间、地点和方式,应由各州的立法机关规定[.]”U.S. Const. art. I, § 4, cl. 1.选举条款授权州政府规管在该州举行的联邦选举,而国会则保留“专有控制权”,以更改州的规例。Colegrove诉Green案, 328 U.S. 549, 554 (1946)。宪法的另一项条文,即“选举人条款”(Electors Clause)订明:“各州应按其立法机关指示的方式任命一定数量的选举人……”U.S. Const. art. II, § 1, cl. 2.

原告的指控称,被告违反了选举人条款。然而,诉状并没有指出原告有资格提诉的理由,也没有区分这些原告的身份。在口头辩论中,原告律师表示,11名原告是共和党提名的选举人,另外3名原告是各县的共和党主席。首先,原告的陈述中没有任何论据表明共和党主席有资格提出这一起诉,法院将直接驳回对共和党主席的诉讼请求。

原告辩称,原告选举人应被视为“候选人”。根据第八巡回法院的一个案例,即Carson诉Simon案, 978 F.3d 1051 (8th Cir. 2020),他们有《选举及选举人条款》所规定的资格(44号文件,第5页)。该案以明尼苏达州选举法的运作为基础,允许选举人根据选举条款提出申诉。原因在于,根据明尼苏达州的法律,选举人被视为公职候选人,如果被选为该州的选举人,他们会因州长未令其就职而遭受损失。见Carson案, 978 F.3d at 1057。

原告选举人同样主张,根据亚利桑那州法律,他们也应被视为 “候选人”(44号文件,第5-6页)(引用《亚利桑那州修订法》§16-344)。然而,选举人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公职候选人。亚利桑那州的法律明确规定,选举人的职责是履行部长职能,其范围和期限都极为有限,他们完全没有自由裁量权,不能偏离法规规定的职责。见《亚利桑那州修订法》§ 16-212(C)(“在州务卿公布载有总统选举结果的全州选票后,该州的总统选举人须按投票规定,将选举团票投给本州岛得票最多的总统候选人和副总统候选人。”)(强调部分为后加)亚利桑那州的选民并不是为投票给总统候选人旁边所列的任何一位选举人而来;他们是来为自己喜欢的总统候选人投票的。《亚利桑那州修订法》§16-507(B)明确规定,选举人“应列在方括号内”,紧挨着 “总统候选人和副总统候选人的姓氏”,从而澄清并区分了选举人的部长身份和总统候选人的身份,后者无疑受到了起诉资格所要求的伤害。值得注意的是,选票上的共和党候选人并非本案原告。

其他处理这个问题的巡回法院不赞成引用Carson案的裁决,并指出没有先例可以像该案那样扩大起诉资格的范围。见Bognet诉Sec’y of Commonwealth of Pa.案, 980 F.3d 336, 351 n.6(3d Cir. 2020)(“我们的结论与第八巡回法院小组最近的裁决不同,该小组的结论是,根据Bond案[诉 United States, 564 U.S. 211 (2011)],总统选举人职位的候选人有资格质疑明尼苏达州法院的同意令,该同意令有效延长了邮寄选票的接收期限……受理Carson案的法院似乎引用了Bond案中的措辞,而没有考虑到美国最高法院使用该措辞的背景——特别是第十条修正案以及保留的警察权力。还没有将Bond案扩展到这一语境之外的先例,Carson案的受理法院也没有引用任何先例。”)事实上,正如许多其他法院所认为的那样,像这样的情况下,原告所指控的伤害是指被告没有遵守选举条款,最高法院已经指出,“伤害正是那种无差别的、对政府行为的普遍不满,而这种不满是[法院]拒绝支持的。”Lance案, 549 U.S. at 442.

选举人原告没有证明他们可以亲自提起诉讼,因此,他们没有资格提出第一项指控。

  1. 稀释选票——第二项

在第二项指控中,原告称被告违反平等保护,因为被告没有遵守亚利桑那州的法律,允许 “非法投票”、 “选票欺诈和操纵”,并阻止 “现场观察及进入选举程序”,并称这导致了 “合法选票被稀释……和计入非法选票。”(1号文件,第45页)原告要求法院下令:“亚利桑那州计票委员会处理的任何选票都不能纳入最终票数,除非允许质疑者有效观察这一过程”(1号文件,¶120)。诉状中没有提起原告(或亚利桑那州的任何登记选民)被剥夺投票权。相反,他们提出毫无根据的指控,称 “亚利桑那州选民受到不同待遇,某一类选民比其他选民承受了更大的负担或审查”(1号文件,¶115)。选举人原告既没指出哪类的选民受到不同待遇,也没有援引任何权威证据说明他们作为“选举人代表”,是一类受保护的选民。被告辩称,原告没有资格提起诉讼,并指出,如果被允许,这些指控不过是340万亚利桑那州投票者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提出的一般性申诉。法院同意这一观点。

