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扩散到全球后,世界经济一片哀鸿。美国经济更是遭遇重创,目前正在艰难恢复之中。可以说,新冠疫情使世界遭受了一场旷世浩劫。2020年中国很快控制住疫情,从第二个季度开始,中国产能全开,外贸数据意外激增。美国却反复经历疫情回潮,领失业救济的队排得越来越长。中国经济真的在世界经济中一枝独秀,继续强势崛起吗?

近日,网络上热传一篇匿名文章《中国经济是如何被逼上绝路的》,对中国经济进行了分析。我感觉作者并非经济人士,分析也并不全面,但文章通俗易懂。于是,我对该文章进行了改写。

最近,有关注中共新闻和中国经济状况的朋友会发现,中国经济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大事是中共当局动用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价消灭房地产市场的巨大泡沫,利用特有的“运动式”手段清查贷款,基本上断绝银行贷款进入房地产市场。

中国经济已经进退失据,只剩下主动刺破泡沫和就地等死两条路可走,而明显中共选择了前者。中共经过近十余年的胡作非为之后,中国市场早已失去了在经济危机早期自我调整的能力,其间积蓄的庞大能量早已不是任何社会可以承担的了,而一但经济彻底崩溃,中共无论做什么都无力回天。

可以说中国和中共都已经坐在了即将喷发的活火山口上,而所有面对自己生死存亡危机的独裁政权都会选择一种方法来自救:把整个国家和无数人的性命推上对外开战这个胜率渺茫的赌桌,寄希望于此试图最后放手一搏,而很显然的,他们中没有任何人成功。

第二件大事就是在中共召开“两会”期间,中国股票市场却在一路暴跌,这按理来说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然而这次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可见中国实际经济情况到底有多么触目惊心,所谓中国在武汉肺炎中取得的“伟大胜利”到底有多苍白无力;再加上,近年来中国因为战狼外交和西方各国交恶,与美国进行贸易战,让本已虚荣的经济雪上加霜;除此之外,财政空虚,注定失败的第二次公私合营计划和摧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让中国经济走上了绝路。

可以说,中国的经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前夜,为了保住中共那已经摇摇欲坠的政权,习近平当局只能正如我们所见大肆宣传民族主义,试图抓住他们自认为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而所有利用民族主义者必定会被民族主义所胁迫。中共亦步亦趋地踏上军国主义对外开战的轨道,无一例外。中共的战车必将肆无忌惮地裹挟整个中国在毁灭之路上高歌猛进。

第一,“一带一路”挥霍民脂民膏

2013年,通过所谓“一带一路”,积极同周边国家谈判,试图通过各种利益拉拢这些国家加入。具体方式包括大量出借低息甚至是无息贷款,给这些国内经济状况并不是非常乐观的发展中国家,支援他们进行经济建设;运用各种手段从当地政府手中获得各种基础设施、土地等的使用权;鼓励中国企业到这些国家设厂和开设分公司。

然而这项看起来很美好的工作实际上问题不断:出借贷款后让当地政府雇佣中国企业来进行经济建设,实际上是把自己的资金左手换右手,凭空创造出债权,让当地本就低迷的经济雪上加霜,遭到国际社会质疑有转嫁过剩产能和试图进行债权霸权的嫌疑;在签订协议的过程中,中共有不择手段的嫌疑,也曾发生疑似中共利用这个协议逼迫签约囯进行政治让步的事件,协议的公平性让人怀疑;前面提到中国试图利用债务陷阱坑害发展中国家,然而这些发展中国家也并不是案上鱼肉,会心甘情愿地任凭中国宰割,在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后,不少国家利用中国自顾不暇的时机直接选择赖账,甚至通过本国司法和行政制度不健全的特点,用上各种手段从中国手中收回之前出借的被开发土地,纵容国内民众和中国企业发生冲突。

至此,中共消耗了大量国库外汇储备进行的“一带一路”基本上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以失败告终。

第二,美中贸易战伤筋动骨

如果说前面几个只是起到虚耗中国国库、浪费民脂民膏的话,那么这件事就可以算是在给中国经济大放血。

2018年川普政府宣布对部分产品开始加征关税,希望通过这个方法重振美国本土制造业,这项计划对象遍及全球,即使是美国的北约盟友也难免受此影响。理所当然的,几乎所有受到打击的国家都一片哀嚎,抗议川普政府的行为,但也仅仅止步于此,并没有什么实际行动,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唯独中共直接正面应战,对美国产品加征关税,引爆美中贸易战。

