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1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报道,中国科技业巨头腾讯公司的的副总裁张峰涉嫌将微信收集的用户个人资料交给中国公安部前副部长孙力军,正在接受有关部门调查。知情人士还透露,调查人员正在调查张峰与孙力军分享了哪些信息,以及孙力军可能利用这些信息做什么。张峰于2018年加入腾讯,作为腾讯负责政府事务的高管,曾与中国政府官员会面并处理公司与北京各部委的关系。

同日,腾讯公司向路透社证实,该公司一名管理层人员因“个人腐败案”正遭到有关当局调查。腾讯在声明中表示:“我们可以证实,本案涉及个人腐败嫌疑,与微信或WeChat无关。”腾讯一名发言人对路透社表示,张峰从未在公司内担任高层管理职务,也并非副总裁。

随着腾讯高管张峰接受调查的消息传出,外界对于最近一直没有公开露面的腾讯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的去向也感到好奇。《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者称,马化腾没有被指控有任何不法行为。彭博社也引述腾讯公司发言人称,马化腾能自由出入中国,去年曾到访新加坡。

腾讯股价本周四在香港一度下跌1.6%,随后跌幅小幅回升至0.5%。

我认为,张峰作为腾讯高管的身份应该没有问题,否则当时作为公安部副部长的孙力军如何会向他索要数据?我不由想起了另一件事,也事关孙力军。

澳大利亚外长佩恩2月8日证实,中国政府已正式逮捕了在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工作的澳洲籍记者成蕾,她被指涉嫌泄露国家机密。成蕾是在2月5日被捕,去年8月遭拘押,澳洲政府对成蕾被拘留表示强烈关切。

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称,中国司法机关经依法审查,认为成蕾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目前此案正在办理中。

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捷锐分析指,成蕾一案很可能与澳中之间的紧张关系无关,而是与中国国内政治问题有关。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记者毕尔·伯图斯说,在他离开中国之前,中国警察曾经上门,到他的住处询问成蕾的情况,另外还问了很多其他方面的问题。

冯崇义教授说,他个人感觉该事件涉及中共内部权力斗争,应该与公安部刚刚落马的副部长孙力军事件有关。他有两个理由,首先,他所了解的所有类似的被临时拘押的案子,家属一般都收到来自国安的通知,而成蕾的家属却没有收到任何通知。说明中国官方看来是有难言之隐。其次,孙力军在澳洲留学时,曾经与成蕾有过接触,北京或许是想通过她了解更多的信息。

孙力军是在去年4月中旬被抓捕的。4月19日,中纪委和国监委晚间在官网公布,孙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当晚四小时后,公安部连夜表态称,“坚决拥护对孙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在会上批评孙力军“无视政治规矩”、“不知敬畏,肆意妄为”等。赵克志还将孙力军和已经落马的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以及前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相提并论,警告要清除他们的“流毒影响”。

孙力军,1969年1月生,现年52岁,山东青岛人,毕业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州立大学公共卫生和城市管理专业。现任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副总警监警衔。孙力军起家于上海,曾任上海市政府外办副主任,后任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和负责协调镇压法轮功的机构610办公室副主任等职。孙升任公安部副部长后兼任国内安全保卫局局长和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去年2月,他还曾作为中央指导组成员,赴武汉指导疫情防控工作,多次出现在官方媒体报道中。并在当时作为入党介绍人参加了两名武汉年轻女警察的火线入党宣誓仪式。

《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说,孙力军这几年充当习近平的打手无恶不作,迫害709律师群是他,抓捕香港铜罗湾书店林基荣,桂民海等是他,去年派警到港镇压“反送中”是他。党内斗争抓肖建华是他,抓吴小晖也是他,再远一点儿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事件他都充当马前卒。香港的反送中全世界都看到了警察的暴力令人发指,而这些施暴的警察被港人发现有不少是说普通话的警察,有些则没有警号,这些警察正是孙力军派到香港镇压港人的中国公安。许多涉及港澳台的脏活,黑活都是他亲自出马所干。

既然孙力军如此忠诚于习近平,为什么会突然滚鞍落马呢?目前大致有以下几种猜测:一是违法违纪。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在会议上称,孙力军“长期以来无视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守纪律、不讲规矩、不知敬畏、肆意妄为”。二是高层权斗。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在政法系统身居要职的孙力军被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查办,应该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此举反映中共高层有权斗,最高领导人一直未能全面掌控该系统。另有分析人士指出,孙力军在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支持下,制造多宗中外侧目的政治案件,使习近平陷于极大的政治被动有关。在“反习”声音越来越大的情况下,习果断将其拿下问罪。既是切割,也是灭口。三是泄密。去年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后,作为公安部工作组成员,孙力军曾前往武汉督导疫情防治工作。香港商人袁弓夷指出,当时身在武汉的孙力军掌握了武汉疫情爆发的实质证据,包括北京隐瞒疫情,实验室泄漏的证据,其后孙将掌握的证据通过某些途径交给在澳洲的妻子。袁弓夷认为,北京发现孙力军掌握的病毒机密落入澳洲手中后,于是被免去其公安部副部长职务。四是经济贪腐和生活糜烂。有爆料称,已移民澳洲的孙妻名下拥有百亿美元资产。孙力军与央视女主持人私生活有染。