在此,原告没有指出所受到的具体损害,令法院能够为其有关稀释选票的指控找到诉讼资格方面的依据。正如法院通常解释的那样,稀释选票是一项非常特殊的指控,涉及选票的不同权重,不能泛泛地用来指控选票欺诈。“与选举人原告的构想相反,平等保护条款下的选票稀释涉及的是选票的不同权重。” Bognet案, 980 F.3d at 355; 也可参见Rucho诉Common Cause案, ——U.S.—— , 139 S. Ct. 2484, 2501 (2019)(“一人一票中的选票稀释,指每张选票必须具有同等权重。”)“这种稀释选票的构想——州政府行为人违反州选举法计算选票——不属于第十四条修正案平等保护条款下的具体伤害。州政府官员或其他不明身份的第三方违反州选举法,但并不总是受到联邦宪法管辖。” Bognet案, 980 F.3d at 355; 另见Shipley诉Chicago Bd. of Election Comm’rs案, 947 F.3d 1056, 1062 (7th Cir. 2020) (“州选举官员故意违反州选举法并不违宪。”); Powell诉Power案, 436 F.2d 84, 88 (2d Cir. 1970) (该案指控州政府对无资格参与的选民投票进行了错误计算,其关于平等保护的申诉被驳回。)

此外,原告不能以稀释选票的理论来支持其关于平等保护条款的指控。 见Bognet案, 980 F.3d at 355(驳回平等保护理论,并解释到:“这种稀释选票的构想——州政府行为人违反州选举法计算选票——不属于第十四条修正案平等保护条款下的具体伤害。”);另见Shipley案, 947 F.3d at 1062 (“州选举官员故意违反州选举法并不违宪。”)(内文省略);Am.Civil Rights Union诉Martinez-Rivera案, 166 F. Supp. 3d 779, 789 (W.D. Tex. 2015)(认为关于所谓投票过程不规范导致“稀释选票”的指控“[是]推测性的,因此,更类似于对政府的一般性不满,而不是事实上的伤害”);Powell案, 436 F.2. d at 88(驳回因州政府错误计算无资格参加非公开初选的选民投票而提出的有关平等保护条款的诉讼);Snowden诉Hughes案, 321 U.S. 1, 11 (1944)(“第十四条修正案的用意不在于……以往属于各州专属权限的事务都应成为全国性的事务。”)

且不论原告关于选举起诉中涉及的选票稀释行为并非切实可行,他们也未要求针对性救济。见Gill案, 138 S. Ct. at 1934 (“原告的救济必须是有针对性的,以纠正原告的特定伤害。”);另见Lewis诉Casey案, 518 U.S. 343, 357 (1996)(“救济当然必须限于原告在事实上所造成的伤害。”)因此,即使原告能以某种方式证明他们起诉选票稀释行为是因为受到伤害,而不仅仅是一个笼统的不满,也无法证明法院能够纠正这种令人不满的情形。如果给予原告所希望的救济,那将剥夺在2020年大选中投票的近340万亚利桑那州人的权利。根据原告的“稀释”理论,这将使所有所谓被稀释的选票从被“稀释”转变为被销毁。由于原告提出的“只是一种普遍存在的对政府的不满——仅声称其和所有公民在所适用的宪法和法律方面的利益受到损害,并且寻求救济对原告来说,没有比对广大公众产生更直接和有形的利益”,法院认为原告的第二项指控“没有说明其属于第三条规定中的案件或争诉”。见Lance案, 549 U.S. 437 at 439。因此,原告没有资格在本法庭提起诉讼。

B.弃权

被告还辩称,基于与其他进行中的州法院案件的相似性,法院应放弃原告的申诉请求。昨天,亚利桑那州最高法院对一个类似案件做出裁决,该案件由Kelli Ward博士提起,要求“搁置2020年大选结果”。见Ward案,CV 2020-015285(Ariz. 2020);(文件81-1)。该案是根据《亚利桑那州修订法》§16-672,在2020年11月30日州长Ducey认证选举结果后提出的(文件58-1,第17页)。Ward案原告称没有充分的机会观察选举官员、比较选票信封上的签名以找出多计算的邮寄选票、发现选票复制过程中的错误(同上,第17-21页)。经过证据听证会后,马里科帕县高等法院于2020年12月4日作出裁决,认为不存在不端行为、欺诈或对选举结果的左右(同上)。这一裁决在亚利桑那州最高法院全席审理的快速审查中被一致确认。

在此,原告的诉状同样依据《亚利桑那州修订法》§ 16-672 ,和其中关于对所谓选举不端行为——包括非法投票和错误计票——提起诉讼的有关条款(1号文件,第15页)。《亚利桑那州修订法》§16-672还规定,选举争议者应向其居住的县高级法院或马里科帕县高级法院提诉。《亚利桑那州修订法》§ 16-672(B)。原告称,他们的诉求是在联邦法规下所寻求的联邦行为,因此,他们的申诉与州法院正在审理的诉讼是有区别的。法院不同意这种说法。

一般来说,联邦法院有责任行使国会赋予的管辖权。但是,在某些情况下,联邦法院不审理某一事项是谨慎的做法。“事实上,我们认为,在其他拒绝设立联邦法庭反而有所裨益的‘特殊情形’下,联邦法院可以拒绝行使其管辖权。” Quackenbush诉Allstate Ins.Co.案, 517 U.S. 706, 716 (1996)(引用County of Allegheny诉Frank Mashuda Co.案, 360 U.S. 185, 189 (1959))。弃权可能是“出于适当的宪法裁决、联邦与州关系,或司法的合理管理的考虑。”(同上)鉴于州法院关于类似申诉和指控的诉讼,Colorado River案允许联邦法院放弃对某一事项行使管辖权。Colorado River Water Conservation District诉United States案,424 U.S. 800, 813, 817 (1976) 。