然而在经过几轮交锋后,中共就开始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暴露出其色厉内荏、徒有其表的实际。按理来说,这时候应该示弱来结束这场毫无胜算的贸易战,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也赴美进行谈判,但中共可能是出于脸面缘故坚决不肯和川普政府达成妥协,谈判失败,在休战一段时间后战端再起,此后反反复复直到2019年底2020年初,再也无法继续承受代价的中共政府只能被迫签订第一阶段协议,大量进口美国产品。

这场贸易战加速了本就已经在进行中的产业转移,导致外资大量从中国流出,这对靠承接劳动密集型工业发家,并且至今依旧是其一大经济支柱,工业结构极度不平衡的中国绝不是什么好事。可以说从根本上对中国的经济造成了破坏。更严重的是这基本上彻底破坏了中国经济继续发展,产业结构调整的可能性,可以说是给中国经济扎上了致命一刀。

第三,摧毁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雪上加霜

毛泽东当年不收回香港,保存一个中国通向西方的走道;邓小平用“一国两制”保存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为中国的崛起奠定了基础。但习近平缺乏这样的远见和政治智慧,蛮横强推港版国安法将失去香港这颗东方之珠。香港近年来一直是国际资本流入中国的重要门户。在中国内地全年所获得的1250亿美元的外地直接投资(FDI)中,990亿通过香港流入,占总外商投资额的80%。香港还是大量中国企业上市融资的目的地,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在人民币国际化上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全球70%以上的人民币支付通过香港进行结算。习近平强行实施香港国安法和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将彻底摧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第四,第二次公私合营摧毁民营经济

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民营企业已占据整个经济的75%,也积蓄了大量的财富。据中国官媒报道,民营经济贡献了中国至少50%的GDP,60%的税收,70%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而占有超过70%资源的国企,创造了不到30%的GDP。

随着2001年,中国加入WTO,搭上了经济全球化的便车,通过低人权、低福利和高污染成为世界工厂。2010年中国经济GDP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人开始富裕起来,也开始膨胀起来。

习近平要保住红色江山,大多数中国人希望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但宪政民主的核心是民主、法治和人权。这样矛盾就变得不可调和了。在习近平眼里,民营企业无疑是危险的,因为他们掌握着中国的经济命脉,也会成为支持宪政民主的重要力量。要保政权就必须限制民营企业,将它们牢牢控制起来。于是,毛泽东时代强行入股民营企业和派出官方代表进驻企业的做法复活了,但它的名称换成了“混合所有制改革”。随着第二次公私合营运动的到来,中国民营企业又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香港首富李嘉诚不愧为商界侠客,习近平刚被选为储君,他感觉到了危机,于是在他人灯红酒绿、莺歌燕舞时已开始布局并实施了“大撤退”,不停抛售旗下产业,赶在新一轮“公私合营”的“打土豪、分田地”之前,顺利完成了名下资产的战略转移。但他的行为触怒了习近平。不是李嘉诚不该撤资,而是他看破了习近平的棋局。

新一轮的“公私合营”在本质上与五十年代的“公私合营”没有区别,都是巧立名目的非法掠夺。夺取民间财富是一场革命,虽然看不见硝烟,刀不血刃,往往伴随的是家破人亡。中国民营企业家开始焦虑与恐慌。焦虑,只是感受到了压力,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整体还可掌控,仍可作为。恐慌则不然,恐慌是根本无能为力,要么徒劳挣扎,静候时运的摆布,要么逃亡。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中国经济真的是世界经济的一枝独秀吗?中国经济真的欣欣向荣吗?当然不是。中国的经济危机近在咫尺。就中国的经济危机,中国央行前副行长吴晓灵女士早就发出了警告。她在清华大学金融学院演讲时说:中国人在经济泡沫中狂欢的日子已经不多了,做好潮水退却后的准备是每个国家、每个人都要面对的现实。中国资产泡沫越来越大,不止是房地产,其它行业也出现泡沫化的现象,尤其是金融行业。当资产泡沫累积到一定程度就会破裂,其结局就是呼啸而来的金融风暴。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可以依靠货币放水、土地垄断、政治因素所促成的房地产盛宴,支撑起经济的长远发展。当实体经济凋敝,外资企业纷纷逃离,这片土地最终只会增加更多的失业人口在饥寒和绝望中挣扎。危机的发生,可能像灰犀牛一样,突然迅速扑到你的面前,当你察觉的时候,或许一切都晚了。诚哉斯言!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