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民主中国

1月20日美国第46任总统就职典礼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和平移交总统权力象征着民主的标志。拜登总统发表了就职演说,他呼吁团结,并承诺将成为所有美国人的总统,这象征美国民主的胜利,美国将不仅依靠实力,而且将以身为榜样的力量领导世界。不能不说民主党开创了黑人可以做总统,女性也可以做副总统的先例。它给所有美国人以希望,我也希望看到华裔美国人也能做美国总统。

2020年的美国选举这正是我们学习的好教材,这次两党的确竞争激烈,整个选举下来,我们看到两党都没有敢冒造假、舞弊这个险来破选举规则,一旦查出来后果对谁都是很严重。我们要学习美国人遵守规则,特别是共和党州的州官员以及特朗普政府团队的官员,也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他们并没有为党争光而放弃民主规则,他们坚守美国宪法、大选制度,没有把私心杂念、党私与自己的职务进行挂钩图谋。

美国是有问题,两百多年来也不断出现问题,也不断地解决问题,美国是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制度的国家,她有纠错机制,她也对自己出现的问题进行宪法补救,来完善自己。我们来美国的目的就是向美国学习,学习美国两党激烈竞争中如何遵守必须要遵守的东西,激烈竞争中坚守宪法达成妥协、达成共识,去共同解决出现的问题,维护国家保持有序的正常状态。

大选结束了,正如拜登川普两党呼吁国家要团结,不要宣扬仇恨。我们还看到美国人美国两党都在努力恢复秩序,但我们也看到中文平台影响秩序的言论还没有减弱,这符合中国专制下的思维特点善于破坏秩序,而不善于建立和恢复秩序。拜登时代来了,美国人和媒体也会盯住拜登政府,因为民主党上台了并在两院占多数,盯住民主党不能权力滥用。

如何对待谣言?美国这次大选中文平台我们看到谣言具有诱惑力,传染力,特别对中国人来讲有天然的吸引力,因为中国人从听到声音那天起就充满了谣言,可以说是从谣言的摇篮里长大的。尽管我们向欧美西方自由民主学习了一百多年,但是我们还不能真正的进入到这一自由民主社会之中。在欧美,民主就是一种生活,把生活不断更民主化。未来中国人的生活也是民主的。谣言是很恐怖的,一旦人们被谣言所控制就很难以自拔,对国家和民主伤害也很大,国家民主生活就会变得非常糟糕。这种情况下,一方面民主国家媒体把真相耐心不断地告诉人民,另一方面当谣言形成了力量威胁民主的时候,这就要遵循宪法遵循民主规则不受谣言的误导。

我们看到美国人无论职位有多高,都有对法律那种敬畏之心,这就是法律精神,这需要中国几代人才能学到这种对法律敬畏的精神,然而在专制下的中国人善于玩弄法律、钻法律的空子,为此而幸灾乐祸。我们从美国大选经历看到宪法高于一切,守法并依法行事,有权诉讼但不能藐视法律、藐视民主。

秦晖先生在《美国大选答客难——民煮制下的权利与义务》一文中说道:“特朗普走完所有程序,这才是维护宪法给予他的权利,他完全应该合理利用所有规则。这才是程序正义,而不是屈服于媒体。只要捍卫了程序正义,并不会损害美国体制。正如特朗普四年前的当选,让世界看到了,美国的民煮是个真的民煮,并没有被势力集团操控。所以民煮国家的公民不能剥夺他人的合法权利,但对自己的权利是否一定要行使是可以选择的。在“不违宪(目前很重要的就是遵守时限),不搞政变”的前提下对计票结果提出质疑,是“红右”的权利,但并不是他们的义务,而结束质疑也是他们的权利。但是在超过法定时限之后,结束质疑甚至可以说是他们的义务,而没有新的证据又一味闹腾不休,那才真是挑战程序正义了。”秦晖先生说的很好。所以说当一些人宪政理念不够扎实,就容易依附于权势,依附于某一个人。判断力就出现问题,就会导致民主的丢失。自己怎么走向民粹怎么走向极端怎么对民主伤害全然不知。就会丧失保护和捍卫宪政民主的责任感。