第九巡回法院列举了弃权Colorado River案是否有正当理由的八个考虑,强调这些因素“不是一个死板的清单”,有些因素“可能对案件没有任何适用性”。Seneca Ins. Co.,Inc.诉Strange Land,Inc.案,862 F.3d 835,841-42(9th Cir.2017)。这些因素是: (1)哪个法院首先对任何利害攸关的财产承担管辖权;(2)联邦法院的不便;(3)避免零星诉讼(piecemeal litigation)的愿望;(4)各法院获得管辖权的顺序;(5)联邦法律或州法律是否提供了关于案情的裁决规则;(6)州法院的诉讼程序是否能够充分保护联邦诉讼当事人的权利;(7)避免挑选法院(forum shopping)的愿望;以及(8)州法院的诉讼程序能否先于联邦法院解决所有问题。同上。

第2至第7个因素都支持弃权本案。首先,考虑到指控中违反州选举法的行为是针对该州行为者提出的,以及州选举法的相互影响,联邦法院不如州法院方便。此外,本案反映了“零星诉讼”的本质,许多相同的当事人和律师在两个法庭上就相关事项提起诉讼。至于案件的优先性,本案是最后提交的案件。所有与选举有关的州法院诉讼都是在本案诉讼之前提起的。至于起诉的性质,虽然原告根据联邦法律提起诉讼,但其论据的核心,以及所依据的法规,牵涉到亚利桑那州选举法和州官员在县和州一级执行的选举程序。州法院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原告的权利,尤其考虑到原告Ward已经在那里提出了她的申诉。此外,由于国会已赋予州法院共同管辖权,以裁定第1983条的相关起诉,因此不必担心州法院不能裁定原告的申诉。Felder诉Casey案, 487 U.S. 131, 139 (1988)。最后,弃权将缓和考虑下述情况的必要性,即该案在本法院提诉是否是“选择法院”的一种形式,尤其考虑到一些相关的州法院诉讼已经得到处理。第八个因素是唯一不利于弃权的因素,因为原告关于表格系统和软件广泛欺诈的指控似乎并未提交至州法院。然而,正如下文所讨论的那样,法院认为该起申诉缺乏第9(b)条要求的特殊性和合理性。

此外,在考虑弃权时,“适当的宪法裁决、联邦与州关系或司法的合理管理”也为本法院提供了信息。Quackenbush案, 517 U.S. at 716. 如果法院要对原告的申诉进行审理,今天完全有可能得出与亚利桑那州最高法院Ward诉Jackson案不同的判决结果,或有相同的结论,但不同的分析。法院想不出比这更令人不安的对“联邦-州关系”的冒犯。见Quackenbush案,517 U.S. at 716。因此,法院认为,对类似问题投弃权票是恰当的,且确有必要。

C. 第十一条修正案

被告还辩称,《第十一条修正案》禁止原告的救济诉求,因为被告作为未同意被起诉的州官员,可以免于诉讼。此外,他们还辩称,没有例外情况适用,原告寻求的救济不具有前瞻性,且这些要求已被禁止。

宪法第十一条修正案规定:

合众国的司法权,不得被解释为可以扩展到受理由其他州公民或任何外国公民或臣民对合众国的一州提出或起诉的任何普通法或衡平法的诉讼。

美国宪法第十一条修正案的这种豁免权适用于公民对自己的国家提起诉讼的情况。见Hans诉Louisiana案, 134 U.S. 1, 19 (1890)。该豁免权适用于“当州是真正的、实质性的利益方时,对州官员的诉讼”。Pennhurst State Sch. & Hosp. 诉Halderman案, 465 U.S. 89, 100 (1984)。“无论所寻求的救济性质如何,这一管辖权限制都适用”。同上。“当诉讼仅针对州政府官员时,就会产生一个问题,即该诉讼是否是针对州本身的诉讼。” 同上,第101页。“一般的规则是,如果判决的作用是限制政府行为,或迫使政府采取行动,则该诉讼是针对主权国家的……” Dugan诉Rank案, 372 U.S. 609, 620 (1963)。

上述情况,有三种公认的例外:(1) 国会废除了联邦法规内的豁免权;(2) 国家放弃豁免权,允许个人根据具体的州法规对其提起诉讼;(3) 在“寻求前瞻性的针对州官员的禁令救济,以补救州持续违反联邦法律的申诉中”。Ariz. Students’ Ass ‘n诉Ariz. Bd. of Regents案, 824 F.3d 858, 865 (9th Cir. 2016)(引用Ex parte Young, 209 U.S. 123 (1908))(强调部分为后加)。

这些例外情况在这里都不存在。至于原告关于《美国法典》第42章第1983条的申诉,国会在颁布第1983条时并没有废除各州的诉讼豁免权,因此,第十一条修正案禁止这些诉求。见Will诉Michigan Dep’t of State Police案, 491 U.S. 58, 66 (1989)(认为第1983条“没有提供联邦法庭给那些指控一个州剥夺其公民自由而寻求补救的诉讼人”)。原告没有提供任何论点或依据,说明该州已明确放弃对选举质疑的豁免权。因此,第二个例外情形不适用。至于其余的诉求,法院必须确定原告是否在寻求前瞻性救济,以纠正正在发生的违反联邦法律的行为。