我认为,违纪违法说并没有具体的细节,罪名可以按在任何一个官员身上。关于权斗说,由于中共是一个黑箱政治,外界无法得知真实信息。中共从存在的那天起就一直存在权斗。至于已经九十高龄垂垂老矣的江泽民和其亲信孟建柱是否还有气力和能力与习缠斗,我们不得而知。至于反习浪潮,尽管海外汹涌澎拜,海内却波涛不惊。至于孙力军贪腐和有红颜知己说,这是每个落马的中共官员都会被带上的帽子,既有来自中共党媒的刻意渲染,也有吃瓜群众的意淫。当今中共高层没有贪腐和情人以及私生子怎么也说不过去啊。关于泄密说,以澳洲政府第一个主张对中国扩散疫情进行追责来证明,理由过于牵强。综上所述,我觉得上述看法不足为信。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我认为导致孙力军落马的原因就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爆发。2019年6月份在香港爆发的反送中事件是习近平没有发现的黑天鹅,也是中共建政以来最大的政治挫败。它不仅使港人与中共分道扬镳,也使习的统一台湾成为中国统一之父的梦想破碎,更使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的形象毁于一旦。习近平对反送中事件耿耿于怀,思前想后,习近平总觉得中共内部有鬼,孙力军就是一个潜伏在他身边的王立军。

反送中事件祸起一本八卦小书《习近平和他的情人们》。试想,当今世界哪个政治领袖没有这样的八卦书呢?孙力军频繁出入“彭办”,按彭丽媛的意图抓捕了铜锣湾书商,派警察到香港四季酒店绑架了商人肖建华。这些事件使香港人对“一国两制”彻底失望。中共在香港安插了众多情报人员,为什么对反送中事件竟然毫无觉察?如果孙力军不急于推动修订《逃犯条例》也不至于激化矛盾?想到这里,习近平不由怒中心头起,恶从胆边生。

孙力军还有一点让习近平一直放心不下,那就是他的涉外学历。孙力军毕业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州立大学公共卫生和城市管理专业。简单地说,孙力军不仅49岁就出任公安部副部长,而且能够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习近平没留过学,文化不高,很自卑,特别是看到留过学,能说英语的官员,就从骨子里反感,总觉得这些喝过洋墨水的人头上有反骨,崇洋媚外,政治上靠不住。孙力军干活太卖力气,在习近平面前低三下四,整个人在习的眼里就透着一个“假”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心理现象,独裁者对酷吏既爱又恨,爱其狠劲,下得了狠手,但又怕其不忠,对自己反目。王立军就像魔影一样在习近平眼前晃动,孙力军的命运在那一刻注定了。腾讯张峰和央视成蕾事件表明,中共至今并没有找到孙力军违法犯罪的确凿证据,也证明了泄漏新冠疫情的说法并不成立,否则不会现在还在收集证据。

综上所述,我认为,抓捕孙力军源于习近平对香港事态的不满,加之公安部王小洪与孙力军的内斗,以及孙力军在疫情防治中表现太积极,引起了习近平的猜忌。于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中共按习的指令匆忙抓捕了孙力军,现在正在通过张峰、成蕾事件编织证据,网罗罪名。

陈维健先生对孙力军的悲剧进行了深刻的剖析。他说,孙力军本是上海一个区的卫生局小吏,机会因缘巴结上孟建柱的夫人。孟建柱到中央任公安部长后,他通过孟夫人关系调到了公安部任孟的秘书,一步登天。孙力军可以说是“红与黑”中于连式的人物,这种靠女人裙带关系执掌大权的人,既没资历也无本事靠的是拍马与心狠手辣。香港铜罗湾书店,要出一本“习近平与他的情人”,被他捕捉到了,于是不顾“一国两制”一手策划了铜锣湾书店一案,五位员工股东均被抓到内地进行酷刑审讯。本来出这种领导人八卦新闻的书,在香港是稀松平常的,历届领导人都有,也不当一回事,但孙力军为了主子,硬是把它弄成世纪大案。这件事直接破坏了“一国两制”,去年六月开始的香港“反送中”很大程度上源于此案。凡是暴君身边总有酷吏,酷吏因其手段残酷,肆无忌惮也会给主子招致恶名。制造冤假错案,使官员人人自危,也会削弱政权执政基础,所以酷吏常常作替罪羊,以缓解官心民情。

孙力军作为中共的酷吏竭力效劳于国内的维稳和香港的全面管控,但也难逃被主子抛弃的下场。独裁者和酷吏之间是一种爱恨交加、相互信任又相互防范的关系。王立军作为薄熙来的酷吏作恶一方,但最终君臣反目,双方在秦城监狱再续前缘。孙力军贪图功名利禄,劣迹斑斑,祸害香港,但还是难逃被猜忌被迫害的下场,重蹈孟宏伟的覆辙。昔日宠臣孙力军的落幕或许能让无数中共官员看到自己未来的结局。没有民心、没有经济增长、没有官员忠诚,国际追责步步紧逼,四面楚歌的中共还能走多远呢?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