在美国游行示威抗议都是自由的,申请一般是没有问题的。游行只是一种诉求的表达,但你不要指望游行去解决问题,美国解决问题包括游行的各种诉求,它要经过一系列程序,例如司法程序,议会程序,也就是说宪政程序去解决。这也是我们中国人一百多年来宪政民主制度的追求。宪政民主体制下,游行示威是表达自由的一种方式,自由传递信息的一种方式,它表达一部分选民的诉求。最终都要走宪政民主体制程序去解决,那就是走宪政民主体制的司法程序,那就是走宪政民主体制下的议会程序,提出议案进行表决。议员是由选民选上来的,议员表决结果在一定意义代表了选民的意志。议会程序表决结果也是对宪政民主制度的补充,必要时还要走宪政民主体制下的司法程序。在宪政框架下使得司法程序和议会程序彰显出正义。这就是人们不断追求国家为什么要建立宪政民主制度愿望所在,而不是去伤害它。

宪政民主体制伤害容易建立起来难,来维护她也需要勇气。必须用宪政民主制度去限制、规范和约束政府权力,宪政民主体制程序的顺利进行也必须用制度及司法去维护。宪政民主国家领导人每四年以民主规则的形式进行颠覆一次,而不是采用简单的部分群体暴力的方式去推翻。

挺川反川形成引发中国民主派危机,传递的信息对美国民主失去信心,盲目的散布恐惧以及语言暴力。川普对1月6日华盛顿暴力事件也进行了谴责,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批准首都华盛顿进入紧急状态,是为了确保1月20日新总统拜登就职典礼防止暴力再次发生。然而对军队出现在华盛顿街头说什么的都有,这对民主派和国内的反对派也造成了负面影响,要医治这一创伤仍有艰难的路要走。

我们要区分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的不同,我们要坚信美国的民主制度,要继续向宪政民主国家学习,扎实宪政理念思维。蓬佩奥前不久在美国之音发表演讲有这么一句话,他说:“把真相送给美国,把阳光送给美国”。同样我们要把真相送给中国,把阳光送给中国。即使中国未来实现了民主,出现类似这一情况,也要捍卫宪法,无论他在台上干的再好再出色,也要尊重和捍卫民主程序的结果。所以我们要学习美国。

我们中国人也有值得学习的人,那就是宋教仁先生,他为在中国推行责任内阁制献出了生命,中国人最终以暴力的方式结束了亚洲第一共和的命运,至今都无法恢复宪政民主秩序。历史的经验已经告诉我们,一不小心宪政民主就会失去,那些不在乎失去民主规则的,那些不在乎宪法程序的人正是宪政民主的最直接的威胁。历史已经上演了使用暴力推翻的例子,例如有了“二月革命”,为什么还要进行“十月革命”?有了“辛亥革命”,为什么还要进行“”二次革命”?这就是血的教训,百年后再想恢复所建立起来的民主秩序,怎么去恢复亚洲第一共和的民主秩序?因为事实上真的一百多年过去了!

1月19日张雪忠教授在推特上发了这样一段推文,他写到:“已经建立宪政民主体制的国家,在人民经由庄重而严肃的程序加以变更之前,宪法始终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任何政客都应在宪法框架下追求和行使权力,都应该接受宪法机制运作所产生的对己不利的结果,包括司法机关对选举争议的处理结果。一位政客及其支持者以自己单方认定的”舞弊“为由,不但不接受于己不利的选举结果,还宣称宪法机制已经过时(因为那些与自己不同道的人在道德、信仰和文化上都已败坏了),这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反宪政、反民主和反法治的政治思维。以超宪法手段改变选举结果,这样的事情只要发生一次,宪政民主体制就会立即被卷入死亡的漩涡。 一位总统竞选者因为选举结果对自己不利,就号召支持者到正在履行宪法职责的国会门前示威和施压,是极其危险和不负责任的做法。在出现暴力冲击国会事件后,也只有美国这样成熟的宪政民主国家,才能做到有惊无险。在新生的民主国家,发生这样的事情,很可能就会导致政治转型的失败。”这是张雪忠教授上升到理论的阐述。

我们看到美国在宪政民主体制下宪法始终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可是中国经历了“二次革命”就失去了宪法至高无上的权威。但中国人仍然不懈的努力奋斗,我们今天集聚在无限的网络空间,来发出我们的声音,正如一百多年前袁世凯接受美国《纽约时报》记者采访时所说的:“如果给我们时间再加上机遇”。是的,也许用不了多久民主的机遇就会再次在中国出现,我们要充分做好准备迎接这一天的到来,让我们用一百多年学来宪政民主理念和经验教训设计未来的中国,未来民主化的中国也会设置好如何防止对宪政民主制度的侵蚀和危害,也就是说不再犯一百年前把民主轻易的丢失,因为民主是脆弱,所以我们要珍惜民主来之不易。

车宏年写于美国纽约家中

2021年1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