“在确定Ex parte Young案的原则是否规避了第十一条修正案的诉讼限制时,法院只需直接调查[诉状]是否指控正在发生的违反联邦法律的行为,并寻求恰当定性为前瞻性的救济。”Verizon Md.,Inc.诉Pub. Serv.Comm’n案, 535 U.S. Comm’n, 535 U.S. 635, 645(2002年)(内文省略)。然而,如果申诉为州一级的法律诉求,但被掩盖为联邦法律诉求,Ex parte Young案的原则就不适用,并且第十一条修正案显然禁止该诉讼。见Massey诉Coon案, 865 F.2d 264 (9th Cir. 1989) (“从表面上看,诉状根据宪法的正当程序和平等保护条款提出申诉,[但]这些宪法诉求完全是基于被告没有遵守州法律”,在这种情况下,确认驳回诉讼);另见Pennhurst案, 465 U. S. at 90 (“当原告指控某位州官员违反了州法律”,“当联邦法院指示州官员如何使其行为符合州法律时,这就直接与作为第十一条修正案基础的联邦主义原则相冲突。”)无论所请求的救济是“前瞻性的还是追溯性的”,都是如此。Pennhurst案, 465 U.S. at 106.

在此,原告在试图突破被告的主权豁免权时面临着一些困难。被告认为,原告的所有指控实际上都是联邦法律掩盖下的州法律指控。被告指出,在原告的诉状中,有许多例子依据的是亚利桑那州选举法,包括他们的“一揽子”欺诈指控,这些指控完全是基于州法律。第十一条修正案明确禁止此类诉讼。见Pennhurst案, 465 U.S. at 106 (“相反,当联邦法院指示州政府官员如何使他们的行为符合州法律时,很难想象对州主权而言,有比这更大的侵犯。”)

然而,即使假定原告确定他们的诉求确实是独立的联邦诉求,也不清楚他们所主张的正在进行的违反联邦法律的行为是什么。原告起诉被告未遵守亚利桑那州选举法,因此提出正当程序和平等保护,以及“一揽子”的欺诈指控(1号文件,¶¶ 106-120)。这些受到指控的违法操作——与签名确认、选票复制和投票观察等问题有关——都牵涉到过去的行为。原告要求的救济——强制州长撤销选举认证——似乎在寻求过去行为的改变。原告并没有指认出需要禁止的持续违法行为。简而言之,“正如原告请求的救济所反映的那样,他们是在寻求撤销已经发生的事情。”见King诉Whitmer案, 2020 WL 7134198, at *5 (E.D. Mich. Dec. 7, 2020)。

第十一条修正案禁止了所寻求的禁令性救济。

D. 延误原则

被告还争辩说,延误原则禁止原告的申诉。当提出主张的一方表明原告不合理地拖延诉讼,而且拖延对被告或司法造成损害时,就会禁止原告提起申诉。Danjaq LLC诉Sony Corp.案, 263 F.3d 942, 951-52 (9th Cir. 2001)(指出延误原则要求“被告既要证明原告的不合理拖延,又要证明对自己的损害”)。在选举案件中,即使是作为对宪法的挑战而提出的,延误原则也会禁止不合时宜的救济要求。Soules诉Kauaians for Nukolii Campaign Comm.案, 849 F.2d 1176, 1181 (9th Cir. 1988); U.S.诉Clintwood Elkhorn Min. Co.案,553 U.S.1,9(2008)(“[A]‘宪法的权利要求可以像任何其他权利要求一样失去时效。’”)(引用Block诉North Dakota ex rel. Board of Univ. and School Lands案, 461 U.S. 273, 292 (1983))。

原告于2020年12月2日,即2020年11月3日大选后近一个月,提交了诉状和临时禁令请求,要求“撤销认证”选举结果。原告最后辩称,他们之所以等这么久,是因为他们“在大选之前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诉讼基础,也不可能提出证据证实自己的指控。”(44号文件,第9页)。他们进一步指出,由于“亚利桑那州选举官员和其他第三方没有宣布或公开他们的不端行为,事实上阻止了共和党投票观察者观察选票的计算和处理,因此原告在选举后需要额外的时间来收集诉状中提出的事实和专家证人证词。”(同上)在口头辩论中,原告律师一再表示,直到选举当晚,他们的专家注意到报告数据中出现一处异常,显示Joe Biden的选票在晚上8点左右增加,才知道他们指控的与Dominion投票机有关的欺诈行为。原告还辩称,《亚利桑那州修订法》§16-673支持其申诉的及时性,因为它要求选民在选举认证后5天内向州法院提出质疑。

原告的诉状包括了亚利桑那州选举官员在过去几周、几个月甚至几年的不同时间所发生的混乱行为。除了反对投票监督员无法观察选票的计算和处理过程之外,原告还反对亚利桑那州选举官员在缺席选票上核对签名的方式和程序(1号文件,第46-48页);反对在解决审判员间的争议中,投票裁判员的程序和作用(同上,第49页);反对选举日及此前投票机的“错误”(同上,第50-52页);反对2020年11月18日Dominion投票系统的认证(同上,第53页)。

原告所依据的书面证词和声明清楚地表明,这些诉讼的基础要么在选举日之前就知道,要么在选举日之后不久就知道,因此,不能以不知道或无法在12月2日之前证明他们的指控为借口。例如,原告的诉状引用的文件显示,原告早在2018年就掌握了Dominion投票机涉嫌违规的信息。(同上,第21、69、71-73页)(引用“公开可得的证据(包括司法和行政诉讼)”,其中对Dominion投票机安全缺陷担忧的讨论可追溯到2018年);(文件1-10 ,第19页, Ex. 20, Declaration of Mark Paul Law dated November 24, 2020) (描述了他对马里科帕县Dominion投票机安全的担忧,以及在2020年10月25日和2020年11月1日观察投票时的结果);同上,第30页,Ex.22,2020年11月23日Gregory Wodynski的声明(描述了他对马里科帕县Dominion投票机安全的担忧,以及他认为Dominion公司员工“Bruce”于2020年10月24日和2020年11月1日在观察投票时,可能手动操纵选民数据文件)。

原告还提供了一些文件,表明他们指控的选票计算和核实不端行为所依据的事实发生在选举日前几周。亚利桑那州的拉票工作从10月开始,而诉状所附的投票监察员声明和书面证词反对在此期间的签名核实和选票程序。(见文件1-3,第7页, Ex. 5)(载有来自投票观察员2020年10月25日的未签名声明,该声明反对签名验证室的“无效监督”);同上,第9页, Ex. 5A (文件列出了投票观察员在10/7/20, 10/23/20, 10/24/20, 10/29/20的反对意见); (文件1-10第25页, Ex. 21)(载有2020年11月16日投票观察员Judith Burns的声明,并指出她于2020年10月17日和2020年10月21日观察签名核实和选票处理时提出的反对意见)。在马里科帕县共和党委员会第一副主席Linda Brickman女士的声明中,她表示,她“自10/19/20至11/11/20”担任选举工作人员期间,对提前投票和邮寄选票的签名验证一直存在担忧(文件1-10,第38页,Ex.23),并对2020年11月18日的Dominion投票系统逻辑及准确性认证提出了异议(同上,第35页)。事实上,至少有一名原告已经在州法院提起部分诉讼。Ward案,CV2020-015285(亚利桑那州最高法院,2020年12月4日)(以损害为由驳回诉状);(文件58-1,第14页,Ex.B)。Ward博士显然在2020年12月2日之前就知道她的诉求基础,却没有为延迟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提供合理解释。在对选举提出异议时,任何拖延都是有损于选举的,但等到选举日的一个月后、选举认证两天后才提出诉讼是不可原谅的。见Kelly诉Penn.案,2020 WL 7018314,at *1 (Pa. Nov. 28, 2020)(上诉人等到11月21日才起诉作废宾夕法尼亚州的选举,“没有尽职尽责地提出本诉求”);Kistner诉 Simon案,No. A20-1486, slip op. at 3-4 (Minn. Dec. 4, 2020);另见,例如,Ariz. Libertarian Party诉Reagan案,189 F. Supp. 3d 920,922-23(D. Ariz. 2016)。

法院不认为亚利桑那州质疑选举的截止日期可以作为原告在这些情况下拖延的理由。见《亚利桑那州修订法》§16-673。如上所述,原告在选举日前或其后不久就知道所投诉的涉嫌违规行为所依据的事实。虽然亚利桑那州选民可能有向亚利桑那州法院提出选举争议的截止日期,但原告选择的是向联邦法院起诉,挑战联邦宪法。诉状所展示的证据证明,所投诉的事件发生在选举日或之前。因此,法院拒绝接受原告关于他们在2020年12月2日前不知道其诉求依据的自利性陈述。他们随诉状提交的文件清楚地表明了相反的事实,延迟——导致本法院和被告急于在2020年12月14日选举团会议的最后期限之前解决这些问题——是不合理的。

迟延考虑的第二部分——损害——也毫无疑问得到了满足。首先,如果事到如今再允许审理原告的申诉,对被告和在2020年大选中投票的近340万亚利桑那州人将带来极端的损害,而且完全没有先例。SW Voter Registration Educ. Project诉Shelley案, 344 F.3d 914, 919 (9th Cir. 2003)(“干预即将举行的选举是非同寻常的,而在投票开始后干预选举则是史无前例的。”) 正如密歇根州东部地区法院在一个几乎同样的案件中所说的那样,“考虑到原告的救济要求不仅是在最后一刻才提出的,而是在事后提出的,因此[损害]尤甚。虽然原告拖延了时间,但选票已投出,已计算,结果也已认证。介入延后原则的理由现已极为充分。” King, 2020 WL 7134198, at *7.

第二,原告本可以在几周前提出质疑,届时法院会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和解决这些问题。“不合理的拖延可能会损害司法,因为它迫使法院为了满足选举的最后期限而匆忙处理微妙的法律问题”。ArizonaLibertarian Party案, 189 F. Supp. 3d at 923 (引文省略)。为什么他们的诉求这么晚才提交到联邦法院,原告没有提供合理的解释。他们的拖延和由此造成的损害,使他们的申诉因不及时而受到限制。

E. 无意义

被告还辩称,本案没有实际意义。(38号文件,第5页;40号文件,第22页)。法院同意这一观点。“无效性是一个管辖权问题,‘联邦法院没有管辖权来审理一个无效的案件,即不存在实际或有效争议的案件’”。Foster诉Carson案, 347 F.3d 742, 745 (9th Cir. 2003)(引用Cook Inlet Treaty Tribes诉Shalala案, 166 F.3d 986, 989 (9th Cir. 1999))。此外,当一方当事人不能为其主张获得救济时,案件就没有意义。同上;另见Ruvalcaba诉City of L.A.案,167 F.3d 514,521(9th Cir. 1999)。

原告要求颁布一项禁令,以便:(a) 禁止州长Ducey转交经认证的选举结果;(b) 命令被告“撤销认证”选举结果;(c) 宣布未经认证的机器计算的选票无效;(d) 宣布发生了非法的选票欺诈行为,违反了《选举人及选举条款》以及第十四条修正案的正当程序和平等保护条款。(e) 规定对所有邮寄选票和缺席选票重新进行人工点算或统计抽查,以及(f) 容许原告扣押、检查投票硬件和软件,以及11月3日至4日“马里科帕县所有使用的计票间”的监控录像。(1号文件,¶145)。

显然,法院不能禁止转交经认证的结果,因为这些结果已被转交(40号文件,第4页)。原告律师口头争辩说,根据《美国法典》第3篇第6条,被告有权撤销对选举的认证。该法规中没有任何条款授权本法院撤销对选举结果的认证。按亚利桑那州法律规定的方式,对选举提出异议就要对其提起诉讼,“在异议者居住的县高级法院或马里科帕县高级法院提出”。《亚利桑那州修订法》§16-672。因此,如果撤销认证是可能的,那么只有通过在亚利桑那州高级法院提起诉讼才行。换句话说,本法院无权撤销认证结果。但是,即使假设法院能够批准所要求的特别救济,命令州长Ducey撤销对选举的认证,这种救济也必然会因无视亚利桑那州的法律而违反《美国法典》第3章第6条。在本案中,法院不允许原告规避联邦和亚利桑那州的法律。

由于本院不能撤销认证结果,因此给予原告所寻求的其余任何救济将毫无意义。见Wood诉Raffensperger案, 2020 WL 7094866, at *6 (11th Cir. Dec. 5, 2020)(“当结果已决定并得到认证时,我们不可能延迟认证,也不可能下令进行重新计票。”); King案, 2020 WL 7134198, at *5 n.3 (“原告试图通过检查投票机和软件以及监控录像收集的证据,只有在他们仍有途径去挑战选举结果时才会有用。”)原告的申诉是没有意义的。

F. 未能提出申诉

“根据规则第9(b)条,因未作具体说明而驳回‘以欺诈为由’的申诉或要求的动议,在功能上相当于根据规则第12(b)(6)条因未提出要求而驳回的动议。Vesss诉Ciba-Geigy Corp. USA案,317 F.3d 1097,1107(9th Cir.2003)。在第12(b)(6)条规定的情况下,法院必须将所有经充分辩护的事实指控视为真实,并以对原告最有利的方式进行解释。Schlegal诉Wells Fargo Bank案, NA, 720 F.3d 1204, 1207(9th Cir. 2013)。当存在以下两种情况时,撤诉是适当的:(1)缺乏可运用的法律理论;或(2)没有足够的事实来支撑可审理的法律主张。Conservation Force诉Salazar案, 646 F.3d 1240, 1242 (9th Cir. 2011), cert. denied, Blasquez v. Salazar, 565 U.S. 1261 (2012).

在对欺诈行为的指控进行辩护时,规则9(b)对细节的要求比规则8更高。Ashcroft诉Iqbal案, 556 U.S. 662, 686 (2009); 另见 Fed. R. Civ. P. 9(b)(“在指控欺诈或错失时,一方当事人必须详细说明构成欺诈或错失的情况”) 。 “这对独特性需求的关注度比其他诉讼案所要求的更高。诉讼必须确定是谁、发生什么、在哪里、何时,以及如何”。”U.S. ex rel. Costner诉United States案, 317 F.3d 883, 888 (8th Cir. 2003)。

此外,“关于欺诈或错失的起诉……除了必须具体提出申诉外,还必须提出可信的指控。也就是说,诉状必须充分陈述事实,引起合理的期望,即发现这些事实将作为证据揭示所指控的不端行为。Cafasso,U.S. ex rel.诉Gen.Dynamics C4 Sys.,Inc.案,637 F.3d 1047,1055(9th Cir. 2011)(内文省略)。事实上,“第9(b)条的作用不仅是通知被告必须为之辩护的具体欺诈行为,而且‘防止把提诉作为发现未知错误的借口,保护[被告]免受欺诈指控所带来的伤害,并禁止原告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单方面将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成本强加给法院、当事人和社会’”。Bly-Magee诉California案, 236 F.3d 1014, 1018 (9th Cir. 2001)(引用In re Stac Elec. Sec. Litig.案, 89 F.3d 1399, 1405 (9th Cir. 1996) )。

为诉状中的指控确立合理性是一个两步走的过程,包括“特定的背景”和“要求复审法院利用其司法经验和常识”。Iqbal案, 556 U.S. 679。首先,法院必须“鉴定诉状,因为它们只是结论,并无权假定为真实”。同上。然后,假设只有经充分辩护的事实指控是真实的,法院必须“确定它们是否令人信服地引出救济权利”。同上;另见Eclectic Props. E.,LLC诉Marcus & Millichap Co.案,751 F.3d 990,996(9th Cir. 2014)(确定评估诉状的两步程序)。尽管原告的具体事实指控可能与原告的申诉一致,但地区法院必须评估被告的行为是否有其他“更合理的解释”,从而使原告的申诉不能跨越“‘从可想象到可信’的界限”。Iqbal案, 556 U.S. at 680(引用Bell Atl. Corp.诉Twombly案, 550 U.S. 544, 570 (2007))。这一标准体现了规则8的基础,即相对自由的通知诉答,和防止“原告基本无根据的申诉”的需求之间的平衡,后者避免“由于行使权利以警告和解价值的增加,而占用其他人的时间。”Twombly案, 550 U.S. at 557-58(引用Dura Pharmaceuticals, Inc.诉Broudo案, 544 U.S. 336, 347(2005))。

原告提出了几种不同的理论,声称亚利桑那州的州务卿和州长与国内和国际的行为者合谋,操纵亚利桑那州2020年大选结果,使Joseph Biden在总统选举中击败Donald Trump。他们提出的欺诈指控在特殊性和合理性方面都不合格。原告附上了三百多页的附件,就其数量而言令人印象深刻。各种书面证词和专家报告主要是基于匿名证人、传闻和对无关选举的无关分析。由于诉状是基于这些诈骗指控,因此指控应被驳回。Vess案, 317 F.3d at 1107 (“当整个诉状或诉状中的所有诉求以欺诈为基础,且其指控未能满足9(b)规定的高要求时,地区法院可以驳回诉状或申诉。”)

原告首先“描述了具体违反亚利桑那州法律的行为”,以支持他们的欺诈指控。在此过程中,他们附上了11月大选期间观察选举官员的投票监督员的声明。(1号文件,第46-53页)。正如被告马里科帕县所指出的,这些是原告提供的对选举管理有第一手观察的唯一声明人。(36号文件,第4页)。但这四位声明人根本没有指控舞弊。(见文件1-10,第18-24 页)。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反对亚利桑那州选举官员在缺席选票上核对签名的方式和程序(1号文件,第46-48页);反对在解决审判员间的争议中,投票裁判员的程序和作用(同上,第49页);反对选举日及此前投票机的“错误”(同上,第50-52页);反对2020年11月18日Dominion投票系统的认证(同上,第53页)。这些对亚利桑那州官员管理选举的方式的反对意见,不能作为推翻2020年亚利桑那州总统选举结果的理由,因为它们没有提出支持有关欺诈的基本主张的证据。这些至多是联邦法院“没有能力也无权监督……”的那种“普通的选举违规行为”。Griffin诉Burns案,570 F.2d 1065、1076、1077 (1st Cir. 1978)(“如果每一个选举违规行为或有争议的投票都涉及违反联邦层面的法律,那么法院就会陷入到几乎每一次选举的细节中去,修补州的选举机制,审核请愿人、登记卡、选票统计和选举证书,看是否有州和联邦法律规定的各种错误和不足之处。”)

原告接着辩称,他们有专家证人可以证明亚利桑那州存在广泛的选民欺诈行为。首先,原告的证人都没有指证被告犯了所谓的诈骗罪,也没有说明他们参与了所谓的诈骗计划。相反,他们声称,缺席选票“可能由任何人填写,然后以另一选民的名义提交”,“可能由第三方填写,以将选票转投给Joe Biden”,或者选票被销毁或替换为“由选举工作人员、Dominion公司或其他第三方填写的空白选票”。(1号文件,第54-58页)(强调部分为后加)。这些含沙射影的说法不符合第9(b)条的标准。但或许,更令法院关注的是,“专家报告”得出的结论令人难以置信,往往因为它们的来源完全不可靠。

例如,原告的专家William Briggs 先生(“Briggs”)得出结论说,亚利桑那州选举官员“麻烦的”错误“涉及未退回的邮寄选票,这表明存在选民欺诈”,因此选举应被推翻。(1号文件,第54页)。Briggs的依据来源于一位名为“Matt Braynard”的身份不明者提供的数据,此人可能于2020年11月20日在其推特账户上发布了“ABS/EV选民的居住地分析”(文件1-2,第14页,Ex.2);(同上,第52页,Ex.3)。除了Briggs先生当天的推特截图外,原告没有提供更多关于Briggs先生的身份、资格或进行电话“调查”时使用的方法等信息。但根据Briggs先生的报告,Braynard先生在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亚利桑那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就缺席选票进行了规模不明、对象不明的调查,并将他的“调查结果”传达给了Briggs先生(同上)。在得出“每个州显然有大量问题选票”的结论时,Briggs先生认为Braynard先生“对受访者的调查[是]有代表性的,数据[是]准确的”(原文如此)(同上)。这种轻率确定亚利桑那州几十万张选票是以某种方式错投的做法本身就是个麻烦。Briggs先生对Braynard先生“数据”的“分析”所依据的信息完全不可靠,不能作为推翻总统选举的依据,更难以有力支持针对被告的欺诈指控。

申诉书中的以下指控同样缺乏可信度,即Dominion投票机在亚利桑那州2020年大选期间实际上被黑客攻击或泄露。原告显然担心亚利桑那州和其他州的一些县使用的投票机存在漏洞。他们引述消息来源,证明知道“众所周知”的漏洞,包括有关公民、亚利桑那州民选官员和美国参议员的信件。原告甚至附上了一位与已故委内瑞拉独裁者Hugo Chavez有联系的匿名证人的书面证词,他声称知道委内瑞拉官员如何在一家投票系统公司的帮助下操纵选举,该公司的 “DNA”软件现在被用于美国的计票机。(文件1-1, Ex.1)。然而,这些担忧和所述的漏洞并不足以证明亚利桑那州使用的任何投票机在2020年大选中确实被黑客攻击或泄露。相反,目前存在的是一系列以“可能、或许、大概”和“也许”开头的冗长言辞。(1号文件,第8,53,55,57,60,66,77,88,91,108,109,122页)。为了支持其理论,原告提供了专家Russell Ramsland,Jr.的声明,他声称在2020年11月3日晚上8点46分在马里科帕和皮马县(Pima Counties)“在经处理的选票中有一个未必确实、可能是不可能的高峰”(1号文件,第60页);(文件1-9,Ex.17)(强调部分为后加)。他认为,这个峰值“可以很容易地解释”,假设Dominion在文档中“预装”一批空白选票,如另提名候选人的选票(Write-Ins)或其他裁决类型(adjudication-type)的文档,然后使用覆盖程序,将它们几乎全部投给Biden……”(文件1-9,第9页,Ex. 17)。这种情况是可以想象的。然而,被告Hobbs指出了一个更有可能的合理解释:由于亚利桑那州在选举前就开始处理提前选票,因此选票高峰是马里科帕县和皮马县正常统计的提前选票数,这些选票是在现场投票结束后不久报告的。(40号文件,第17-18页)。因此,法院认为,虽然这个“高峰”可以用非法入侵亚利桑那州的投票机器来解释,但这个高峰“不仅符合,而且更有可能用合法的、不经编排的”这些县报告的提前投票表来解释。见Iqbal案, 556 U.S. at 680。原告并没有把他们的欺诈理论从想象推进到合理的程度,而根据联邦诉状标准,他们必须这样做才能提起诉讼。同上。

由于原告未能为其欺诈申诉做具体辩护,并且由于诉状是以这些申诉为基础的,因此必须予以驳回。

G. 临时禁制令和初步禁令的动议

驳回原告的申诉有多个独立理由。因此,没有必要探讨原告提出的临时禁制令和初步禁令的是非曲直,法院在此仅简要讨论这些动议。

“发布临时禁制令的标准与发布初步禁令的标准是相同的。” Taylor-Failor诉Cty of Hawaii案,90 F. Supp. 3d 1095,1098(D. Haw. 2015)。在正常情况下,二者都是非同寻常和激烈的补救措施,“除非动议人通过清晰的展示,承担了说服的责任,否则不应予以批准”。Lopez诉Brewer案, 680 F.3d 1068, 1072 (9th Cir. 2012)(引用Mazurek诉Armstrong案, 520 U.S. 968, 972 (1997) (per curiam));另见Winter诉Natural Res. Def.Council, Inc.案, 555 U.S.A. Council, Inc., 555 U.S. 7, 24 (2008)(“初步禁令是一种特殊的补救措施,从未作为权利授予。”) (引文省略)。寻求临时禁制令或初步禁令的原告必须证明:(1)他或她很可能在案情上胜诉,(2)如果没有禁令,他或她很可能遭受不可弥补的伤害,(3)公平权衡对他或她有利,以及(4)禁令符合公共利益。Winter, 555 U.S. at 20.

原告根本无法证明他们的申诉有成功的可能性。原告在最后一刻向联邦法院提出申诉时面临严重的司法障碍。这些不可逾越的法律障碍由于对欺诈的指控辩护不足而加剧,而他们的诉状所依赖的多份难以接受的书面证词、声明和专家报告又使这些指控变得不可信。

此外,给予原告所寻求的禁令救济将极大地损害公众利益。正如被告Hobbs所说,“所要求的救济将对亚利桑那州人造成巨大的伤害,取代近340万选民在认证选举结果中所反映的意愿,并可能危及亚利桑那州参加选举团的权利。很难想象在一个案件中,困难的权衡会更有利于原告”(40号文件,第24页)。法院同意这一点。这两项Winters案的因素的重大影响力要求法院拒绝原告的禁令救济请求。

III.  结论

原告不仅没有向法院提供事实支持,以说明其非同寻常的指控,而且完全没有证明他们有资格让法院审议这些指控。在公共领域的流言蜚语和含沙射影中得到青睐的指控不能替代联邦法院的严肃诉状和程序。它们必不能成为颠覆亚利桑那州2020年大选的基础。法院别无选择,只能将此案全部驳回。

据此,

兹命令批准被告州长Doug Ducey、州务卿Katie Hobbs和介入方被告马里科帕县监理会和Adrian Fontes提出的撤销诉讼的动议(36、38和40号文件),理由如上所述。

进而裁定,所有余下的待决动议(14、62、65和66号文件)因无实际意义而被否决,原告所要求的定于2020年12月10日的临时禁制令和初步禁令听证会被撤销。

最后裁定驳回此案,并指示法院书记员终止此诉讼。

日期为2020年12月9日。

受人尊敬的Diane J. Humete

相关链接:

选举诉讼文献(一)密歇根州共和党诉WAYNE县选举官员计票舞弊案https://yibaochina.com/?p=240312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